实名曝光!40多名华人投资损失2900万!

Sun Nov 03 2019 11:52:12 GMT-0800 (PST)
cover

近日,滑铁卢大学大四数学系学生Chang Li(李同学)发来的一份实名爆料信息。

据李同学介绍,他和他父亲是2011年年底来加拿大的投资移民。经BMO某分行介绍,他的父亲认识了BMO万锦分行的一位名叫Yujie Liu(刘经理,音译刘玉洁)的华人客户经理,并委托刘经理进行投资理财。

图片

 

 

在过去5年,刘经理一直在管理他父亲的投资,他的父亲很信任刘经理。而李同学也一直帮父亲管理这些资金账户,时间长达3年。

不久后,刘经理向李同学提出建议说:“有一个投资策略非常安全,符合你父亲对风险的要求,我也知道你需要买房。”李同学曾提出一些疑问,但因缺乏足够经验而被刘经理说服。

谁知在一年的时间里,投资发生巨额亏损,$120万加币的本金现在亏得只剩$40万,总共亏了$80多万。

李同学亲口叙述

$80多万是这样损失的...

从2018年年初,刘玉洁第一次推荐这个投资策略开始,我就和他说这笔钱我们要在年内用来买房。在此之前,我父亲因为担心风险从不投资股票,并且一直持有大量现金。

图片

据Yujie Liu的linkedin介绍,他毕业于清华大学,在2004年拿到了约克大学舒立克商学院的MBA。从2004年开始,他就已经进入BMO旗下专门负责财富管理的Nesbitt Burns部门工作,从未换过工作。

刘玉洁知道我父亲对风险的态度并说此类投资非常安全,符合我们的风险承受能力,并将文件邮寄发给了我的父亲,我的父亲签了字。保证金账户(Margin Account)在5月初开启,刘玉洁建议的投资就这么开始了。

结果,在11月或12月初时,我就发现账户资产已经亏损了$30万加币左右,并立即和刘玉洁通电话,表达了我的愤慨并询问是否应该清盘止损。

刘玉洁的回应是,这是正常的市场波动,应该继续持有,明年会迅速反弹。

我记得很清楚,之所以气愤是因为我当时看好了一套房子,准备下offer,却发现钱被股票套住了。而刘玉洁说,我会感谢他,因为明年房市会大幅下跌,这个投资会很好。

此外,刘玉洁还说,因为这些投资产品流动性不好,如果清盘会造成更大的损失。因此,我错过了止损的时机。在去年12月底时,亏损已经达到了$50万加币。

图片

李同学的保证金账户信息

今年年初,刘玉洁还跟我说投资组合会反弹。结果,年初的股市反弹并没有对我的投资产品产生多少影响,而亏损却一直持续。在今年五月,就亏了十多万加币。

图片

李同学的保证金账户信息

由于今年4月份杠杆爆掉,我只能又向账户里投进$20万加币,否则现有股票会被强制卖出,损失更大。

图片

李同学提供截图

今年春天我曾向其他BMO Nesbitt Burns的投资顾问询问,如何处理当前情况。这位投资顾问看过我账户情况第一个建议就是找律师进行起诉。

此外,我曾向Scotiabank的投资顾问和全球债券总管咨询,他们全部认为这种投资是投资顾问进行个人赌博,与美国08金融危机情况类似,BMO需要负全部责任。

RBC投资顾问则在看了我的账户情况后直接问我,投资顾问是不是姓刘,表示这件事在业内已经传开。

之后我因为对BMO失去信任,希望把账户从BMO Nesbitt Burns转走,但却被其他银行拒绝,原因是杠杆过高,不符合证监会规定。BMO Nesbitt Burns的回应是他们是北美唯一一家银行可以使用这种杠杆结构,而他们无法帮助,也无法因其他银行不接受这种结构而承担任何责任。

刘玉洁的上司,BMO Nesbitt Burns行长Faisal Hassan在接管我的账户时,面对我的质问曾说,他不会给他自己的客户进行这种投资。而BMO的执行长Sandra Henderson则拒绝回应关于杠杆结构为BMO NB独有,其他银行无法解盘的情况。

目前,我的亏损已经达到了近$85万,剩余的大部分资产也已经在其他投资顾问的建议下清仓了。

约40名华人客户总计损失$2900万加币

在事件曝光后,李同学收到了不少“受害者”的信息。截至目前,共联系上大概40位投资人,已统计的总损失竟有$2900万加币。下图是李同学提供的统计表,目前已有27名华人透露亏损金额:

图片

据悉刘玉洁有两百多个客户,绝大多数为华人,应该有更多受害人还未联系上。上述亏损金额已经是最保守的统计了。

据某些投资人亲述,刘玉洁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在他们的账户里使用了杠杆。部分客户因无法看懂英文签署了保证金账户(Margin Account)申请,而部分客户则是先被使用了杠杆,而后补充了保证金账户文件。

图片

 

据悉刘玉洁曾发给他们一些文件要求签字,并对他们说这都是BMO的标准文件。尽管知道这些客户无法看懂英文,刘玉洁依旧不对文件做任何解释,而部分夫妇因其中一方不在加拿大甚至被刘玉洁要求代签对方的名字。

出于对刘玉洁的信任而签字的客户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刘玉洁开了保证金账户,而后刘玉洁使用了杠杆进行高风险投资造成了难以挽回的损失。此外,刘玉洁对部分客户所发文件中只有签字页,连文件主体都未经客户过目。

最出格的是,在客户签字后刘玉洁曾在账户申请上手写客户已知保证金账户风险,有足够的知识和足够的承受能力来面对随之而来的情况。这些客户在产生损失后向BMO讨要文件作为诉讼证据时才发现这些手写部分。

据律师分析,BMO compliance部门应该已经发觉刘玉洁的一系列操作,从而要求刘玉洁进行文件补充。而满足开保证金账户进行高风险投资的客户比例本应是少之又少,但目前联系上的投资人有大概一半的人都被刘玉洁开了保证金账户用杠杆进行风险投资。

部分投资人非常气愤的是,在投资下跌近半年的时间里,刘玉洁和BMO并没有进行任何通知,导致错过了止损的时机。在他们发觉之时,很多人都已经蒙受了超过30%的损失。对客户的询问,刘玉洁则表示这只是市场波动,一个季度就会涨回来。而实际情况则是一个季度之后客户们受到了更大的损失。

之后刘玉洁删除了众多客户的微信,称自己病了并把客户交给了其他同事。至今,一些客户仍然作为刘玉洁的女儿的客户每个月交着高昂的管理费。

BMO对此事的回应是,Cherry之前已经加入了刘玉洁的团队,所以这是团队内部的客户转移,并非亲属之间的转移,尽管众多刘玉洁的客户从来都没见过Cherry Liu。

刘玉洁生病,消失不见;集体诉讼,控告BMO

事件曝光后,刘玉洁一直称病,无法联系。就连曾经跟他很熟的客户,也都联系不上他。

51网记者曾试图联系BMO的华人客户经理刘玉洁,但其电话留言说本人休假,有投资问题可联系其他同事。刘玉洁的同事Cherry Liu说,刘玉洁因为身体原因目前在休假,所有客户有投资问题都可以找她。

她解释,市场波动是正常的,投资有风险也是所有投资客户经理一定会和客人讲的,而且一定要有客人签字许可才会进行投资管理活动。她非常理解客户在遭受短期投资损失后的心情,也希望客户多与投资经理保持沟通,譬如是否需要调整投资组合。

Cherry Liu认为,投资的风险一般与客户的期望值成正比,比如有的客户希望20%的回报目标,那就一定是一个高风险投资组合。

今日收到爆料后,51网记者想再次联系CHerry Liu确认情况,但对方一直都无人接听。

与此同时,李同学代表各个受害投资人已经与多个律师进行沟通,并委托了一位在多伦多处理投资诉讼最著名的律师,准备集体诉讼,控告BMO银行。按照律师的建议,BMO应该要对刘玉洁的行为负责。

图片

李同学组建的微信群:BMO投资诉讼 共45人

据李同学透露,本周六(11月2日)是律师首次与所有受害投资人的见面会。如果你也是受害者,请邮件联系李同学:[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

m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