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popup-close

华人家庭医生自述:治疗新冠患者的全纪实

Fri Apr 03 2020 10:09:07 GMT-0700 (PDT)
cover

SARS-CoV-2(新冠病毒)非常的隐蔽而且每个地方都有可能存在,但我们无法看见它,这种渺小和隐蔽可能会让很多人觉得它离自己很远。而很奇怪的是,我感觉COVID-19总是离我很近。它最初在武汉爆发的时候,虽然地理上离我很远,但是那里有我的大部分亲人和很多朋友,1月底2月份的时候我的心总是高高的悬着,时刻都在担心他们是否健康,常常倾听他们的恐惧和不安,尽所能提供各种支持和帮助,希望他们能够平安。听着看着各种消息,我好像亲历了一场疫情。很快我居住的西雅图地区就出现了美国的第一例病例,接着附近的一个养老院爆发了疫情,从那里开始,疫情的爆发就像野火一样,烧遍了美国各地,之前感受过的不安再一次切身笼罩着,而作为一个家庭医生,我们是恐慌的患者的第一道坚实的防线。

作为在西雅图地区一家医院执业的家庭医生,我签约有近2000名患者。幸运的是,到目前为止,只有一名患者确诊感染COVID-19。这位四十几岁的先生平时身强体健,很少看病。一天晚上,我突然在凌晨1点左右接到他的咨询电话,我当时便预感到事情可能有点不太好。他说自己发烧、寒战、干咳有5天了,近一天还有腹泻,尚无明显的呼吸急促或者气短。我立即怀疑他可能患了COVID-19。除了告诉他要注意隔离外,我建议他天亮以后去一家特殊诊所进行COVID-19的测试。他在那里做了新冠肺炎病毒的检测后回家。

第二天也就是2020年3月21日,他再次给我打电话来询问测试结果。那个时候检查结果还没有回来。而他的症状却越来越严重,咳嗽和胸痛持续加重,高热不退,并逐渐出现了轻度的呼吸急促。在知道他的症状越来越严重的时候,我把他转诊到急诊室。在急诊室,他接受了血常规,生化以及胸片的检查。验血结果正常,而胸片却提示右下叶肺炎,细菌性肺炎可能性大,根据检查结果,急诊科医生给予他阿奇霉素治疗。

第三天,也就是2020年3月22日,他感到症状些许好转。发烧也从38.9度降至38度。然而他的腹泻仍旧持续存在,食欲也很差,并且持续感到疲惫乏力,而晚上也无法入睡。我建议他继续使用阿奇霉素治疗,同时使用泰诺或布洛芬退热,增加液体的摄入量。如果症状恶化及时给我电话。

那天他的COVID-19结果回来了,是阳性。我建议他加强自我隔离措施,单独居住,戴口罩并用消毒剂清洁经常使用的区域。但是,他家中根本没有任何口罩或消毒剂。显然现在的情况下也很难买到这些。自从疫情发生以来,很多病人和朋友都提出捐献口罩和消毒用品给我们诊所和医院。一个好心的朋友知道我的病人情况后,马上开车送来了口罩和其他消毒用品。我立马开车去了我病人家,把物资放在他的车道上并和他远远的打了个招呼。心中默默祈祷他会很快好起来。

2020年3月23日,他再次打电话给我说他的咳嗽加剧,体温继续升高,呼吸困难越来越严重。他再次回到急诊室,我给急诊医生打电话细致的说了患者的病情变化,并建议急诊医生接受该患者住院治疗。然而急诊医生告诉我,COVID-19患者的床位已经十分短缺,他当天下午看了9例病人,其中8例是COVID-19病人,最终他答应在该患者的检测结果出来后再打电话给我。几个小时后,我接到了急诊医生的电话,该患者检查提示白细胞计数正常,肝酶升高和双侧肺野浸润,血氧饱和度也偏低。我再次请求急诊医生允许我的患者入院接受住院治疗,然而他说医院目前没有病床,并且说该患者的病情可以在家治疗。我马上向我所在的医院寻求帮助并致电直接入院电话专线,试图为我的患者得到直接入院的许可。然而,我所在的医院同样没有床位,而且必须再次经过急诊室才行。

我不得不告诉我的病人只能回家进行居家治疗,但是我很担心他的情况,因为我知道他目前的症状越来越严重,而且胸片还提示双侧肺部浸润。我给病人打了电话,并就尝试使用羟氯喹治疗他的COVID-19进行了非常长时间的解释和沟通。我向他说明了羟氯喹有效性的轶闻以及一项小型临床试验证据证明羟氯喹的有效性,并向他解释了羟氯喹可能的副作用(包括QT延长导致严重的心律不齐), 患者表示理解并很乐意尝试一下该药。我马上给他开出了羟氯喹的处方。可是患者给俩个药房打电话得知均没有该药。因为社区目前对该药的需求量太大,导致目前十分短缺。终于他联系的第三家药房有这种药,但需要我打电话给药剂师确认他确实患有COVID-19,否则药房不会给他羟氯喹。我打电话给药剂师确认他患有COVID-19诊断的事实。我的病人才拿到了药,并立即开始服用。2天后,他高兴地跟我说自己病情明显好转,不再发烧,也没有继续腹泻,食欲也明显好转了。在过去的16天里,他终于第一次睡了个好觉,并且一切都在好转的路上。羟氯喹很可能对该患者的COVID-19有效!几天后患者完全康复。

作为他的家庭医生,我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巨大的幸福感油然而生。我的病人与我一起努力,赢得了抗COVID-19的第一场战斗!( 刘国振、乔凤霞、张媛医生

后记 以下为乔医生的补充说明:

谢谢亲朋好友点赞关心转发。病人是国振看的。疫情开始,检测不到位,出结果太慢,没有有效可靠的药物,疾病传染太快,导致这个诊治过程一波三折。现在基本理顺了,会快速精准很多。羟氯喹在这个患者身上有效。我的一个患者用后没有明显效果。她有哮喘,已经一个月了还是气短。我叫了呼吸科会诊。希望她能尽快好起来。这个病可以非常凶险。有老年患者出现症状3-5天就去世的。快速隔离,检测,治疗非常重要。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