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印度疫情失控,最关键的那个人

Fri May 14 2021 18:04:39 GMT-0700 (PDT)
cover

道在屎溺。

——庄子

2021年4月4日,距离印度大壶节揭幕只剩四天。

一个叫马安特·香卡的80岁印度教祭司COVID-19检测呈阳性,被工作人员带到一个帐篷里隔离。

这位名字里带“香”的老人十分硬气,没有接受隔离,而是收拾行囊,扒上火车,一溜烟干到1000公里外的瓦拉纳西。

守候在瓦拉纳西火车站的儿子,将老人接上出租车,开至20公里外的一条村庄里。香卡老人给记者通电话,说自己身体硬朗,回家后一直居家隔离。

没过几天,香卡老人的儿子,以及几位村民都出现了感染新冠病毒的症状。两周后,该村13人因发烧与咳嗽而死。

流行病专家认为,香卡老人行为不端,在检测呈阳性的条件下,于人群密集的火车上旅行,可以想见,病毒传了一火车。

类似香卡老人这样的“虔诚教徒”,遍布印度。

2021年4月,900万没带口罩的朝圣者齐聚喜马拉雅山城镇赫尔德瓦尔,在恒河岸边载歌载舞,唱诵恒河的荣耀,为新冠病毒的传播创造了理想的环境。

图片

印度教徒深信,在恒河沐浴可以洗净一己罪孽

盛大的宗教狂欢过后,悲从中来。

参加大壶节的北方邦前任首席部长阿克列施、尼泊尔末代国王贾南德拉与末代王后科玛尓都在回家后被检测出新冠病毒,宝莱坞作曲家拉夫特参加大壶节回来没几天,于孟买一家医院去世,另有9名印度教先知同告殒命。

没过多久,印度各地传出大壶节朝圣归来者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的消息。

自新冠病毒肆虐以来,印度民间的治疗偏方大放异彩,印度教大圣ABHM头目查克拉·帕尼称,用牛尿、牛粪涂抹在患者全身,然后念一句咒语“我向湿婆鞠躬、我向内在的自我鞠躬”,便可治愈疾病。

一时间,各式各样的“屎尿屁疗法”在印度泛滥成灾。

偏方

1894年,25岁的甘地,在南非纳塔尔最高法院登记为律师。他陆续接了70个案子,当中仅有一个败诉,由此名声大噪,拿钞票拿到手软,他用这笔钱,创办了《印度舆论》杂志,为南非的印度侨胞发声。

图片

在当时的南非,印度人被称作“苦力”,印度人居住的地方,被称作“苦力区”。

约翰内斯堡的一个苦力区,区内人口密集,拥挤不堪,市政当局只是浮皮潦草地搞一下厕所卫生,而许多印度务工人员,习惯随地大小便,市政当局也任由其便。

由于卫生极差,该地区出现了一种黑热病,也叫肺炎传染病,厉害程度超过鼠疫。在靠近约翰内斯堡的一个金矿,有23名印度工人染上了黑热病。

当时正好有个叫马丹吉特的人,在该地区征订《印度舆论》,他见此情况,立即给甘地写了个条子:突发黑热病,请立即设法解决,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甘地赶来后,找到市政局,划出了一间仓库,供安放病人。市政局还指派了一个医疗团队,医生建议,给病人喝点白兰地酒,可以预防传染病,还建议甘地也喝一点。

甘地听后,十分不乐意,饮酒有悖于印度宗教传统,他征求医生意见,用偏方给其中三个拒绝喝白兰地的印度人治疗,在他们的额头和胸口敷上湿土。这三个人中,活下来了两个,而剩下的21个人,则全部死亡。

这件事过后,甘地对印度土偏方更为信赖,认为它有一种神秘而神圣的力量。

有一次,甘地的二儿子曼尼拉尔得了严重的肺炎,医生建议,吃药之余,最好来点有营养的补品,吃鸡蛋喝鸡汤。

看见甘地皱起眉头,医生忍不住说,你儿子有生命危险,他需要有充足的营养。来我这里看病的印度教徒很多,他们都不反对我的药方,你不要那么固执。

甘地回答,如果孩子大了,我会尊重他自己的意见,但现在我是他的监护人,这正是一个有信仰的人经受考验的时刻。不吃肉、鸡蛋和类似的东西,是我所坚持的宗教信仰的一部分。

躺在病床上的曼尼拉尔,听了父亲甘地的话,努力张开嘴,说道,鸡蛋和鸡汤我都不吃了,我听你的,爸爸。

见儿子站在自己这头儿,甘地大为欣慰,兴冲冲地用印度偏方给儿子治疗。具体做法是让儿子每天在水盆里静坐,喝掺水的橙汁。

谁料,曼尼拉尔高烧不退,进入昏迷。甘地见状,抄起一条浸湿的被单,将儿子包裹起来,只露出脑袋,再在其头上蒙一条湿毛巾。曼尼拉尔浑身发烫,哭号不已,求甘地放他出来。

甘地心疼儿子,却又笃信偏方,忍不住向神灵祈祷,神啊,这是一个经受考验的时刻,全靠你了。

在曼尼拉尔被热晕之前,甘地才将他从被单里放出来,然后给他擦干身体,很快,父子俩相继睡去。

第二天一早,曼尼拉尔退烧,在床上躺了40天,靠喝掺水的果汁度日,竟然康复了。

甘地的“土法炼钢”再次胜利,他大受震动,如有神助,眼睛里燃烧着信仰的火焰。

恒河

2021年5月,印度比哈尔邦当地政府从恒河捞出大量尸体,堆积在岸边,现场触目惊心。

恒河沿岸居住着数百万居民,他们喝恒河水,也在恒河沐浴。当地记者表示,他们在恒河岸边看见上百具尸体,要么漂浮在水上,要么在河岸堆积。

图片

印度恒河,大量尸体被捞出

一位目击者说,由于目前新冠病例急剧增加,已经没有处理尸体的空地了,而且木材不够,也没有条件火化,亲属无奈之下,就把尸体扔到恒河岸边。

当地政府一直试图阻止人们往恒河丢尸体,甚至派出了安保人员,但人群已失控,拒绝听从。

印度人为逃避封锁令,从大城市转移到边远山村,新冠病毒随之迅速扩散。许多病人的亲属,负担不起救治的费用,甚至没有钱来火化他们的亲人,只能在恒河实行“水葬”。

更恐怖的,是病毒变种。

德里官员称,新冠病毒存在双重突变,即同一种病毒中同时出现两组基因突变。印度多个严重疫区,已被检测出B.1.617双变种病毒。

印度卫生部5月7日公布,此前一天新确诊病例超过40万,单日死亡人数达3915,累计2149万多人感染新冠病毒,超过23万人死亡。世界卫生组织在周报中指出,上周全球新增确诊病例中,印度病例占一半,死亡病例占全球四分之一。

夫人

1910年代,甘地的夫人嘉斯杜白患了痔疮。

甘地有个医药界的朋友,建议嘉斯杜白动手术,手术后因其体质太弱,没有恢复好,一度不省人事。

图片

主治医生打电话到约翰内斯堡,请求甘地同意,给她夫人吃一点牛肉茶,以加强营养。甘地没同意。医生说,你还是自己过来看看吧,如果你不允许我根据病情的需要安排饮食,那你夫人的生命我没法负责。

甘地当天乘火车赶到杜尔班,与医生会面。医生狡黠地说,给你打电话时,我已经给你夫人喝了牛肉茶了。

甘地急得直跳脚,医生,你这是欺诈呀!

图片

医生说,给病人看病开药方,要配合饮食,谈不上什么欺诈。做医生就是为救治病人,对病人或家属采取适当哄骗,也是一种美德。

甘地大吼道,医生,你现在准备怎么做,请告诉我,我决不让我妻子吃肉,哪怕因此使她丧命!如果她自己同意吃肉,那我就不说什么了。

医生也怒了,说道,要讲宗教文化那是你个人的事,我要说的是,要让我给你太太治疗,我就有权力按我的意见让她吃任何东西。如果你不愿意,那不好意思,请你送她到别的地方,我可不希望看着她死在我这里。

当时与甘地一起来的,还有他的一个儿子,儿子跟他意见一致,也认为不该给嘉斯杜白喝牛肉汤。

为了让医生死心,甘地将病床上的嘉斯杜白叫醒,告知她事情原委。嘉斯杜白大叫道,我不喝牛肉茶,作为人,来到这个世界难得而不易,我宁愿在你怀里死去,也不愿用那些东西玷污我的身体。

听了夫人的话,甘地很感动,便立即带已经皮包骨的嘉斯杜白出院。甘地父子雇人力车将其抬到凤凰村,用水疗法的偏方给她治疗。

到凤凰村几天后,一个叫史华密的人,前来劝导甘地。史华密引用《摩奴法典》,以证明吃肉的行为,并不违背宗教教义。甘地冷冷地说,我读过《摩奴法典》,我有自己的主张。

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水疗”,收效甚微,嘉斯杜白的痔疮又流血了。之后,甘地又尝试了各种偏方,均以失败告终。

最后,甘地突发奇想,恳求夫人停止吃食盐和豆子。这一次嘉斯杜白死活不答应,她是个“豆子狂热者”,尽管豆子吃多了容易放屁。

见夫人不从,甘地使出“杀手锏”,向她宣布,我本人准备一年内不吃食盐和豆子,不管你会不会跟着做。

嘉斯杜白颇为震惊,内疚地说,快收回你的话,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甘地在自传中,把他劝说妻子戒除食盐和豆子这件事,称为“这辈子最美好的回忆”之一,并将其视作“非暴力不合作”精神的第一个成功案例。

据甘地本人自陈,自从不吃食盐和豆子后,嘉斯杜白的痔疮很快得到康复了,血也完全不流了。

甘地那难以解释的“东方神秘力量”,因为此事,在整个印度获得了巨大的声望。

扩散

2021年5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表示,将印度新冠变异病毒中的B.1.617列为全球需要“特别关注”的变异毒株。

变异毒株从“需要注意”升级到“特别关注”,需满足以下几个条件里的至少一个:更易传播、病症更重、降低抗体作用、降低疫苗的有效性。

印度的这株变异病毒,目前已蔓延至3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以南亚为尤。尼泊尔4月以来,感染率剧增,超过40%的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孟加拉、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等国也纷纷被殃及。

而就在前几天,火烧眉毛之际,印度政府仍然允许选举集会和宗教仪式继续进行,印度卫生部长甚至表示,印度的新冠病毒致死率是全球最低。

羊奶

终于,甘地自己也中标了。

一战期间,甘地主张为英国招兵,全国各地奔波,劝说印度人为英国打仗,并爆出金句:“要为帝国着想”。

在招兵过程中,甘地因为贪嘴(自传中原话),多吃了牛油和柠檬,患上了严重的痢疾。

由于厕所离得远,人们为甘地搞了个便盆。甘地作为“偏方之父”,不屑于吃药。一昼夜之间,轰轰烈烈地拉了三四十次。医生来看他,劝其打一针,甘地想当然地认为,打针的液体,是从动物身上提取的,十分不洁,遂予以拒绝。

甘地还是用老办法——水疗。

几个SPA疗程过后,甘地病情更重了。身边人都劝他喝肉汤,喝牛奶,还有人劝他吃鸡蛋,为此,他们还引用了《夜柔吠陀》中的权威观点,说吃这些不算犯戒。结果,这些建议全被甘地无情拒绝。

由于不听人劝,甘地一度到了濒死状态,差点呜呼哀哉。痢疾刚好转,他又患了肛裂,大便时痛不欲生,一提到吃东西,他便充满恐惧。

医生警告甘地,如果不喝牛奶,他的身体便不会恢复。甘地回绝道,喝牛奶不行,我曾经发过誓,此生不喝牛奶。甘地还告诉医生,自从他知道母牛被挤牛奶的过程后,他就立下了这个誓言。

眼看甘地虚弱得已经要一命呜呼了,其夫人嘉斯杜白灵机一动,喝牛奶不行,那么喝羊汤总可以吧?你又没有发誓不喝羊奶。

医生也借机劝道,如果你愿意喝羊奶,那也可以恢复。

甘地思前想后,终于接受了喝羊奶。

甘地喝羊奶后,身体渐渐强壮,善良而狡黠的医生,趁机为他做了肛裂手术,救了他的命。

圣雄

今天印度的疫情,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无数文章对其做了一遍又一遍模糊或精准的分析,对印度的变种毒株爆发背后的原因做了不厌其烦的解释,梳理出来,无非是种姓、族群、地缘、殖民等因素。

写这篇印度双线故事,力求新鲜,今时往日,两相对比,颇有意味。而写作肇始,则缘于我读甘地自传时的感受。

甘地,一个被称作圣雄的男人,曾留学英国,吸收新观念新思想,却还是因为囿于成见,在成为“圣雄”之前,差点去了鬼门关。整个事件过程,没看出什么伟大和崇高,倒是偏执之中,带几分黑色幽默。

印度新冠疫情失控后的种种怪现状,在甘地身上都能找到端倪。今日之印度,不只是千沟万壑的种姓阶层,林林总总的社会乱象,还有煽动民粹的疯狂政客,以及根深蒂固的文化陋习。

文章开头那位80岁的病毒超级传播者香卡老头儿,被记者问道,现在疫情如此严重,死人无数,取消大壶节庆典是否会更好。

老头儿闻之大怒,冲口而出,那凭什么莫迪政府能大搞集会和投票?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