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popup-close

疫情死亡率最高达20%,现全球最恐怖地方是这?

Thu Feb 27 2020 13:07:50 GMT-0800 (PST)
cover

图片

连日来,除湖北外多地确诊病例接连报“零”,世卫组织也公开称“中国疫情的顶峰期已过”,虽不能轻言“拐点已至”,但越来越多的好消息让人渐感心安。

可转头放眼国际,心又提了起来。

且不说日韩确诊病例接连破千,“恐怖游轮”和“邪教毒王”的梦魇还在持续,中东一条新消息又“炸”出了堪忧的伊朗抗疫局势。

2月24日还在发布会、访谈节目中大谈疫情防控的伊朗卫生部副部长,25日就被确诊感染。“将军”出师未捷先染病,无疑是伊朗战疫的巨大损失,也是对伊朗士气的一个巨大打击。

自19日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确诊以来,伊朗的疫情发展之快超出想象。截至26日,伊朗共确诊139例,死亡19例,成为中国之外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一度接近20%的死亡率看着就让人发慌。

再加上始终扑朔迷离的通报数字、成为疫区的圣城、严重短缺的医疗物资,种种迹象显示,伊朗控制疫情的前景不容乐观。更可怕的是,这里或许正在成为整个中东“失守”的引火线。

图片

图片

防疫“将军突然倒下

伊拉吉·哈利奇的“中招”带着些许悲壮的意味,却也有些讽刺。

作为伊朗卫生部副部长,从疫情爆发之初,他就奋战在一线。24日,也就是哈利奇确诊的前一天,他还出席了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新闻发布会。

发布会上,他一直不断擦汗,大汗淋漓地向伊朗全国保证,死亡人数没有人们所担心的那么多。

图片

哈利奇(左)在发布会上一直擦汗,右边那位估计现在已经绝望了……

针对国会议员萨迪吉此前对媒体宣称“圣城库姆死亡病例至少50人”的说法,哈利奇以头上的乌纱帽担保,“库姆死亡病例若有萨迪吉说的四分之一,我就立马辞职”。他还威胁萨迪吉若不交出病例名单就趁早辞职。

当天晚上,已经出现不适症状的哈利奇没闲着,又作客电视访谈节目。期间,他没戴口罩,不停地咳嗽,还和主持人调侃“我是不是该捂着嘴巴”……

确诊后,这位硬汉部长仍然信誓旦旦地录了视频:“我已经把自己隔离起来了,我向你们保证,我们将在未来几周内战胜病毒!”

就在哈利奇确诊当天,发布会上被他怼到无地自容的国会议员萨迪吉也在推特上自爆已“中招”。

萨迪吉被视为伊朗疫情的“吹哨人”。此前,他不仅质疑政府公布的死亡数字不准确,还表示首例死亡时间也远非官方确认的2月19日,而是2月13日。言外之意,政府在隐瞒病例。他强烈建议马上隔离疫情中心库姆市。

图片

萨迪吉

而现在萨迪吉和哈利奇谁的话更可信,似乎并不那么重要了,卫生部和国会高层相继确诊,这样的节奏足以让整个伊朗陷入躁动不安。

而且二人也并非第一批倒下的政府工作人员。2月22日,德黑兰十三区的市长就已被确诊,前一天这位市长还在跟很多人一起开会并握手……

考虑到潜伏期,他们的感染可能早在几天前就已滋生。而就在这段时间,卫生部、国会、市政府开会频繁,各种活动接连不断,且密切接触者多是高层,这对战疫指挥非常不利。

图片

防疫被宗教、政治带跑偏

一开始,伊朗政府给新冠肺炎的定调是流感,劝说民众不必恐慌。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高级顾问、儿科大夫出身的维拉亚蒂,披着白大褂开新闻发布会,声称新冠肺炎的致死率还不如流感。

但从最初两例死亡病例在库姆市出现开始,这个每天迎接成千上万朝圣者的圣城成了最大的“病毒输出地”。

面对有人提出关闭库姆神殿的建议,一名官员态度坚决且理由“充分”——宗教场所是信众的避难所,绝对不会因疫情而阻止信众朝觐,“朝圣者都是知情的,他们会小心翼翼地触摸”。

甚至有当地神职人员此时还不忘与美国“斗法”,称疫情在库姆爆发是特朗普精心设计的阴谋,意在玷污宗教圣城的文化和形象……

图片

世界卫生组织官员21日就曾表示,伊朗的新冠肺炎扩散趋势“非常令人担忧”。当时短短两天时间内,伊朗就出现了18例确诊病例,其中4例死亡,这样的高致死率引起了世卫组织的注意。

可就在被世卫组织点名的同时,伊朗全国各地21日还在红红火火地举行议会选举投票。

为鼓励民众走出家门投票,哈梅内伊在推特上写道:“美国试图制造伊朗内部分裂,他们终将失败……在敌人面前,高投票率将展示我们的内部团结。”

图片

从投票站现场的照片来看,戴口罩的人仍然是少数。

宗教、政治各种因素杂糅在一起,让伊朗出现了暂时性的“麻痹大意”,而这种轻敌直接给病毒扩散创造了最佳时机。

图片

医疗物资遭封锁

1月底,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为国际突发卫生事件的原因里就提到,对卫生系统较为脆弱的国家非常担忧。

这份担忧首先“关照”的是伊朗。

伊朗国内的医疗系统在中东国家内算是比较完善的。全国有超过11万张床位,600多家公立与私立医院,还有国立的制药公司,乍一看不应该是最脆弱的。

然而,长期处于美国单边制裁的重压下,伊朗不少民生物资和医疗物资本就短缺,遇到大规模的疫情,很快就捉襟见肘,导致整个国家的“抗病毒”能力瞬间减弱。

雪上加霜的是,这种制裁也切断了伊朗在关键时刻从国外找“补给”的路。很多外国公司希望向伊朗提供医疗物资和新冠肺炎试剂盒,但因为一些经济封锁政策,双方无法完成收付款,只能作罢。

伊朗被“逼”进了死胡同。

图片

没有足够的检测试剂盒,病例得不到确诊,或许这也是造成伊朗疫情致死率严重的原因。

也正因为这样的担忧,世卫组织在已经向伊朗输送一批医疗物资后,25日又派出突发事件小组赶赴伊朗,希望就致死率问题一探究竟。

意识到事态严重性,伊朗政府一边继续安抚民众不要恐慌,另一边也在防疫政策上逐渐加码。

2月20日,库姆叫停了全市宗教聚集活动,同时关闭了所有学校;2月23日起,首都德黑兰全面停课,其它9个省的大学计划于本周内关闭;全国范围内所有体育比赛宣布暂停;全国所有电影院和艺术中心暂时关闭;德黑兰3家医院被列为新冠肺炎患者指定医院……

疫情升级后的德黑兰街头,人流较平日大幅减少,商场、餐厅内客流量几乎减半。但或许是物资不足,或许是防护意识还不够强,虽然一些当地居民已戴上口罩,比例却并不高。

图片

·不少药店门口贴出告示:口罩售罄,酒精售罄,消毒液售罄……

图片

有顾客来询问口罩时,销售人员回答“明天来货”,但他们都没戴口罩。

图片

心慌慌的邻居们

对伊朗疫情的担忧,还在于它的辐射性。有专家认为,从各方面条件分析,伊朗都是引发大流行病的“最佳地点”。

首先是地理位置,伊朗夹在欧洲和亚洲的中间,堪称欧亚大陆的心脏。中东地区朝圣者和工人在各国间的流动十分频繁。

其次,由于疫情中心库姆是全世界什叶派的宗教朝觐胜地,各国朝觐者及游客由此把病毒带到中东各地,使伊朗成为地区病毒输出国。

21日,黎巴嫩宣布,一位从圣城库姆飞回国的45岁女性感染了新冠肺炎,成了本国第一位确诊病例。

22日,伊拉克南部济加尔省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系一名伊拉克学生从伊朗城市库姆回国后,经检测新冠病毒呈阳性。

25日,加拿大宣布了第六例确诊病例,是一位本周从伊朗乘飞机抵达的30岁左右女性。

图片

医务人员在伊拉克与伊朗的边界防控疫情。

截至26日,中东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国家已增至9个:伊朗(139例)、巴林(26例)、科威特(25例)、阿联酋(13例)、以色列(6例)、伊拉克(5例)、阿曼(4例)、阿富汗(1例)、黎巴嫩(1例)。

面对此景,中东各国不敢怠慢,除了阿塞拜疆,伊朗7个邻国全部关闭了与伊朗陆路边境口岸。

在中国疫情爆发之初,伊朗第一时间伸以援手。如今中国疫情企稳,伊朗危急,中国也及时对伊朗雪中送炭。

当地时间25日下午,中国驻伊朗大使馆向伊朗卫生部捐赠了一批防疫物资,共计25万个口罩。

图片

疫情之初,德黑兰市中心打出的“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的标语。

疫情突袭,政府措施是否及时得当、防疫物资产能能否跟得上、民众能否尽快加强防护意识,伊朗正面临一场与时间的赛跑。中东在“失守”后会不会面临“决堤”?伊朗或许正扮演着重要角色。

但愿早日看到伊朗及中东疫情有所好转。一起加油!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