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留学生持学签疯狂打工被抓 面临遣返

Sat May 25 2019 09:06:42 GMT-0700 (PDT)
cover

  早前据Global News报道,加拿大留学生Jobandeep Sandhu因为超时工作而被OPP警方逮捕,正面临递解出境。

 

  今天,数十名他的支持者聚集在移民部长Ahmed Hussen在多伦多的办公室前,拿着收集来的超过5万个签名的请愿书,呼吁政府解除限制国际学生工作小时数的制度,并要求给Sandhu续签临时居住许可,以便他继续留在加拿大完成学业。

 

  “把像Jobandeep这样的人的工作时间限制在几个小时里是没有意义的,”为农民、家政工人和学生争取权益的全国性组织“移民改变联盟(Migrant Workers Alliance for Change)”代表Syed Hussan说,所有的学生,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都应该能够想做多少就做多少。

图片

  2017年12月13日,来自印度旁遮普邦的22岁留学生Sandhu驾驶着一辆商用车在蒙特利尔和多伦多之间行驶时,在401高速旁被安大略省警方(OPP)的一名警官拦下,进行“例行交通停车”。

  然而几分钟后,几乎没有解释,Sandhu就被戴上手铐逮捕,并被安置在OPP警车的后座上。

  警方背景调查显示,桑杜被捕时没有犯罪记录。

  对他的驾驶日志的回顾显示, Sandhu被捕的那天,其实已经超过了一名加拿大国际学生每周允许工作的最长时间。

图片

  Sandhu说,全职工作是他能负担得起留在学校的唯一方式。“我从来没有撒过谎,”他说。“我没有杀人。我不抢。”

  “我唯一的罪行就是工作。”他说。

  根据现行规定,加拿大国际学生无需单独的工作签证就可以在“校外”每周工作20小时。在规定的休息时间,包括暑假,外国学生可以全职工作。

  但他表示,生活成本加上高昂的学费(约$2.7万刀的国际学生学费)意味着,Sandhu必须付出更多努力才能留在学校。

图片

  Sandhu

  他的父母只支付了他第一学期的学费,这还耗尽了他们的积蓄,还面临着偿还印度私人贷款的压力,Sandhu说。

  当Sandhu第一次来到加拿大时,他没有工作,他说。然后他找到了一份兼职工作,那时他只是偶尔工作。

  但当他换了大学,他的时间表也改变了,他开始全职做卡车司机――大约每周35到40个小时,他说。

  Sandhu说,他用自己挣来的钱支付了学费和开支,并帮助抚养他的弟弟。他的弟弟也是以国际学生的身份来到加拿大的。

  他说:“我的父母说,‘’你们要出国了,你们必须靠自己。”

  政府的一名发言人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Sandhu的学习许可允许他每周工作20小时,因为他同时还要上学。

  发言人还引用加拿大边境服务署的报告(CBSA)还原了Sandhu被捕当天,说他当时是因为违反了签证条件所以被捕。

图片

  政府还表示,在加拿大学习许可证持有者的主要活动必须是学习。

  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委员会发言人比阿特丽斯・菲尼隆说:“将上课期间每周的校外工作时间限制在20个小时反映了这项政策,但同时也给学生们提供了在加拿大获得宝贵的工作经验,和挣一些钱的机会。”

  尽管警方向CBSA报告涉嫌违反移民规定的情况并不罕见,但Sandhu的律师表示,逮捕他的警官已经超出了自己的工作职责。

  Sandhu的律师之一Adrienne Smith说:“我从来没有见过OPP官员自己承担起移民调查的责任,调查是否有人在学生许可下工作了规定的时间。”

  据了解,被捕时,Sandhu离在Mississauga的Canadore学院完成文凭只有十天了。他毕业后想要成为一名机械工程技术员。

图片

  Canadore学院

  Sandhu还说,在他被逮捕后的45分钟车程里,他一直被戴着手铐。但关于这个问题,OPP没有回答。

  在一份书面声明中,OPP发言人比尔・迪克森表示,警方与其他执法机构合作调查是正常的。

  迪克森说:“当事件涉及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授权范围内的问题时,我们会定期与该局磋商。”

  2006年以前,在加拿大的外国学生只能在校园里工作。

  随后,在三个省的试点项目取得成功后,加拿大前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的政府启动了校外工作许可计划。该项目允许国际学生在完成六个月的合格学习后,申请每周工作20小时的工作许可。

  2014年,哈珀进一步放宽了规定,取消了单独工作许可的要求,允许学生一到加拿大就工作。

  在当前自由党的领导下,针对国际学生就业的规定只发生了微小的变化。

  芬内隆(Fénelon)表示,任何想在加拿大全职工作的人都应该申请适当的工作签证,而不是学习许可。

  但随着学费上涨和外国学生数量的增长――从十年前的17万左右增加到2019年的50多万――包括史密斯在内的支持者们表示,现在是政府考虑再次改变这些规则的时候了。

  虽然Sandhu说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但他坚持认为全职工作是他留在学校的唯一途径。

  Sandhu指出,他已经完成学业,而且他在安大略的一个行业有一份全职工作,而该行业目前正面临就业短缺,这是他应该被允许留下来的原因。

  Sandhu已经向IRCC申请了暂住证。如果被接受,他将被允许留下。如果没有,他说CBSA告诉他必须在5月31日前返回印度。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

m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