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中国官场现状:副市长可贪3000万

Sun Aug 07 2022 09:11:40 GMT-0700 (PDT)



cover

“侥幸心理确实不能有,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买。”近日,甘肃省纪委监委网站在《警钟60秒》中播出了落马官员胥波的忏悔视频。

公开资料显示,1984年7月参加工作的胥波,曾任皋兰县县长、榆中县县委书记、兰州市政府副市长等职。2020年4月,在兰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任上,其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甘肃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

2022年3月,胥波因受贿罪获刑十三年。法院查明,2003年至2020年,被告人胥波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工程款支付、土地使用权审批、规划手续办理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所送财物折合人民币3154万余元。

胥波在庭审中

17年间受贿三千多万元

公开履历显示,胥波,男,汉族,1963年7月出生,甘肃甘谷人,1984年7月参加工作, 1984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研究生学历。

胥波曾在基层摸爬滚打多年。上世纪八十年代,胥波曾任甘肃陇南地区文教处、秘书处干部,陇南地委秘书处副科级秘书等职。后调至省会兰州,任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科员、兰州市政府办公厅农林蔬菜处副处长、兰州灌溉示范项目办公室党支部副书记等职。

1996年,胥波离开兰州,先后担任皋兰县县委副书记、县长及榆中县县委书记等职。2011年,胥波再次被调回省会兰州,9年间先后历任兰州新区工作委员会副书记、纪工委书记,兰州市政府副市长,兰州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长,兰州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兰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直至2020年4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甘肃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

2022年3月23日,甘肃省平凉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兰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胥波受贿一案,以被告人胥波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受贿所得及孳息,依法没收,上缴国库;尚未追缴到案的违法所得,继续追缴。

法院审理查明,2003年至2020年,被告人胥波先后利用担任皋兰县县长、榆中县县委书记、兰州市副市长、常务副市长等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工程款支付、土地使用权审批、规划手续办理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所送财物折合人民币3154万余元。

法院称,胥波到案后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贿事实,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有坦白情节;认罪悔罪,依法可从轻处罚。鉴于被告人胥波受贿时间长,部分赃款尚未追缴到案,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据澎湃新闻早前报道,从2012年10月到2016年10月间,担任兰州市委书记的正是2017年1月从甘肃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位置上落马的虞海燕。而这段时间,正是胥波跻身兰州市委常委的关键时期。

和他同时落马的,还有甘肃省兰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席飞跃、政协兰州市委员会原副主席、党组副书记,甘肃(兰州)国际陆港原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严志坚、政协兰州市委员会原副主席李彦龙共三名副厅级干部。

“后悔药世上没有卖”

“关键还是我自己有了贪腐之心,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话平时都在这么用,但却没有理解它真正的含义。”在甘肃省纪委监委官网公布的《警钟60秒》视频中,胥波忏悔称,“侥幸心理确实不能有,这个世界上毕竟还没有后悔药可以买。”

甘肃省纪委监委披露的胥波“忏悔书”显示,其反思自己的蜕变过程,根本原因还是忘记初心,理想信念缺失。从担任主要领导以来,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自恃党龄长、熟悉党史、有些党的理论功底,又多次经历党内政治生活锤炼,放松了政治理论学习,其实质是放弃了党性锻炼,从而弱化了宗旨意识,动摇了理想信念,以致自己拒腐防变的思想防线没有了基础。

胥波称,担任主要领导之后,表面上把主要精力和心思用在了抓发展、促项目上,但实际上,谋发展中带私货,自己抓发展的初衷和动机,不完全是以人民为中心,而是掺杂着个人的利益在其中。

“原想只要自己不要太贪婪,伸一次手不至于‘伸手必被捉’。”胥波称,有了这严重的侥幸心理,不该伸的手一而再、再而三地伸了出来,渐渐地没有了过去在金钱面前的那种清高和傲气,明显地耐不住清贫,有了浓厚的铜臭气息,“慢慢地,自己在物欲和贪念中沉沦。”

相关新闻

 

 

兰州原常务副市长出镜忏悔 曾是甘肃“老虎”虞海燕的老部下

8月2日,甘肃省纪委监委披露了一段兰州原常务副市长胥波的忏悔视频。胥波称,当了县委书记后,对自己的要求没那么严了,关键还是有了贪腐之心。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胥波曾是甘肃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虞海燕的“老部下”。2018年4月,中纪委机关刊物刊文指出,当地曾形成一个以虞海燕为首的“小圈子”。虞海燕落马后,兰州把肃清虞海燕恶劣影响当作重要政治任务。

受贿3154万余元,获刑13年

胥波,1963年7月出生,甘肃甘谷人,1984年7月参加工作,早年曾在甘肃陇南、兰州等地任职。2002年起,开始担任皋兰县委副书记、县长一职。判决文书显示,胥波“贪腐之路”也是从担任皋兰县县长开始的。

此后,胥波历任榆中县委书记,兰州新区工作委员会副书记、纪工委书记等职务。

2011年11月,胥波履新兰州市政府副市长;2016年12月,担任兰州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务副市长。2019年2月任兰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履职仅一年后,2020年5月胥波“落马”,5个月后被“双开”。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胥波是甘肃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虞海燕的“老部下”。

虞海燕出镜忏悔。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2017年6月,虞海燕被“双开”。2018年4月,中纪委机关刊物刊文指出,当地曾形成一个以虞海燕为首的“小圈子”。虞海燕落马后,兰州把肃清虞海燕恶劣影响当作重要政治任务。

2018年7月18日,受贿6563万余元的虞海燕,一审被判15年。

今年3月23日,甘肃省平凉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宣判兰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胥波受贿一案。

经法院审理查明,2003年至2020年,胥波先后利用担任皋兰县县长、榆中县委书记,兰州市副市长、常务副市长等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工程款支付、土地使用权审批、规划手续办理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所送财物折合人民币3154万余元。

法院一审以胥波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100万元。

庭审时胥波曾当庭忏悔,“我痛恨我自己,忘记自己曾经在党旗下的铮铮誓言,丧失了领导干部应有的坚守;我痛恨我自己,没有珍惜和把握好组织给我的政治生命,损害党的事业和党员干部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我痛恨我自己,不仅自己毁了自己,而且祸害了家人亲戚和朋友,给自己的亲人带来了无尽的羞辱和痛苦。对我所犯的罪行,我追悔不及,懊悔不已,在庄严神圣的法庭上,我再一次诚恳的认罪、悔罪。”

胥波出镜忏悔。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出镜忏悔:当县委书记后有了贪腐之心

今年8月2日,甘肃省纪委监委披露的视频中,胥波出镜忏悔道,特别是当了县委书记后,对自己的要求没那么严了。几个所谓的好友,在吆喝、在撺掇,当然根本原因在自己,关键还是有了贪腐之心。

胥波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话平时都是这么用,但就是没有真正理解它的真正含义,侥幸心理确实不能有,这个世界上毕竟没有后悔药可卖。

除了忏悔视频之外,甘肃省纪委监委还披露了他的忏悔书。

胥波在忏悔书中写道,担任主要领导之后,表面上把主要精力和心思用在了抓发展、促项目上,但实际上,谋发展中带私货,自己抓发展的初衷和动机,不完全是以人民为中心,而是掺杂着个人的利益在其中。

 

胥波忏悔称,原想只要自己不要太贪婪,伸一两次手不至于“伸手必被捉”。有了这种侥幸心理,不该伸的手一而再、再而三地伸出来,渐渐地没有了过去在金钱面前的那种清高和傲气,明显地耐不住清贫,有了浓厚的铜臭气息。慢慢地,自己在物欲和贪念中沉沦。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