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惊天爆料:加拿大被杀富豪夫妇欠债10亿

Thu Jan 20 2022 10:09:09 GMT-0800 (PST)



cover

多伦多亿万富豪雪曼夫妇(Barry and Honey Sherman)于2017年12月在家中被发现双双死亡,四年后此案仍未告破。据《多伦多星报》最新披露的警方调查文件显示,Barry欠债达10亿元。

图片

图源:CP24

图片

图源:[email protected]

据《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独家调查,星报获得法院批准,拿到了警方对雪曼夫妇谋杀案的调查文件。这些信息是按时间顺序公布的,而不是全部同时公布。

星报上周的报道说,到2021年夏天,通过手机追踪来抓住凶手的希望已经破灭,于是警方发布一则“步行人”的视频。在最新的信息中,《星报》透露雪曼夫妇的孩子、朋友和商业伙伴在接受警方盘问时说的话。

星报1月19日的报道中说,Barry面临一笔巨额支出,他欠其他公司10亿元,而且无意支付。他最信任的两名顾问希望他把他最喜爱的副手扫地出门。在家中,妻子Honey和孩子们的情况比过去好多了,但侦探们在盘问中记录了大量过去这个家庭混乱和分房睡的故事。

报道称,法庭最新解密的警方文件清楚地说明了一句老话:“凶杀案没有秘密”。

这些文件包括采访陈述和警方的推测,还提到Honey的姐姐认为这对夫妇是因宗教原因被谋杀。

制药公司Apotex的创始人Barry Sherman和妻子Honey于2017年12月13日周三晚在他们位于多伦多的家中被杀,36小时后,一名带客户参观这处房产的地产经纪人发现了他们的尸体。这处房产的售价为690万元。当时已有人出价500万元,但Barrry拒绝了。

图片

图源:CP24

案件调查已经过了4年,在调查初期,警探和法医专家都认为这是一起谋杀后自杀的案件。基于这个理论,侦探们询问了关于这对夫妇的精神和财务健康状况。

同时,自2018年初以来,《星报》一直要求法庭公开调查文件。第一次解密是在2020年底,涉及到对犯罪现场的描述。

在最新公开的文件中,部分家庭成员的陈述被公之于众。

比如,Barry和Honey夫妇当时34岁的儿子Jonathon Sherman向警方描述了他和丈夫Fred Mercure自2017年11月28日以来一直在日本度假,并于12月12日周二回家。Fred告诉警方,周五,他和Jonathon开车去他们的Cottage屋,大约中午时分,Jonathon接到了姨妈Mary Shechtman的电话,得知这个消息。

根据警方对Fred供词的描述,在接到姨妈的电话后,Jonathon站在车道上,“告诉Fred,他的父母被谋杀了,他们在地下室被发现,他的姨妈非常伤心。”

在接受警方盘问时,Jonathon否认了任何有关他父母是谋杀后自杀的说法,称他们“从未有过心理健康问题或自残。”

图片

图源:CTV

家庭:双面夫妻生活

在回答有关父母家庭生活的问题时,Jonathon说,他们已经有10年没有睡在同一个房间了;但他并不担心他们婚姻中不忠,也不认为他的父母会离婚。

据Jonathon说,他的父母既有私人关系,也有公开关系。在公开场合,他们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夫妇,但私下里他们相处得并不好。在孩子们还小的时候,家里总是大吵大闹。过去五年,他们的关系有了很大的改善,这可能是因为孩子们都长大了。

Lauren Sherman是四个孩子中的老大,案发时在墨西哥。她告诉警方,她每天都和父亲通话。她还说,过去几年她经常和父母“吵架”,但最近几年关系有所改善。虽然她的父母过去经常吵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父母解决了他们的问题,在过去的五年里,可以看到他们手牵手。”

孩子们向警察公开父母的行为,特别是Barry的才华和他有时的笨拙。其中一个女儿Alexandra告诉警方,她“总是开玩笑说,她的父亲患有自闭症,因为他很聪明,但却不能社交互动,也不能读懂别人的意思,人们就会利用他。”

打输10亿元官司

与Alexandra结婚的Brad Krawczyk在Barry的控股公司Sherfam工作。他告诉警探,“Barry最近看起来很安静,尽管在过去三个月里输掉了约10亿元的诉讼,但并不悲伤。”Brad说,Barry“坚持说他不会付钱给那些因专利问题而起诉的制药公司,而且他们的财务状况很稳定。”他告诉所有人一切正常。雪曼夫妇去世后,Apotex与两家公司达成和解,和解金额不详。

《星报》此前曾报道,Barry在2017年底出现了资金问题,寻找各种解决办法,包括要求Jonathon对Barry为他购买的房产做常规抵押,并偿还5000万至6000万元。这些抵押贷款再也没有安排。

最得力助手出事

同时,Barry亲自挑选的Apotex首席执行官Jeremy Desai在2017年夏天因竞争对手Teva公司的指控而陷入困境。Teva公司声称,Desai通过与一名前Teva员工的关系收到了其内部文件。Barry在Apotex的副手Jack May对警方陈述,“他认为,为了公司的利益应该解雇Jeremy。”Kay说在他们相处的30多年里,这是他唯一一次与Barry意见相左。

雪曼家族控股公司的高级官员Alex Glasenberg也告诉警方,他认为Desai应该被解雇。然而,Desai得到了Barry的支持,他留了下来。

Desai在和探长的谈话中说,Barry是他“最伟大的导师和支持者”,他对Barry死后离开并不感到惊讶,因为他失去了“保护”。Desai在早前接受《星报》采访时否认了Teva的指控。

最新公布的文件显示,Honey的姐妹Mary Shechtman告诉警方,Honey参加了“阻止穆斯林和报复”的会议。Mary向一名侦探讲述了雪曼一家是以色列的坚定支持者,“Honey对自己是犹太人的事直言不讳。”案发的6个月前,Honey参加了一场“关于阻止金钱落入穆斯林原教旨主义者之手”的演讲。Mary说Honey的信念是“如果切断他们的资金来源,他们可能会破产,这些钱就不能用于恐怖活动。”Mary告诉警方,她相信“Barry为此提供了资金。”

迄今公布的约2000页文件中,没有任何内容表明警方发现任何宗教动机的证据。

文件还显示,警方梳理了Barry工作时的电子邮件。一份文件提到Barry在2017年秋天被告知他将获得加拿大勋章(Order of Canada)。文件显示,Barry已经填好了表格,并把它寄回了渥太华。

可惜这个奖从未颁发。2019年春天,雪曼的女儿Alexandra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她的三个兄弟姐妹Jonathon, Lauren和Kaelen,她希望能与渥太华官员安排一次会面,“希望我们都能去渥太华,代表父亲一起接受勋章。”此后,雪曼家的孩子们之间就出现了裂痕,Jonathon此前告诉《星报》,Alexandra认为自己和父母的死有关。Jonathon在采访时否认说:“我是唯一知道自己与此事无关的人。”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