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壮观了!加拿大数万只雪雁迁徙,将整个湖面都铺满

Fri Nov 27 2020 12:46:08 GMT-0800 (PST)
cover

加拿大东部地区,每年开春4-5月是雪雁由南向北迁徙的时节。2020年我们全家第一年来加拿大居住,得知此事时以进入5月雪雁迁徙的尾声。于是我们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准备,在5月中旬晴好的一天里,驱车来到大蒙地区东北部的郊外,往返将近300公里的高速全部由我开车,不仅幸运目睹到了雪雁,还熟练了车技,不虚此行。

图片

雪雁(Snow Goose)顾名思义,是一种周身有着雪白羽毛的候鸟。它们的栖息地在北极圈内,每年秋季南飞到美国东部或南部过冬,来年春天再返回北极产卵繁衍。雪雁的飞行速度可以高达每小时95公里,且可连续飞行数百公里。

加拿大魁北克因为有众多湖泊和沼泽,成为它们迁徙途中的理想休憩地,它们会在此饱餐一顿,主要食物是沼泽地里的芦苇和菖蒲。每年4月中下旬是它们飞来休息的高峰时段,最多可以同时看到50万只雪雁在空中飞舞,之后数量逐渐减少,到6月初基本都抵达北极了。

图片

图片

我们原计划的观测的地点是Baie du Febvre,位于Lake Saint Pierre大湖南侧的一片湿地。由于新冠特殊时期,出发之前我特意查看了该保护区的官网,官方通知园区办公室和生态馆因疫情暂时关闭,并提示不得多人聚集。这么看来,我们一个小家庭开车前往并在户外观看是没有问题的。

上午大约10点多,我们跟着导航开到了目的地,远远望去有大片的空地,却没有看到什么雪雁的身影,远处的水塘里,依稀有零星的加拿大鹅在漫步。我们心凉了大半截,雪雁大概率是已经飞走了。看到公路边有一个开工程车作业的师傅,于是走上前去询问,他能听懂我的问话,但只会用法语回答我(在蒙特利尔都市圈以外地区很多人不会说英语),我听懂了几个关键词:parti, c’est fini, loin,意思是:走了,结束了,很远……好吧,看来果然是来晚了,还好我有Plan B的景点,不会令女儿太失望。

我们在车里简单吃过自备的三明治午餐,继续前往下一站瀑布Chutes de Shawinigan,几乎快开到三河市了,路上还看到学校已经重开了,小孩子隔开2m距离在操场上活动(魁北克除大蒙地区以外的小学、幼儿园已于5月11日复课)。

沿途的风景很漂亮,魁北克有着丰富的水系,河湖星罗棋布。瀑布在一个小山上,沿着岩石走下去可以走到离瀑布很近的地方。这个小瀑布说小也不小,上面还建了一座发电站。话说尼亚加拉归来不看瀑布,短暂小游后我们驱车返回。

回程一直沿着40号高速往西开,当开到Saint Pierre湖北侧附近的时候,忽然无意中看到路两边分别有两大片成群的白鸟展翅高飞,我们立即反应过来了,那不就是雪雁吗?它们还在!于是赶紧下高速朝着它们的位置奔过去,把车开到一条乡间小路上,路口处被拦住不让车驶入,我们就停好车徒步往里走。

图片

没走多远就看到了它们在沼泽中的身影,我们走入沼泽地里,眼看着离雪雁越来越近,却被一条横着的河渠拦住了去路,只好在此远远驻足观看。还没等我们站定喘口气儿的功夫,那些雪雁居然一声令下般飞了起来,成群结队地冲上云霄,忽而往左飞,忽而往右飞,在空中盘旋往复,目测有十来万只,蔚为壮观。

我们大呼过瘾,一边录像一边用眼睛奋力去捕捉这些动态的美。这份稍纵即逝的美,持续了大约2分钟后,这批雪雁最终头也不回地向北飞去,留下呆呆地站在荒野里的我们,以及剩下的仍在沼泽地里休憩的雪雁。我们还想等待下一队雪雁的起飞,然而干等了20分钟还没有动静,我们选择就此告别,待到秋日再见。

想想人生中经历过的那些动人美景,往往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这就是人生,总有失落,也总有转角处的惊喜,而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下阙:秋来

春天看雪雁只赶了个小尾巴,一直在心中念念不忘,惦记着它们秋季再次归来。10月下旬,他们果然如约而至,只不过回程换了歇脚的地方,比春天的Saint Pierre湖向东方向偏离了约70公里,位于Victoriaville城的一个名叫Beaudet的水坝,距离我家180公里。

上午九点多出发,开到水库的时候已近中午。还没到目的地,就看到天上不时飞过一群群大雁,仔细看颜色,果然一片雪白,而不是棕黑色的加拿大鹅,看来今天来对了,是这里没错!开到公园入口处的十字路口,停下等红灯的时候,我们忽然看到前方有白花花的东西连成了片,在阳光下异常闪亮,蔚为壮观,大家顿时激动起来,有些迫不及待了。

这个湖是一个人工水库,面积不大,一眼就望到了对岸。习惯了蒙特利尔天然的大河大湖,这个小水坝湖实在算不上好看。然而就在这片不大的湖面上,聚集了无数的雪雁,恨不得把湖的每一寸水面都铺满了。

从远处看,它们呈现出大片大片的洁白,而走近看又分出了层次,有的是雪白色,有的是灰白色,而若忽闪起翅膀,可以看到翅尖部位是黑色的。它们在水面上低飞、嬉戏玩耍、晒太阳、理羽毛,也会走上堤岸,闲庭信步或单腿直立着闭目养神。它们不时成群地飞起,在天上盘旋。抬头看,满天都是无数密密麻麻的雪雁点点在移动、飘飞、旋转,一时间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图片

我们被眼前如此壮观的景象震撼到了,比春天那次看得更近更真切。这次因为正值高峰期,来此观摩的家庭很多,停车场都快满了,不像春天那次,荒郊野外见不到个人影。带着长枪短炮来蹲点的摄影爱好者也不少,各自在岸边灌木丛中找据点驻扎着,一趴好几个小时,这样才能充分隐蔽起来,待雪雁放松警惕后会成群的走上岸,甚至会走到镜头前。

这次近距离观察发现,雪雁的体型比加拿大鹅要小一圈,其实他们都属于大雁 (雪雁叫Snow goose,加拿大鹅叫Canada goose),只不过中文里有鹅和雁两种叫法。我很好奇,为什么雪雁会定期集体迁徙,而加拿大鹅却从不大量集结,只是小团体迁徙,而且时间也很随性,甚至有的加拿大鹅直接不迁徙了,就猫在加拿大过冬算了。也许动物学家会有专业的解释,但不管什么原因,大自然最迷人之处就在于生物的参差百态,才能构建出如此丰富的世界。

图片

而人在自然中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从迁徙的雪雁身上,我也看到了人类的影子。迁徙的自由成全了生命的选择,而每一个选择的执着也展现着自由的价值。一切不畏艰辛,不问输赢,只为心之所向。就像《肖申克的救赎》中所说:“有些鸟儿注定是关不住的,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烁光辉,它们的每一首歌都自由不羁。” (Some birds are not meant to be caged, that's all. Their feathers are too bright, their songs too sweet and wild. )

图片

所以,无论选择什么样的路,向着什么方向飞,在什么时节踏上征程,都是值得期许和祝福的。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