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popup-close

“我等父亲回来给我办婚礼 却等来他的骨灰”

Fri Nov 13 2020 23:56:19 GMT-0800 (PST)
cover

为了还债,他听信中介公司,只身来到新西兰打工。

 怎料,抵达新西兰后,中介竟然翻脸不认人,他只能黑在这里,一待就是三年。三年中,他看着留在中国的女儿从未婚,到结婚,再到生下小孙子……

而他,只能隔着屏幕看宝宝玩耍。家人盼望着,牵挂着,没想到收到的却是他的死讯。他的女儿告诉我们:“我等父亲回来给我办婚礼 却等来他的骨灰”

图片

两个月前,报道了东北农民王仁在新西兰打黑工并罹患肺癌晚期的事情,得到网友的关注,移民局的高度重视和广大网友的热心帮助下,王师傅顺利地返回了国内,得到了网友的捐款,已经开始了癌症的治疗。

而另一位中国工人杨杭生,就没王仁那么“幸运”了。记者了解到,杨师傅在新西兰打工去世,家人远隔重洋,甚至连亲人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在新西兰务工的中国工人群体,或许需要我们更多的关注。

为还巨额债务 听信中介来新西兰打工

据女儿杨女士介绍,父亲杨杭生早年退伍后分配到老家浙江江山的一个供销社,后来在体制改革中下岗。下岗后的杨师傅做起了生意,但生意最后破产,杨师傅一家欠下了几百万的债务。

图片

?杨师傅于2016年参加战友聚会,为了保护其他人隐私,图片做了模糊处理

杨女士说,一家人卖掉了房子,努力挣钱还债。父亲开过饭店打过工,陆陆续续还了一些债。但是不管怎么努力,挣的钱都不够把债还完。

到了2016年,母亲通过朋友打听到,去新西兰打工的工资要比国内高很多。杨女士说,江山当地一家出国劳务中介公司承诺说,可以帮他们夫妻二人办理工作签证让他们在新西兰合法打工。

于是,杨师傅两口子借了20万人民币,支付给了中介作为两人出国打工的中介费。杨女士说,收钱的这家中介公司,并没有出国劳务资质,但当时他们并不知道。

图片

据杨女士的母亲回忆,这位本地中介还专门带着夫妻去了山东,与一家有出国劳务资质的山东某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签署了出国劳务合同。

据杨女士的母亲说:“当时工作人员给我们看了一下劳务合同,我们都没看完,就催着快点签。对方一直跟我们说,签合同只是走个流程,不会有问题的。”

“我们没有时间仔细看看合同,想想都是老乡介绍,就签了。”“工作人员还让我们在空白纸上签名字,我们不同意。他们就说,等你们去了新西兰,办理工签的过程中需要签字的话,还要本人来签,就太麻烦了,现在签字以后省的麻烦。我们这才签了字。”

杨女士的母亲说,“中介还说要把签字的合同拿去办工签用,我们的那份合同他们要收走,就收走了。”

图片

?杨女士提供的中介费支付凭证

迫不得已来打黑工 突发心梗去世

到了2017年6月,夫妇俩的工作签证还没有下来。两人打电话询问江山的中介。对方表示,工作签证不容易办,两人可以先拿着旅游签证过去,等到新西兰两三个月之后,工作签证也差不多该下来了。

图片

?杨师傅临行时的照片,杨女士提供

就这样,2017年8月7日,杨师傅持旅游签来到新西兰。杨女士说,“爸爸刚去新西兰的时候就是打零工,做过脚手架,做过砌砖工,都是最低等的苦力工作。”过了中介承诺的时间,杨师傅的工作签证还是没有下来。

杨女士说:“当时我妈妈去跟收钱的中介理论。一起出国的一批工人当中,只有一名工人办下了工作签证,其他人都没办下工签。但中介就用这个理由,说工签办不下来是工人自己的问题,说什么你们人出去了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跟他们中介没关系”。但这时,杨师傅的旅游签证已经过期了,杨师傅在新西兰已经变成了“黑户”。杨师傅面对银行贷款和家庭重担进退两难,也只能硬着头皮留下来继续打工。

图片

?杨师傅刚到新西兰时的照片

一年之后,杨师傅终于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在一家门窗厂流水线工作。杨女士说,父亲在新西兰没有社交,每天工作很辛苦。

她说:“我知道爸爸每天工作很累,但他跟家里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2020年9月28日晚9点左右,55岁的杨师傅在奥克兰租住的出租屋突发心肌梗塞去世。

房东发现不对劲后,拨打了急救电话,但急救人员没能挽回他的生命。杨女士说:“警察找到了我爸爸的老板,老板又找到了爸爸的老乡,老乡想办法找到了妈妈的联系方式。到29号的时候,我们接到电话说爸爸在新西兰去世了。”

“我等父亲回来给我办婚礼 却等来他的骨灰”

听到亲人去世的消息,杨女士和母亲几乎崩溃。杨女士说:“妈妈每天盼星星盼月亮等着爸爸回家,没想到等来了爸爸的死讯,现在她的精神支柱没有了”。

杨女士说:“2019年底,妈妈出车祸被撞断6根肋骨,2根锁骨,还切除了脾脏,差点连命都没有。当时我想叫爸爸回家,但是妈妈说爸爸外面已经很辛苦,不想让爸爸担心。妈妈出事的第二天,奶奶突然去世,我不得不丢下医院里的妈妈赶去老家处理奶奶的后事。”

“爸爸得知奶奶去世的消息痛不欲生。如果当时我固执一点跟爸爸说了真相,也许就没有今天的惨剧了。”

图片

杨女士说,“我爸爸出国的时候,我还没有结婚。这3年里,我结了婚生了孩子,就等着爸爸能回家的时候,为我补办一场婚礼,能牵着我的手把我交给我生命中的那个人。”在父亲到新西兰后的第二年,杨女士生了孩子。

杨女士说:“宝宝出生后,大家都说长得像外公。宝宝还不会说话,我父亲每次和我们视频,他就笑着看宝宝玩耍,每次一看看一个小时也舍不得关掉视频,看到宝宝笑了他就跟着笑,宝宝哭了他就担心。”

“他说,他真想回家抱抱外孙。”

图片

?杨师傅与外孙视频截图,杨女士提供

而现在,这一切都不可能了,杨女士甚至连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杨女士说,家里还有几十万外债。自己和丈夫往返新西兰的机票、隔离和生活住宿等各种开销算下来,如果要来新西兰处理父亲后事,差不多需要10万人民币。

她说,“这笔钱我们真的负担不起。”杨女士说:“我很想再看父亲最后一眼,带他回家。父亲的遗体放在太平间,如果等我们入境新西兰完成隔离再办后事,就必须要做防腐处理,防腐处理也需要钱。我付不起防腐处理的钱,他们跟我说,遗体已经有腐化的情况,再不处理,可能连防腐都没办法做了。”

图片

权衡再三,杨女士只能痛下决心,委托新西兰本地殡仪馆将父亲遗体火化后把骨灰寄回国。一个月之后,杨女士终于接到了父亲的骨灰。

她说,“盼了3年的父亲,没想到再见面竟是阴阳两隔。小时候将他抱在怀里的高大的父亲,如今却已化为灰烬”。11月2日,杨女士的父亲入土为安。但留给杨女士一家的悲伤,不知要多久才能抚平。

图片

?年轻时的杨师傅一家,杨女士提供照片

长时间高强度体力劳动是诱因?

杨女士说,父亲是一名有着40多年党龄的共产党员,也是一名退伍军人,出国前身体很好,每年都参加义务献血。

杨女士说:“我爸爸说自己身体硬朗,虽然下岗了,但还要为国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助有需要的人”。

她说:“前阵子跟爸爸视频,他就说他最近很累很累。但他也没跟我们具体说什么。他也是不想我们为他担心。他就算不舒服,他这种身份,肯定也不会去看医生。”

图片

?杨师傅出国前的无偿献血证书,杨女士提供

杨女士说:“从我父亲和新西兰的老乡的聊天记录得知,我父亲一周工作6天,一共是80个小时左右。他的房东也告诉我,我父亲最近几个月都是早上6点多久出门,晚上9点多才回家,身体处于一个极度疲惫的状态。”“法医鉴定说,父亲因心肌破裂,导致突发性心肌梗塞,发病时又没有人在身旁,导致无力回天。”

图片

?杨师傅老乡提供给杨女士的聊天记录

杨女士说,母亲每天都会跟父亲微信视频聊天,但父亲去世前一天,母亲就没联系上父亲。

但因为没有父亲在新西兰的电话号码,母亲也只能自我安慰,“可能是他太忙了,晚上加班回来睡着了”。

没想到,第二天等来的却是父亲去世的噩耗记者也尝试通过微信的方式联系了杨师傅生前的雇主,但到记者截稿时,雇主没有回复。

杨女士表示,父亲生前的雇主给她打了12万元人民币用于经济补助。记者还联系了杨女士及其母亲所说,与父亲签署劳动合同的山东某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但该公司负责人对天维网表示,他们与杨师傅没有过任何接触。

图片

?杨女士说,“父亲爱我,爱我的母亲,他的一生都在为了给我和母亲更好的生活”

新西兰律师针对雇佣关系的解读:

针对杨师傅在新西兰的雇佣关系,新西兰K3律师事务所的Susan朱旭东律师给出了法律上的解释。朱旭东说,在新西兰,雇主是有一系列的责任和义务的。这些责任和义务一部分是按照雇佣关系合同所规定的,一部分是来自相关雇佣关系和移民法律的规定。

图片

首先,每一位雇员必须有书面的雇佣合同。如果没有书面的雇佣合同,雇主有可能会面临1000纽币的罚金(每位员工)。

第二,按照移民法的规定,雇主有法律义务确保所有的员工必须可以合法在新西兰工作。如果在了解员工没有合法工作签证的情况下,允许并持续雇佣这位员工,雇主可能会最高被罚款五万纽币。

如果在雇佣非法打工人士的同时还出现剥削的情况,雇主可能面临最高入狱7年监禁,或者罚款纽币10万元,或者面临同时入狱和罚款的惩罚。

图片

第三,雇主还要确保雇员的最低法律权利,比如最低工资标准,每年4周带薪假期,每年5天带薪病假,并可以享用每年11天的公共假期。如果员工在公共假期工作的话必须支付1.5倍的工资。

雇主需要为员工提供一个安全的工作环境,不可以非法克扣工资,并且善意和诚实的态度对待员工等等。

第四,按照雇佣关系法和假期法的规定(the Employment Relations Act 2000 and the Holidays Act 2003)雇主有义务保存有关员工工资,工作时间,和假期方面的记录。

第五,保持一个安全的工作环境是雇主的主要责任之一。创造并保持安全的工作环境来降低疾病和工伤的可能性,并提高员工的工作效率也是对雇主的基本要求。

图片

图片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