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22年的悬案,破了!4代刑警接力追凶

图片

12月9日报道,​​1996年5月14日上海,花甲老人柯卫善在上海徐汇区虹桥路一栋居民楼内被杀害。案发现场,2万元现金、8枚公司印章及一些企业票据不翼而飞。警方抵达现场后通过现场勘查,提取到了3枚疑似犯罪嫌疑人留下的指纹。此后22年间,上海徐汇警方仅凭这一线索,对犯罪嫌疑人穷追不舍。2018年9月,指纹的“主人”张庆在北京被上海徐汇警方抓获。从张庆落网后交代的情况来看,当年案发时的种种“偶然”无意中增加了这起案件的侦破难度。跨越时空,警方对陈年旧案抽丝剥茧,步步破解谜题——这既得益于现代刑侦科技的进步,更有赖于警方逢疑必解,对真相孜孜以求的信念支撑。图为刑警队员在仔细比对犯罪现场留下的生物痕迹。

图片

第一个发现柯卫善被人杀害的,是他所在企业的总经理高汉良。当天上午,他像往常一样,按照固定时间来到办公室上班。柯卫善生前与高汉良同属一个系统职工。两家人是邻居,关系和睦。退休后,下海经商的高汉良急需帮手协助打理生意,便找来同样退休的柯卫善担任企业副总。柯卫善遇害的地点,是一处建于上世纪60年代老式工房。5层建筑是典型的筒子楼结构。每层共4户,两户共用厨卫。而柯卫善倒下的地方,位于5层最靠里的一间。高汉良向警方描述,推开门后,他发现柯卫善头部是血,倒伏在门边,身体蜷伏,双手前伸,试图拉住什么。根据法医检查,柯卫善是被人使用一把菜刀砍劈头部,造成开放性出血致死。在现场,刑侦人员提取到了凶手使用的菜刀。当年的案卷显示,当天,嫌疑人打开案发地外侧防盗门后,通过卸下木门上方的气窗后翻窗进入该室。随后,嫌疑人使用改锥撬开了4个铁皮柜中的其中两个,盗取了2万元现金、8枚企业公章以及大量票据。警方还在现场发现了一把钥匙。警方怀疑,另外两个铁皮柜没有撬动痕迹,可能系嫌疑人在将受害者砍倒后,从其身上盗窃钥匙后自行打开。同时,办公室的桌子抽屉也有被翻动的痕迹。刑侦人员在对现场痕迹进行勘察时,在气窗玻璃上与铁皮柜门上一共提取到了3枚指纹。因为气窗并非公共区域,所以警方判断,指纹可能系嫌疑人在破窗过程中留下的。进一步对现场痕迹勘察后,警方得出结论,嫌疑人能够翻越气窗,因此身高可能不超过165cm,而且可能是一次入室盗窃被受害者撞见之后,转化成为杀人的案件。因为案发时正值白天,柯卫善被害的消息迅速引发附近居民的关注。时任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徐镇派出所警察的刘志弘依旧记得当天到场进行外围处置的情景,邻居们议论纷纷。图为案发现场。

图片

能够精确的找到这处藏身居民楼中的企业办公室,并且精准地找到铁皮柜中的现金,失窃物品中还有公章、票据等物品……专案组成员怀疑,熟人作案的可能性很大,同时也不排除是流窜作案的可能。凶手是谁,作案动机如何?凭借有限的线索,专案组试图从两个不同的方向进行突破。刘志弘回忆,案发后专案组拿着指纹在进行大范围比对,并以“人海战术”为基本侦办思路,对受害者的人际关系进行大范围排摸。“案发后半年时间内,警方总计排查了数千人次。但是案件仍无进展。”刘志弘回忆,随着案件陷入僵局,专案组数次扩大排查范围,其中包括了身高不足165cm的前科人员。同时协查追踪公章的通告也发往了全国各地,但都石沉大海。同时,警方对受害者人际关系的排摸也进入了死胡同,相关人员一一被排除嫌疑。半年时间已过,公众亟待真相的渴望丝毫未减,而警方的有效线索也仅剩一枚指纹和大致的身高两项。案件也随之转入常态化侦查阶段。但是至亲、挚友的意外被害,将柯卫善以及高汉良两家人的命运撞向了另外一条轨道。对于柯卫善的家人而言,那天清晨,他在公交车站挥手告别的样子深深地刻进脑海。能够早日让凶手伏法,成为柯家人余生的目标。而对于高汉良而言,同事在自己的企业被害,给他带来了深深地愧疚。流言蜚语更让高汉良有苦难言。最终,两家人因为该案分道扬镳,形同陌路。后来,柯卫善被害的老工房也在轰烈地城市建设中被夷为平地。喧嚣渐归沉寂。但对于警方而言,告慰死者的唯一办法就是破案。图为案发地。

图片

尽管时间流转,但是徐汇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并未放弃侦破。每隔一段时间,刑警队员就会再次翻出案件,除了对案件进行重新梳理之外,还会对指纹进行翻拍,以保证其显影质量。这一传统在此后22年间,由4代上海刑警接力完成。当年初出茅庐的派出所警察刘志弘也调入刑侦支队,接手此案。上海市徐汇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倪新风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指纹比对对数据的基数要求很高。而在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技术并不像现在这么发达,为了能够扩大指纹比对基数,上海警队想出了一个土办法:趁出差办案的时机,带着指纹卡前往全国各地与当地警方的指纹库进行碰撞比对。所以,在此后22年间,警方从柯卫善遇害现场提取的指纹,连同其他案卷一道,跟随上海警方走遍全国各地。这也成为上海警队的一项“传统”。正是凭借这一土办法,2018年4月,上海警方在山东警方的数据库中,比中了一枚指纹信息,破获了2004年12·2斜土路入室抢劫杀人案。2018年8月份,上海刑侦方面获悉公安部集合全国资源建立相关数据库后,立即派员赶至公安部递交数据查档比对。交叉比对中,警方查明一名盗窃前科人员张庆有重大作案嫌疑。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公安分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警察高亮解释,张庆的指纹中,有14处特征点与案发现场提取的指纹相似,几乎可以断定系同一人。在查询相关案卷时,徐汇刑侦支队发现,张庆是1993年在一起盗窃案中被处理的,指纹也是在那时被提取的。同样是一起陈年旧案,如何能够证明张庆本人和1993年的这枚指纹是同一人的?带着疑问,倪新风赶赴云南调取了张庆的指纹信息和相关资料。案卷显示,1993年,张庆在工地务工时盗窃工友存折,并伪造私章取走存款,最终被判刑1年2个月。在案卷中,倪新风还找到了张庆的照片等资料。图为当年办案的卷宗。

图片

带着这些信息,倪新风又赶赴张庆的老家四川阆中。在当地警方配合下,倪新风与2005年左右提交的个人信息比对,证实了张庆就是案发现场指纹的“主人”。凶手身份已经近乎清晰,但是其动机仍不明朗。因为时间久远,倪新风在阆中获悉,在1996年以后,张庆去往北京发展,很少回家。至于在1996年,张庆有无去过上海,已无从考证。在重新梳理动机时,警方发现,当年的排查对象中也有一位张姓嫌疑人,“当时,这名张姓年轻男子在高汉良女婿的引荐下,曾于1995年底在案发现场的办公室内居住过一个月。”这名张姓男子会不会就是张庆?警方在对赴北京抓捕的同时,重启了对这一线索的追踪。但随后的调查显示,张姓男子并非“彼”张。对作案动机的追查,再次断了线索。虽然作案动机尚不明朗,但是拥有指纹的铁证,徐汇警方决定立即对张庆实施抓捕。2018年10月11日,上海徐汇警方会同北京警方,在西城区一处平房内,将张庆当场抓获。在矢口否认犯罪事实,对抗审讯5分钟之后,面对铁证,张庆交代了于1996年5月14日,在徐汇区入室盗窃、杀人的全部事实。尘封22年的悬案,破了。图为落网后的犯罪嫌疑人。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

m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