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新冠病毒的确是又变异了 但别听他们吓唬人?

Sat Nov 27 2021 10:33:50 GMT-0800 (PST)



cover

这两天,到处都在传新冠病毒进化出超级毒株,世卫组织昨晚将它列为“需要关注”的变异毒株,并以希腊字母“奥密克戎”(Ο)命名。

突变毒株是真的,但目前关于这一毒株各种耸人听闻的解读全都是不可靠的,是吓唬人的。

传言一:新毒株传播力比德尔塔厉害几十倍

真相一:目前仅在少数地区发现了O毒株感染的病例,还不足以计算出其传播系数。对该毒株的实验室研究也才刚刚开始,并没有明确结论。

广为流传的那张曲线图,说德尔塔给新毒株提鞋都不配的,是媒体做的图,并不是科研成果。图中曲线是基于有限数据对最坏情况的预测,并不是对现实数据的统计。

图片 这张图是模型预测,是预测,是预测!

有多种预测,这是最糟糕的一种

而且,即便最坏情况成真,也只针对疫苗完全接种率只有24%的南非,并不能反映全球情况。

传言二:新病毒有几十个突变位点,会让国外的mRNA疫苗失效,中国的灭活疫苗才是王道

真相二:随着病毒的变异,各种疫苗的效力都会下降,这是预料之中的,疫苗对这一新毒株的防护力下降幅度与疫苗路线关系不大。另外,目前的突变并不会让疫苗完全失效,在没有第二代疫苗的情况下,接种现有疫苗仍然是有意义的。

传言三:这种新的突变毒株是由国外mRNA疫苗的ADE效应引发的,是西方国家拒绝中国灭活疫苗的恶果。

真相三:病毒的变异是自然产生的,并不是随便捏的橡皮泥。疫苗对病毒施加的是选择压力,而不是变异影响。而且这个谣言编得没有常识,ADE效应影响的是人体免疫系统这一端,而不是病毒那一端。

更何况,对灭活疫苗ADE效应的担忧远高于mRNA疫苗,如果真是这个原因引起病毒变异,只怕我国面临的国际舆论压力会很大……

传言四:新毒株和艾滋病人相关,此前突变毒株也在南非发现,说明新冠病毒起源也在南非。

真相四:的确有一种理论认为,O毒株的突变位点如此之多,可能是在免疫缺陷的病人身上长期盘踞繁衍所积累的结果。这是一种可能的推测,但目前尚未证实。即便这一理论得到证实,也只涉及新冠病毒的一部分演化规律,距离新冠病毒溯源的结论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非、博茨瓦纳等国家艾滋病发病率较高,的确是新冠防疫压力更重。实际上,这些国家其它流行病的防控压力也很重,并不针对新冠病毒。

对病毒进化的常见误解

非专业人士往往有个认识,以为进化就是越变越高级,战斗力变得越来越强,这是一种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冠病毒并不是数码宝贝,不会一路从亚古兽进化成暴龙兽,再超进化成机械暴龙兽。

图片
数码宝贝的进化是越来越高级

但生物的进化并没有方向

生物的进化是没有特定方向的,所以Evolution 这个词翻译成演化会更合适,它是基因变异和环境选择共同的结果。

对病毒来说,有没有封城就是截然不同的环境,接种不同疫苗也会造成不同的环境选择压力。病毒变异出的某个特点,在某种环境下可能是优势,换个环境就可能变成劣势。

新冠病毒的变异是持续在发生的,只要还有病毒传播,这一趋势就不可阻挡,一定会有更多的变异毒株出来,希腊字母数量虽多,也总有不够用的一天。

新发现的O突变毒株传播力是不是比德尔塔更强,带来的死亡率会不会更高,目前是说不准的。需要密切关注,但没必要恐慌。

病毒变异从长远来说是个好事

科学界有一个总体的判断,认为病毒进化的趋势通常是传播力变得更强,毒力变得更弱。这是对此前众多病毒性传染病的大致总结,是自然状态下病毒和人类充分接触后逐渐“和平共存”的结果。

图片 人鼻病毒电镜下渲染图

比如上图中的病毒,看起来也很可怕,但是几乎每个人的鼻腔里都有。你,我,他,此刻的鼻腔里就有,是一种常态。

实际上,我们每个人身体里当前都存在很多病毒和病菌,这些病原体在最初感染人类的时候可能也带来过惨烈的伤亡,而现在,大家已经坦然接受了它们的存在。

总体来说,我是乐于见到新冠病毒变异的:

如果病毒变异得传播力更强毒性更强,人类可以选择在一段时间内回到强隔离的状态,不至于灭顶之灾;

如果病毒变得传播力更强但毒性更弱,这种毒株会逐渐取代其它毒株占据优势,那我们就可以坦然接受一种新的“流感”;

如果病毒的传播力变弱,毒性也变弱,那我们或许有机会和新冠正式说永别。

有变化才有解脱的希望,如果一成不变就一直是现在这个鬼样子。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