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popup-close

“瑞幸故事”另一面:美国的韭菜不好割

Fri Apr 03 2020 10:44:06 GMT-0700 (PDT)
cover

这杯“咖啡”很苦。

  在疫情中遭遇寒冬的知名企业比预料得还多一些。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瑞幸咖啡 4 月 2 日暴跌近 76%,今日开盘后,股价还很可能继续下滑。

起因是公司公告承认首席执行官刘剑带人伪造销售额 22 亿元,公司 2019 年 2 至 4 季度的财务报表不可信赖。

━━━━━

互联网的速食主义,品不出咖啡的回甘

瑞幸近年急速扩张店面,并以价格战试图挑战星巴克在中国咖啡市场的霸主地位。今日起,这个品牌显然受到重创,数千家门店的员工是否会失业,不容乐观。

坏消息中的好消息是:只在美国上市的瑞幸并不直接影响中国的投资者。相反,正如有人调侃的,瑞幸咖啡是硬核的国货之光,其在美国上市,圈国际韭菜的钱,补贴给中国顾客喝低价咖啡。比起财富大幅度蒸发的瑞幸股民,我们还好只是损失了 1.8 折的优惠券。所以,对瑞幸的暴跌,在舆论场上倒是多了一些同情,热搜上的哭脸表情,某种程度上也表达着网民的复杂心态。

但瑞幸依然是值得研究的样本,尤其是中国股市未来发行门槛降低后,瑞幸式的故事也是我们需要警惕的。

瑞幸的创立者起家于网约车行业,瑞幸的起家模式也颇有互联网企业拼流量的风采,怎奈线下线上终不同,照猫画虎非易事。

尽管星巴克和瑞幸到底哪个更好喝,或者哪个更不难喝,还存在一定的争议,但瑞幸的第一强项就是相对便宜的价格。这既为其带来了海量的顾客,也令顾客对品牌的黏度始终存疑。

毕竟,且不说口味的差异,作为一个不幸重度依赖线下实体店的行业,让顾客养成穿街走巷到固定店面下单的习惯,要比让顾客养成使用特定电商平台的习惯难得多。

而为了刷存在方便顾客,瑞幸在临近地域密集铺店面的做法,又自然让单个门店的销售量受到影响,这也是条条网路通总部的纯线上销售所不会有的苦恼。

图片

▲图 / 新京报网

其实,瑞幸发布的财务数据一直缺乏利润亮点,只不过,其自诩的战略性亏损仍然让投资者有个盼头。尽管有人质疑中国人的咖啡消费观不会如此轻易改变、瑞幸描绘的画饼仿佛两百年前不列颠商人对中国一人买一匹洋布的畅想,但市场的确可能给投资者以惊喜。

可此番公司自爆顶级高管财务参与的黑天鹅事件,则说明造假恐怕已经不是个人玩的猫腻。这其中未必有太多恶意的处心积虑,但烧钱的高风险的确是把悬顶之剑。

大额赔偿或难以避免,但责任划分还需有一说一

股市有风险。利润少愿景大的,既有致力于长期投资、自由现金流仍然充裕的亚马逊,也会有瑞幸。高眼球吸引度的瑞幸的起伏,也可以给我们一个在平行世界模拟测试的参照。

一方面,投资者们不妨想想,瑞幸如果在中国上市,自己会如何看待之。瑞幸在 1 月底曾经遭到职业看空机构出具恶评报告,虽然瑞幸当时未被击倒,但事后复盘看做空机构的贡献,饶有意味

另一方面,之前在被看空、股价产生大幅下跌后,2 月已经有多家美国律师事务所代表投资者启动对瑞幸的起诉,并获得立案。

这种群起而诉之的情况,其实是美国市场的常态。美国有一套发达的证券集体诉讼制度,且催生了一帮职业原告律师,只要有嗅到股价下跌的蛛丝马迹,就会去法院起诉,主动征召股民来做原告。

尽管中国概念股在美国被诉早就是司空见惯,但与很多前辈不同,瑞幸自己已经承认了欺诈的存在,故而公司和部分高管败诉,并承担大额赔偿责任,是几乎可以预见的结果。

不过,美国立法和司法一向注重严格但有区分的法律责任,而不是简单一锅端从重从快,瑞幸的弊案又是以公司董事会特别委员会自纠坏人的较少见方式曝光,这其中涉及相关人员的责任深浅,还需要具体证据来判断。因此,对瑞幸而言,这一击是否致命,后续的责任追究和维权进展,仍然需要观望。

×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