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上海一对情侣住5平米的出租屋火!一个月竟要..

Sun May 15 2022 13:06:07 GMT-0700 (PDT)



cover

 

图片

最近,一位男生在网上晒出自己所住的出租屋的照片,引起了热议。他在上海,租了一个5平米大小的房间。准确来说,是一个厕所改造的出租屋。

原本就不大的如厕空间,被挤压到了极限,只剩下一个蹲坑,和一个洗手台。

旁边就是睡觉的地方,一个小小的桌子,只放得下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张单人床,床头还放着一个心形抱枕,上面印有男生和女朋友的甜蜜照片。

图片

头顶做了一排柜子,可以用来挂衣服和放些杂物。这幺小的出租屋,你猜租金要多少钱?一个月竟要1500元。更令我没想到的是,评论区里,点赞最高的评论,都是在说这种现象很正常的:“有啥奇怪,还有独立洗手间,还可以做饭,带空调,已经不错了。”

图片

“还有独卫!1500挺便宜了。”

图片

“你这已经是天堂了,之前有个杂货间比这还小,房里一个床一个空调,一个很小的窗户。窗户外面2个空调外机,房间暗得一批,就这都要2000多。”

图片

我实在没有想到,一个连转身都费劲的小房间,对有些人来说,居然“已经是天堂了”。一个人的生存空间,究竟可以被挤压到什么地步?之前,看过山东青岛的一个女生,花200块钱,租了一个几平方的过道。

图片

她把过道进行了改造,铺上绒毛地毯,放一张床,挂上窗帘,还在墙壁和天花板挂上了一些装饰小物件。旁边再摆上了一个小桌子,放上一台电视,一间温馨的小屋就装扮好了。

住在这样的小房间,一两天也许没问题,但时间久了,真的不会压抑、难受吗?讽刺的是,这边有人只能蜗居在勉强能住人的小房间里,那边却有人晒出了自家保姆居住的江景豪宅。

图片

发帖人称,这是自己家装修的保姆间布局,保姆看到都笑疯了。家里有4个阿姨,2个带宝宝睡觉,一个做饭,一个做清洁,已经跟随了他们家16年。跟了这么久的保姆,肯定不能亏待她们吧?于是,连保姆间都装修出了五星级酒店的标准。高级地毯、席梦思床垫、柔软舒适的沙发、能俯瞰江景的落地窗,专门为保姆定制的柜子。5平米的出租屋,和豪华江景保姆间,轮番轰炸着我的眼球,让我不禁思索:究竟什么才是这个社会最真实的一面?

这几天,2年前的一条微博,又被很多人转了起来,在网上走红。

图片

这是一组58同城上,很多普通人发出的“失业笔记”,真实记录了他们失业后的生活和心情。点开一条条言语质朴的笔记,你会发现,这是一个你也许从没有了解过的真实世界:有人记录着自己半生以来,辗转求职的经历:

图片

“求工作。干过工地,码头,装卸,出海,KTV,足浴主管,物流仓管,摆地摊,烧烤店,微商,内保......半生多姿多彩,往后不知道做什么了,求指点。”配图,是自己坐在行李箱上,抬头看天的迷茫照片。

图片

有人诉说了自己的面试经历,暴露出自己捉襟见肘的处境:

图片

“昨天买了些化妆品,虽然都按最低配买的,但还是花了好几十。又在我仅有的几件衣服里面挑出来一套最好的,打算今天下午去面试。

昨天电话里问了几家,销售什么的都有,无论销售什么,对我来说都可以。因为销售技巧是相通的,只要能让我继续在这个岗位上发光发热就行。”

配图是几件廉价的化妆品,却已经是她所能承受范围内的最好了。有人记录着自己焦虑和着急赚钱的心情,因为家里实在是太缺钱了:

图片

“非常缺钱,上有老下有小的,母亲中风后遗症偏瘫5年了。我爸15年前已病逝,年仅25岁的哥哥2009年车祸走了。

我生个大儿子,因为智力低下没有教好,现在10岁了,也没有钱上学。因为他需要上康复学校,学费太贵了。现在不知道找什么工作好,心里很着急。我就着急赚钱,去殡仪馆工作也行。”

配图是自己破败不堪的房间,桌上堆积着各种杂物,墙上糊着简陋的墙纸,顶上则是蓝色的塑料布。

图片

有人写下自己去超市应聘的经历,笑着进去,哭着出来,只因为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去世了。

图片

苦啊,太苦了,苦得像极了张爱玲在《半生缘》中的句子:“很多时候以为生活已经很糟了,不能再糟了,然而它总有办法下滑,不断地下滑。这是一个下坡,一直堕落到自己无法想象的境遇里去。”

一位网友说得好:都说要下沉,谈论得了诗词歌赋,谈论得了当下的热点BGM,谈论得了美学摄影穿衣打扮咖啡豆种类威士忌产区,也需要看得到身边人的痛和纠葛,也需要看到这些不普通的普通人。

住在5平米、没有窗户的小房间里挣扎求生的沪飘,花200元租个过道生活的青岛女子,还有58同城上一篇篇失业笔记里的普通人。这些,也许是你从来都不曾了解过的真实。

人和人之间,从未奔涌在同一条河流。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

图片

韩国某高校的一位教授,曾对这种“穷人的线下空间日益挤压”现象,提出了自己的见解:“让我感到心惊的,是类似于胶囊酒店这样的地方。

图片

就像什么冷冻库一样,真的就是设置成刚够人类躺下去的最小的大小,然后在那里安上个电视。在那样的地方,人真的能得到真正的休息吗?”最近的趋势是,穷人的线下空间逐渐被缩窄,然后这个空缺再由线上空间来填补。越是生活在狭窄的房子里,看电视的时间就越长,越是在拥挤的地下铁里,就会花越长的时间刷短视频。

图片

越是低收入的人群,渐渐越被推挤到线上的空间。就像电影《寄生虫》里,开头的部分就有穷人们到处找Wi-Fi的场景。

图片

而对比之下,有钱人的房子客厅里是没有电视的,全都在望着院子,是可以享受自然的宽敞空间。

这些都变成了有钱人的专属。教授说得很对:“我觉得某种程度上来说,要定一个最低界限才可以,如果不这样的话,那么线下空间慢慢都会被富人占据。”

而为穷人提供更低廉的网络、更便宜大尺寸的电视,潜台词就是:“你们线下空间就住在这种小地方吧。”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但至少,我们可以从这一个个小缺口,窥见真实世界的缩影。

我们还可以反思,不要冷漠地走入普通人,不要带着傲慢与偏见,高高在上地审视他们。沉默的人可以不再沉默,为我们认为不合理的趋势而发声。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