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激情”竞价买房落藏陷阱!华女入住后悔不已

Sun Feb 28 2021 21:21:31 GMT-0800 (PST)
cover

疫情催生了一股买房热,历史罕见的低房贷利率让许多人“激情”买房,但由于需求大大超出了供应,房地产市场上演了激烈的竞标战。在疫情初期,由于居家令,许多人无法实地去看房、对周围进行勘查,有人用Zoom远程看房。此外,由于竞标激烈,许多人没有对房子做彻底的调查。现在,许多人在买完房、住进去后,才发现这不是自己想要的。

图片
华尔街日报报道截图

《华尔街日报》讲述了三个“激情”买房后却后悔的买家的故事,而他们的故事都充满了相似性。

每栋房子都有15人出价

史黛拉关(Stella Guan)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找房子,在洛杉矶郊区白热化的房地产市场上,她的出价一次又一次被超出。终于,在去年8月份,卖方接受了她对圣塔克拉利塔(Santa Clarita)一套1975年建的房子的报价。30岁的史黛拉出生在中国南方小镇,现在是一名平面设计师,她花了大约60万美元买下了这栋房子,这套房子看上去很漂亮,厨房还经过翻修。

图片
史黛拉买下的位于圣塔克拉利塔的一栋房

但好景不长,她只在这房子里住了几晚,就意识到她不喜欢这个房子。

“我当时想,‘我讨厌这房子,’”史黛拉回忆说,“我恨死这房子了。”回过头来看,她说,“我本应注意到所有的警告信号,但我被疫情买房热冲昏了头。”

图片
史黛拉出生在中国南方小镇,现在是一名平面设计师

史黛拉在从纽约搬走前就开始找房子了,她之前有过一次成功的购房经历,在新泽西买了一套连体公寓。她认为自己已经准备好投身于加州的房地产市场了。

但当她来到洛杉矶后,才发现洛杉矶是她所见过的最疯狂的房地产市场。她说,每栋房子似乎都有十五六个人出价,最后以比要价高出1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当时,史黛拉对七套房子的出价都被反超了,所以她才下定决心买下圣塔克拉利塔的这套房子。但住进去后,才发现了有毒的黑霉和石棉。史黛拉只好卖掉了这个房子,在洛杉矶韩国城租房。

买房本身是个需要深思熟虑的过程。房子本身的质量、周遭的自然环境和治安都是需要考虑的因素。其中一个基本原则是,买家不应该急于买房。但在2020年,数百万美国人却这么做了。人们逃离狭窄的公寓,购买度假屋,或者只是想在封锁带来的极度无聊中换换环境。疫情期间,人们争相买房,引发了竞价大战,并在全美各地引发了房地产市场的飙升。现在,许多人发现了这些草率购买的陷阱。

后院发现黄蜂巢

道格拉斯·艾丽曼公司(Douglas Elliman)在汉普顿(汉普顿是纽约人躲避疫情的热门场所)的经纪人普里西拉·霍洛威(Priscilla Holloway)表示,“买房是一个巨大的承诺,你必须要考虑周全。但人们都疯了,他们不像往常那样认真了。”

许多购房者原本都住在公寓,他们想找个更大的房子。室内设计和房地产营销公司Interior Marketing Group的首席执行官谢丽尔·艾森(Cheryl Eisen)说,人们在争夺房源,都想搬出公寓。

图片
一处典型的纽约公寓楼

与此同时,由于许多房主不愿在疫情中出售自己的房产,房屋库存有所下降。有经纪人说,结果是,很多地方出现了价格飙升和竞购战,买家几乎没有选择。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人倾向于放弃对目标房产和周围环境的调查,或干脆跳过了这些调查。

艾丽曼公司经纪人霍洛威说,去年夏天,一家人在他们刚买的汉普顿房子的后院发现了很多黄蜂巢,这家人直到交易关闭后才发现后院居然有黄蜂。由于当时竞购十分激烈,这家人并没有对房子做调查。

这家人认为,这房子对年幼的孩子来说不安全,于是立即将新买的房子挂牌出售。霍洛威和一位同事帮助他们找到了另一套房子。

木板遭啄木鸟破坏 卖家只字未提

理查德·韦斯(Richard Weiss)和米根·韦斯(Meaghan Weiss)夫妇从纽约布鲁克林搬到加州北部,在那里买了他们的第一套房子。然而,大自然给他们准备了一个不愉快的惊喜。

当疫情爆发时,这对夫妇离开了他们在布鲁克林的公寓,回到了加州的父母家。米根当时怀孕了,他们还有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他们不想在纽约的公寓中度日,于是他们决定迁居到米根长大的旧金山湾区。

图片
韦斯一家

当他们开始找房的时候,他们发现这个市场竞争异常激烈,他们在一所房子的投标中落败,他们还发现看中的另一套房子有严重的地基问题,只好放弃。

最终,他们在东湾以超过189万美元、加价10万美元的价格,击败了另一位竞标者,买下了一套他们喜欢的四居室房子。“我们有点儿过于急切了,因为我们已经失败了两次,”理查德说,他在商业地产工作,“我们可能没有做我们应该做的勘查。”

图片
韦斯看中并买下的房子

去年11月,这座位于山坡上的房子被交到韦斯夫妇手中。但当他们搬进去时,他们看到壁板上有很多洞。仔细观察后,他们发现房子一侧的木头完全被摧毁了,上面有大约90个洞。原来,罪魁祸首是住在房子周围大橡树上的橡树啄木鸟。“我后来发现,这个社区都有啄木鸟的问题,”理查德说。

图片

图片
罪魁祸首是住在房子周围大橡树上的橡树啄木鸟

他说,当时卖家对啄木鸟的问题只字未提,而他和妻子习惯了布鲁克林,也不知道该问什么。从那以后,他们尝试了各种威慑啄木鸟的手段,甚至咨询了灭虫人员,但唯一的永久解决办法是,用水泥替换房子的木质壁板,这大约要花掉15万美元。

理查德觉得,如果不是因为疫情房地产市场的泡沫,他们在关闭交易前就会发现问题。“我认为我们在看房过程中会更慢、想得更多、更有条理,”他说。

保险公司丘博(Chubb North America Personal Risk Services)部门总裁弗兰?奥布莱恩(Fran O'brien)表示,在过去两年,保险公司发现,与天气无关的大额损失发生的频率和严重程度都有所增加。她将这些损失部分归因于匆忙的购房:例如,从城市小公寓搬到农村大房子的买家可能不太清楚如何防止管道结冰。

“人们正在搬到他们不太了解的地方,”奥布莱恩说,人们会想,这里看起来是个宜居的好地方,但他们不明白那栋房子会有什么风险。她说,当人们急于赶在别人之前抢购房屋时,他们更有可能忽视这些风险。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