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的她分裂出21个人格,有小男孩,有兔子…

在影视作品中,常常有一些角色,因为患有人格分裂症而展现出多副面孔,引发各种超出常规的剧情。

但在现实生活中,在正规的心理学研究中,人格分裂症到底是从何而来,有什么症状,能否治愈,关于这些问题大众知之甚少,甚至有很多误解。

为了消除这样的误解,最近有一位有多重人格的25岁女性Dia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她将自己从察觉到有精神障碍,到就医、确诊,再到如今尝试接受治疗和适应这一系列过程,都清晰地展现在大众面前。

采访期间,她甚至切换了三次人格,让记者有机会更清晰地观察到人格分裂症患者的世界:

虽然没有影视作品中描述的那样玄乎,但也有一些常人难以想象的特点。

比如不想当大人的时候,可以变成一个孩子;

不想当人类的时候,可以变成一只兔子;

不想一个人面对困境的时候,可以找到更强大的角色保护自己…

图片

【分裂不仅仅是切换角色,还有可能是做白日梦般的迷糊体验】

其实人格分裂症这个说法并不准确,这种“一个人意识里有多重人格”的现象,在心理学上目前被称为分离性身份障碍,dissociative-identity disorder,简称DID。

这个定义和之前的“多重人格障碍”有所不同,更强调个人自我认知的不连贯性。

这种不连贯性,并不一定就是影视作品中描述的犹如变装游戏一样,一个人突然从这个身份切换到另一个身份,除了外貌,各方面都变了。

DID的所说的不连贯性,可能体现在行为、记忆、情感甚至是运动能力上。

分裂的时候,个人感觉可能就像做白日梦一样:

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事情,但是又记得不是很清楚,在某一个瞬间自己意识尚存,但却觉得和身体抽离开了。

这种迷茫、复杂的心理症状,让DID的诊断变得很困难,也使得DID患者通常在最开始是意识不到自己有多重人格的。

大多数DID患者在确诊之前,常常需要花5-7年的时间在精神健康治疗上摸索,在此期间他们还常常患有抑郁和焦虑症,有自残倾向等,这也使得他们容易被诊断为抑郁症。

图片

而这次受采访的Dia,也曾经在确诊前的许多年里被误诊为别的心理疾病,不知道自己有多重人格。

她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常常会在自己的脑海中听到别的人在说话。但她一直觉得,这是自己的声音,是自己的另一部分在告诉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在看了匹诺曹以后,Dia就更觉得这些声音很正常,就像是自己的“良心”之声,大家都这样。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声音开始发展成Dia脑海里的一个个朋友,会突然出现告诉Dia:“别玩你妈妈的化妆品!”

到了22岁时,Dia感觉到自己的精神状态迷迷糊糊,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常常陷入抑郁或焦虑。为了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她选择了求助心理医生。

根据医生初步诊断,她患有双相情感障碍,并伴有频繁的精神病发作,以此来解释她“突如其来的、频繁的性格转变”。

但是,Dia的症状其实和双相情感障碍不一样。双相情感障碍患者并不会像Dia这样,几秒钟就可以换一个性格,一天十几次地切换不同的状态。

为什么医生会误诊?现在,当Dia回顾那段时间就医的状况,她反应过来,医生的误诊有很大一部分责任是在自己身上。

当时去就医,和医生聊天的人格常常不是Dia,而是她脑海中的另一个声音。对于就诊过程,Dia自己也不太记得清当时都说了什么。只能想起脑海中的那个声音一直在安慰她,告诉她医生说一切都在顺利进行,一切都很好,不用担心。

但其实,她心里的多个人格会协商一起向医生撒谎,向医生证明自己的“连贯”的,没有分裂。直到现在,Dia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初自己的那些人格要选择撒谎。

图片

没有得到真正的确诊和治疗,Dia的分裂越来越严重。

她感受到自己常常和现实脱节,无法分辨出到底什么是梦,什么是清醒的现实。在Dia的感觉里,别的人格经历过的事情,在她主人格意识里就像做梦一样,迷迷糊糊的,好像去做了,又好像没有。

就像明明认认真真看了一场电影,但最后却忘了所有关于电影的细节,只记得看过电影。

这样的状态下,主人格Dia的生活变得非常困扰。

她常常反问自己:我现在醒着吗?这一切是真的吗?我在这里吗 ?有人在我附近吗?

她有时候觉得自己犹如幽灵一样和身体分离开,看着周围的一切,肉体上的各种感觉都渐渐消失了,身体变得麻木。

比如,自己明明是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洗手、吃东西、穿衣服,但感觉自己的意识并不在场。

就算偶尔伤到自己,比如划伤了手、出血了,都像是在看别人的遭遇一样,感觉不到疼痛。

另外,她的时间感也因人格的切换、不连贯而模糊。比如,她常常觉得自己只是过了几分钟,但反应过来去看时间后,才发现已经过了一天了。

这些都和医生描述的双相情感障碍症状不符合,Dia开始自己上网查自己的病症。

【互助网友发现了自己的症状真相,在采访过程中直接切换】

Dia在就医后情况不见改善,于是开始试着把自己的感觉写下来,在网上找答案。

在进入一个心理疾病患者互助小组后,Dia认识了一名叫做Rudy的精神障碍网友。两人交流多次后,Rudy渐渐意识到Dia有多重人格,只是她自己还不知道。

直到一次长时间的视频通话后,Dia才从Rudy的提示中,得知了自己身体里不止有一个人格,开始重新从DID方向记录自己的症状。

图片

讲到这里后不久,面对采访的记者,Dia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少了之前的活泼风趣,变得沉稳甚至是有点防备。

随后,她告诉记者,她现在是Bea,是Dia体内另一个人格,是那个更能承受压力、负起责任的人。

同时,她还告诉记者,其实之前在接受采访的人,并不是最开始Dia的主人格,而是Michaela,Dia体内一个活泼、热情、外向的人格。

记者听完这一切非常惊讶,并询问Bea,人格切换是什么感觉。

Bea表示很难描述,但对她来说很自然,可能就是几秒钟的事情。她确定Michaela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触发了切换。另外,Bea表示,相比不太会逻辑性叙事的Michaela,自己可能更适合应对采访,所以她才会出现。

而且,人格之间其实是有交流的,这次切换后,Bea除了对前几秒的状态比较模糊,很快就理解了这次采访的意义,并且更平稳地开始介绍DID的体验。

图片

Bea向记者介绍,每个人格都有各自的长处和短处。比如Michaela就是一个非常友好的人格,善于交际,讨人喜欢。但同时,她也有多动症,很容易分散注意力。

而自己,也就是Bea这个人格,有强迫症。如果她来主导身体,做什么事情都有自己一定要达到的标准:不管是洗盘子、洗杯子、擦桌子,都要做5次。

另外,她很擅长管理数据,很有责任感,所以也常常是所有人格中负责做财务规划和打扫卫生的那个。不过,这种性格不好的地方,除了过于洁癖外,就是常常有焦虑感。

Bea补充说,她不清楚Michaela说了没有,但她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DID因人而异,对于Dia这个人来说,人格之间的切换往往是被动的,不是他们想出现就能出现的。常常要某个场景触发了某种情绪后,人格才会出现切换。

可能就在几秒钟的时间里,大脑会决定谁来应对目前的状况,人格之间有时候会有冲突,但更多的时候是会协调。但是人格之间的协调,不代表记忆和体验共享,所以“断片”的感觉是常有的。为了找到治疗DID的办法,Dia还咨询了国际创伤和分裂研究协会中专业的DID治疗师。

刚讲完这个,Dia的声音又变了,恢复了之前的活泼、热情:

主导这个身体的人格,再次从Bea换回了Michaela。

图片

【人格的切换是被动的,治疗就是要控制切换的频率】

为什么人格会突然切换?

Michaela接过采访话茬后,告诉记者,因为她知道Bea马上要提到她的主治医师了。而Michaela非常喜欢这个主治医师,所以一提到他,就触发了切换的开关,Michaela就出现了。

Michaela继续介绍,主治医师接诊后,建议她强化心理治疗,重点放在情绪调节上。因为目前心理学界并没有什么针对DID的药物,也没有公认明确有效的治疗方法,大家都是在摸索。与其说是治疗,不如说是帮助有DID的患者更好地适应病症,适应生活。

频繁切换人格,记忆、经验不连贯,当然会给生活造成很大的障碍。所以从这个角度而言,要尽量避免频繁的人格切换。目前比较可靠的办法,就是保持情绪稳定,少接受刺激。

尤其是Dia这样的病人,人格切换不自主,完全是受场景刺激触发的,过度情绪化必然导致人格混乱。

其次,医生也强调,人格之间互相接纳,也有助于情绪稳定。这主要是对主人格说的。医生希望Dia接受自己有多重人格,不要为此感到羞愧和负担,才能更好地整合人格,让所有人格协调起来。

图片

因为持续地和主治医师聊天,Dia身上很多之前完全没有被留意到的人格开始出现了。

目前为止医生的记录中,Dia体内有21个人格。他们常常意见不统一,吵架,但Dia主观感受里可能对这种吵架并没有印象,只觉得混乱和迷茫,脑子里有很多声音,吵得她心烦。

有时候是要靠别的人格出现后重述事情的经过,医生才有机会记录下人格之间的冲突,甚至观察到了人格之间开研讨会一样相遇的经历。

目前,21个人格的名字和基本信息都被Dia和医生记录了下来,有的人格出现的原因很容易理解,有的人格却并不是很稳定地存在,有时候会隐藏起来。

比如Anya,就是21个人格中最神秘的一个。

各种童年证据和回忆让Dia意识到,Anya在Dia童年时期经常出现,尤其是Dia遭遇痛苦的时候。Anya主导下Dia的身体,常常从家里跑出去藏起来,来获得保护。但随着年龄增长,Dia不再需要因为遭受了痛苦而出逃,Anya就渐渐消失了。

【21个人格中还有一个是兔子?每个人格或许都有出现的原因】

在Michaela的介绍中,Dia的21个人格中有4个主导人格:Michaela,Bea,Jason和Jack。

Michaela坦言说,自己在主人格中属于最不成熟的那个,但能与其他人很好地交流,社交能力很好。但不擅长严肃谈话,有多动症,如果不吃药的话,可能会在房间里跳上跳下。

Bea则是最成熟的那个人,虽然和Michaela性别年龄一样,但有很好的责任心和职业道德,是个完美主义者,一旦达不到自己的高期望,就会感到不安。

图片

Jason是一个男人,是所有人格中最聪明的,喜欢汽车等相关知识。他也是Bea的反面。Bea对自己要求很高,对别人很宽容,比如踩到人了一定会非常愧疚地道歉。但Jason是一个很犀利的人,如果他主导下的Dia出门看到邻居狗狗乱拉屎,一定会直言不讳地冲上去让对方捡起来。他毫不在意自己的行为是否会伤害到别人的感情。他是个同性恋,身体很强壮。

也是从Jason这里,记者才知道21个人格各有各的身体特征:有的人格是左撇子,有的人格是右撇子;有的人格可能视力听力都很好,有的人则是近视眼。

仿佛不同的人格有不同的使用大脑的方式,不同人格主导下的大脑,控制身体的能力和习惯也自然不同了。

Jack是一个小男孩,只有五岁,喜欢小狗,会作曲和唱歌,很贪玩。当其他三个主人格觉得不堪重负时,他就会跑出来。仿佛在说:“好了,我们做够大人了,现在我们要做Jack,要做孩子。我要花两个小时一直看漫画、吃棒棒糖、开开心心的。”

Jack虽然淘气,但在主人格们看来也是一个很关键的人格,他的出现让这具不堪重负的身体能获得必要的休息,对很多事情都感到有兴趣,用不同的方式看待事物,仿佛没有任何压力。

如果他主导下的身体摔倒了,他可能会任性地、无所顾忌地哭半个小时。

图片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Dia的21个人格中,有一个人格自认为是一只兔子。这个人格还是之前提到的网友Rudy发现的。

在一次现实生活的相处中,这只兔子人格出现,开始啃Rudy的衣服和毛发,不会说话。

最后Rudy把它当成一只兔子,给它做了芹菜,像安慰宠物一样对待它。

在被问到为什么会有兔子人格时,Dia的语气又变了 :

她再次从Michaela切换到了Bea。

【因为有创伤才会有分裂:幼年的经历触发了DID】

Bea接着主持人的问题,回答了为什么会有兔子人格。

在目前她所接受的治疗里,医生们的基本共识是,DID是一种由创伤引发的心理基本。大多数DID患者,基本上都在幼年时期遭受过反复的虐待或者忽略。这种虐待可能是发生在个体5岁前,也就是个人还没有发展出统一稳定的自我意识前。

大多数人可能都记不清自己4岁,5岁前的经历,但这些经历其实对于心理发展来说非常关键。这个时候的幼儿的想象力处于巅峰阶段,为不同的人格发展提供了个各种基础。比如,幼儿时期的Dia可能想象过,或者以为自己就是一只兔子。

Dia幼儿时期的经历并不快乐,她的母亲和姐姐之间的矛盾非常剧烈,会互相诅咒、怒吼、尖叫、用刀子威胁对方。在Dia入学前,这种糟糕的环境几乎7/24围绕着她,一直到她7岁都是这样,最初关于家庭的记忆就是各种愤怒和诅咒。

她本能地感到害怕,但心里有个意识告诉自己:

“这一切是正常的,不要害怕,躲在床底就行,我就是一只小兔子,要躲着会抓我的狐狸。”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经历慢慢积攒,对于Dia来说,相信自己是一只兔子,是在面对家庭暴力和危险的时候一个合理的逃避方式。所以,或许是为了保护自己,或许是为了克服恐惧,Dia幼年时期的经历让她分裂出了兔子人格。

图片

过多追问她的童年回忆让她的情绪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于是对Dia的采访进行到这里就结束了。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是被DID困扰着,生活断断续续不连贯,Dia还是找到了愿意接受她,或者说愿意接受她和她21个人格的人。这个人,就是最开始在网上相遇,提醒Dia有多重人格的Rudy。

Rudy其实也患有罕见的精神疾病,自恋型人格障碍,另一种常常被误解的精神疾病。

他们都因为自己的精神障碍在生活中遭受了种种打击,但所幸最终都挺熬过抑郁、熬过焦虑、通过治疗慢慢走了过来。

他们作为男女朋友在一起三年,彼此接纳并相互陪伴,今后还会继续在一起。

或许,只有真正经历过精神疾病的人,才能理解彼此的苦苦挣扎,从而对彼此的另类、奇特,多一份包容和接纳。

希望Dia和Rudy今后都能越来越稳定,即便不平凡,最终也能有幸福的生活…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

m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