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popup-close

华人妈妈忧心有漏洞: 孩子小学连爆感染

Wed Sep 30 2020 22:28:36 GMT-0700 (PDT)
cover

如果很多孩子都可以无症状带病毒的话,那我的孩子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的女儿快六岁了,在西温哥华的一所小学,今年九月份上一年级。

八月份,开学前几周,校长和学监就开始发邮件鼓励大家送孩子上学,学监也做了一个公开的直播,请来了我们区的卫生官解答一些问题。对于一些特别不想送孩子回学校的家庭,学校局推出了一个叫做“过渡计划”的项目,这些孩子可以参加由校区老师统一指导的网上课程,大概是一周四天,每天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网上数学和语文课。学监还说,过渡计划是为了让孩子尽快回到学校,因此只提供到圣诞节就停止了,到时候要求所有的孩子都回学校上学。

图片

其实一年级的孩子,在学校也学不了什么,根据加拿大的大纲,现在大概就是熟悉字母,尝试阅读,学习30以内的数字。但是我认为孩子需要学校的环境,有老师和同学在社交和情感上的支持。而且经历了三月中旬到现在整整半年和孩子每天24小时的相处,我们也想喘口气了。所以经过考虑,我们还是放弃了过渡计划,选择让孩子去学校。

图片

示意图

女儿学校的校长很贴心的做了一个视频,视频里两位校长假扮成超人从天上飞下来,告诉孩子们学校很安全,老师们都是超人会保证一切都好。当时觉得好温馨。(虽然女儿告诉我说这是假的,她说一眼就看出来校长没有真的在飞。)

校长的邮件说,孩子们在学校里会被分为不同的小组(Cohort),以班级为单位,每个班级也就是十几个孩子。每天孩子在学校里只接触自己小组的同学和老师;学习的形式也会大不一样。——在新冠疫情之前,加拿大的学校大多都实行混班制,有的时候是两个年级的孩子合并在一起上课,有时候是同年级两个班很多活动在一起。这种形式特别好,我发现孩子可以认识很多不同班的朋友,也有机会从高年级孩子身上学习。——言归正传,听说孩子们都在自己的小群体里,我觉得送孩子上学风险小了很多,一个小组的孩子中如果有一个有情况,其他的家庭第一时间得到消息,采取相应措施,比整个学校都处于危险中要好。

图片

示意图

9月14号孩子第一天上学。家长们都遵守学校的规定,尽量不进入学校,远远的和孩子告别让孩子自己走进学校。学校给包括幼儿园在内的八个年级的孩子安排了错开的到校时间,并且给同时到校的孩子们安排了不同的入口。我远远的看着我的孩子在他们年级被安排的主入口处排队,而且已经迫不及待的和前后的小伙伴聊了起来。

就这样,顺利的度过了两个礼拜。每天下午2:30放学,我去接她的时候也会和其他家长聊上几句。华人家长大多都戴口罩去接孩子,西人家长大多都不戴。后面几天我也不戴了,因为接孩子是在户外很大的草坪上,只要保持距离,我认为戴口罩不是很重要。

这两个礼拜最出乎我意料的是,并没有什么严格的措施让孩子们可以始终与自己的小组待在一起。幼儿园到三年级,这四个年级的孩子课外活动时间是安排在一起的。女儿第一天就很兴奋的告诉我,课外活动时候她和幼儿园时候的好朋友一起玩了,这几个女孩子今年都被分在了另一个班。当时我一方面觉得学校并没有如承诺的那样让孩子和不同组的孩子们保持距离,一边却有点暗自侥幸和开心,为她可以和几个好朋友一起玩而开心。

上周四是学校那一周上学的最后一天,因为周五是老师的职业进修日(ProfessionalDevelopment Day)。周四晚上九点多,突然收到校长的一封邮件,说学校二年级的一个孩子测出新冠阳性,现在卫生局要求这个班的孩子都要在家隔离。当时我就紧张起来,因为我确定我家孩子跟我说课外活动的时候她们班有孩子跟二年级的一起玩。但是仔细看校长的邮件说的很清楚,除了这个班级的孩子,其他孩子都可以正常上学。

图片

周五一早卫生局的网站公布了孩子学校的新冠暴露情况,让我们很惊讶的是,网站上显示这一例病情可能的暴露时间是,9月16号,9月17号,9月18号,9月21号,9月23号。也就是说,在9月24号晚上校长通知我们之前的两周共计五天时间里,这个病例都出现在学校。

具体情况什么都不知道,学校遵循温哥华沿海卫生局的指导,不能透露任何关于该病例的其他细节。去温哥华沿海卫生局的网站看,说是此举是为了防止社区对于患病人员的谴责和怪罪。

周五,周六,周日,不停有同学妈妈发消息来问我周一要怎么办。我们心里的天平也是左右摇摆,一会儿觉得孩子真的很需要学校这样的环境来提供社交和情感的支持,一方面又觉得这个时候健康和安全比什么都重要。就在忐忑不安时,学校一个妈妈在Facebook上建的群里又爆出一个消息:一个孩子是在查出阳性的孩子的同一个班,她家收到卫生局的邮件,要求这个孩子在家隔离14天,同时说这个孩子的爸爸妈妈可以继续上班,这个孩子的兄弟姐妹可以继续正常上学,而且如果这个孩子没有症状的话就不需要去检测。这个妈妈不顾卫生局的这个建议,还是带孩子去检测了,在检测点,没有症状的人是不给检测的,所以这个妈妈撒谎说孩子有轻微的流鼻涕,接受了检测。周日她拿到了检测结果,她的完全无症状的孩子居然是阳性的。

图片

示意图

又是一个让人不安的消息。如果很多孩子都可以无症状带病毒的话,那我的孩子也不是没有可能。

周日晚上我们还在纠结周一要不要送孩子去上学,这时候突然又收到校长的一封邮件,说学校一个成员检测出阳性,现在要求五年级两个班中的一个班全班孩子在家隔离14天,其他班级的孩子继续上学。而且一样的,这些孩子的兄弟姐妹都不用隔离,都可以继续上学。

周一早上,Facebook群里又有一个新消息:另一个二年级同一个班的孩子也测出无症状阳性,而且她家还有一个大孩子在我们区的中学读书,也测出阳性。也就是说,这个中学有了第一例病例,而且就是从小学的这个孩子传染过去的。

这个时候大家都开始发现这个政策的漏洞:

1、一个孩子发现病毒,他/她的同班同学需要隔离,但是家人和兄弟姐妹不需要隔离,可以继续该干嘛干嘛。

2、一个病例被发现,学校接受卫生局的指示,通知大家的时间是有时滞的。Facebook群里家长分享的速度远远快于卫生局指导学校通知的速度。

这样一来这个整个学习小组的概念就失去意义了,本来是有了病例第一时间通知自己群里的家庭,现在二年级的这个病例通知到全校的时候,此人已经在学校五天。(当然,并不是说卫生局故意让校长晚通知大家,而是这个在有症状并等待结果的期间他/她有五天时间在学校。)

今天一早我联系学校给孩子请了两天假,但是往后怎么办,完全不知道。Facebook上有一个家长建议我联系一下校长,看看现在有没有可能再让孩子回到过渡计划。于是,虽然知道这个计划的报名截止日期已经过了,我还是尝试着和校长说了一下,校长很遗憾的告诉我,现在无法进去了。其实每天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网上课程,意义也不是很大。

很感激Facebook上那些发现政策漏洞并且积极发声的家长,今天CBC和North Shore News都联系了这个群。CBC新闻的一个记者说下午三点省卫生官Dr. Bonny Henry的新闻发布会上她可以问一个问题,群里的家长请她问了关于孩子隔离兄弟姐妹和家长却不需要隔离的问题。North Shore News(北岸新闻)的记者在采访几个家长后写了一篇呼吁更多信息共享和信息透明的文章。

以上就是这几天我,作为一个疫情小爆发的学校的孩子家长,观察和思考的一些问题。接下来如果有新的情况和信息,我还会继续更新。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