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

阅读量:1272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一天

莫笑【原创】

 

      一天可以平淡,也可以丰富;可以庸碌,也可以超然。在繁忙的生活中,能度过一个丰富、超然的一天自是好事。

      对我们来说,2018年10月20日就是这样一天。

 


 

      早晨8:30我们就赶到了在Trout湖旁边的农贸市场。此时三面绿树围绕的Trout湖的远方晨曦初现,若大的湖象沉睡未醒,水雾仍在,波澜不兴,静得不能再静。有数的几个行人、水禽也是悄悄的。只有草地中的枝繁叶茂的枫树群,在初阳下红红地绚丽着,明媚生动。

 

 


 

      集市有30多个摊位,面对面地排着,摊主们正在的忙碌地做开张前的准备。这里是农户自售,卖的都是有机产品。人们三三两两的来了,排在自己心仪的摊位前。集市准时9点开市。在此之前,摊位即使准备停当,买者来了,也不开业,直至那轻微的铃声一响,买者才开始拣货。市集自然而有序,人们亲切不喧哗,产品货真价实。Julia是第一次到这里,买的葡萄的味道是别处无法比的,当摊主看到她的葡萄是9磅,主动建议她拿到10磅,说会更便宜。买下来,果然。

 


 

      这一早市每周六开,这是今年的最后一次。买完后,与摊主互道明年见,就分手了。

      接着我们驱车直奔圣.马克峰(St. Marks Summit) 。圣.马克峰海拔1370米,爬高460米。她的将近100多米的最后一段路又窄又陡,路面常树根横陈、石头凸露,崎岖难行,而且常年潮湿,很滑。因此到圣.马克峰的最佳时间应在10月份, 夏季过后,雨季到来之前,这样地面会干燥些。我们去的这天,已连续两周没下雨,这次远足的设计者Patricia 认为是最佳时段。英雄所见略同,当天人很多,多是年青人,活跃了这一平时较静寂的山路。

 


 

      在上路后不久,在一告示牌处,有此次行走路线的指示,还专栏介绍了远足路线的建设者波尔.宾科特(1908 --- 1995)。波尔从50年代到温哥华后,就成为BC登山俱乐部的一位重要成员。他登了很多难于攀登的山。后来他将他的登山热情转为对远足路线建设的热忱,修建和清整路线,尽量减少人类对山脉的干扰和破坏。他作为志愿者孜孜于此直至80多岁。今天北温和西温的山脉中900多公里的远足路线,实有赖于波尔这样的人的不懈的努力。看后肃然起敬。我们还看到一对父子,在我们行走的路上,每隔数米挖一沟,防止山水对路面的冲刷。

 


 

      我们的路线是远远地绕着狮子峰逐渐上行的,经过曲折艰难的行走、穿林涉水,中午时分我们抵达圣.马克峰顶。峰顶上有一巨岩,上面已有20余人,观景照相休憩。站在巨岩上,眼界顿时开阔。天湛蓝湛蓝的,有白云几缕,在远方与海溶为一线,横无涯际。 几个碧绿的小岛,浮在阔大的水面中,清晰生动。右边,透过树的间隙,我们看到了狮子峰的另一面,这次不仅看到了两个狮子头,而且看到了一狮子的庞然的身躯。同时还看到了离我们很近的一座险峰。这峰虽然比我们所在的峰顶低一点,但危岩高耸,峭如壁立。有几个人在上面。

 



 

      我们与匆匆赶上来的Helen和Jim会师并一起吃过午饭后,去了险峰,就走上了回程。在路上,遇见了两个俄罗斯人,他们热爱山行,有备而来,在温哥华开完一国际矿业会议后,到这宿营了两晚。对这山、这峰、这环境赞不绝口。

 


 

      5点左右在离波文观景点(Bowen Look Out)很近时,龙山人提出去看日落。我们一致同意。两个月前,我们曾专门到波文观景点,那天云青青欲雨、水澹澹兮生烟,时有云雾,老天曾在这上演了一场大戏。一会云消雾散,一会云雾弥漫,在这过程中山、海渐渐地展现真容,又缓缓消逝。一次又一次,每次因雾的来去的地点、浓淡不同而感觉各异。

 



      到了波文观景点,已有10多人在此等待。也有人象剧开场前一样,匆匆赶来。此时,彤红的太阳快吻上了远山并映红了她附近的层云、山脉、洋面。慢慢地太阳的边界变得不十分分明,但在彤云和霞光中仍光华熠熠,徐徐而下,光渐转弱,色彩渐变淡,向下,直至隐没。此时天色转暝,群山默默,我们也静无声息,象是在追念那刚刚消失的绚丽。

 

 

      我们是带着头灯、走了近一个小时回到停车场的。

      我们的丰富、超然的一天是在驱车下行的半山腰的一观景处打上的句号。那时已近9点,明月高悬,万家灯火,大温哥华地区灯火闪烁、璀璨一遍。最明显的是那离我们较近、跨海的狮门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