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识贝壳山 (二)

阅读量:1465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见识贝壳山 (二)

-----南望中的美国雪山

莫笑【原创】

 

      走了约1公里,见岩石上做的两个拱形桥面,横跨巴格里湖,跨过巴格里湖往回走,就走了巴格里湖环路。我们是继续向前走的。目标是远处群山顶上的一个凹处,贺门关隘(Herman Pass),据说从这里可以看到贝壳山。

 

 

     水流淙淙,山花烂漫,大家都很兴奋。左顾右盼,拍照连连。矮丛中有不少成熟的蓝野莓, 很好吃。龙山人善于用手机照相,他向大家传授使用苹果手机的长曝光功能秘笈,把物体的细节照出来。用此方法照相,被照的主体更突出了,野莓更剔透,露珠更晶莹,花枝更靓丽,水流更有动感。大家边走边拍,兴趣盎然。

 

 

      不知不觉,我们走到了湖的尽头,开始上山。山势很陡,我们是沿着一条接一条的之字路线向上走的。总之是越走植被越少,越走树越低,越走泉越细,越走石越多,有时是巨石累累,有时是碎石遍地。

 

      那天天阴,间或有毛毛雨,沾衣不湿。虔诚的登山者不少,上上下下,络络绎绎。大多数人是从加拿大来的,其中不少华人。一对话,有的来自温哥华一单身俱乐部,有的是温哥华附近的城市网上徒步群,有的是亲友。多数是来健行的,也有到这露宿的。露宿的都是年青人,背着大背包,走起来雄赳赳的,负重若轻。还有一伙人,带着两条负重的大狗,狗象马一样驯顺地跟着,不象别的狗,前跑后窜的。

 

 

     终于走到了山顶上的贺门关隘。快到顶上时,已见石块纷然并感到寒风凛凛。到了顶上,脚下是巨石,四面都是山,群山澎湃似浪起,奔走如涛去,十分壮观。面前的山,山形如斜躺的矩形,巍峨如堵。顶上有树几棵,落落寡合。山背面的谷底,是被群山簇拥、天空映白的冰山湖(Iceberg Lake),群山之后,是连绵的雪峰,壮丽肃穆。只是高耸的贝壳山在阴云下朦朦胧胧的,她那伟岸的等腰梯形身姿若隐若现,使我们略感遗憾。

 

 

 

     

      按时间我们该往回走,几个从背面走上来的山友说山下至美,在她们的怂恿下,我们又向下走了100多米、一公里长的路。这面石大、植被丰饶、路弯曲,常有曲径通幽的感觉。只是算算天时已晚,再不往回走我们就会被困在山里了。我们匆匆地走上归程。

 

 

      我们仍是边走边看。山上的石头很有趣。有的石头里象镶了玉,更有很多柱石,呈矩形方柱状态,象建筑模块。回程路上,有一处柱石累累,象垒在那里的备用的石材。回来查了查,原来这种柱石是火山岩区特有的景观,是在岩浆喷出地表或灌入岩层后,随着温度的下降冷却、凝固而成。质坚硬,抗风化,可留存甚久。现已确定,火山岩(玄武岩)是多孔的功能型建筑材料。不知将来运输更方便柱石能否派上更大用场。

 

柱石

镶在岩石中的玉石

      到停车场时,天已垂暮,群山默默,浮云隐隐。在恋恋不舍中,我们与贝壳山作了约定:明年再来,从这条环路的另一侧走。

      回来后,我作了一首诗:

 

群山塊然波峰起,

乱石纷流峻岭奇。

翠峰携雪巍巍耸,

明湖共影悄悄丽。

矮丛花枝绚亮彩,

高岚松木迎风立。

攀岩越岭甘辛苦,

纵目游神思飞逸。

 

       回到温哥华,再见贝壳山,我有了老友久违的感觉。

 

锚点(谢谢Patricia, 龙山人的修改增补和精妙照片)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一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