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信使

阅读量:1450 评论数:1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两个信使

莫笑【原创】

 

      每条狗都有自己的个性,都有不同的兴奋点。我这里说的两个信使是两条狗。

    欧尼是一条纽约阿尔巴尼的走失的狗, 1888年他在邮局附近晃悠,邮包引起了他的关注并深深地吸引了他,他兴奋地跟着邮包跑来跑去,后来竞成了邮包的监护员,跟着邮包坐火车在全美国旅行,但每次他都回到阿尔巴尼。渐渐地他变成了非官方的邮政亲善大使,而且他也带来了好运:那时铁路抢劫频发,但欧尼登上的列车从来没有发生过抢劫事件。欧尼去了很多地方,他有一件小衣服,衣服上挂满了牌子,都是他到过的城市的旅馆的行李牌。1895年他还执行了一个任务,坐火车陪伴邮件经由欧洲到亚洲。同年他还到了温哥华,这是他到加拿大6次中的一次。他的牌子显示在温哥华时他下榻在最初的温哥华旅馆、并到了新西敏市等地的三个旅馆,他的牌子上还记下了他在旅馆住的房间号。1897年欧尼因“脾气暴烈”,被人道毁灭。脾气暴烈的起因不祥,我想是因为年老体衰,不能继续从事他喜欢的邮政工作和享受他喜欢的生活方式,郁闷至极所致。他的事迹现在还陈列在华盛顿的美国国家邮政博物馆中。

 


   美国国家邮政博物馆保存的欧尼的照片

 

      下面把我最近在网上看到的一个故事结合地叙述一下。

      这事发生在上世纪60年代陕北一个小山村。在这插队的七八个知青收养了一条流浪小狗,取名阿黄,并在自己住的两间窑洞里给他垒了一个小窝。从此无家可归的阿黄和离乡背井的知青朝夕相伴,相依为命,在贫瘠中也其乐融融。知青视阿黄为兄弟,即使饥肠辘辘,也决不让阿黄饿着。

      阿黄应该是我们在农村经常看到的那种看家护院的狗,看到生人一溜烟地跑回家,再随主人气势汹汹地出来。但阿黄和欧尼一样,对信和邮件发生了特殊的兴趣。如果说欧尼对邮包发生兴趣是因为邮包的外形和送递的方式,阿黄的兴趣则源于更高的层次。他曾随知青到大队部取信,在知青打开信掷信封于地时,他叼起信封,乐知青之所乐,一阵疯狂。在这一过程中,朦朦胧胧地他体会到了信对知青的重要性:山遥水远时,家书抵万金。不知不觉地阿黄成了邮递的最后一个环节:把邮递员送到大队部的信,取回并送到知青所在的小村,其间要翻过两道山梁。

      每两天一次,大队长见到跑来的阿黄,就把信给他。阿黄把信叼在嘴里,再跑三、四个小时送回去。每次阿黄带信回来,知青都欢喜雀跃。后来随着上学、招工、返城,阿黄送走了一个又一个离别的知青。

      当送最后一个知青---他的唯一的朋友/主人时,阿黄疯狂地追赶着离去的汽车,直到跑不动瘫倒在尘土飞扬的路上。之后他独自回到山村,守着窑洞,不让人靠近,若有所盼,明显地是在等待他的朋友们归来。以后大队部不时发生邮件丢失的事件,包括上级发来的文件。几年后阿黄死去,村民们把他从窝里拖出来,发现他的身下铺满了信件。原来大队长不给他信后,他有时会偷偷地去拿,叼回自己的小窝,因为他认定这是知青最喜欢的东西。后来这事传到了千里之外的知青们的耳中,他们十分震撼,感伤,派了两名代表专程回到山村,在埋葬阿黄的土堆上立了一块石碑,上书“义犬阿黄”。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游客   6天前
这狗还真是很专注,忠诚,人不如啊!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