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惊天大案(小说)七

阅读量:958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葛丹说到做到,追悼会一结束,就带着母亲一起回到了加拿大。

 

内外交困,万般无奈之下,葛丹向中国中纪委发出了一封实名举报信”。信中写道:

 

我叫葛丹,加拿大L市葛丹律师事务所负责人,由本人创建的加拿大葛丹律师事务所是加拿大西部地区最大的一家华人律师事务所。从业十七年来兢兢业业,一直为华人创业安家保驾护航,为华人争取最大的利益。在此,我以自己的法律专业操守及名誉将事实陈述于下:

 

我事务所的信托账户于2016年4月被两名在加拿大的中国籍诈骗犯偷窃,账户中有67家华侨的钱款约800万加元,折合4000万人民币。这两名诈骗犯卷走钱款后潜逃到中国A省,后被C市公安局立案并拘留审查。然而,当地的检察院却以各种理由将两名犯罪嫌疑人释放,声称即便有充分的证据也不予批捕,使得犯罪分子至今仍逍遥法外。

 

诈骗盗取我公司信托账户巨额资金的犯罪嫌疑人是蔡弥欣、庞翘。蔡弥欣利用在我事务所工作便利,窜通庞翘盗取资金后,从加拿大逃逸到中国。本人通过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向公安部报案并立案。公安部指派C市公安局经过侦办,将二人犯罪事实提交C市检察院,提请逮捕。

 

C市人民检察院混淆C市公安局侦查所收集的综合证据,滥用职权、徇私枉法做出不予批捕的决定。我们提出申诉,但检察院态度恶劣、不予理睬,声称我们的证据无论多么完善都不予以批捕犯罪分子。且据了解,该检察院W检察官与犯罪人蔡弥欣的父亲和岳父有经济利益输送。

 

由于这起诈骗案涉及到60多个家庭的钱款,严重影响到他们正常的工作生活,侵犯群体利益,在当地造成很大负面影响。加拿大多名三级政要得知此事后对中国司法制度不完善表示惊讶和遗憾。这严重损害了中国司法的国际形象。作为被诈骗4000万人民币的67家受害人均希望各位领导予以高度重视,及时解决处理。

 

现将案件情况详述如下:

 

  • 案件经过:

 

(一)犯罪事实。

犯罪嫌疑人蔡弥欣,是我事务所的总会计负责人。庞翘,曾是临时工,与蔡弥欣关系密切,在作案期间已离开公司半年。在2016年蔡弥欣我已签名和冒充我本人签名使用本事务所支票,将本事务所信托账户资金转账给庞翘,信托帐号上当时有67个客户的钱款,数额共计约4000万元人民币。二人将巨款据为己有,并逃回A省。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和公安部、外交部合作,案件由公安部交由C市公安局侦查,经过C市公安局全面侦查,获取了两名犯罪嫌疑人大量的犯罪证据,且两名嫌疑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于2016年7月27日,由C市公安局向C市检察院提请逮捕。C市人民检察院 2016年8月3日做出不予逮捕的决定。

 

(二)C市人民检察院做出对两犯罪嫌疑人不予批准逮捕的决定不成立。

1、本案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且犯罪嫌疑人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两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构成诈骗罪。

 

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司财物的行为。

 

  • 两犯罪嫌疑人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

 

两犯罪嫌疑人以虚构事实(冒用我的名义未经我本人同意,将律师事务所的钱转走)的手段将属于他人财物据为己有后,将赃款用于买房等个人消费,其无力归还,而且其也并未有归还的意思。诈骗罪的既遂标准是诈骗到财物,本案中诈骗的财物已经为犯罪嫌疑人占有,且已挥霍。关于诈骗得逞后是否归还,有无归还能力是罪行的问题,而不是罪与非罪的问题。

 

  • 认定两犯罪嫌疑人诈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本案中,两犯罪嫌疑人供述了,冒充我的签名使用本事务所支票,通过银行将该事务所信托账户资金转账给犯罪嫌疑人庞翘使用的行为,上述行为有专业笔迹鉴定机构、银行和公证机关提供的相关证据,和两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以上证据均是经过加拿大公证机关认证,银行调取并核对与原票据无误的,并经过加拿大省政府,和中国驻加拿大使领馆三级认证的公证件,其法律效力高于中国普通公证文件。根据中国法律规定该证据可以作为证据使用。C市检察院公然将以上三级认证的公证件称为“被害人提供的复印件”,这样的低级错误认识,无法理解。

 

  • 两犯罪嫌疑人对其上述供述亦供认不讳。

 

  • 以上行为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2)犯罪事实是两犯罪嫌疑人实施的;(3)证明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行为的证据已有查证属实的;(4)两犯罪嫌疑人对其上述犯罪行为供认不讳,故认定犯罪嫌疑人涉嫌诈骗的事实清楚,证据属实充分。

 

  • 对犯罪嫌疑人蔡弥欣、庞翘应当予以逮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之规定,无论是按盗窃罪还是诈骗罪来定罪处罚而犯罪嫌疑人的犯罪情形均属数额特别巨大,都可能判处十年以上徒刑,根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九条第二款之规定,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或者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曾经故意犯罪或者身份不明的,应当予以逮捕。本案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并且两犯罪嫌疑人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应当对两犯罪嫌疑人予以逮捕。而C市市人民检察院做出不予逮捕的决定是错误的。

 

  • C市人民检察院官员态度恶劣、违法办案、且与犯罪嫌疑人有经济利益往来。

 

在我向C市人民检察院发出书面申诉后,C市人民检察院在收到该申诉书后一直未予答复。无奈,我委托律师去C市人民检察院查询案件的进展情况。不料,我们找到C市检察院侦查监督科,该科工作人员说未收到申诉书。经过委托律师出示邮寄的回单等一些证据,他们才拿出来收到的申诉书。我是在 2016 年8月8日用顺丰寄件公司寄走的,顺丰公司系统显示在8月9日己签收。C市检察院对该案置之不理,将该案搁置,案件一直没有分配具体办案人,可见C市人民检察院对该案的办案态度,律师请求一个办公电话也拒不提供,这样的办案机关怎么能让老百姓安心,怎么能使案件得到公平、公正?

 

犯罪嫌疑人蔡弥欣、庞翘构成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金额巨大,且逮捕要求证明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行为的所有的证据都己查证属实,只要求有证据已被查证属实即可,故对其二人应当予以逮捕。像这样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案件,C市人民检察院至今仍未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批捕,并做出了不予批捕的决定。而且,检察院却以各种理由将两名犯罪嫌疑人释放,声称即便有充分的证据也不予批捕,使得犯罪分子至今仍逍遥法外。

 

本人恳请纪检机关有关部门派专员查清对这一诈骗案不批捕理由及依据,意见形成的内幕,蔡弥欣父亲、岳父与W姓检察官的利益往来,以及办案人员营私舞弊、滥用职权的行为。

 

  • 该案件影响十分恶劣,可能对中加关系、海外华人构成严重伤害,期望给予从重从严调查、处理。

 

作为我本人,我一直为中国的司法进行辩护,以维护我的祖籍国在海外的形象,也在为生活在海外的华人华侨在法律上保驾护航。这次案件,不仅是对我本人的一次打击,也是对众多爱国华侨的打击。无数的海外华人眼睛都在关注着这一案件的进展情况。

 

在当前全国反腐依法治国的严峻形势下,C市市人民检察院办案人员竟然依旧冒天下之大不韪顶风作案,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纵容违法犯罪,其权利己凌驾于法律之上!在中国领导人号令遵纪守法依法办事的倡导下,置法律的尊严于不顾,为所欲为,造成 60 多个旅居加拿大中国公民家庭数百人的重大损失和恐慌矛盾。因此,迫切希望上级有关部门予以关注,查处腐败和乱作为的行为,敦促相关部门公正办案,让华人的正当权益得到有力的保障,切实维护中国司法的国际形象!

 

实名举报信发出后,葛丹又愤然召开了一次记者招待会。

记者招待会那天,大温地区社会各界竟然来了一百多人聚集在她的办公室,其中有各媒体记者、加拿大三级政要、各社团侨领、亲朋好友等,众人一起来为葛丹助威打气。第二天,当地各媒体便报道了这次记者会的情况。还有中国新华社驻温哥华记者站记者也采写了报道如下:

 

标题:加拿大华人律师呼吁中国加快司法改革,促进中加司法合作


    新华社温哥华10月10日电:今年9月下旬,李克强总理访问了加拿大,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协议,其中就包括在司法领域进一步加强合作。双方同意启动《引渡条约》和《被判刑人移管条约》等相关事项的讨论,签署了《中加分享和返还被追缴资产协定》,续签了《中国公安部与加拿大皇家骑警关于打击犯罪的合作谅解备忘录》。


    如何进一步加强司法合作?中加司法合作方面为什么会有难度?加拿大葛丹律师事务所创建人葛丹律师最近指出,加拿大方面对中国司法制度不信任,对中国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现象十分担心。因此要使中加合作进展顺利,中国方面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


    葛丹从事法律工作十七年,一直努力维护华人的利益,同时在中加经贸往来和投资等方面牵线搭桥,做中国企业在加拿大投资的铺路人和法律顾问,在当地华人社区有较大的影响力。


    葛丹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在加拿大完成了社会学硕士学位和法学博士学位,曾任中国国务院的高级法律顾问,并与加拿大高层关系密切。葛丹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国要在国际上树立良好的司法形象,就必须大力改进司法程序,让海外华人在中国的正当合法利益得到司法保障,从而消除国际上对中国司法腐败和有法不依的担忧。


    她说,她自己就是中国司法运转不灵的受害者。她的律师事务所的信托帐户被两名在温哥华的中国人诈骗偷窃,帐户中有67家华侨的钱款800万加元,折合4000万人民币。这两名诈骗犯卷走钱款后逃到A省,后被C市公安局立案并抓捕。然而,当地的检察院却以各种理由将两名犯罪嫌疑人释放,声称即便有充分的证据也不予批捕,使得犯罪分子至今仍逍遥法外。

 

由于这起诈骗案涉及到60多个家庭的钱款,影响到他们正常的工作生活和商业安排,侵犯群体利益,在当地华人社区产生很大影响。连加拿大上议院议员帕纳·梅昌特(Pana Merchant)也得知此事,并对中国司法制度不完善表示吃惊和遗憾。


    葛丹表示,她在追索被诈骗的钱款时,深深感到这一案件不仅涉及到她的律师事务所的经济利益,更从中反映出中国司法制度的诸多漏洞和弊端。如果这些弊端不加以克服,今后仍会在类似的案件中难以作为,影响到中国的形象和国际声誉。具体说来,葛丹认为中国司法程序有以下一些弊端:
    第一,涉外案在国内立案困难,公安机构认为犯罪行为在国外发生,虽然犯罪分子逃到A省,但管辖范围不同,仍难以立案。第二,中国警方处理涉外案件的程序过于繁杂,大大降低了破案率,给犯罪分子充分的机会和时间转移赃款,销毁证据。以此案为例,受害人提供的证据必须先交到中国住加拿大使馆或总领馆,再有他们转到中国国际合作局,由国际合作局转到中国公安部,再转到A省省公安部门,最后再转到C市公安机关。证据信件在转递环节中容易丢失,无法找回。而且在转递过程中没有记录跟踪,非常混乱。一些法律原件或涉案证据遗失后很难再补,给办案增加困难。
    第三,在中国警方无法在海外获取证据时,仍要求证据必须是原件,这给海外华人受害者提供证据带来一定困难。A省省C市公安部门对加拿大当地的公证机构和中国住加拿大领馆出具的三级认证件不予认可,等于把案件放在了一个无法进行的死节,不利于案件的审理,对海外华人受害者也是一种无形的伤害。
    第四,犯罪分子与当地的公安和司法机关勾结,声称受害人的证据无论多么完善都不给予批捕犯罪分子,这等于公然蔑视法律,让海外华人感到中国没有公理可言,十分失望,也对中国公安司法系统的名誉造成伤害,在海外华人社区造成巨大恶劣影响。
    葛丹最后表示,随着中国的国际化程度日益提高,涉外案件必定会日益增多,需要对此类案件予以高度重视。海外华人在中国的正当利益如果得不到保障,必将影响中国的国际形象,对中国和西方的司法合作也会产生不利影响。华人在海外闯天下本就不易,应该给予支持帮助才对,而不应该人为设置障碍,让华人的正义诉求得不到伸张。加拿大对中国的司法体系的认识本已经充满负面和敌意,认为中国的司法极其黑暗,腐败。因此希望上级有关部门认真对待,以葛丹的案件为突破口,加快司法审理程序的改革,让华人的正当权益得到有力的保障,让更多的人对中国司法充满信心。(完)

 

哀兵必胜,看来还是新闻监督效果好,消息一出,舆论哗然,总领事打来电话告知说:“这次中国有关方面很重视,让你拿着材料亲自再去C市检察院,检察长会亲自接待你。”

 

葛丹遵照嘱咐准备好充足的证据,再次飞赴A市。

 

葛丹一下飞机,张律师、王律师二人便带着她驱车前往C市。车上,张律师笑道:“您在加拿大闹的声势真不小,那么多媒体都报道了。这边的中纪委很重视,调查了C市检察院,查证了蔡弥欣岳父找的那个检察官收贿100万,把他逮捕了,连检察长也换人了。”

 

“是吗?看来还是媒体曝光有用啊。”

 

检察长果真是新上任的,一见面便客气地招待二位客人喝茶,详细地询问案件情况,并当即表示检察院会立刻立案调查。

 

果不其然,没过两天,C市公安局就将蔡弥欣、庞翘再次抓获。葛丹此刻心情既是欣慰,又是悲悯。欣慰的是,一年多的努力没有白费,罪犯终于落网。悲悯的是,两个年轻人从此将在牢狱中度过多年,多少让人惋惜,真是可怜又可恨。

 

 

 

 

因为律师所还有大量的业务需要处理,葛丹看到蔡、庞二人被警方逮捕,便立刻飞回了加拿大。由于多次往返中加,律师所待处理的业务积压成山。葛丹一回来便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连着两星期没睡什么觉,已感觉到严重睡眠不足。

一日,她正为客户提供法律咨询,接到了张律师打来的越洋电话。

 

张律师道:“我给您发微信没有回音,就知道您正忙,没有看。是这样,蔡弥欣的父母打电话给我,说他们想和您见面谈谈,他们可以还钱。”

 

葛丹立刻说,“欢迎啊,如能把钱还回来,是可以减轻罪罚的。我明天还有个重要的会,后天就飞回去。”

 

回到家收拾行李,母亲关切地问:“又要回国吗?”

 

“是的,那小子的父亲来电话了,要和我见面谈谈。”

 

母亲坐下来开始思索,忽然站起身来:“你不能回去,他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他们拿了你那么多钱,拿一部分出来雇个人把你害了,还有谁找他们要钱去呀?我有个不好的预感,你不能回去。”

 

儿子闻声也从楼上下来,“妈,他们要雇杀手的,您别回去。”

 

母亲肯定地道:“他这次肯定是个鸿门宴,骗你回去,要害你的,他们会狗急跳墙的。”

 

葛丹笑道:“你们放心吧,我都做好准备了,我已雇了私人保镖暗中保护。相信我吧,我已回去20多次了都没事。还有C市检察院过去所有处理我的案子的人全部换人了,贪污受贿的也被抓了,为什么能这样?你们应该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儿子竖起了大拇指:“老妈还是您牛!”

 

晚上母亲来到葛丹屋中悄声问:“你真的雇了保镖了吗?”

 

葛丹点点头:“您没见着我账上钱一个劲地往下走吗?那些钱都干什么去了?现在干什么都要花钱呀!”

 

葛丹如约飞到了中国A市,张律师接上她,在车里开始介绍情况。

 

“告诉您一个不好的消息,公安局在冻结蔡、庞二人账户时发现二人账上已经亏空。他们二人都买了奔驰车,买了房,这一年多都过着非常奢靡的生活,消费很大。看来他们也知道了早晚要进去,在进去之前先好好享受一把。”

 

“我就说嘛,就怕夜长梦多他们把资金都挥霍掉。”

 

“还有,检察院要按照挪用公款罪起诉,而不是诈骗、盗窃罪。如果是诈骗、盗窃罪,可以判10年以上,甚至无期;如果是挪用公款罪,也就几年,最多不过10年。”

 

“啊!这明明是诈骗、盗窃罪,怎么能算是挪用公款呢?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归还呀!”

 

“公安局监听到蔡弥欣父亲和别人的通话,他父亲说,如果判10年以上还值得花钱去捞人。如果10年以内就不花钱了。10年也挣不到这么多钱,就算是坐10年牢也值了。”

 

葛丹瞠目结舌,“天底下怎么还有这样的父亲,把钱看得比儿子还重要?!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父子俩都是为了钱不顾一切呀!”

 

“现在这社会就这样,一切向钱看,没办法!”

 

葛丹感慨万千,这一年多的时间,自己20多次往返中加,花费无数,现如今人抓获了,可是却要不回钱来,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自己是律师办事都这样难,要是普通民众遇上这种事呢?

 

到了酒店,张律师帮葛丹安顿下来就开始给蔡弥欣父亲打电话。电话接通了,张律师告诉他葛丹到了,能否现在就来酒店。谁知,前些天还一再哀求张律师的蔡父,在电话那头竟然态度变得蛮横起来,“我不想见了。”

 

“为什么?你不是自己说要见的吗?人家是大老远专程为你从加拿大飞来的。你怎么能不见呢?这是为你儿子好啊!”

 

“不就是判个10年吗?就当在监狱里上班了,也值了。”

 

“你……”

 

不管张律师怎么说,蔡父不耐烦地把电话挂了。张律师气愤地叫道:“这人怎么这么缺德,这不是耍人玩吗?”张律师再打过去几次对方都不接了。张律师又给庞翘的律师打电话,对方也说话很不客气,甚至道:“这个案子能不能判还不一定呢?咱们法院上见。”

 

葛丹苦笑着道:“怎么这年头欠钱的杨白劳比黄世仁还嚣张、还有理?!要不然咱们去找庞翘父母吧。你能联系上他们吗?”

 

“好。”张律师开始给庞翘父母打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了,张律师放下电话对葛丹说:“庞翘父母答应见面了。明天下午2点在B市的这家酒店见。”张律师说着把地址抄给了葛丹。

 

葛丹一脸犹豫,“我怎么去呢?”

 

“我还让我的司机赵师傅送您去。”

 

“真不好意思又要麻烦赵师傅了。”

 

在车上一路聊天,聊着聊着,赵师傅眼望反光镜警惕起来,“奇怪呀,后面好像有个车老跟着我们。”

 

葛丹回头望了望,“没事吧,别理他们。”

 

“不对,不是一辆车,是两辆车在较劲,相互在超车,都想跟着我们……那辆蓝色的又上来了……黑色的又超过它了……”

 

赵师傅不时地看着反光镜,“黑色的又把挤出去了,蓝色的离开了,那黑色的车肯定是跟着我们的!”说着,赵师傅突然加速疾驶起来,后面的车也跟着加速,紧紧跟随。

 

赵师傅面色紧张起来,“那黑色车肯定是跟踪我们的,会不会是他们派来的?葛律师您坐稳了,我现在要甩掉他们。”

 

葛丹连忙制止“别别别,你不用怕,那是我的保镖。”

 

“您雇保镖了?我说他们为什么老跟着我们呢。那蓝色车不是您雇的吗?”

 

“蓝的不是。”

 

“那蓝的肯定是对手雇的人,被您的保镖发现,将它挤走了。那蓝车也发现您雇了保镖,就离开了。”

 

“不好意思我没有说,他们只是暗中保护,没发生事他们是不会出面的。”

 

赵师傅转脸看着葛丹,“您真不简单啊,看起来很懂江湖啊?”

 

葛丹不好意思地说:“防个万一吧。我发现您很厉害,怎么看出来的?”

 

赵师傅回过脸去,“我是武警出身啊。”

 

“啊!你也当过兵?我也是部队家庭出身,咱们很有共同点啊!”

 

“我和张律师是亲戚,退伍后就一直给张律师开车。”

 

葛丹表扬道:“难怪你连续开这么长的路不累。当过兵的人就是厉害。”

 

“嗨,当兵的好处就是把毅力训练出来了,不怕吃苦……”

 

聊着聊着,汽车驶进了B市,在约定的饭店,葛丹见到了庞翘的父母。看起来,这对父母这一年多为女儿操了不少心,明显的苍老了许多。葛丹动员他们把钱还回来,这样可以帮助庞翘减刑。可是二人唉声叹气地说,“我们也这样劝过她,可她把钱花哪儿去了我们也不知道。”

 

交谈中,葛丹获悉庞翘刚刚生了个孩子,因是哺乳期,现在C市租了间房子处于监视居住。庞母道:“我们就这一个孩子,求求你不要让她判刑,我把她住的地址给您,您去和她好好谈谈,让她把钱还了,你们把人放出来好吗?”

 

葛丹拿着地址说:“好吧,我去找她,只要把钱还了,就有减刑的希望。”

 

从B市到C市需要5个小时车程,赵师傅当晚就赶到了。第二天又带着葛丹找到庞翘所住的地址。这是一栋塔楼,葛丹与赵师傅上到10楼,叩击2号门,里层的木门开了,是一个40多岁的妇女,隔着外层的防盗门问:“你们找谁?”

“我叫葛丹,是她父母让我来看她的。”

 

妇女退了进去,不一会儿又来到门口道:“庞翘不在,你们走吧。”

 

“她去哪儿了?”

 

“不知道。”

 

“请问你是?”

 

“我是保姆。”

 

“那让我们进去等她行吗?”

 

“不行。”妇女说着咣的一声把门关了。不论葛丹怎样敲门,就是不再开了。

 

赵师傅生气了,“老子把她门给砸了!”

 

葛丹拦住了赵师傅,“也许真的不在,要不咱们在这儿等等?”

 

C市的夏季骄阳似火,二人在门口站了两个小时,走廊里没有空调,二人热得汗流浃背。忽然听到了里面婴儿的哭声,赵师傅道:“人就在里面嘛,监视居住,怎么可能离开呢。”

 

这时葛丹的电话响了,是庞母打来的,庞母道:“我女儿给我打来了电话,她害怕见你们。要不然你找她男朋友去?她那个男朋友是个骗子,骗走了我女儿很多钱,很不是东西,您帮我们把钱要回来,放我女儿出来吧!”

 

赵师傅一看庞母所给的地址,“在A市,那我们现在就去吧,开高速也要两个小时呢。”

 

汽车开进A市,已经入夜,赵师傅帮葛丹安排好酒店,就开车回家了。第二天上午,赵师傅来酒店接上葛丹便向着庞翘男朋友家驶去。半个多小时,到达目的地,葛丹上前敲门。门开了,竟是一位30岁左右的女子。

 

葛丹问:“请问王阿强在吗?”

 

女子眼神带有敌意地问:“你们找他干什么,我是他太太,有事跟我说吧。”

 

葛丹心里一惊,“啊,原来庞翘找的是有妻之夫。那应该怎么说呢?”心里想着,道:“他欠了我们一些钱,我们想和他谈谈。”

 

女子一听,厉声道:“那你们找他去吧,他已经不回家了。”说着就要关门。赵师傅一把将门拽住。葛丹急忙道:“你知道他在外面有女朋友吗?”

 

“这个没良心的死鬼老在外面乱搞女人,我要和他离婚呢!”说着又要关门。葛丹马上又道:“那他还有个孩子你知道吗?”

 

女子惊讶地睁大眼睛:“啊,还有孩子!那我要搞清楚。”女人想了一下,手指前方道:“你看马路那边那家咖啡店了吧,我换一下衣服,咱们到那儿去谈吧。”

 

在咖啡店找了一个角落坐下,女子急切地追问孩子的事。葛丹把他和庞翘的关系大概地说了一下,问:“你能让我们见到你先生吗?”

 

女子边哭边道:“那个死鬼我恨透他了,前两天因为吸毒被警察抓走了,我去看守所要见他警察也不让见,说是送去戒毒所了,还要判刑呢。”

 

走出咖啡店,赵师傅拉上葛丹开往酒店。

 

“您瞧这臭娘们什么人呀?找这样的烂男人上床生孩子!”赵师傅手扶方向盘愤愤地说。

 

葛丹苦笑道:“她用心可不简单呀!法律规定,女人生孩子、哺乳期间是可以监外居住,不用坐牢的。她现在生了个孩子,等快到期的时候再生一个,这样连续生下去,就一直不用坐牢了。如果今后判了刑,这段时间也算作刑期的。”

 

“哇!有这规定?好在她那个烂男人被抓了,不能让她再生了。不过,这种女人为了躲避坐牢,还会再找别的男人的,您一定要想办法,不能让她再找别的男人了。”

 

葛丹低头思忖着,看来他们是宁愿花钱去贿赂、去挥霍,也不会还钱的,现在只求法院能有一个公正的判决。蔡弥欣的父亲态度转变这样大,庞翘律师说话那样的蛮横,看来他们作为地头蛇,会不会又在司法系统疏通了关系?所以检察院才以挪用公款罪来轻判?这样不行,一定要找检察院把这个案子说清楚。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