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惊天大案(小说)八

阅读量:833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葛丹再次奔赴C市找到了检察长,希望检察长将案子性质定为诈骗、盗窃罪。经过一番协商,检察长告知会开会研究,一定会给葛丹一个满意的答复。葛丹因在加拿大代理的一个案子后天需要到法院上庭,于是立刻飞回加拿大。

 

回到加拿大,一到单位,会计就拿来一堆的账单,葛丹逐个审着,越审心情越沉重,这一年多来,因为这个案子,律师费、差旅费、招待费等等花费巨大。不得已,葛丹决定再卖掉一处房产,来弥补亏空。可是,此时的房价并不理想,葛丹急于用钱,连降两次价格,终于以低价卖了出去。

 

真是“黄鼠狼专咬病鸭子”,葛丹还在这里奋战于如何填补窟窿,如何开展新的业务,如何将盗窃犯绳之于法,却又接到了税务局寄来的欠税罚单。葛丹疾呼要命,“我哪还有钱交税呀?”于是把近期发生的一切向税务局写了说明,可是税务局回复,感觉账上可疑,要律师所委托会计师事务所进行查账。

 

自从资金被盗后,葛丹便雇用一名律师将原有账号、账本全部托管了起来;改用新账号开展新业务。如果要请一个会计师事务所来查帐,就须花费15万加币,葛丹当时没舍得,但无奈现在只得忍痛花这笔钱了。会计事务所经过一个月的查账,得出了结果。税务局对于这个结果有异议,葛丹又花费15万请了一家会计事务所进行复查,得出的结果与第一家有出入。葛丹无奈,再花15万请了第三家会计师事务所来查账,得出的结论又与前两家不同。众人均感叹蔡弥欣的做账水平,不愧为在税局做过审计师,在大公司做过会计师,知道怎样把账作乱,让你无法核实。逃跑时又把一些重要资料销毁或带走,让你后来人纵使有三头六臂也很难把账目查清楚,以此来销毁他盗窃的证据。一个高智商的人,竟然把智慧都用在了邪门歪道上了。经过与税务局再三交涉,税务局亦派人核实了案情,最终免除了罚款。但葛丹又为此付出了一大笔会计审核费。

 

思前想后,葛丹越想越气,要是警察局及时提供证据,就不会拖到中国警方现今才将罪犯抓获,一大笔钱也不至于被罪犯挥霍一空。要是银行认真核对笔迹,或者及时冻结蔡弥欣和庞翘的账户,就不会让罪犯把一大笔资金轻易地转移。想到此,她决定起诉银行和赌场。此前她怕得罪银行不再给她贷款,可是现如今她已将所有欠款还清,只剩下办公室的2百多万贷款未还清,她找了别的银行说明了情况,别的银行同意给她贷款,于是葛丹毫不犹豫地向法院递交了起诉书。

 

起诉书递交上去了,银行和赌场的态度也改变了,由过去的回避葛丹,变成主动找葛丹协商,一场谈判开始了。

 

中国方面的情况也在往好的方面转化,接到王律师电话,C市检察院已同意将挪用公款罪改为盗窃诈骗罪起诉,葛丹轻吐了一口气。

 

 

 

 

葛丹经历了这两年多的波折和磨难,意志变得更加坚强了,心情也趋于平和了。

 

今年的夏季特别的热,又迎来了四年一次的市议员竞选,葛丹忽然心里一动。经历了这样一场艰难的讨债历程,葛丹深感到L市在治安、银行等系统,以及市政管理上存在一些无作为,她毅然决定参加此次市长竞选,要以一己之力让L市的市政管理来一次革新。

 

妹妹替她分析道:“你现律师所年收入在一百多万,市长的收入才十万。你干嘛要去趟那个浑水呢?”

 

葛丹翻弄着为此案件积累的一箱子证据、资料道:“我不是为了钱,是为了一定要让L市的市政管理来个大改变。我总在想,要是普通人遇到我这样的案子,那要急成什么样子呀!我是学法律的,我不希望像我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了。”

 

“可我还是不想让你参加,政治是险恶的。你参加竞选,就等于是动了竞选对象的奶酪,对方会想尽一切办法将你置于死地的,商场如战场,官场也如战场呀!你现在自己的一堆事还没解决呢,干嘛要多冒这个险呢?”

 

“你是知道姐姐的性格的,别看个子小,但志气大,是越压越不服输的。”

 

“你决定要参选了吗?”妹妹问。

 

“决定了。”葛丹意志坚定地回答。

 

葛丹是个性情爽快之人,凡事说干就干,第二日,她就开始打电话找人,搭建竞选班子。没两星期,一群支持者就汇集到了她的身边。

 

经过几个月的筹备,9月4日,葛丹召开参选大会,正式宣布参加2018年L市市长竞选,数百人来到现场为她鼓劲。

 

回到办公室,助理拿来了一封律师协会的传唤书,要她去把这两年处理财务被盗的事情说清楚。葛丹心中嘀咕,资金被盗已经两年多了,这么长时间律师协会没有理我,怎么就在我宣布竞选当天送来了这份传唤书?传唤书上提出的几项问题葛丹心中都有数,她相信自己是能说清楚的。

 

可是祸不单行,没过几天,就有不少支持者给她打电话,告知报纸、电台、网站、微信等各种媒体上都出现了葛丹被律师协会传唤的新闻报道。葛丹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不是对她组织的一场全面的围攻吗?其目的不就是要阻止她参加竞选嘛。

 

一位记者来到了葛丹的办公室,对葛丹进行了采访。

 

记者道:我们看到一篇报道,报道中说卑诗律师公会在上星期二(9月4日)给你发了一个传唤书,传唤书显示:“参加10月市选的列治文市长候选人葛丹律师,会面临专业失德的指控包括:违反会计规定、未能有效地监管委托人、不妥当地提款、违反向律师公会的承诺,及违反律师公会的命令等。稍后,她将需求接受纪律聆讯。”请问这件事确有其事吗?

 

葛丹:我是看到了这篇报道,这是我意想不到的。但我有几点疑惑:

 

  • 媒体上说我“会面临专业失德的指控。”可是,律师协会没有任何人说我失德,也没有任何人说我做过偷窃洗钱等任何不道德的行为。现在怎么突然有人说我失德?这话是谁说的?为什么那些报导都千篇一律,没有署名?要知道,这件事我是受害者,不是施害者,这2年多我是如何痛苦地拼死挣扎才站立起来的,期间所受的苦难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我期望警察、银行、官员、律师协会给我施以援手,但都没有得到。我完全靠自己的努力在挽回巨大的损失。他们可以批评我工作失误,但是不能说我失德。现在不说施害者失德,不说袖手旁观、落井下石者失德,却说我一个受害者“失德”。“失德”是对人的品德的一种否认,说这话的人对事件的前因后果了解清楚了吗?这是我不能接受的,我保留追究其信息来源,及侵害名誉的权利。

 

  • 我公司资金被盗已经2年多了,2016年到2018年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为什么9月4号是第一天开始竞选,也是我宣布竞选的日子,就突然接到了这样一份通知?

 

  • 这本是一个普通的传唤书,只是人家有疑问,要等你解释清楚。这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解释不清,律协会给予相应处罚。另一种可能是误会解释清楚了,就没事了。现在被传唤人还没来得及解释呢,消息这么快就已经在报纸、电台等各种媒体上大张旗鼓地传播开了。历史上这样的时间巧合太多了,许多候选人明知是被诬告,但辩解或法律诉讼需要时间,等到洗清冤屈之后,竞选时间已过。他们就是用这种方式打败对方的。还有,志愿者为我竞选插了许多牌子,许多牌子不翼而飞,这是一种什么情况?

 

记者:不过,你的员工一下子盗走你近800万的资金,应该你也有“失职”或“失误”吧?

 

葛丹:对,我承认工作上有失职之处,我太信任我的员工了,未能有效地监管他们,致使他利用他做会计的便利有机可乘。这是我终生难忘的一次惨痛教训。今后我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记者:指控中还有“不妥当地提款”,这是怎么回事?

 

葛丹:事情过去了两年半了,律协现在调查说我曾用了一个客户的部分钱成交了另外一个客户。这就是所谓Misappropriation. 翻译成中文就成了盗窃。其实,当时完全搞不清楚具体丢了多少钱,也搞不清楚谁的钱被盗了。大家的钱都在一个账户上。当时的情景相当恐怖,相当无奈。那个偷钱的会计原先在税务局做过审计师,在其他公司做过会计师,很会做帐,他当时不仅把钱偷走了,把一些帐也弄没了,搞得一片混乱。因为是一个信托账户所有的顾客的钱都在这个账户上存着,当时也不知道最后具体是多少钱被偷了,也无法查被盗的钱到底是谁的,是哪一笔。那怎么办?我的脑子里翻江倒海,最后决定不管怎么样,客户的利益是第一位的,那就是要为所有的客户成交他们的房产。

 

记者:你当初是用什么钱为客户成交他们的房产的?

 

葛丹:我将自己的2百万放入账户,帮助所有的客户都成交了,没有一单没有成交,也没有一单晚成交。因为如果不成交,作为律师我是很清楚的,我们的客户一定是被告的,在那种状态下,客户的损失是会很大的,情况就会更恶化,更加复杂。

 

记者:有说你“违反向律师公会的承诺,及违反律师公会的命令”是怎么回事:

 

葛丹:我的一个客户,她的4万块钱在我的帐上作为税局的押金也被偷。事发后的大概三个月,她来要求放款,我们发现她的钱也是在被偷的款之中,她很瘦弱,而且小孩子有病,她的房子漏水需要钱修。律师协会当时不让我付任何的客户,因为不可以付某个客户而不付其他的人。看着她的眼睛含着泪,出于人道主义,我还是付给她了,等着律协惩罚我了。我给了那个客户去修她漏水的房子,这就是所谓的违反律协的规定。

 

记者:你现在所有客户的钱都还清了吗?

 

葛丹:都还清了。现只是我的办公室,因为我的办公室是自己买的,当时借了银行260万。因为盗窃我钱的人的账户也在同一银行,银行没有检查支票签字就让她把钱全都提走了,这是银行的失职。事发以后银行警告我如果我告他们,他们就会收我的贷款。现在我已经告他们了,他们在强迫我还款。我知道,我现在是一个弱小的个人,在面对一个强大的对手。但我不怕任何艰难险阻,我要讨回一个公道。我总在想,我这不仅是在为自己争取权益,也是在为整个弱势群体开辟道路,要不然他们今后也遇到这一情况怎么办?现的确有一些人想尽各种办法让我退出选举,我不退。加拿大是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为了维护一个公民的权力,我要为正义、公平而战。

 

送走了记者,葛丹感到一种少有的疲惫,回到家,吃完饭,葛丹抬眼望着窗外,前些天加拿大森林大火造成的雾霾让她感到压抑,感到胸闷,她总在想,每年都有这样的大火,要烧掉多少树木,造成多大的经济损失呀?为什么就没有办法及时扑灭呢?但是昨日一场大雨下来,大火被浇灭了,雾霾消散了。她口中喃喃道:“看来只有大雨能浇灭大火,让大雨瓢泼般地下吧!”

 

-end-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