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

阅读量:7055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在成都的文殊院里,当妞妞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她惊奇地看到人们是如何求菩萨找到他们丢失的东西。有的是求找回袜子,有的是求找回爱人。妞妞理解对菩萨的信仰。但是袜子和爱人并列还是引起她心灵的震动。

 

每个人都知道袜子很容易弄混,很少再回到原来的配对。妞妞年轻的时候,对自己和别人要求很严,说话强硬,但是后来的一件事情让她明白了一些东西的生活意义。

 

妞妞母亲在她长大后把她外祖母的结婚戒指给了她。并告诉她,这很重要。因为它伴随着一个故事。

 

妞妞的外祖母是在成都菩提街长大。她爱上了一个住在同一条街上的资本家的儿子。那是20世纪50年代,一个要和地主、资本家划清界线的年代。他们不能告诉任何人—不能告诉家人,不能告诉朋友。他们乘车去附近的一个县城,秘密结婚。他们回家几个星期后,直到妞妞外祖母的妹妹发现她手上戴着戒指,才知道她结婚了。

 

成为既成事实,戒指是他们爱的象征,传递给妞妞过去的爱的纽带。妞妞把它戴在小指上,因为她的手和外祖母纤细的手不一样。

 

有一天,妞妞低头看着她的手,发现戒指不见了。她环顾四周,搜遍了所有房间。她越来越害怕,她意识到这个家族爱情的徽章从她手上弄丢了。她试着不去想它,她没把这事告诉任何人。

 

有一天,当她在翻看旧照片的时候,外祖母的微笑让失去的记忆再次浮现在她的脑海,就像阳光明媚的秋日突然乌云密布。就在那时,她想起了文殊院。

 

她曾看到过一个人的纸条,求菩萨帮她的结婚戒指找回来。那时候她曾嘲笑过。但是现在她也走在这条路上。当她看到东西比它们本身包含的更多时,那堵高高在上的墙突然倒塌了。就在那时,她像一个迷信的老太太对菩萨说了一个小时,祈祷找回戒指。她都有点嘲笑自己。

 

那天晚些时候,她正在洗衣服。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她决定把洗衣筐底部最后几条毛巾也拿出来晒晒。当她拿起最后一条毛巾,有东西叮咚一下,掉到了地上。又小又圆,在那里闪闪发光,是妞妞外祖母的戒指。看,她高兴极了。她甚至围着洗衣筐跳起了舞。

 

是的,从逻辑上讲,在妞妞用毛巾擦她的手时,戒指被钩住了,然后毛巾被扔进了洗衣筐,不幸她没有发觉。这也许就是发生的事情。

 

嗯,那些,觉得可以被忽视的,那么它们就会真的变成丢失的东西,与我们分离。也许,它们也会感到孤独。如果想要回到过去,就像一个古老的童话故事那样,需要一个声音来召唤,来唤起那些失去的珍贵的记忆。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