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九十六章

阅读量:1708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刘风和战东被吓了一跳,转回头去,正看到雪莉面带微笑,站在他俩身后。她穿着吊带丝绸睡衣,头发有点湿,像是刚刚洗过澡的样子,未施粉黛的面容却和日常没有区别,不像有些女人那样,洗去白日的铅华后就暴露出了能吓跑鬼的真面孔。

刘风站起身,调侃地说道:“领导有何指示?”

雪莉说道:“我可不敢做您的领导,是朱丽叶找你。”

刘风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儿?”

雪莉说道:“那我可没替您打听,我从来不会干涉别人的私生活。”

说着,雪莉意味深长地看着刘风。

刘风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和她之间不存在什么私生活的问题……”

雪莉坐到刘风的座位上,头也不回地说道:“对某些问题最好的解释就是不解释,你快去吧,她该等急了。”

战东冲刘风眨了眨眼,坏笑着说道:“你要是怕流言蜚语的话,哥们儿替你献一回身?”

刘风冲战东挥了挥拳,转身离去。

战东看了一眼刘风的背影,对雪莉低声说道:“我这个哥们儿什么都好,就是爱到处留情。”

雪莉饶有兴趣地说道:“哦?是吗?”

战东说道:“是啊,他的感情太丰富了。我就不一样,我做人是很专一的。”

雪莉笑了笑,说道:“这我倒是没看出来。”

战东说道:“那是因为你没给我机会。”

雪莉问道:“你要什么样的机会?”

战东凑近雪莉,说道:“什么样的机会都可以,我会做很多事。”

雪莉说道:“比如……”

战东指着雪莉的右肩说道:“你这里以前受过伤,对吧?”

雪莉惊讶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战东故作神秘地说道:“其实我们家祖上是老中医,最擅长推拿按摩,以前专门在宫里伺候皇上的,那手艺没得说。我虽然没继承老祖宗的衣钵,但是从小耳濡目染,跟着学了不少绝活。就拿你来说吧,你肩膀的肌肉曾经受过伤,虽然复原了,但是和正常状态还是不一样。普通人看不出来,换了我这样的专业人士马上一目了然。”

雪莉说道:“没错,我以前滑雪的时候摔伤过肩膀。”

战东得意地说道:“你看,哥们儿不是吹牛吧。”

雪莉微微一笑,说道:“我当时摔倒的时候,肩膀磕到了一段埋在雪里的树桩上,留下了一道伤疤,你的观察力倒是蛮强的。”

战东看了一眼雪莉的肩头,雪白的皮肤上果然有一道大约两寸长的暗红色疤痕,他讪笑着说道:“是吗?我怎么没注意呢?”

雪莉笑而不语,拿起刘风留在地上的啤酒瓶,擦了一下瓶口,喝了一口酒,看着长廊外漫天飞舞的雪花。

战东说道:“中医嘛,望闻切问属于基本功,我最拿手的还是按摩推拿。你这肩膀其实一直没好利索,阴雨天儿会酸痛,对不?”

雪莉想了想,微微点头。

战东又来了精神,嘻皮笑脸地说道:“我可以给你按摩一下,帮你调理调理。至于诊费嘛就算了,你可以叫我雷锋。”

说着,战东的手轻轻搭上了雪莉的肩头。

朱丽叶做了一个噩梦,在梦里她又一次回到了德国公社,三个中东人抓住了她,狂笑着撕破了她的衣服,她大声呼喊着从梦中醒来。隔壁房间的雪莉刚从浴缸里出来,听到朱丽叶的喊声,穿着睡衣跑进了她的房间。惊魂未定的朱丽叶坚持要让刘风来陪她,雪莉这才到房外长廊里找到了刘风。

当刘风走进朱丽叶的房间时,她正在大口喘息着,眼角还残留着没来得及擦去的泪水。

刘风坐到床边,朱丽叶紧紧抓住他的右手,哽咽着说道:“(英)我刚刚做了个噩梦,我好害怕!”

刘风用左手温柔地抚平朱丽叶额头的乱发,轻声说道:“(英)不要怕,噩梦已经过去了,你现在很安全。”

朱丽叶的呼吸逐渐平稳下来,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刘风,目光里充满了依恋和不舍,说道:“(英)你今晚能在这里陪我吗?”

刘风的身躯轻轻颤抖了一下,朱丽叶的话令他想起了和朱丽缠绵的那一晚,一种不祥的感觉莫名其妙地涌上他的心头。

刘风从朱丽叶手里缓慢而又坚决地抽出自己的手,站起身说道:“(英)对不起,我恐怕做不到。”

朱丽叶失望地看着刘风,问道:“(英)为什么?”

刘风不忍和朱丽叶对视,把头转向一旁,继续说道:“(英)我还有很多事要忙……”

随即,刘风从脖子上摘下刻着观音像的金牌,放到朱丽叶的手心里,说道:“(英)这个送给你,让她陪着你吧。这是我的护身符,我一直带在身上,她可以保护所有的好人,照亮黑暗的夜。”

朱丽叶轻轻抚摸着还带着刘风体温的金牌,说道:“(英)我不能……”

刘风微笑着说道:“(英)这是你应得的,现在你比我更需要她,晚安!”

说完,刘风俯身轻轻吻了一下朱丽叶的额头,转身走出了房间。

在走廊里,刘风差一点和正从门前走过的丹尼撞到一起。

刘风闪身躲开丹尼,说道:“大半夜的还不睡觉?”

丹尼没有搭腔,闷头向走廊尽头的后门走去。

刘风无奈地摇了摇头,低声自语道:“一个大老爷们,心眼儿比娘们儿还小。”

突然,从前门外的长廊那里传来一阵战东的惨叫声,刘风被吓了一跳,连忙跑了过去。

长廊里,战东扭曲着身体单腿跪在雪莉面前,右手的拇指被雪莉紧紧地攥住掰向手掌外侧。

战东龇牙咧嘴地倒吸着凉气,痛苦地喊道:“别……别……别掰了……”

见此情景,刘风紧走两步来到雪莉身旁,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厉声说道:“放开!”

雪莉冷冷地瞥了一眼刘风的手。

刘风迟疑了一下,放开了雪莉的手腕,笑着说道:“咱们有话好好说成吗?别动手。”

雪莉松开了战东的拇指,面带微笑看着他。

战东一边揉着拇指一边站起身,嘟嘟囔囔地说道:“不就是按个摩吗?至于这么紧张吗?把哥们儿整残废了,下半辈子你就养着我吧!”

刘风马上明白了一切,推了战东一把,说道:“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

战东转身离去,嘴里犹自不停地说道:“得!哥们儿学雷锋还学出罪过来了,这上哪儿说理去。”

刘风对雪莉说道:“我哥们儿没什么恶意,他就是个热心肠,特爱助人为乐,你别在意。”

雪莉说道:“我没有哦!我只是不喜欢他这么直接的方式。”

刘风说道:“也不能全怪他,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甭管谁见了您这位大美女,他要是不动心的话,不是公公就是弯的,您说是不是?”

雪莉说道:“你这是在夸我吗?”

刘风故作认真地说道:“我从来不会夸人,只是用最简单的语言讲述一个事实而已。”

雪莉说道:“难怪你们两个能成好朋友,连追女孩子的套路都是一模一样。”

刘风尴尬地笑了笑。

雪莉问道:“你不是去陪朱丽叶了吗?”

刘风说道:“她不需要我陪。”

雪莉盯着刘风的眼睛,说道:“是吗?”

刘风低头躲开了雪莉的目光,说道:“我……不想惹麻烦。”

雪莉说道:“哦?你把喜欢你的女孩子当作麻烦?”

刘风连忙说道:“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雪莉说道:“你在德国公社救了她,那个时候,你就是她心里的一道光,她会爱上你,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如果我在她那个年纪,我也会。”

刘风抬起头看着雪莉,坏笑着说道:“你也很直接嘛!”

雪莉淡淡地一笑,向房内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给你个建议,别自作多情。(英)你不是我的类型。”

刘风看着雪莉的背影,轻嗅着她留在空气中的发香,苦笑着低声自语道:“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安吉拉的家位于卡城西南部的老城区,属于历史悠久的富人区,卡城大部分住宅区的房子都是经过市政规划审批后统一建设,外形大同小异而又枯燥无味。唯独这个区的每一幢独立屋都是形态各异,充分体现了当年建房者的个人意志。虽然经过岁月的洗刷,房子已显老旧,然而却在城市的一角留存下了一片带有文化印记的建筑。

在安吉拉18岁那年,她的父母移居瑞士,便把祖上传下来的老房子留给了她。房子不大,地上只有一层,房前有一个经过精心设计和打理的欧式小花园,房后是流经卡城的弓河的一条最小支流,水道旁长满了参天大树,每一棵都有几百年的树龄。经过初冬的第一场大雪,整座城市被涂成了银白色,这里的风景变得像极了传说中的圣诞老人居住的村落。

安吉拉把桃瑞丝哄睡后,像以往那样躺进装满水的老式浴缸里,一边享受着热得恰到好处的水温,一边听着舒伯特的“小夜曲”。就在她几乎要睡去的时候,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浴室外面的走廊传了进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