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九十二章

阅读量:2200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斯坦利“哼”了一声,说道:“(英)虽然我把哈桑放了回去,但是我从来没指望他会真正服从我的指挥。但是如果我不放他走,就没办法利用阿里。”

爱丽丝说道:“(英)可是,有哈桑在,阿里会听你的命令吗?”

斯坦利说道:“(英)这个问题问得好。你是怎么想的?”

爱丽丝说道:“(英)阿里肯定不会按照你说的去做。”

斯坦利抓起爱丽丝的一只手,轻轻抚摸着,说道:“(英)这就是我离不开你的原因,你可以做一个很好的参谋。”

爱丽丝说道:“(英)你离不开我,恐怕还有别的原因吧?”

斯坦利笑着拍了拍爱丽丝的臀部,顺势捏了一把。

爱丽丝闪身躲到一旁,略带醋意地说道:“(英)你不是已经有了新的爱人吗?”

斯坦利不假思索地说道:“(英)一个男人在人生的不同阶段需要不同的女人,但是那并不说明他喜新厌旧。”

爱丽丝说道:“(英)那么,一个女人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是否也需要不同的男人呢?”

斯坦利说道:“(英)你想说什么?”

爱丽丝耸了一下肩,说道:“(英)没什么。”

斯坦利的脸色沉了下来,说道:“(英)你应该知道,我从来不会和别人分享任何东西,特别是权力和女人!”

爱丽丝不自然地微笑着说道:“(英)我知道。好了,如果你现在不需要我的话,我该去工作了。今晚还是八点钟到你家里吗?”

斯坦利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爱丽丝冲斯坦利抛了一个媚眼,转身离去,斯坦利用深邃的目光看着爱丽丝的背影,直到她走出了办公室。

陈浩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回到了家里。从医护人员徒劳地抢救已经停止呼吸的唐警长到她们正式通知陈浩唐警长死亡的消息,他一直木然地坐在急救室门外的长椅上,脑子里反复回想着救护车里的情景。

唐警长临终前说的话一直回荡在他的耳边:“带上……小静,离……离开这里,回……中……国。”

唐警长虽然和陈浩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他和陈浩的父亲是世交,陈浩是他看着长大的。尤其是在陈浩父亲去世后,唐警长对陈浩就像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陈浩也在潜意识里把他当作了自己的父辈。在一天之内,两个至亲至爱的人离开人世的消息接踵而来,即使是饱经沧桑的老江湖也很难扛得住如此沉重的打击,更何况陈浩从出生到现在一直过得顺风顺水,曾经遭受过的最大的挫折也不过是被冯佳欣拒绝了他的感情。崔静的神志不清就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陈浩彻底崩溃了。

陈浩站在卧室里,看着躺在床上自顾自胡乱呓语的崔静,感到胸口像被一块巨石压住一样无法呼吸。他一把扯开衬衣,从胸腔深处发出一声闷嚎。随后,陈浩像一头困在笼子里的野兽一样在房间里漫无目的地四处奔走着。崔静看到陈浩的样子,发出一串傻笑声。陈浩看了一眼崔静,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把左轮手枪,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跑出卧室来到楼下客厅。这时,响起了清脆的门铃声。听到那悦耳的音乐,陈浩清醒过来,他把左轮手枪藏进裤兜里,拉开了房门。

站在门外的是瑞恩,陈浩打量了他一眼,问道:“(英)你找谁?”

瑞恩微笑着说道:“(英)我就找你。”

陈浩冷冷地说道:“(英)你是谁?”

瑞恩掏出证件出示给陈浩,说道:“(英)我是国家安全情报局的瑞恩,我现在奉命带你回卡城协助调查‘头巾事件’。”

“头巾事件”这个词又一次刺激了陈浩的神经,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而又粗重,插在裤兜里的右手握紧了手枪枪把。瑞恩注意到陈浩的异样,后退了一步,右手按住了插在腰间快拔枪套里的格洛克手枪。

陈浩死死地盯着瑞恩,没有说话。

瑞恩试探着说道:“(英)你……没事吧?”

陈浩依旧没有说话。

瑞恩说道:“(英)你也是执法人员,应该知道规则,希望你能配合我的工作。”

陈浩用低沉的声音说道:“(英)很抱歉,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走。”

瑞恩问道:“(英)为什么?”

陈浩说道:“(英)我妻子需要人照顾,她现在精神错乱了……”

瑞恩惊讶地说道:“(英)发生了什么事?”

陈浩说道:“(英)我的女儿刚刚遇害,你应该能看到新闻。”

瑞恩狐疑地看着陈浩,用左手掏出手机开始上网浏览。尽管所有的主流媒体都没有报道姗姗被害的消息,他还是用搜索引擎找到了发布在社交平台上的新闻。

瑞恩把手机屏幕转向陈浩,问道:“(英)是这个吗?”

陈浩扫了一眼手机屏幕,那上面显示着一张姗姗面带灿烂笑容的生活照,他微微点头。

瑞恩慢慢地从格洛克手枪上挪开了右手,低声说道:“(英)我的上帝!我很抱歉……”

陈浩冷笑着用嘲讽的语气说道:“(英)你抱歉什么?”

瑞恩并未在意陈浩的态度,说道:“(英)我建议,你还是马上送你太太去医院比较好,她需要专业的治疗,我可以帮你。”

陈浩看着瑞恩,耳边又一次响起唐警长的叮嘱,他摇了摇头,说道:“(英)不,我要送她回家……”

瑞恩不解地问道:“(英)回家?你们不是就在家里吗?”

陈浩若有所思地说道:“(英)这里不是我们的家。”

瑞恩皱眉说道:“(英)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陈浩说道:“(英)我们的祖国,我们的出生之地,那里有我们的根。”

瑞恩醒悟过来,说道:“(英)我明白了,你是说中国?很遗憾,你目前暂时还不能离开加拿大。”

陈浩说道:“(英)那么请你给我三天的时间,让我先安排好我的妻子,我会跟你走的。”

瑞恩看着陈浩,想了想,说道:“(英)好吧,我答应你。不过我有个条件,在这三天里,你不能离开我的视线。也就是说,如果可以的话我需要和你住在一起。请你理解,这是我的工作。”

陈浩惨然一笑,说道:“(英)没问题,我想我很难独自面对一个疯掉的妻子,我正好需要一个伴。”

刘风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和家人一起吃晚饭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和安吉拉母女坐在餐桌前点菜的那一时刻,令他突然有了一种温馨的感觉。在此之前,刘风从来没注意到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候哪怕什么事都不做,只是安静地吃一顿饭也可以是幸福的。特别是在安吉拉给女儿夹完菜后顺手又给刘风夹了一筷子菜时,刘风的眼睛变得湿润起来。从小到大,没有一个亲人或者朋友给过刘风这样的待遇,他原本也并不在意。正如一个从小失去父母的孤儿,他从来不会觉得有父母的呵护是什么样的感觉,直到有一天,这个孤儿第一次得到被亲人关爱的体验时,他才知道过去的生活是那样的不完整,原来自己比旁人欠缺了那么多。

刘风呆呆地看着自己碗里的菜,迟迟没有动筷子。

安吉拉注意到刘风的异样,在桌下轻轻踢了他一脚,说道:“(英)嗨!你在干什么?做饭前祷告吗?”

刘风的万千思绪被打断了,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哦,不是……谢谢!”

安吉拉不解地问道:“(英)谢什么?”

刘风用筷子点了点碗里的菜,说道:“这个……”

安吉拉做了个茫然不解的表情,说道:“(英)就为了这个?”

不等刘风回答,安吉拉又说道:“(英)这只是我的习惯而已,你不要想那么多。”

刘风问道:“你觉得我在想什么?”

安吉拉说道:“(英)不管你在想什么,过了今晚,所有的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刘风问道:“什么意思?”

安吉拉瞥了一眼桃瑞丝,说道:“(英)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刘风说道:“其实,我觉得你不穿警服的时候更可爱一些。”

安吉拉严肃地说道:“(英)在我看来,你现在说的话相当于一种性骚扰!”

刘风说道:“在你们这些当警察的人眼里,是不是没一个好人?”

安吉拉放下筷子,看着刘风说道:“(英)你算是好人吗?”

刘风说道:“那要看你用什么标准来衡量了。”

安吉拉不耐烦地说道:“(英)我需要提醒你一下,不要毁了这顿晚饭。”

说着,安吉拉又看了一眼桃瑞丝。

刘风笑了笑,说道:“我也需要提醒您一下,您现在没穿警服,不是在工作时间。”

桃瑞丝放下叉子,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说道:“(英)我饱了。你们可以继续讨论,只是不要让我等太久。”

说完,桃瑞丝拿起了安吉拉的手机。

安吉拉从桃瑞丝手里抢过手机,说道:“(英)不许看油管视频!”

刘风说道:“让她看一会儿有什么大不了的?”

安吉拉对刘风说道:“(英)我在教育孩子的时候,你最好闭嘴!”

桃瑞丝说道:“(英)对,对。就算你们有分歧,也不要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来。”

安吉拉先是一愣,继而反应过来,恼火地说道:“(英)桃瑞丝!”

桃瑞丝做了个鬼脸。

这时,刘风的手机铃声响起,桃瑞丝冲安吉拉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安吉拉转头瞪着刘风。

刘风做了一个无辜的表情,拿起手机看了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电话是丹尼打来的,他看了一眼安吉拉,站起身拿着手机走到饭店门外,这才接通了电话。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