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枫譚】 我说他能治癌症,你信吗?

阅读量:1914 评论数:2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枫譚】  如果我说他能治癌症,你信吗?

 

      如果我说有人能治癌症,您信吗?你不信!为什么?因为你会说第一你没听说过;第二要是真有,早就世人皆知了;第三现在骗子太多,谁保证这不是又一个骗局?

      其实,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并不是要告诉你有人能治好癌症,我只是为了写一篇文章纪念四年前过世的朋友徐荣祥。既然是个死者,我说他可以治疗癌症,你自然就可以放心,因为死者是不会骗你钱的。

      对于徐荣祥,你没听说过,那很自然,因为他是个专业人士。他专业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他专业到即便是圈儿内的科学家都搞不懂他。

      2002年8月,中国国家科技部生物工程中心专门为他组织了听证会。这是国家科技部迄今为止举行的唯一一次听证会。结果,一群顶尖的院士到底也没搞懂他的干细胞。所以,可想而知,他有多专业。院士们都搞不懂,说明他实在是太超前。

      你可能会很疑惑:两院院士在中国科学界最权威,怎么会搞不懂呢?这没什么好奇怪的!记得那年非典,有一个掌门级的姓洪的老院士就把冠状病毒生生看成了衣原体什么的,不仅误了破解非典冠状病毒的大事儿,还闹出一场笑话。

      徐荣祥的绝活儿很多,干细胞是其中最牛的。可是,要给你讲清楚他的干细胞,可能不太容易,因为你得有点分子生物学的基础。所以,还是让我给大家讲点好懂的东西。癌症应该比较好懂,大家也比较关心,那就给大家说说癌症。

      大家一定会很关心,徐荣祥真能治好癌症吗?我说能,比如皮肤癌。有一个患者小脑下面的后脖颈烂出一个大窟窿,有拳头那么大,血糊拉拉地,里面的颈椎都露出来,看得清清楚楚,那是鳞状细胞癌。老徐治好了!治好的意思是说,不仅脑洞全闭合,而且几乎没什么疤痕。

      听我这么一说,你一定会震惊,不过,你也会担心我在忽悠你。没关系,信不信,找他的专著去查查。不过,您的英文要有一定的水平才行,因为好像这本书是在瑞士出版的。

      我举的只是其中一例,徐荣祥生前对癌症的治疗已经有相当的规模。他做过大规模的人体试验,有过三批病人,几百个,包括什么皮肤癌、胃癌、肺癌、肝癌、胰腺癌、淋巴癌,肠癌等近30种。试验分为三期,总期长两年。

      我这么一说,你又该不信了。人体试验能是随便做的吗?这之前,细胞试验做了吗,动物试验做了吗,毒理试验做了吗?如果你能提出这一堆问题,说明你还比较在行。这我可以给你肯定的回答。

      不过,即便是这样,你也会质问我,活人可以随便用来做试验吗?当然不行!不过,您大可不必担心,因为徐荣祥用来做试验的活人都是被医院判了“死刑”的病人。就是说,医院已经没治了,病人也完全放弃治疗了。医院、家人和本人都放弃了,要把这种濒死病人治得病情有所好转,容易吗?挑战啊,绝对是挑战!可他就是挑战了!结果如何,去查查他的研究就知道了。

      我知道,你会说我说得玄乎,没错,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可是我禁不住还是想告诉你们,即便是在他已经离开人世四年以后。

      当然,我也不排除你相信我说的。如果你相信我说的,我想你肯定想刨根问底:他靠什么治癌症。真不想让你们提这个问题,因为这样我就不得不给你们讲分子生物学。本来不想搞得这么深奥,可是不讲不行,不讲就解不了你心头的疑惑。

      好吧,那就点到为止。徐荣祥能治癌症,因为他发现了癌症的病根儿。他发现癌症的病根儿压根儿就不是现在科学家们普遍认定的癌细胞基因。那是什么呢?他拿显微镜一瞄,看得很清楚,是细胞里的线粒体。

      太复杂了!又一个新概念。这线粒体又是何方神圣?很简单,如果把细胞比成汽车,线粒体就是发动机。搞了半天,原来癌症是因为细胞的发动机出了问题。发动机供不上油,汽车跑不动了,细胞就变异了,癌症就出来了。所以,徐荣祥说啦,癌症是饿出来的。当然,这个饿,主体不是吃货们的肚子,而是细胞线粒体。

      找到了病根儿,就好开方子了,治癌症就治线粒体好啦!具体怎么治,我就不多说了,有点复杂,一句两句说不清楚。不过,好在有一本科普书叫《细胞为王》,推荐大家可以看看,里面关于徐荣祥该讲的都讲到了。这本书在网上google 一下,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在科技日报原副总编阎新华的博客里。

      讲到这里,我就感慨万千:“老徐呀,老徐,你咋就走了呢?都说天道酬勤,可是到你这里,老天咋就这么不开眼呢,竟让你吃饭被几粒米给噎死了!”

      我感叹老天不开眼,可是,何新不以为然,最初他就怀疑老徐是让害死的,害他的动机是他对啥啥啥构成了技术威胁。新技术对旧技术产生冲击,因此而受到老派人士的围攻,很正常,老徐也在国内都经历过。但是,如果因此怀疑他被噎死有可能是被外国那个啥了,我觉得好像有点想多了。不过,何新确实这么说过。毕竟何新不是一般人,是国家智库人物。作为意见领袖,他的话多少还是有点分量的,至少说明老徐不是个一般人,招有些人烦心。

      那么,是什么人烦他呢?

      答案就是他动了谁的奶酪,谁就烦他。那么,究竟他动了谁的奶酪?可以想见,首先是搞基因的人烦他。因为人家提出假说:基因突变是癌症产生的根本原因,治疗癌症只要找到那个突变的基因,然后,修正它,细胞正常了,癌症就治好了。老徐却偏要南辕北辙,说癌症与基因无关,想要治疗癌症,根本没基因啥事儿。

      不仅如此,老徐还把基因老窝儿给端了!他发现对生命起决定作用的不是基因,而是一种叫做“成体原始多能干细胞”的东西。这个东西超级厉害!它就是生命的种子,可以让生命再生。比如,手指头没了,用老徐的技术,他可以让断指再生。长出指骨,长出肌肉,长出皮肤,长出脂肪,长出指甲,甚至长出汗毛,接上血管,联通神经,最后长出完整的手指,就好像那个离断的指头没有掉过一样。

      注意,我说的不是把被切掉的指头连上,而是说在断的地方从新长出新的。

      信吗?不信吧!可我真的没有忽悠你。这样的断指再生,在中国已经不是奇迹,而是医院很平常的治疗,应该有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成功案例吧。

      过去,我们只听说过蜥蜴断了尾巴可以再生,只知道蚯蚓被切断身体可以再长出来,没谁听说过人也能再生。

      为什么会是这样?这些奇迹是怎么发生的呢?

      就因为徐荣祥,因为他发现并找到了生命真正的密钥。这个发现真的很要命,他对基因构成致命的威胁。如果生命的问题可以轻松地通过细胞来彻底解决,那么,要基因干啥,在基因上还有啥必要花血本?要知道自从上个世纪发起基因圣战,全球投入的资金那叫大。仅在美国,“基因之战计划”堪比“曼哈顿原子弹计划”和“阿波罗登月计划”。如果基因没了,投向基因的大笔大笔的钱去哪里?这么看,何新的猜测也许不是杯弓蛇影的无稽之谈。谁知道呢!

      人们总是说名利圈是生死场。我看没错,大凡钱多的地方,是非就多。死之前,徐荣祥正在跟诺贝尔奖打官司,他指责诺贝尔奖把本应该颁给他的奖颁给了别人。为此,他还把诺贝尔委员会告到美国的法院。正当双方僵持不下,官司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老徐突然被噎死了。

      人死了,官司还咋打?结果,诺贝尔委员会与老徐的继承人双方达成谅解,此事就此了结!在全中国的精英都盯着诺贝尔奖嗨得发癫的时候,徐荣祥竟然如此蔑视科学的圣殿,可见,不是胆略的问题,而是他手里真的有宝。要知道,在诺贝尔100多年的历史上,还没有谁敢如此大胆,放肆无礼!

      我对老徐的评价是,老徐是大师中的大师。我这么说,不是因为他是烧伤医学巨匠,是神医,其医术精妙到可以把重度烧伤治得不留疤痕,可以让断指再生,可以舍得一身剐向癌症打冲锋,而是他对科学的贡献,对生命种子的发现和研究。因为有了他的研究,世界生命科学从此跃上新的台阶,人类对生命的认识才实现了质的飞跃。

      教科书认为,理论上讲,干细胞有全能性,用干细胞可以造出生命的全部。不过,这种全能性的干细胞只在生命发育的初期,即处于胚胎时才有,到了长大成人,人体就没有胚胎干细胞了,全都是成体细胞。没有种子细胞,再生生命就不可能了。

      但是老徐革命了教科书,他发现伴随人的成长,种子细胞一直存在,即便在成年人身上也存在全能的种子细胞,只是它和普通细胞看起来没什么区别。这一发现了不得。你想如果是这样,那咱还怕啥?什么细胞不行了,就用种子再造呗!关键是要唤醒这些种子。而徐荣祥就找到了启动这些种子的密钥。不知道你是不是能像我一样想象出未来的前景。

      可惜呀!才57岁,他就走了,留下他未竟的事业。

      好在他还有个儿子,小徐继承了老徐的事业。不过,少主年纪尚轻,少不更事,驾驭全局还欠火候,出手也不够老辣。俗话说得好,“行家里手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几年下来,商业上有不少运作,而科研上则少见创建。

      其实,具体的实验操作,老徐也不是行家里手。当年,他的实验工作基本上是委托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组织胚胎学方面的专家团队完成的。他的角色是总设计师,选题命题,战略策划,总体布局,组织实施,同时也是投资者。记得当年他首次公布干细胞成果时,承揽具体实验的科学家竟还不知道自己发现的细胞是所谓的种子细胞。直到该揭盅了,宣布消息的头一天,经老徐点破,他们才如梦初醒。

      这就好像上帝,芸芸众生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上帝则很清楚,他在天上看着大家。人的所作所为都在上帝的掌控之中。我总觉得老徐是一个天才式的人物,不然,一个曾经的赤脚医生怎么可以撼动诺贝尔神圣的殿堂。

      作为老朋友,这是我最感遗憾之处。尽管小徐在媒体露面时言必称继承父亲遗志,可对于我来说,再也看不到徐家故主那情系科学,胸怀天下,指点江山的雄才大略和独树一帜,敢为人先,勇往直前的英雄气概。

      徐荣祥留下的遗产不应该只是他的商业帝国,而更应该是他对真理执着探索的精神。如果没有他的儿子,还有谁可以高举“成体原始多能干细胞”的大旗,把人类对于生命的认知推向更广阔的未来?

      好在这两年也陆续听到一些好消息,比如,南开大学和山东滨州医学院分别成立了徐荣祥再生生命科学中心,暨南大学也开始发展与徐集团的战略合作关系,希望今后有更多大学加入徐荣祥。

      徐荣祥走了,带着他的理想,带着共同追求理想的人们的寄托一起走了。

      “哎,老徐,别走呀!还有很多人等着你治癌症呢”。

      四月十四日,生命科学家徐荣祥去世五周年,谨以此文纪念。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Avatar
很高兴大家能关注。在文章中已经交代过:您可以信,也可以不信, - queenydou   4个月前
很高兴大家能关注。在文章中已经交代过:您可以信,也可以不信,也可以指责作者,但重要的是需要了解事情的全部。很抱歉,这里是专栏,不是论坛。文章篇幅有限,难以展开论述,也不能一一作答。如果有任何疑问,答案可以去《细胞为王》里找,也可以去美宝集团的网站里找,还可以去网上找。质疑和论战在中国已经多年,内容非常丰富。如果您有兴趣,海量的内容包括正反方面,一定能满足您的好奇。谢谢!
   3    0
Avatar
一位生命科学家可以治癌症,你让全球的医生的脸往哪放?尤其是那 - 游客   4个月前
一位生命科学家可以治癌症,你让全球的医生的脸往哪放?尤其是那些癌症专家的脸。
   3    2
Avatar
问一下这位仁兄,他的临床试验经过医学伦理学审查了吗? - 吹牛先搞清楚基本概念再来   4个月前
   0   
Avatar
吹牛的人多了 - 也就牛起来了   4个月前
   1   

一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