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今安在

阅读量:939 评论数:2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英雄今安在------ 古巴一瞥 (上)

提起古巴,脑海里总会浮现出现两个人影,一是一身戎装,满脸大胡子的卡斯特罗,二是头顶贝雷帽,目光如炬的切 格瓦拉。两人均出生在富贵家庭,卡斯特罗的父亲是古巴庄园主,而格瓦拉的父母则均为阿根廷贵族。他们本人也不是无知之徒,一为律师,一为医生,本应可以过着舒适闲暇的日子,在上流社会里混的好好的。但他们却放弃了一切,千辛万苦地组织游击队,推翻贪腐的政府,希望建立起让人平等的社会。几十年的革命风云已过,格瓦拉早已故去,卡斯特罗也老态龙钟,退居二线,离开了人们的视线,但他们所建立的古巴现在是何状况?现在所谓社会主义国家在全球所剩不多,古巴也属于仅存的硕果之一。我一直很好奇,两位英雄建立的古巴究竟是什么模样,希望能够到古巴亲眼目睹一番,但总没有机会,今年恰巧国内有朋友去古巴,我们相约在古巴见面。

 旅游者的天堂巴拉德罗(Varadero

 在实现全球化的今天,从温哥华到古巴并不困难,我们飞抵多伦多转机,第二天的下午就到了古巴的巴拉德罗。该地区在哈瓦那以东140 公里的地方,它所在的伊卡克斯半岛就像是一柄刺进大海深处,弯月型的长刀。巴拉德罗是古巴距离美国最近的地方,从此向北就是佛罗里达海峡。难怪美国对社会制度迥异的古巴如此不爽,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虽然想了不少主意,用了很多招数,软刀子,硬棒子都没拉下,可号称世界头号强国的却拿人家没办法,让古巴一睡几十年,直到今天还在美国的大床底下安眠。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下飞机过安检,这里的安检与别处不同,官员们不是正面迎客,而是坐在看不见人影的侧面小房间里,我们只能等房间里出现舞动着一只手的时候才能上前, 脑袋上方是一个小型摄影机,官员要我端正脑袋,咔嚓一声(不是砍头,而是照相),我的倩影就留在古巴安检的档案里了。等行李的空间,我顺便上趟洗手间,没想到里面坐着两位黑妈妈,发了张手纸后就用大眼睛看着我,看我似乎还不明白,就用手指着旁边的小盘子,里面放着零钱,妈妈咪呀,我不是不明白,而是没准备,我万没想到机场的厕所还要收费,慌乱间翻遍了所有口袋,兜里蹦子没有。我在安检官员咔嚓的时候都面不改色,现在却满脑门的汗,只能一个劲地道歉。出了洗手间的门,立刻叫孩子他爹去换钱!

他爹立刻到机场兑换处排队,其他人也多为同机到达的游客,该不会都经历过洗手间付费的教训吧?他爹捧着古巴外汇劵回来了,告诉我;不要以为比索都不值钱,一百加币只换得九十古巴外汇劵比索。如果是美元,那就更惨了,一百美元兑换八十古巴外汇劵比索。当年中国开始实行外汇劵的时候,好像也不过是1比1的兑换比例呀!后来人民币一块八,三块六,四块五,五块六,七块八飞快地升了上去,直到汇率涨到八、九块时才刹住了车。看来古巴的同志们更胜一筹, 不管美元在世界上如何称霸,到了古巴这一亩三分地上,美元就不如根本不能流通的古巴比索值钱!

巴拉德罗只对游客开放,除了宾馆酒店的工作人员和当地小镇的居民,外国游客看不到多少古巴人,但这里却又是古巴最像天堂的地方。长达20 公里的白沙滩、翡翠色的海水和斑斓的水下世界使它成为整个加勒比地区最大的海滨度假区。几十家酒店宾馆从东向西,沿着半岛中间的公路一字排开。地处半岛北边的酒店宾馆都有自己的白色沙滩,而南面的虽然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却没有白色的沙滩,逊色不少。所以酒店宾馆大部分都建在半岛的北面。这里是古巴的特区,是外国游客的主要消费地,也是古巴旅游外汇的重要来源。

(我们住的酒店外景)

(酒店的设施很好)

    到了地处半岛西北边的Laguna Azul酒店,登记的时间缓慢,但古巴同志们特别体贴,只见一位侍者端着一大盘子高脚杯,里面盛着红黄相间的鸡尾酒,人手一杯,我们慢慢的品着看着既美丽,喝着又香甜的酒,等候的时间似乎也就不那么长了(大伙都喝晕了?)。客人只要在大堂一坐,不多时,侍者就来询问是否要饮品,桌上有酒单,客人可以随意任点,费用全包在房费里,这不是游客的天堂,而是酒徒的天堂才对呀。所以游客没有在自己房间呆着的时候,人不在沙滩上,就一定在大堂或酒吧里。当年香港的流行曲“美酒加咖啡,一杯接一杯"就是这里的现实写照.一圈喝下来,我最喜欢的是Pino Calada鸡尾酒,此后,只要侍者上来询问,这就成了我的首选。

  登记完毕,人人都需要在左手腕子上带上不能取下来的绿色塑料圈,它是客人在酒店里吃饭喝酒全免的标识,没有它,外面混进来的吃客立刻原形毕露,同时不同颜色的圈圈也用于区分不同的游客团体.所以万万不能丢,那可是我们的饭票加酒证,一定要保护好。在此地逗留一周的客人,可以预定三次酒店内的特色餐厅(意大利餐厅,日本料理,古巴菜式和国际餐厅)的晚宴,同时酒店有自助餐厅以及二十四小时开放的小型餐厅,基本上是游轮的饭点,无论何时都能保障食客的要求,老饕们也应该心满意足了。

   放好行李,我们就跑上了著名的白色沙滩,我以前去过夏威夷,也见过美丽的白沙滩,但古巴的白沙滩不仅仅是一道海岸线,白色的沙砾一直延伸到大海,在阳光的照耀下,近海的海水呈翡翠色,淡蓝色,到深海才显现出深蓝的颜色。多彩的海水,湛蓝天空漂浮着朵朵白云,白色沙滩和绿色的椰子树,那样美丽动人的景色,任何人都会动心的。

(情侣携手漫步海滩,好浪漫!)

  每个酒店宾馆的海滩都有专门的保安人员,沙滩的中央还竖着两个棕榈叶为顶的小棚子,上下午都有身材姣好的古巴美眉来此间播放奔放的拉美风情乐曲,教大家在沙滩上又蹦又跳,动感十足。一群身着三点式比基尼的大小姑娘们都在舞蹈,岸上舞完了,大家意犹未尽,美女教练姐姐又领着大家到海里做游戏,我也按捺不住,蹦到海里,参加了大家的浅海运动,参加者在几位古巴帅哥和美眉的指挥下,玩的很开心,结束时击掌告别,各自都嗨了一把。

我水性差,胆子小,不敢到深海处游泳,但又舍不得离开美丽的海边,只能在齐腰的浅海处来来回回地走着,没想到看见了小小的鱼群,几条两三尺长的大鱼从我身边从容地游了过去。在不远处出现了七只棕褐色的大鹈鹕,很多游客都游过来或从浅海走过来,观看和拍照,鹈鹕们与游人一道,在蓝色的大海里从容地划着水。大海的远方有一队风帆鲜艳的船队,近处有表现沉着的大鹈鹕群,当然还有我们这一票在海里泡着的游人。阳光从天空中撒下,波浪间形成了道道光纹,就像镶着金边的琉璃,小鱼不时地穿梭期间,这般美丽硕大的琉璃鱼缸到哪里才能寻到?巴拉德罗的海滩,美不胜收!


此外,酒店里有专门的歌舞表演大厅,每天晚上都有不同的演出,主持人还不时地邀请观众上台互动,每次都把大家的情绪挑逗的高高的,每次演出结束后,都会让观众与演员们共同载歌载舞。歌舞厅内依旧贴心地提供各式酒水,观众们嘴里品着的都是美酒,眼里看着的尽是美人,恍惚间,还以为自己身在拉斯维加斯的夜间秀,没看出来此地与红色的古巴有任何关联。

 除了在海滩流连忘返,我们还是抽空到当地的小镇去游玩。供外国游客的公车半个小时一班,票价一律每人五个兑换劵比索。公车是双层观光大巴,上层无棚,可以在阳光和微风下,从高处观看四周的风景。我们一站到底,到了巴拉德罗的小镇。小镇处于伊卡克斯半岛的东部,沿着镇上的海滩往北走,直通半岛的最西处。不少当地的居民就沿着海滩,途径各个酒店宾馆(南边的正门进不去,但从北边海滩走过来的没人赶),沿途兜售他们自制的沙滩裙和其他小工艺品。这里的沙滩属于当地的古巴人,他们自由自在地在海边玩耍,有人脚踏冲浪板,放飞风筝,腰间系着长长的绳索控制着风筝的走向,凭借着风力,整个人就好似在海上踏浪,有时还会乘风而起,在空中滑翔,他们的兴致一点也不比外国游客差。据说当地属于特区,各宾馆酒店的工作人员大部分都居住在小镇,特区人的生活十分惬意和潇洒。

        沿街的集市里有各种小铺子,里有出售各种生牛皮的制品,我在一个和蔼大叔的铺子边上停住了脚,一件制作精美的生皮双肩包如鹤立鸡群般地矗立在一堆大路货中间,大叔要价三十五外汇劵比索,看我犹豫,主动又降了五元,我兴冲冲地抱着皮包,离开了小铺子。我和孩子他爹沿街散着步,在一棵郁郁葱葱的大树下,有间安静的小饮品店,白发老店主招呼我们喝饮料,温暖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间撒下,我们静静地看着街上稀少的行人,远离了喧嚣忙碌的红尘气息,享受着冬日的阳光,陶醉在人为制造的古巴世外桃园里。在这个与大部分古巴人隔绝的地方,所有的消费都是古巴外汇劵比索(红比索),在小镇子里连购物带游览地逛了一天,我们却连当地人使用的蓝比索都没见过。

         镇子虽小,可是却有各式各样的交通工具,除了给游客乘坐的观光大巴,还有不少三十年代或四十年代的老车,路上还跑着马车。马车不仅仅供游客观光,还可以作为校车使用。我们逛小镇的时候,正逢某学校放学,马车上坐了不少小朋友,老奶奶在街边等候,马车一停,下来个可爱的胖小子,和奶奶说着话,肩上的书包却到了老奶奶手里。天底下的奶奶都差不多啊!


(校车,奶奶和小孙子)

          一位马车夫驾车经过,询问我们是否有意乘坐马车游览,我们连说不用,只希望在自己小镇上走走。车夫并不介意,反而从马车上下来,与我们很友善地交谈,询问我们从何处来,以及对古巴的印象,口才一流,做马车夫真有点委屈了他。不光是马车夫,酒店里的工作人员也都热情和蔼,餐厅里的小妹妹,门厅的保安,大堂的侍者个个训练有素,态度可亲。

不过,我们到另外一家酒店找约好见面的朋友却不顺当。在温哥华就知道朋友下榻的酒店,距离我们的宾馆也不远,本以为打个出租车去就能见上面。却没想到,保安在酒店前可以起降的路障门房就把我们拦下,告知不是本酒店的住客一律不准进入。司机用西班牙文与之商量,说明我们是某某酒店的客人,已经约好了朋友在大厅等候,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过去。一进却不见朋友。估计门房的保安通知了大堂的工作人员,一位身着酒店工作人员服装,身材消瘦,面色严肃的男子走过来,不允许我们进入酒店,也不允许到房间找人,只能在大厅的门口处等候。

朋友却不见踪影,该男子一直在我们左右,严防我们有任何不轨行为。我们又打电话,又发信息,约十五分后,朋友才出现,原来他刚到,疲惫加上不熟悉情况,酒店是分散的园林式建筑,他在园子里走错了路。那位一直在监控的工作人员才允许我们到大厅里坐下,依然告诉我们不得进入酒店内部。原来此地对游客的规矩是只能在自己住的酒店里撒欢,到另外的酒店则被视为不妥。

朋友告诉我们,他们要到哈瓦那,负责接待的旅行社不知为何给他们四个人的团组租用了可以载三十人的大旅行车。他邀请我们一起去,我们也兴奋地答应了,可以和朋友们一起到哈瓦那,一路都不寂寞。人生一大喜事不就是“他乡遇故知”吗!

没高兴多久,第二天朋友来电话,旅行社的古巴同志坚决不同意,车可以空着,人却一定不能上,我们付费也不行。所有的安排都已经报批,不能有任何的更改。朋友一打听,该旅行社直属古巴国防部。得,我们总算知道了负责国家安全的古巴同志们都是“寻常看不见,偶尔露峥嵘”的厉害角色。这就叫叫内紧外松,给你一个可以足吃,足喝和狂欢的酒店,如孙悟空画下的圈子,只能在圈子里活动,外出则一律听安排。我们实实在在地被隔离在古巴真实社会之外,我不怀疑所有遇到古巴人的友善,但我已经明白在古巴开放面纱的背后,大胡子卡爷爷的铁腕统治还在延续。  

 未完待续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美石如玉   2个月前
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如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0    0
游客   2个月前
狗屁的英雄!反人类反文明的杀人狂魔,只有同类才说他是英雄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