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营在新英格兰

阅读量:1591 评论数:2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新英格兰是位于美国大陆东北角、濒临大西洋、毗邻加拿大的区域。新英格兰地区包括美国的六个州,由北至南分別为:缅因州、新罕布什尔州、佛蒙特州、麻薩諸塞州、罗德岛州、康涅狄格州。新英格兰也是美国文学和哲学的发源地。

 

八月三十一号,周五,这是个长周末。下了班,草草做了点吃的,就把要露营的用具收拾起来。换洗的衣服,想着山里会很冷,翻出了两件长袖的棉毛衣裤。浴巾,洗头液……美国绝大多数露营地都有公共卫生间和投币淋浴,百分之七十的露营地装有WiFi。一个简易煤气炉和一口锅,虽然一个人,还是尽量把所有的东西都带齐。还有手提电脑,相机电池的充电器和一个车用直流转交流的转换器。

 

第二天一早六点出发。也许是还有点早的缘故,路上车不多。

 

这次打算去缅茵州的阿卡迪亚山国家公园。从纽约出发,上I-95高速,到康州的纽黑纹(耶鲁大学所在地)后上I-91,一路向北。进入马塞诸塞州后,转向I-90向东,快到波士顿时转向I-190向北,北上I-495进入新罕布什尔州,最后再回到I-95。这条路线是最短和最不塞车的。

 

进入缅因州后,一路都是山道。很多人在到了托普翰(TOPHAM)就转向1号公路,因为1号公路去阿卡迪亚最近,公路靠海,比较平缓。但这条公路遇到节假日,堵车厉害。

 

我选择了沿I-95一直往北开,沿途有好多湖泊,在几处地方停下来转了转,到了俄格斯塔(AUGUSTA)天就快黑了,这里离阿卡迪亚还有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于是,赶快打开地图,找到一个附近的露营地。

 

这个露营地在一山脚下,开到那,天都擦黑了。刚要敲门进管理员的办公室,一个人突然推门出来,差一点撞到我的头。我心想谁这么冒失,抬头一看,一个三十多岁的美国女人,脸上露出歉意,边退了半步边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笑着道:“没关系,这门好轻,碰着也不会痛的。”她笑了。我才发现,笑起来她那对明亮的眼睛是那么的迷人。

 

我很快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她穿得很朴素,衣服和裤子都很旧了,但很整洁。她让我想起西部电影里那种含蓄而勇敢的女人,不过她驾的不是马车,而是一辆旧的带卧室厨房的旅行车。

 

我很熟悉这种旅行车。以前在英国的时候,我房东就有这么一辆车,只是比她的新些。房东是一个孤独的老人,一到节假日,就会邀我开车一道出去旅行。

 

我冲她笑了笑,刚准备进门,她叫住我道:“客满了!你也是找地方露营的吧?”, “客满了?” 我不由自主的重复着她那句话,边重复边点头。她用一种毋庸质疑,像老朋友的语气说:“你跟我来吧,我知道前面还有一个露营地。”

 

走到停车场,我才知道她和我一样,是一人出来旅行。

 

我开车跟在她的后面,我们朝山上开去。开了大概30公里,我跟着她转进一个峡谷,这下我看见路的左边有一丝灯光,一个不大的露营地掩映在丛林之中。“这里好安静” 我不由自主道。心想, 要不是有人带路,我怎么也找不到这里。进了露营地,才发现森林中间有一个不大的湖泊。

 

我跟着她走进露营地的办公室。她被安排在靠最里面的旅行车停泊地,我被安排在靠外边的帐篷区。走出办公室,她对我说道:“你先跟我进去转转,熟悉一下这里,然后再去找你的地方。” 我点点头。

 

跟着她开进去,她把车停好,对我说,“你要有空,今晚你可以到我这里来喝杯啤酒。” 我微笑着点点头。

 

我找到我的露营地方,把车停好,心里想着她刚才的话,很想认识她。但回头想想,她看上去是打算在这里住上几天,而我明天一早就得走。想到这里,我打消了再和她见面的念头。拿出煤气炉,简单煮了两包白家酸辣份。填饱肚子,一丝倦意袭上心头。于是铺上睡袋,倒头就睡。

 

也不知睡到什么时候。半夜,山里的凉风把我冻醒,抬头朝窗外望去,一弯明月高高的挂在夜空,星星在天幕间闪烁。风从窗外吹进来,带着夜晚湿润的气息。风声渐冽,幽夜愈寒。我赶紧从旅行袋里翻出一条毛毯,盖在身上,倒头又睡去。

 

这一觉直睡到清晨五点,起来赶紧刷洗完毕,四周还是那么宁静。临走,来到湖边,才发现这时湖面有一层薄雾袅袅升起,整个露营地沐浴笼罩在一片神秘祥和之中。突然想起了昨天的她:

 

一次不期而至的相遇

你的微笑

竟像森林深处吹来的风

款款地走进心情

 

朝霞映红了天际,收拾好行李,收拾好心情,继续前行。

 

两小时后到达了阿卡迪亚。阿卡迪亚是美国十大国家公园之一,按游客人数,每年都排在前三名内。阿卡迪亚为一小岛,被一条浅水和大陆隔开,岛上有北大西洋沿岸最高的山峰—卡迪拉克峰。在卡迪拉克峰看日出,你必会为阿卡迪亚大西洋海岸的美丽所震慑。

 

时间过得好快,下了卡迪拉克峰,沿着岛上环形公路绕了一圈,已经是下午一点过了。于是开车准备往回走,回到I-95时,在班果(Bangor)找了一家快餐厅吃饭,边吃边看地图。

 

回纽约有两条路可走,一是从原路沿I-95回去,还有一条是沿2号公路往西,穿过1500英里(一英里相当于一点七公里)的位于新罕布什尔州的白山,上I-91再向南回纽约。2号公路是一条山中小道,两相比较当然是沿原路回去比较安全和省时。

 

但是,我早就听说白山的狗熊谷和麋鹿山,据说那里有很多的狗熊和麋鹿出没,常有人开车路过白山,在车上就能看见穿越公路的狗熊和麋鹿。

 

于是很快就下定决心走2号公路,一路向西,在白山露营。

 

2号公路是一条山道,路面不宽,路两边都是密密的森林,山路起伏,风景如画。在这样的路上开车是不用担心打瞌睡的。要是到了十月,沿途的风景就更美了,要不然人们为什么把2号公路称为枫叶之路呢。

 

一路不停的往前开,傍晚时分终于快到白山了。这时松了一口气,看看前面路边有一个小镇,叫作墨西哥,镇前第一排房子顶上挂了一个大红招牌,好不招眼,招牌上写着墨西哥大中国餐馆。

 

这时肚子本来就饿了,看了这大中国餐馆的招牌,肚子唧唧咕咕的叫个不停。于是,干脆停下来,径直走进这家中国餐馆。这家餐馆店面很大,还有一个酒吧,倒不愧称得上个大字。不过仔细一看,餐馆里既没中国人,也没有墨西哥人,连老板和厨师都是地地道道的美国白人。

 

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女招待笑眯眯的走过来,引我坐在窗边的一张桌子前。我看看菜谱,很快就点了一份酸辣汤和一份芝麻鸡,一共9块钱。菜很快就上来了,不过把菜刚夹进嘴,就暗自叫苦。这哪里是中餐里的芝麻鸡呀?这分明就是不中不西的,说不上什么的炸鸡块,那个甜呀,直让人吃了想吐。只好胡乱刨了几口饭,把那碗既不酸也不辣的汤喝了,饿着肚子接着赶路。

 

终于在太阳落山时分赶到了白山东北角的果涵镇,凭着地图找到一处露营地。这里是深山老林,外来旅游的人不多,露营地很多地方都空着。在离开班果时,在店里买了只烧鸡,这下拿了出来,自己烧了一锅酸辣汤,那个香啊,自不待说。饱饱的吃了一顿,剩下不少鸡骨头,赶紧细心的用几个塑料袋包了又包,把它们都放到车里面,怕夜里狗熊闻到味道,都寻了过来,那还得了。虽说自己喜欢拍野生动物照片,但这狗熊可不好惹,每年报上都有新闻说有人在山里露营时被狗熊袭击丧身。

 

这一夜半醒半睡,怎么也不敢睡得太死。夜里听到林里有野兽的嚎叫,也分不清是什么野兽。叫声各异,时断时续。

 

迷迷糊糊,不久天蒙蒙亮了。赶紧收拾好行李,离开露营地,朝山里开去。从地图上看,露营地附近就是麋鹿山,也许是天黑的原因,转了半天也没找到。一转眼,太阳就爬上山了,漫山遍林的红霞就像大山里燃烧着的火凤凰从东面飞来。

 

据讲,狗熊和麋鹿都在白山的北面出没,因为这里有山有水,是著名的白水河与康得迪克河的发源地。可沿着北面的3号公路转了一圈也没发现狗熊和麋鹿,停下来问一个守林老人,他说3号路是山里的大路,一般狗熊和麋鹿都不往那里去,要想看到野兽得走116和112。不过你看,都快九点了,动物都钻林里了,你去试试运气吧。

 

“天呀,我这跑了两千里路专门来看你们,可这会你们全都躲进林子里了。”我边在116公路上开着边这么想。

 

这一路真的没看到狗熊和麋鹿,不过却看到珍稀的白山獾熊和红眼蓝尾鸭,也算是白山对我的厚待了。等深秋时分,我还会来的,不信就碰不到你们。

 

再见吧,白山。再见吧,我所热爱的丛林!

 

从露营地回来。一路上三杯咖啡陪着我,早上是一杯星巴克的热咖啡,中午是一杯汉堡王的冰咖啡,傍晚是一杯麦当劳的冰咖啡。三杯中,当数汉堡王的冰咖啡最让我着迷,那浓浓的混着的奶油香味的咖啡真是醉人。喝咖啡与喝酒有很多类似的地方,两者都要有一种闲逸的好心情,不然喝酒就成了伤肝损胃的闷酒,喝咖啡就成了让人兴奋成瘾的药物。喝酒和喝咖啡不同的是喝酒是在糊涂中兴奋,喝咖啡是在清醒中兴奋。

 

平时每天喝一杯咖啡。而每每长途驾车,总要买几杯咖啡相伴。因为长途驾车有的是时间,这时也正需要一种轻松和清醒的心情。品一口咖啡,慢慢的回味那由浓到淡,再由淡变浓的咖啡香味,就像喝酒一样,慢慢的体会那回味的甘甜。慢慢的品着咖啡,长途驾车就变成了一种乐趣,遇到有人飙车,也会替他(她)摇摇头。

 

其实每一样东西都有它内在的美,就看我们怎么去发现它。而阿卡迪亚山与白山的美也等待着我们去发现。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这么美 - 加·西就是轱辘网   2个月前
   0    0
着你的文章,就好象跟着你旅游了一次,感受着大自然的美。谢谢你 - 游客   2个月前
着你的文章,就好象跟着你旅游了一次,感受着大自然的美。谢谢你!
   1    1
中国人说话的习惯 - 喜欢夸张   2个月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