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高楼要在自家社区平地而起的时候

阅读量:1440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当高楼要在自家社区平地而起的时候

--高贵林市公众听证会亲历记

 

前几日就收到塞在邮箱里的宣传单,告知市政府要举行公众听证会,对靠近自家这一片的高楼项目展开一读二读的程序。

 

7月9日晚上7时,高贵林市政府的公众听证会准时开始。原以为旁听席上只会时小猫两三只,出乎意料的是座无虚席,让工作人员添椅加凳地好一阵的忙乱。


开场白终究是市长的特权,简单扼要地交代了晚上的议程。重要的事情讲了不是三遍而是两遍,那就是提醒大家发表观点时报上家门,同时就事论事尊重不同意见。

 

这次的听证会一共审议了两个高楼项目,一个是41层楼的一读和一个两幢25层楼加大型商铺的二读。都是由开发商的项目负责人和建筑设计师分别做项目进展和楼宇结构设计介绍,然后接受市长及市议员们的质询,同时让参会的居民发表意见。

从市长和市议员们的质询中,笔者发现他们不是打打酱油走走过场,之前是做了一些功课的。诸如41层的项目,开发商正在遣散旧楼的租客。有市议员已经前往旧楼探访的要搬离的租客,并对发展商宣称的妥善安置提出质疑。再譬如对两个楼宇设计结构,市长和议员们也不会放过包括停车位、进出口朝向和绿化布置等等的细节。接下来自然是居民发言,几乎一边倒的反对声,而且都是振振有词的。什么影响本地交通啦,什么迫使本地居民搬离啦,什么破坏了临近居民屋的光照啦,什么学校因此会拥挤不堪啦等等等等不一而足。有的人讲得更直接:建这样的高楼会打破原本地广人稀祥和宁静的社区环境。听到这样的声音,市长终于发声了,他用平缓的语调像与发言者拉家常:你我都是从小住带庭院的独立屋,相信谁都喜欢和向往这样的生活。可是涌进大温地区的人口越来越多,大家都需要有地方住,独立屋的房价又非大家都能承担得起的,所以高层公寓也是一种可负担得起的选择。

倾听大家的发言,可以感觉到各自的观点大相径庭。这其实不奇怪,立场不同视角就会不同,观点自然各执一面。好在争论是尖锐的,气氛却是祥和的。看来大家都明白一个道理,有话好好说比上演全武行更能解决问题。可惜的是,如此一个值得参与的会议里,几乎看不到华裔面孔。别看平时大家在朋友圈里讨论加国政事时都是高人一堆,尽在抱怨“主流社会”对华人族群有排斥的嫌疑。可是大凡“主流社会”给机会的时候,总不见高人们屈尊下顾。

 

或许我族同胞会觉得这样的民主不要也罢,其实这正是我们在人生进程中最缺失的一环。私为本性公为理性,公私宛如水乳一般。要想水乳交融,必须是公私兼顾不偏不倚,在私和公之间找到最大到约数。中国自古文化只说大公无私,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拼命地扼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本性。当年别说起个楼,就是整个市区推倒重建,基本不会预先征求一下当地居民的意见。这样的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方式左右着大家的思维,也在移居华裔们的内心深处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于是直截了当的偏偏要转弯抹角,台面上不敢据理力争,私底下慷慨激昂。一旦私利受损,除了痛心疾首骂遍全世界外,无法讨回公道。

总是让笔者不能明白的是:人家给你机会加入你放弃,或者勉强加入又不肯遵守规则。就如打牌一般,桥牌有桥牌的规则,掼蛋有掼蛋的约定。邀你入局你不愿,在旁边看别人打又嫌人家打得臭,或者入局一试身手,非要将桥牌当掼蛋来打。你说最后结局是什么?有句老话说得好:“不打勤,不打懒,专打不长眼”。打个牌还好,人家最多赶你离开。那么选择来想度过余生的地方,却拒绝融入社群,最后结局必然是让其他亚裔族群后来居上,自个落个寄人篱下的地位。

 

都说随乡入俗,我族同胞真的该换换思维,走出自个的朋友圈,熟悉所在的社区,去听去看去模仿,补上缺失的人生课。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