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太太的愿望

阅读量:1517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三年多前初冬的一个晚上,我在药房值班,艾伦*来取胰岛素。他是荷兰人的后裔,七十多岁,身高一米七,在加拿大人里可以算偏矮,不过相貌英俊,且一脸的慈祥。他平时行走自如,这晚双腋下却拄着拐杖。“怎么了?” 我问。他微笑着拉起左边的裤腿。普通鞋子上方不是袜子和小腿,而是一根金属的棍子。“钛合金,航天飞机用的材料,嘿嘿。”  他学着《阿甘正传》里丹中尉的口气说。

艾伦十四岁开始患甲型糖尿病,用了六十多年的胰岛素。平时他每一两个月来药房取一次胰岛素,我一两个月前还见过他,丢掉一条腿肯定是最近的事。原来九月份时他家后院的番茄大丰收,按加拿大人的老习惯,艾伦自己在家做番茄酱,装瓶消毒后送亲戚朋友和自己留着冬天吃。艾伦装瓶的时候一个瓶子滑脱了手,从桌子上滚下来,正好砸在左脚上。这在常人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艾伦知道自己是六十年的糖尿病患者,第二天就去看家庭医生。医生也很重视,给他开了抗生素预防感染。但感染还是发生了,三个星期后住进医院接受复合强效抗生素输液,但还是没能控制住感染,进而发展到组织坏死,就只能截肢了。

“我正在习惯用新的脚走路。过两个星期就不用拐杖了。”艾伦微笑着说,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没什么伤感的味道。“以后可要小心右脚啊!” 我说。一说完就后悔得想咬自己的舌头。那么笨的话!不料艾伦脸上的笑容绽开:“不怕!我太太说了,她一辈子都想嫁个身高一米九的男人。如果我把右脚也锯了,让做假肢的人帮帮忙,她就可以如愿以偿了!”。

像艾伦这样的人与事我在药房会不时遇到。面对挫折谁不难过?不过不少加拿大人有那么点幽默感,倒霉时即便留着泪也要笑。其实艾伦早知道这事迟早会发生的。他在过去的十几年已经有过几次脚部感染,经过及时治疗都痊愈了。他酷爱旅行,六十岁前已经走遍了北美,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照他自己的话说,在七十多岁的年纪上丢掉一条腿,他没什么遗憾,因为他一直在努力地活好自己的每一天。

那以后艾伦离开了我们的社区,搬到他女儿附近的公寓楼住,也不再种番茄了。再见到艾伦是上个月的事,太太和他牵着手来药房,说是回来看看老房子,顺便再来药房当一次老主顾。他的个子没变,大概右腿还在。不过他的视力已近似盲人,要太太陪着出门,肾也有问题。脑子仍很清晰。“一听到你的声音我就想起你的样子!”,他对我说,脸上仍然带着那不羁的微笑。艾伦是我的病人里对糖尿病控制得最好的一个,发病后过了平凡,充实,快乐的大半生,六十多年后才发展到这个程度。其他人可没那么幸运,因为糖尿病实在是很讨厌的病。往后我们会分别讨论各种糖尿病的形成与治疗。

*为了保护病人的隐私,姓名和有关信息均做了更改。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