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蓝鸟》(22)

阅读量:2201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第八章(1)
新加坡警察局审讯室
三月五日下午3点10分。
现在,薛云飞正神情紧张,目光恍惚地坐在那张不知道审问过多少罪犯的椅子上。
新加坡警察:““在加拿大列治文市一所公寓发生了凶杀案。死者与你有过交往,所以,我们把你找来协助调查。”
薛云飞一时愣住了,脸色变得异常苍白:“你是说胡雅?她死了吗?”
新加坡警察:“难道你不知道?”
薛云飞嗫嚅地: “我怎么会知道呢?”
新加坡警察斜眼看着他,眼睛里露出完全不相信的目光:“你真不知道?”
薛云飞:“不知道。我们已经分手了一段时间。”
薛云飞一问一答,双手紧紧扣握在一起,显得局促不安。
新加坡警察厉声道:“撒谎!有人在出事的当晚,看见你从死者的房间里走出去,上了电梯。”说着把一张照片放在了薛云飞面前。
薛云飞看到了照片上的胡雅尸体,惊怔片刻,心绪如一团乱麻开始往下沉。
“看清楚没有?”
“我只是想去谈谈事情,我去的时候她没死。”
薛云飞煞费苦心地思量着怎么开始讲,他曾遭遇的那个场景。
“很不幸,你的说法没人能相信。”
薛云飞生气地辩解道:“我已经说过了,我与胡雅没关系了。……我去找她时她真的没死。”一份难言的苦涩在心底弥漫,声音有些颤抖。
“说说吧,当时的状况?你没杀人为什么不报警,还逃跑?”
“我慌了,很害怕。”
“你,你害怕?”审问者的眉毛向上挑了挑,他完全不相信薛云飞的话。

时至今日,心内成灰。 薛云飞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把他的惊魂一刻和后来的逃亡经历向新加坡警方和盘托出。蓦然惊魂的刹那间, 层层叠叠的记忆, 如开闸的泉水奔涌而来。实在说,他对警察的不信任已经不在乎了,因为他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辩解,就是有无数张嘴现在的状态也说不清了。一切都任命吧!而最大的痛苦是对胡雅的抱歉。他认为胡雅的死确实是由于他的见死不救。“如果……如果我当时叫救护车,她也许就死不了……”他非常自责,悔不当初,感到自己身上的所有力量已经枯竭,无助,更无力!

烈治文市警察局刑侦室
尼克正坐在房间一角的一张桌子旁仔细阅读一份传真。
鮑勃走过来,“是鲍尔传来的吗?”探过身,“给我看看。”
尼克:“看吧。”把纸递过去。
鮑勃认真地开始读,喃喃道:“怎么会?”
尼克:“DNA没问题。看来你得放弃再审郭泽民的念头了。也许咱们的方向都错了。”
鮑勃:“你怀疑自己的感觉了?”
尼克:“不是这个问题。是我们想审也没机会了。”
鮑勃:“我还是要找西雅图的人暗中盯着他。”
尼克:“你不怕犯纪律呀?”
鮑勃:“我就是感觉他不对头,你不是也有同感吗?”
尼克:“还是算了吧。弄错了,自找麻烦。”
鮑勃:“他比咱们刚审的阿卜杜拉更有危险。那个伊朗人就是个花钱找乐的主。没多少可挖的料。”

北京定福庄附近一栋办公楼总经理办公室

薛云飞的父亲薛昊正焦急地拿着话筒,打电话。
“你是笨啊,还是傻呀?到了这关头,别管怎么样先马上带他去警察局。可你倒好,计划他逃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你怎么教育孩子的?我儿子交给你,就这么毁了。他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他喋喋不休地对着电话吼。此时,有人敲门。
“进来”,他有些不耐烦,把话筒放下来。
秘书走进来,“薛总,今天下午去法国与海达公司谈判的相关文件已经全准备好了。请您过目。飞机票是……”
不等秘书说完,他急急地打断道:“我的行程全部取消,让林副总代我去吧。文件也交给他。我有些私事,很紧急,要去趟加拿大。这几天的工作安排请老陈负责代理。如果林副总回来了,我还没回来,事就交给他管。”
“是。”秘书应声正要向外走,他又把秘书叫住了,“我太太如果问我的行程就说我出差提前了。别的不要讲。”
“知道了。”

烈治文警察局审讯室

翌日,在新加坡警方的通力合作下,初审后的薛云飞被江洪警官顺利地带回了温哥华。回加拿大,是薛云飞自己要求的。因为他听说新加坡判案比加拿大严厉,所以希望回加拿大。江洪本来接到警长的命令正准备回加拿大,听讯后即刻飞到了新加坡。
他们刚一到,江洪就被警长通知马上再审薛云飞。因为已经发现了薛云飞的皮夹克和沾着其血迹的水果刀。本来理查警长是想把案子交代给约翰审,以便让江洪可以休息一下。可江洪主动请缨,理查也考虑到华人相互的语言沟通可能更方便,也就随他去了。

现在的薛云飞再次坐在审讯室里,无助而懊恼,可是他没有任何选择。
江洪:“说说吧,你和胡雅的关系。”
薛云飞:“我已经说过好多次了,我们没关系了,那天,我找她只是……”
江洪:“求和?”
“想试试。可没想到……”
“害怕是吗?”
薛云飞没答话,他已经感觉说什么也没用了。

江洪嘲笑的脸望着薛云飞,“我看你挺能的?”
薛云飞情绪有些失控,懊恼地答说:“那是迫不得己,我怕冤死。冤死牢中,还不如被你们一枪打死。豁出去,就什么也不怕了。……可还是逃不了……我真后悔……”
江洪:“你不要打错主意,用这样的借口逃避责任。妨碍公务、不配合司法调查、潜逃、你母亲知情不报……只要一个一个追究起来,就够你受的了。你还是不要小看警察为好。”
薛云飞有些激动,失控道:“不要牵扯我妈妈,她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我的事我自己承担。”
江洪:“看不出你还是个孝子。那么就谈谈是谁资助你逃的?你跑的路线是谁帮你谋划的?”
薛云飞:“我已经说过了,我妈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决定的,与她毫不相干。”
江洪:“真不相干吗?别以为警察都是傻子。我们已经调查过了。”
薛云飞:“我妈只是让我姨接我一下。罪不置死吧?我只是告诉我妈要去看小姨。……我不是杀人犯,我去时胡雅真的没死。……可是血流得哪儿都是……我……”

江洪把话题一转:“正因为你爱胡雅,不甘心分手才又去找她。对吧?”
薛云飞:“是。”
江洪:“你希望复合,她一直不同意,是吧?”
薛云飞:“嗯。”
江洪:“所以,当她再一次拒绝时,你一时气愤,就在冲动下把她杀了。有些人在一时感情冲动下,失去理智时犯罪……”
薛云飞:“没有,我没有。”他打断了江洪,声音大了,脸变得通红,很激动。
江洪斥道:“好好讲话。”
薛云飞沉默了,心犹如落入了冰窟窿。
江洪:“很不幸,我们在现场发现了你的指纹,也在垃圾处理场得到了线索,最终找到了你的皮夹克,那上面沾染上了受害者的血……这些证据都标志着你的作案嫌疑。在没有进一步的证据洗脱你的嫌疑前,你不能离开警局。”
薛云飞:“我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再告诉你们的了。反正没有人相信我,就因为我怕这样,才拼死逃。”
声音很低,嘟囔着,一筹莫展。

备注:

尊敬的编辑:

我因为疏忽,将小说的序号错排了,所以,第八章应该是此篇,烦请删掉刚才发的一样的文,那篇是“21”,应该是22,甚谢!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