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夜归

阅读量:2048 评论数:3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夜色已浓,细雨蒙蒙。大街之上别说人影,连过往的车辆也寥寥无几。排立在街两边的树随着微风摇曳着枝干,离了枝头的落叶随风起舞,在路灯的见证下完成归根的旅程。
 
走进空无一人的公车遮雨亭后,李兰从手提袋里拿出手机,手机屏亮起的时候时间跳入眼帘:“21:11”。李兰知道上一班的公车开走大约是十分钟之前,她还得耐心地等上20分钟。李兰有点心焦,此时的她归心似箭,不仅仅是时间有些晚,也不是因为家宴在等着,更重要的是今天她有一个开心的消息要和家人分享。
 
李兰随丈夫技术移民过来温哥华快十年了。那时的她刚过三十,是被无聊男人称为“豆腐渣”的年龄。不过那时候的她给所有人的印象宛如盛开的玫瑰一般风姿卓越。岁月如梭,转眼李兰四十有余。无法抵御的时光的侵蚀和异国他乡的挣扎求存,让她不得不依靠粉底的面妆和齐根的发染。李兰有时候也会有点感叹,但是不会悲观失落,相反她一直觉得来加拿大是她和丈夫最明智的选择。作为根移的一代,李兰的一家是属于才气有余贝财有缺的一群。从移居前的金领白领,到移居后的蓝领灰领,其中的落差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出其中的酸甜苦辣。好在李兰开朗乐观,凡事都往好处着眼,辛勤工作安居乐业成了她的主旋律。老天不负有心人,近十年的打拼,一家人从无到有。夫妻二人工作未必称心却是安全稳定。一对女儿聪明伶俐人见人爱,让父母很是骄傲。房贷虽然有点沉重,但是究竟是进入有产一族。如此种种确实是来之不易,这让李兰非常有成就感,也让她对自己的工作更加尽心尽力。
 
常言说的好:有付出必有收获。最近的两三年中,传统零售业与新兴电商业的争斗加剧,前者的颓势越来越明显。李兰所在的北美连锁超市业绩下滑得厉害,裁员成了一种常态。李兰不是没有担心,但是她还是和往常一样对工作没有丝毫的懈怠。今天上班不久,她被通知去总经理办公室。没有进去之前,李兰还以为该轮到她拿个辞退的大信封。不想进去后发现总经理和人事经理笑脸相迎,通知她升任超市改组后的综合部经理而且是即时生效。李兰开始有点不敢相信,在确定不是幻觉之后,心花怒放的她在表面上还要显得不露声色。
 
今天不比往常,因为今天是加拿大的感恩节。超市一直是熙熙攘攘,许多直到最后一分钟才想起来的晚宴前的购物,让顾客们显得手忙脚乱。店员们在这个时候就更是首当其冲,既要随时注意到货架上的缺货补充,又要面对顾客们的求援和投诉,还要提防某些浑水摸鱼之徒的顺手牵羊。李兰带领着自己部门的同事忙里忙外一点都没有感到累,相反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喜气洋洋的。直到临近傍晚超市开始安静下来的时候,自己才发现好饿。原来自己只顾安排同事们轮流用餐和休息,唯独忘了自己。在打烊前的一个小时前,她坐了下来,一边享用着自带的午餐,一边查看自己的手机,才发现丈夫的好几个未接电话和带着担心的留言。她赶快回电过去,告诉她正在忙。丈夫带着夸张的语气埋怨着,李兰懂的,丈夫埋怨的背后是对她的关心。听着丈夫的电话,她好几次想告诉他自己升职的喜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决定还是等回去以后再说,因为今天晚上除了一家人在一起以外,还有两三家老友前来共度佳节,李兰的内心深处还是有点想摆显摆显的。
 
丈夫其实是想来接她的,被李兰拒绝了。嘴上说是让丈夫在家里安心准备晚宴和招呼来客,其实她是担心第一天新官上任,按时下班会是奢求。果不其然,尽管是打烊时分门可罗雀,李兰还是迟了半个多小时才得以离开,这一迟就让她没有机会赶上前一班的公车。李兰有点后悔:要是让丈夫来接,现在应该已经回到家中,至少不要让家人和老友们都坐在那里干等。再说明天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耽误了大家的时间让她更有些过意不去。
 
酒吧门被撞开,撞门进来的小伙子冲着柜台里的人喊了起来:“I just can't stop him,he drove away!”
 
“call 911。”
 
小伙子一边答应着,一边拿起话筒。他在拨号的时候下意识地望望墙上的挂钟,他楞了一下,怎么这么巧,数码钟的显示也正好是:“9:11”。
 
姚天成驾驶着跑车行驶在公路上,他的心情坏到了极点。今天他觉得自己背到了极点,上酒吧本想一醉方休。可是才要了6杯Scotch up,那跑堂的小洋鬼子就推三阻四地不再给他上酒。换了啤酒之后,也只是给了4杯Guinness Draught就装聋作哑不再理会他。姚天成是酒吧的常客,温哥华的酒吧规矩他是懂的。这里的酒吧对酒客会限酒,要在平日姚天成不会觉得不妥,可是今天他真的很生气,自己心里那么难受,那小洋鬼子还来给自己添堵。行,不给喝再换一家,谁稀罕。主意拿定姚天成付帐出门,才坐进自己的车,那小洋鬼子居然来敲他的窗。姚天成觉得可能是小费给少了,小洋鬼子在找他的别扭。他二话不说,一边按下车窗,一边从兜里拿出一叠钱,朝着小洋鬼子的脸上扔了过去。趁对方一个愣神,他迅速地启动倒车,再来了个180°转身,一气呵成干净利落。连姚天成自己都感到挺有范。唯一遗憾的是加拿大的纸币是轻飘飘的塑料片,扔出去不像人民币成叠飞向人脸,而是成了天女散花的模样。
 
还是车给他长脸,在他的驾驭下如此灵活机动。昨天才到手的Bentley Continental GT确实不错,与去年款的Mclaren 650S Coupe相比实在是天壤之别。尽管650S在他手上也有了大半年的时间,可是一看到新款的GT就被迷住了。他昨天得知车行进货,立马就赶了过去。当他提出以旧换新,车行的销售经理还人模人样地给他算什么经济账。不就是一进一出会多花7万多加元吗?他二话不说拿出支票就给填上,还让对方去开户银行核实。前后折腾了几个小时,终于在车行职员们的前拥后呼下换车成功。
 
那时候的姚天成是非常志满意得的,可是现在的他却是心情跌到人生最低谷。这和爱车没有关系,和他心爱的Mina有着极大的关系。20岁的姚天成来温哥华也有3年了,凭着风流倜傥的模样和拼爹拼妈的实力,身边仰慕的女孩子如过江之鲫,姚天成只是逢场作戏根本没有往心里去。直到一年多前偶遇Mina,才让他有了追求的目标。一年多来Mina忽冷忽热若即若离,却让姚天成越来越坚信自己找到了相守一辈子的人。
 
这一年多中,姚天成真的很投入。什么电影票买包间一买一个星期,什么红玫瑰99朵到999朵隔三差五地送,什么上下学接送不叫也到。反正是他能想到的都尽力而为,有时候连他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可是Mina好像不太买账,更多时候表现出不胜其烦。姚天成也摸不着头脑,搞不清楚Mina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他觉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坚持不舍,相信总有一天会和Mina走到一起。
 
今年的八月底,突然发现Mina离开温哥华。姚天成再三询问才知道她被东部的一所大学所录取,至于是U of T还是McGill或者是UWO,姚天成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打听出来。Mina离开的这两个多月里,姚天成只能通过微信和她保持联系。他几次有想飞到东部去看她的冲动,可惜的是连确切的地址都没有。他每天给她留言和信息,等到的回音却越来越简短,尽管这样姚天成还是满怀希望。直到今天早上的微信互动,才让他彻底失望和心痛到了极点。
 
姚天成到现在都想不通什么地方得罪了Mina,他只不过将自己和爱车的自拍照发给了她,炫耀之余还加了一段话,大意是他非常想她,希望她别太在意大学文凭,回来这里他也可以为她买上一辆可心的跑车。Mina这次回得非常快,大意是她很鄙视他,说他就是个绣花枕头,来温哥华三年多连ESL都没法通过,除了靠爸妈的钱啥都没有,临了还说她给过他机会,现在没了,以后别再来烦她。姚天成感到大事不好已经为时已晚,再发道歉的话就发现自己已经被她拉黑。
 
姚天成一边开着车,一边在断断续续地回忆着,他已经没法集中起自己的精力来思考了,他只觉得手里的方向盘在打滑,爱车也跟着在路上左右漂移。姚天成想控制住自己的爱车,可是自己好累好想闭上眼睛睡一会。
 
就在纠缠之际,姚天成突然发现身后有红蓝闪烁的警灯。他迷迷糊糊地感觉到大事不妙,他下意识地一踩油门,车子蓦然提速,手里的方向盘不正,车子直接向路中间的隔离带撞去。车速实在太快,在遇到隔离带水泥墩之后飞快弹开,车子打着转地向路边四五十米开外的公车站斜插着飞去。
 
公车站里站着的李兰正低着头接着丈夫刚刚打来的电话,等到有所意识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砰”的一声,李兰飞了起来,紧接着她撞到了公车的玻璃屏风上,随着钢化玻璃的碎裂,她重重地摔在满是碎玻璃粒子地上。李兰只觉得嘴里有液体涌出,咸咸的腥腥的。她想爬起来,可是手脚好像都不属于自己。她感到得自己在发冷,不远处她的手机还在响着,好像是丈夫的声音,可是她听不清楚。断断续续传到耳朵里的是另外的声音:“...a lady is injured seriously in the car accident. We need an ambulance immediately. Time is 9:18PM. The location is...”李兰明白这是警察在身边,她放下心来,意识也开始离她而去。
 
撞得面目全非的Bentley Continental GT还没有熄火,车里的姚天成却像是如释重负地睡着了。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Avatar
一个朋友在SFU山上玩漂移,差点摔到山下去,幸亏有几棵树给拦 - Brown Beaver   1年前
一个朋友在SFU山上玩漂移,差点摔到山下去,幸亏有几棵树给拦住,才捡了回一条命,至今他都惊魂未定。
   0    0
Avatar
是长篇吗? - 等着下集   1年前
   0    0
Avatar
姚天成醒来 四处一片洁白,发现自己一切都变了,对着镜子一照, - 游客   1年前
姚天成醒来 四处一片洁白,发现自己一切都变了,对着镜子一照,发现竟然跟习大大一样的长相。莫不是身处中南海? 按了一下床头的铃,进来了一个个子高挑的美女。。。。。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