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妈妈,魂归来兮!

阅读量:6462 评论数:13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220821234203_妈妈3.jpg

                                  妈妈,魂归来兮!

        19719月,广外开学后不久的一天,我送妈妈去江村的177医院。在去往江村的长途汽车里,我给妈妈找了个座位,我站在她的身边,我们一路说着闲话,一切都似乎平静和自然。中午时分慢吞吞的汽车才到了站,记得去医院的路上,池塘里的荷花开得正旺,大朵粉红和白色的荷花在空气中散发出阵阵清香。我将妈妈安顿好,就和妈妈道别去赶回广州的汽车,那时的江村是偏远的西南郊区,过了点就回不了广州,我还要赶车去位于广州东北部沙河顶的学校。时间紧迫,所以我走的匆匆忙忙,出了医院的门口,向站在远处眺望着我的妈妈挥手再见。人,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对我而言,明天如约而至,而妈妈却意外地走了。

         我知道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但是却总怪自己没能留在医院里多陪妈妈几天,或许她不会那么快去了天国。姐姐在部队,弟弟尚小,照顾妈妈理所应当的是我啊!一失足成千古恨,一失念也会成千古恨,我的一失念就成了我多少年的遗憾和愧疚。送妈妈去医院,等于我送妈妈去了天国的门口,也是我和妈妈在人间的最后一次见面。

        过去的事情像散落已久的拼图,往事都清晰地浮现在眼前。其实,我在开学后曾向系里掌管审批假的罗姓领导提出请一到两周的假期,陪妈妈从广东江村的177医院转到广西的另一所医院。他冷峻地拒绝了,还批评指责说:我们马上就要到工厂学工了,你怎么能这时候请假!他大概认为我企图以此为借口逃避劳动改造吧!当时还属于胆小听话的我,没有做任何申辩,就低头走了。当我告诉妈妈学校不准假时,妈妈多少有些失望,但她还是大度地说,没关系,我自己想办法吧。但事情的结果是我一辈子的悔恨,如果当时我能坚持自己的请求事情或许会是另一种结果。此后,直到大学毕业,我都拒绝和这位革命性多人性少的领导说一句话。

        妈妈走后,我以为我能很快地恢复过来,过了一个月就回校上课。可偏偏上英语课进行句型操练的时候,老师问我What is your mother?” 我愣愣地看着老师,半天说不出话来。老师也十分不解,她不明白为何学习一向不错的我居然回答不了这样简单的问题,直到眼泪从我的眼眶里涌出,老师恍然大悟,连忙改提问其他的语句,可是已经晚了,我什么也听不见了,只有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妈妈,你在哪里?

        从此,我的人生失去了许多光彩,失去了妈妈的关爱。我的妈妈与别人的妈妈不同,她不会为我做可口饭菜和漂亮的衣服。家事,她多半都不会,因为是独生女儿,抚养她的姥姥和舅姥姥将她“千万宠爱在一身”,把她养成了娇娇女。可美丽而娇柔的妈妈内柔外刚,具有追求真理意志和力量,林黛玉一样的妈妈从某文学院退学,报名参加了解放军的军政大学,成为一名军人。领导们根据特长分配工作,当时部队成员文化水平不够,妈妈成为教员,讲授文化知识。那时的姥姥姥爷一定惊骇不已,他们的独生娇娇女,随着部队的洪流,走向了南方、北方,随大部队四处征战。

      爸爸赴朝前夕,妈妈提出和爸爸结婚的要求,让老爸感动不已。上了战场,生死难料,外表柔弱的妈妈实际上有一颗勇敢而坚定的心,她爱爸爸,她就不会让爸爸孤独一人去朝鲜,结了婚,妈妈就留在丹东的部队留守处,直到爸爸从朝鲜归来。

      五十年代部队开始实施正规化,妈妈的文化教员没了用场,转业到地方工作,并随老爸南下广州。那时听爸爸妈妈讲过去的故事,我总感觉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虽然妈妈不会做花衣裳,她仍然把我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给我和姐姐拍了很多的照片,和我同龄的孩子相比,我儿时的照片相只多不少。相册里的很多照片是妈妈自己加工成彩色的,妈妈会画画,虽然她从来没有教过我,可我和姐姐多少都有她的遗传,我们也喜欢绘画,无师自通地在家里涂鸦,结果都成为学校出板报的主力。

        妈妈是集邮爱好者,她每次买了新邮票都会和我一起欣赏,后来我也照猫画虎地跟着集邮。妈妈喜欢中国古典乐曲,最喜欢的是《春江花月夜》,她买了许多唱片,还教过我如何放唱片而不划损唱盘。妈妈喜欢美丽的饰物,有白色透明玻璃制成的和平鸽别针,有大朵菊花状的胸针。妈妈还是跳舞的高手,我虽没见过(当时举办舞会的时候,我和姐姐年岁还小),但想象妈妈随着悠扬的舞曲翩翩起舞,一定是人们瞩目的中心。妈妈爱看小说,家里的书很多,我也跟着妈妈,捧着看不懂的书看,连蒙带猜地认识了繁体字。妈妈有空时,还会为我点评书的内容。妈妈会打羽毛球,她曾是广东商检系统的女子双打第二名,她常带我去看他们比赛和练习。那时候,爸爸潇洒倜傥,妈妈美丽温柔,我的家是温馨的,是别人羡慕的家。

        文革打乱了所有的一切,老爸成了三反分子,姥爷离世,妈妈得了病去了天国。家,对我而言,变成了陌生而别扭的地方。过了一年,爸爸将继母娶进了门,爸爸征求我的意见时,我没有反对,我想因为我的失察,让妈妈不该走的时候走了,我没有理由让老爸更痛苦。可我还是没有想到,继母进门以后就急于将妈妈所有的印记抹掉。为此,我和她之间产生了极大的冲突和摩擦,老爸更是毫无道理地将妈妈葬在河北老家而不是广州,为了捍卫已不存在的妈妈,我对前来劝说的叔叔、姑姑有了很深的成见。对于毁了妈妈的日记和其他私人物品的继母,我更加深恶痛绝。继母排挤年迈的舅姥姥,欺负弟弟,我和她不断发生冲突。大学毕业后,到了北京不久,舅姥姥和继母无法相处,最终回了湖北浠水老家,我郁积在心里的怒火终于爆发,我将从家里带出来所有的物品(妈妈的照片除外),统统打成了包裹,让姐姐带给老爸和继母,和他们一刀两断了。

        在没有妈妈的日子里,我学会了面对复杂的社会和人生,变得独立而坚强,不向困境和磨难低头。对人生的思索或许比同龄人更深刻一些,不会简单地只看事物的表面,因为人生中更深层次的道理往往是我们忽视或忽略的。人生很多的关键处往往在于细节的理解,当年我不就是忽视了妈妈的心情和病情吗?多少年过去了,每当我想起妈妈,就不由自主地难过。但我从没有梦见过妈妈,我想她在天国里一定很好。直到2009年的八月九日的凌晨,妈妈突然在我的梦里出现,她坐在轮椅上,和推着车的姐姐有说有笑,我连忙追赶呼唤,可无论如何加快脚步,都赶不上她们,心里非常着急,一身冷汗醒来,方知是在梦境。

       和姐姐通电话才知道,那正是她在河北老家给妈妈上香迁坟的时间,姐姐将妈妈的骨灰带回广州与老爸合葬。我无法解释梦境,但我相信妈妈一定从天国里回来了,我愿妈妈和她深爱的爸爸在一起,为了很久没有回家的妈妈,我愿意原谅爸爸的一切,毕竟他给了妈妈我们给予不了的幸福和快乐。其实我最不能原谅的人恰恰是我自己,给妈妈的关爱和照顾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我希望爸爸妈妈还像以前一样幸福,双双在天国里俯瞰着我们。此时此刻,我相信人世间有魂灵,妈妈看得见她的儿女,妈妈,你最不放心的年幼小弟,也已人到中年。在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们都成长的很好,我们学会了独立和自主,在复杂的社会中得以生存和发展,谢谢你给了我们生命和智慧,亲爱的妈妈,魂归来兮!

220821233236_妈妈2.jpg

(图片来自网络)

June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Avatar
游客   5个月前
最可怕的是口蜜腹剑
   0    0
Avatar
游客   5个月前
世上只有媽媽好,母親對我們的愛是最無私與偉大的
   0    0
Avatar
德国日本二战折腾得更厉害,不能因此就恨所有德国日本的老百姓吧 - 游客   5个月前
德国日本二战折腾得更厉害,不能因此就恨所有德国日本的老百姓吧。你的痛苦要恨怪制造骚乱的人,不要再制造跟多的骚乱。
   0    0
Avatar
游客   5个月前
有些人,因为自己的痛苦,就要无条件的祸害千万人。这种人缺德!
   0    0
Avatar
美石如玉   5个月前
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
   0    1
Avatar
游客   5个月前
说得真动人,还要看是不是想干人事儿。
   0   

一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