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卧底群众演员(上)

阅读量:1347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纪录片《群众演员》记录了北京三个年轻群众演员的生活,看了不禁感概万千。自己曾经在国内当过演员,拍戏时会接触到群众演员。他们中有对影视圈充满好奇的;有梦想成名或通过拍戏见到心目中偶像的;也有以群众演员为职业的。他们收入少,地位低,被人吆五喝六,呼来唤去的。他们只是给专业演员跑龙套,没有台词,除了换场景的有限间隙,个别群众演员会去索要专业演员的签名或合影外,和群众演员基本上没有更多交流和接触。和中国群众演员相比,我似乎对加拿大的群众演员了解更多。

 

 

邂逅美籍华裔演员卢燕

我在温哥华认识了一位性格活泼开朗的上海人老龚,她是个影视爱好者,参加过各种电影节、首映式、明星见面会……令她最引以为豪的是曾经在陈凯歌导演的电影《风月》中担任过现场翻译,也因此拍了不少和著名演员的合影。

有一天,我和老龚在Downtown 的Robson St闲逛,隔着一家著名品牌的箱包专卖店的玻璃橱窗,意外发现美籍华裔演员卢燕女士正在浏览箱包。老龚兴奋地叫起来:“侬看,卢燕!卢燕!跟她拍个合影好伐?”我倒是想啊,但担心这样太冒昧了。没等我答话,老龚一个箭步跨了过去。她跟卢燕身边看似工作人员模样的人说了几句话,只见那人微笑着走近卢燕,悄悄耳语了几句。不一会儿,一头银发风度翩翩的卢燕女士便笑眯眯地走了过来,和我们一起合了个影。完了之后,卢燕女士还站在街上和我们聊起了天。她告诉我们她来温哥华拍摄电影《Dim Sum Funeral》(点心葬礼),这部电影将参加多伦多的国际影展,让我们有机会去观看。她还亲切地问我们是哪里人,来加拿大多久了,都干什么工作,我们也一一作了回答。当她听到我们都是上海人时,她改用上海话和我们讲话了。老龚特别提到了我以前在国内也是演员,我连忙说目前恐怕连做群众演员的资格都没有了。老龚说遇到卢燕老师说不定是好兆头,卢燕老师也许能介绍我去拍电影或介绍经纪人给我。卢燕女士笑嘻嘻说她目前拍的这部电影差不多接近尾声了,没有机会了,经纪人倒是可以介绍给我的。我刚怀疑她是否在说笑,卢燕女士指着身边的一个工作人员对我说:“你把联系方法给他,也许下一部电影他就来找你拍哦!说不定今天就是你的幸运日呢。”老龚听了也异常兴奋地说:“到那时,我也要跟着跑龙套去。”说着,大家开心地笑了。这次和卢燕女士的零距离接触,我的感觉是:美丽和年轻敌不过优雅和高贵,卢燕女士端庄而不乏真诚,优雅且不失风趣,她独特的气质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道别时,突然发现卢燕女士周围一下子多出了七八个人,都在和我们点头招手说再见,我猜一定是保护她的保镖和随从吧。

回家后不久,老龚便帮我翻译好了英文简历,马上给卢燕女士介绍的经纪Joel发了过去。很快,我便收到了Joel的回信。果然不出所料,终于提到了我最担心的关键问题——语言:你有用英语表演的影视作品吗?你有很强的语言技能吗?……完了完了,过不了语言关,一切都白搭。可语言关也不是一天两天能过关的呀。既没有陈冲流利的英语,也没有杨紫琼敏捷的身手,更没有巩俐的国际名声,千万别幻想了。中国影视圈都混不利索,还想在白人的天下混?可这次“燕遇”又一次激起了我对剧组的怀念,即使不演有名有姓的角色,我也很想了解老外剧组是怎么拍戏的?演员是怎么表演的?工作人员之间怎么协调的?甚至剧组的盒饭都吃些什么?……在强力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做群众演员,这样才有机会潜入剧组的心脏,了解更多的细节。

 

 

群众演员必须有经纪公司

在加拿大做群众演员可不是去电影厂门口等候,也不是给某个副导演打个电话或吃个饭。无论是专业演员还是群众演员,都必须由经纪公司的推荐才能参加所有影视剧的拍摄,所以先找一家经纪公司是至关重要的。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October  Studio影视制作公司的张宇,他的公司曾经和国内的摄制组有过几次合作,比如:电视电影《温哥华酱油乐队》、海润集团的电视剧《恋哥2012》、电影《对不起,我爱你》等,他对影视圈比较熟悉,我便向他打听经纪公司的情况,他把曾经合作过的一些经纪公司告诉了我:有InspirationALL Talent & Modeling Group、Local Color Talent Agency Ltd、Hollywood North Extras Inc、Lucas Talent Inc、Red Talent Management Inc、Showbiz Management、Boss Management Inc、GE Talent、Valley Extras等。之后,我在网上搜索这些公司的资料:公司的规模有大有小,成立的时间有长有短,操作的模式各有千秋。就拿接待日来说,有的公司是每月一次,有的公司是每周一次;有的公司是收取15%经纪费,有的公司是收取12%经纪费;有的公司直接把支票寄到你家,有的公司需要你自己去公司拿支票……

我选了其中的一家经纪公司,填写好了下载的表格,除了出生年月日,身高体重,学历国籍,还有星座血型,眼珠、头发、皮肤的颜色,鞋的尺码,具体到每一个细节,和专业演员表格没啥大的区别。然后准备在他们规定的接待日去面试。

这家经纪公司坐落在市中心一栋摩天大楼里,乘上电梯到达二十六楼,穿过长长的走廊,便看到右手边写着此公司名称的玻璃门,顺着前台指点的方向,找到了一个房间,里面已有四五个人坐着了:有男有女,有黑有白,有胖有瘦,有高有矮,看样子也是来面试的。面试官是个白人中年女性Stephanie,她站在一张堆满了文件资料,文具与电脑的大办公桌后面,一会儿翻翻资料,一会记录着什么,一会又拿着相机给面试的人拍照。拍全身、半身、正面脸部特写、左侧脸、右侧脸,还有手部特写,比囚犯进监狱拍的犯人登记照还要仔细。轮到我时,跟前面所有人一样,就这样花了十几分钟,很顺利地完成了面试。

回家以后的一个多月里没有接到任何拍摄的消息,于是,就再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突然有一天,收到一封经纪公司发来的邮件,内容大概是:某天某地方需要群众演员,请来信确认你这天是否可以工作。如果你回复可以,经纪公司将会安排你这天工作。

 

 

第一次接到拍摄通告

第一次的拍摄地点在Langley(兰里市),离家大约四十公里左右,虽然有点远,我还是决定去看一看,于是回信确认了。直到拍摄的前一天晚上大概十点钟左右,才等来经纪公司发来的正式拍摄通告,里面还附有十几个文件:《不剧透协议》、《演职人员摄影和社交媒体政策》、《详细拍摄事项》、《群众演员安全指南》、《对年轻人和新人的指南》、《发型,化妆,着装的要求》、《拍摄现场地址地图和停车场》……并要求回复收到此信。第二天要早起,一大堆的文件还都是英文的,全看完得花多长时间啊!于是,我只查看了一下地图和报到时间,就躺下了。不就是个群众演员吗,至于嘛!

第二天一大早便开车出发,首先在GPS导航系统设定好了目的地,然后跟着定位系统指定的线路,顺利到达剧组的停车场。在驶入停车场前三五百米的树干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剧组醒目的彩色标识箭头,这些箭头让你不至于在没有门牌号码或公司名称的情况下慌里慌张,不知所措。进入停车场,就有剧组保安人员指挥每辆车开到规定的停车位。这时,只见一辆车接着一辆车前赴后继驶入停车场,大伙儿都挺准时,不管是开老爷车的还是超级豪华车的,加拿大的群众演员绝大部分是自己驾车到剧组的,即使国内的专业演员,也不是每个人都驾车。这是国内群众演员和加拿大群众演员的第一个不同。

离停车场不远的地方,有一排白色帆布帐篷,里面有简易的桌椅,这是供群众演员休息候场的地方。冬天,里面有电暖器,帐篷外面,有排列整齐的器材车、服装车、道具车、发电车、餐车,演员休息车、移动制片室、移动厕所等,好气派、好壮观啊。

离报到时间还有15分钟,陆续到来的群众演员开始排队签到,提供身份证或者驾驶证领取凭证文件,凭证一式二份,上面除了填写个人资料,影视剧名,工卡号码外,最重要的是报到时间,因为群众演员的报酬是按小时计算的。中国群众演员是按天计算报酬的,工作一天80元,剃头、抬轿、淋雨、挨打,披麻戴孝等视情况补贴5元至30元不等,演死人加红包10元至20元不等,演妓女和客人有身体接触的工资翻倍,亲嘴加100元,裸露身体加200元,全裸1000起。加拿大群众演员报酬计算方法是:每小时11.73加币,超过八小时按1.5倍支付,超过十二小时按2倍支付,除去午餐或晚餐的30分钟时间。法定节假日还有额外支付,遇到外景地超过一定的距离,剧组会适当补贴汽油费。另外,如果剧组向群众演员借汽车、自行车、小动物等,也会有额外的支付。剧组拍戏超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这样群众演员就能拿到加班费,所以大家都希望拍得时间越长越好。有时候,剧组需要留下部分群众演员时,大家都争先恐后要求留下。但是剧组有规定,工作时间最长不得超过14个小时。拍完以后,大家要先排队归还服装,饰品,道具,然后拿好凭证回家。

 

 

服装和化妆的准备

填写完凭证上交后,接下来是排队让服装师确认服装。在邮件的拍摄通告上已事先对化妆,发型,服装有详细的要求:比如不要穿黑白颜色的衣服,不要穿露脚趾的鞋子,群众演员要自备三套衣服供服装师选择,通告上也会根据剧情的需要,把服装要求说得具体到着正装或休闲装。排着队的群众演员身边都有个拉杆箱、行李袋、或者双肩包,有的不仅带了三套服装,还带了帽子、手套、围巾、眼镜等供服装师选择,如果服装师看到你搭配的颜色或款式特别中意的话,会大大称赞你一番。如果没有带服装或带的服装颜色款式不符合要求,服装师会安排去服装车上试穿剧组准备的其他服装。在离服装车不远处,有两个小帐篷,上面写着两个大字“M”“W”,是专供男女群众演员分别换服装的。我平时穿的衣服深色居多,有了服装车做后备,没带服装也没挨服装师的骂,便想到不带服装既轻松又方便。可看着其他群众演员,不仅带了熨烫平整的衣服,干净的鞋,还化了妆,梳了头。我心里暗想,拍不到的呀,即使拍到也是模糊的,很远的,一晃而过的,可他们认真劲儿确实打动了我,咱可不能耍小聪明,使小心眼,搞小动作,得老老实实,踏踏实实的工作,别让人讲起来又是Chinese,多不合适啊!

服装确认后,再排队让化妆师和发型师确认妆面和发型。有些群众演员是自己化了妆来的,我每次都是素面朝天。化妆师会根据剧情的需要,有时候补点妆,涂点睫毛膏或口红,大部分是不需要化妆的。女士的发型一般不改动,如遇到大的舞会场面,高级餐厅,剧场音乐会,会盘一下头发喷一点定型胶什么的。男士的发型太长,化妆师会帮着把头发理一下。我看到几个不修边幅男士就是等着化妆师给免费理发呢。你一定不会想到化妆师花费时间精力最多的居然是遮盖某些群众演员身上的纹身。一开始,看到化妆师们拿着一支金属的电动化妆喷笔在群众演员手臂上、脖子上喷着,发出“次次次……”的声音时,我很纳闷:这是什么妆,人体彩绘吗?什么剧情需要啊?后来才明白,是在遮盖纹身。好家伙,有纹身的人还真不少,一条长龙排到很远。化妆师们耐心仔细地给每一位群众演员遮盖纹身,一边还和他们谈笑风生,除了盖住纹身,服化道部门还要对群众演员服装上,手提包上,自行车上的商标用胶布进行遮盖,可不能给耐克,阿里达斯等商品做免费广告。如果需要女士穿连裤丝袜,这双袜子是不用归还的,因为洗袜子的人工费要比买一双袜子还贵。

首先是报到,接着是确认服装和化妆,每次都需要排队。即使人再多,队伍再长,也听不到半点抱怨的声音,看不到一丝不耐烦的表情,大家都很安静耐心地排队等候。这里有一个原因大家应该都明白,群众演员的工资是按小时支付,也就是说时间越长挣钱越多。服装、化妆全部完成后,群众演员再站成一列,让服化部门的工作人员从头到脚再整体检查一遍,像部队士兵接受首长检阅似的。全部准备完毕回到座位上,差不多已经两个多小时过去了。 

这期间,工作人员反复提醒群众演员:洗手间在哪里,抽烟在哪里,咖啡和水在哪儿,小吃在哪儿……等大家都坐稳当了,副导演会把当天要拍摄的剧本朗读一遍或把故事梗概说一遍,告诉我们有几页纸,大概需要拍摄多长时间,群众演员需要配合什么样的表演,讲得很清楚很仔细。朗读剧本最好的是《Arrow》剧组的副导演Michael,他感情真挚,声情并茂,极富艺术感染力,每次读完都得到热烈的掌声。

遇到拍摄年代戏,群众演员需要提前一周事先试妆,剧组一般会支付2至4个小时的酬金作为试妆费用。其实,实际试妆二十分钟都不到。寒冷的季节,如果群众演员需要穿单薄的服装演戏,剧组会借一件羽绒长大衣给你披着。年代戏的化妆要比现代戏仔细,化妆师连眼睫毛都要给群众演员贴上,精准,专业,无可挑剔。

 

 

来自各行各业的群众演员

接下来就是等待正式开拍,等候的时间有长有短,一二个小时至四五个小时不等。等候期间,有人看书,有人打牌,有人玩手机,有人喝咖啡聊天。最有趣的是有些群众演员截屏或录下了自己参与拍摄的一些影视剧录像让朋友们分享,哪怕在镜头里只出现一瞬间,都非常引以为豪。我经常寻找能讲中文的或有拍摄经验的人了解剧组的情况,交谈中发现群众演员来自各行各业:有大学中学的老师,小公司的老板,健身房的教练,拿救济金的失业人员,退休老人,大学生,温哥华电影学校刚毕业的年轻人,也有职业群众演员。由白到黑各种肤色,由年轻到年长各个年龄段。从整体看,他们的文化修养要比中国群众演员高,这也是两国群众演员的另一种不同。

剧组根据剧情,少的时候需要群众演员20至30个,多的时候200至300个,现场需要群众演员时,工作人员会通知大家准备。有时候不需要全部都参与,便会根据坐的桌子来安排,比如,坐在第一张桌子的人第一批去,然后轮到第二张桌子的人,或者按生日,按血型,按星座分批,井然有序。服花道部门的工作人员通常会站在群众演员去现场的必经之路,像登机前过安检一样严格检查每个群众演员的纽扣、拉链和发型,道具师在一旁发道具。当拍进剧场里的戏,道具师发戏票和说明书;当拍各种比赛的戏,发水杯和小旗子;当拍上班路上的戏,发拎包和文件包;当拍雨天的戏,发雨伞和塑料袋。

华人参加拍摄最多的场景是唐人街,有时是实景,有时是剧组临时搭建的摄影棚。唐人街的场景总是脏不拉几,满地的杂物、垃圾、痰迹、中文招牌、路边摊等,这也常常遭一些群众演员的揶揄:这哪是现在的唐人街啊,要说是二三十年前的唐人街还差不多嘛!而在唐人街出现的故事情节通常也是军警围捕、追捕逃犯、大打出手、杀人灭口。从没见在唐人街谈情说爱的浪漫温馨场面,而参加唐人街拍摄的群众演员除了中国人外,还有日本人、韩国人、新加坡人、菲律宾人、马来西亚人、越南人……老外看亚洲人一般分不太清哪国人,就像我们看法国人、德国人、瑞士人、意大利人一样。除了唐人街,我参加过的其他场景有葬礼的现场,演讲的礼堂,医院的候诊室等。至今已参与拍摄的有《Backstrom》、《Arrow》、《The100》、《Un-real》、《The 9th life of Louis Drax》等多部电视电影,有的电视剧已经拍到了第二季或第三季,也曾去过好多个摄影棚和拍摄基地。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