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艺术殿堂何来“无知”?

阅读量:1928 评论数:1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艺术殿堂何来“无知”?

Queenydou

 

      我家孩子学画,老师发了一段知名画家陈丹青的演讲视频,其核心的一段话触及审美。

      他说:“艺术顶顶要紧的不是知识,不是熟练,不是现在咱们说的所谓文化教养。而是直觉,而是本能,而是那种最最新鲜的感受力;我甚至觉得是一种可贵的无知”。

      听了这些话,我很难理解:艺术咋就是 “无知” 呢?而且 “无知” 还很可贵,还 “顶顶要紧”!

      众所周知,艺术是一种高级精神活动。既然如此,艺术就不可能 “无知”,而必须 “有知”!而且单单是 “有知” 还不够,还需要 “深知”,直至 “神知”。

 

艺术必须 “有知”

 

      但凡搞艺术,谁都不否认艺术是人的精神活动。既是精神活动,当然就离不开认知。

      就拿陈丹青熟悉的画来说,不要说画画,就是看画也不能像榆木疙瘩一样不动脑子。一幅画摆在眼前,要欣赏,起码要知道画的是啥:是一只虾,还是八匹马,还是42头驴,还是斑驳陆离的碎片?总之,画的内容需要反映和理解。有了反映,有了理解,自然就有了感知。

      看画都需要 “有知”,更何况画画!

      看画是被动感知,画画可是主动感知。画画是要把头脑里的东西画出来,头脑里的东西从哪里来?还不是从现实中来!现实都跑到脑子里来了,那不是知,又是什么?

      再者,画家把脑子里的东西画出来,他画出来的东西肯定不是现实具体对象的原样复制,而是经过大脑处理加工过的,其中包含了画家对现实的理解。所以,画画的认知活动已经不仅是大脑像镜子一样被动反映那么简单,而且是对头脑中所形成的思想这种复杂认知的表达。

      所以画画搞艺术真不能 “无知”。

 

 

艺术更需 “深知”

     

      可能有人会说,绘画是形象艺术,不是抽象的思想,因此,勿需深刻认知。

      诚然,绘画是形象艺术,而不是抽象。不过,这并不是说绘画可以不要抽象。

      不论是绘画大师,还是初学蒙童,还是画岩画的原始人,只要拿起笔画,就离不开点线面。点线面是什么,不就是对图像的抽象吗?

      你看,美国漫画家画特朗普,不管怎么画,怎么变形,你都不会认错人。为什么?因为他们抓住了本质特点,不仅抽象了,而且高度抽象!

      画来画去满纸都离不开勾线,谁能否认画家用来绘图的点线面在本质上不是几何学和函数中的点线面?这都进入到数学这么抽象的层面了,难道绘画还不算 “有知” 吗?

      这不仅是“有知”,而且是 “深知” !

      对表达对象,画家不仅要知其表面,而且要知其本质。除此之外,还要掌握表达的手段和技巧。知表面是知,知本质更是知,而训练和掌握表达手段和技巧则是对 “知” 之强化和深化。

      就说齐白石画虾。他老人家不仅要对虾的形态有深知,更要对虾的动态细致把握,还要对虾的生活习性及环境了然于心。惟其如此,方能独具慧眼,笔底生花,创造出他理想的虾。 

      如果不是对虾的认识做到成竹在胸,他何以超然物外,画虾而不画水?正所谓艺高人胆大!

      在脑子里画虾与用手画虾完全是两回事儿。画家除了对虾有深知,还要有熟练扎实的绘画功底。否则,就是茶壶里的水饺倒不出来!

      由此可见,观察,提炼,烂熟于心和掌握表达技能,练就一身硬功夫,都是 “深知” ,而非无知。

 

 

艺术还需要 “神知”

 

      不过,艺术毕竟是艺术,仅仅 “深知” 也还是不够的,还必须要 “神知” 。

      我们每每赞叹艺术作品为 “神来之笔” !

      听上去,这是一个溢美之词,可是细品起来,它表述的正是艺术创作的最高境界。

      艺术家搞创作都有对 “灵感” 的经验。就是脑袋不来电的时候,怎么也表达不完美;一来电,一气呵成。这就是所谓的神来之笔。

      对于神来之笔,艺术家们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竟然说不清楚这 “神来之笔” 的心路历程。仿佛一切都是在冥冥之中,自己的手好像不是自己的,倒像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控制。

      因为搞不清楚,所以才有了 “神来之笔” 一说。那么是不是真的有  “神” 呢?

      当然没有,这个神,其实就是自己的直觉。

      直觉是人认识活动的最高境界,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大脑的运算过程在后台运行。

      乒乓球最能让我们感受直觉的力量。

      一个小球在球桌上飞来飞去。球的落点,角度、速度和力度瞬息万变。如果把每一个球的来回看成一道数学题,不容否认,不仅需要求解的题无数,而且道道都是难题。

      如果每一个难题都需要清晰运算,试问选手的大脑要做出多少运算?光顾着算题了,球还怎么打?

      这么复杂,如此众多的运算,大脑在瞬间就完成了。可是谁看见了这些运算?选手自己是否清晰地感觉到这些运算?没有,当然没有!因为一切都是在后台。

      这就是直觉:操控乒乓球选手快速应变的力量不是神,而是他自己的直觉。

      艺术创作靠的就是这种无形的力量。

      对于这个无形的神一样存在的认知力,我们是忘我的,不自觉的。但是不自觉并不意味着无知。正相反,它是经过反复思考而深思熟虑的真知灼见,它是经过知识积累而堆积成的智慧飞跃,它是经过反复磨砺而久炼成钢的经验范式和潜在意识。

      所以说艺术不仅不能无知,甚至深知都不行,还必须有神一样的真知!

      真知啊!怎么理解?感性不是真知,不深刻,浮于表面;知性也不是真知,不生动,抽象空洞;只有理性才是真知:既不脱离现实,又内涵深刻。关键是它还是具体的,活的,有生命的,有灵魂的。

 

      不可否认,陈丹青是一个优秀的艺术家,既然是一个优秀的艺术家,他当然应该对艺术创作有相对深刻的体会。比如,他说 “艺术顶顶要紧的是直觉” ,是可贵的 “无知” 。我想他要表述的 “无知” 应该是指直觉的那种不自觉状态,而不是真正的对牛弹琴般的无知。不过,既然此无知非彼无知,何必要自生烦恼来借用 “无知” 这个容易引起歧义的概念呢?为什么不直接用 “不自觉” 或 “忘我” 来准确表达呢?

      平心而论,当年一窝蜂都在画石膏的时候,陈丹青能够脱颖而出,靠的就是他对生活细心的观察,深刻的思考和鲜活的表现。显然,成就他艺术造诣的所有这些都与 “无知” 无关!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Avatar
沙漏   1个月前
好文
   2    0

一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