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如风后传-第六章

阅读量:512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虽然时隔多年,Danny的记忆却依然清晰,刘风和他的第一次相遇纯属偶然,却又带着些许必然。

在遇到刘风之前,Danny还是一个典型的纨绔子弟,一天到晚地和一群小兄弟吃喝玩乐、打架泡妞。和普通浪荡公子不同的是,军人后代的血统还遗传给他一个特殊爱好,那就是枪械和射击。

在厌倦了靶场里戳纸的打靶方式后,Danny狂热地爱上了最接近实战的彩弹枪游戏。他领着小兄弟们组成了一个八人战队,每个星期都会到卡尔加里郊外的彩弹枪游戏场,与其他人临时组成的战队打比赛。在游戏场上,Danny的战队算得上是战无不胜,所向披靡。他们碰到的最强劲的对手,是一只由西人组成的战队。在最初的几场交锋中,双方各有输赢。不过,Danny等人凭借更加娴熟的配合和出色的个人技能渐渐占了上风,到后来打得对方再无斗志。在被Danny称为最后一战的那场比赛之前,西人战队原本已无心再战,Danny自信满满地拿出一把崭新的雷明顿870战术霰弹枪做赌注,用来刺激对手参战,西人战队的领队禁不住诱惑,接受了Danny的挑战。不巧的是,比赛当天,西人战队的一名队员遇到车祸,住进了医院。为了凑齐八个人,领队找来了他的邻居——已经领着阿雪移居卡尔加里的刘风。

刘风原本对这种近乎玩闹的游戏并无兴趣,只是碍于相处还算不错的邻居的情面,抱着帮忙凑数的心态参加了战队。当Danny看到清一色的西人战队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东方人的面孔时,脱口而出地说道:“哥儿几个,瞧瞧,这帮孙子找来个汉奸当外援。”几个小兄弟嬉笑着随声附和。正在穿上防护服的刘风听到了Danny的话,抬起头看着他。Danny用挑衅的眼神和刘风对视着,刘风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穿好防护服,戴上了面具和头盔。Danny轻蔑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怂货!”

比赛的场地是整个游戏场里最大的丛林场景,西人战队一如既往地一败涂地,除了刘风以外的其他七个人在开场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就相继中弹出局,Danny的战队依旧满员。当Danny等人以为已经赢得了胜利,聚到一起正要走出赛场时,一发不知从何处飞来的彩弹打中了站在Danny身旁的一个小兄弟的头部,在他的头盔上迸裂,红色的液体飞溅到Danny的护目镜上,几乎遮住了他的视线。Danny这才想起来,在比赛中好像一直都没看到刘风的身影。Danny伸手抹掉护目镜上的液体,大吼一声:“散开!是那个汉奸干的。”第二发彩弹击中了另外一个小兄弟脸上的面具。Danny一边冲着彩弹飞来的方向连续射击着,一边躲到了一棵大树后,还没中弹的另外五个人也各自找到隐蔽物躲了起来。

Danny很快就确认了刘风藏身的地方是一片布满灌木丛的洼地,他指挥另外五人交替射击,互相掩护着向洼地冲了过去。刚刚开过两枪的刘风却没了动静,并没有还击。当Danny等人冲进洼地后,只是在地面上发现了被刘风压倒的一大片枯草。这时,Danny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指挥众人分成两人一组,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向洼地后的树林搜索过去。其实,刘风并没有离开那片洼地,他只是用枯草在自己身上做了一个简单的伪装后,就地藏到了枯草堆里。在Danny等人离开洼地后,刘风悄悄地跟到了他们的身后,从容不迫地连续开枪击中了四个人,迫使他们出局。不过,刘风也耗尽了所有的彩弹。

当Danny发现整个赛场里只剩下自己这一组时,恼火地对同伴小杜说道:“真他妈见了鬼了!”小杜一边四下张望着,一边说道:“老大,我觉得今天咱们选错了场地,这个家伙好像特别会玩儿丛林战。”Danny说道:“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卡村还有人能玩儿过我?”小杜说道:“现在连他的人影都没找到,就已经被他干掉六个人了。你说咱们该怎么办?”Danny想了想,说道:“先撤到场地边上再说。”

就在两人往赛场边缘撤退的半路上,刘风从一棵大树上跳到了他们的身后,一把勒住了走在后面的小杜的脖子,顺手夺下了他手里的彩弹枪。等到Danny听到动静转身举枪的时候,刘风已经用枪对准了他,微笑着说道:“投降吧!”Danny丝毫没有犹豫,冲躲在小杜身后的刘风连续射击,彩弹全部打到了被刘风用作盾牌的小杜身上。一朵朵弹花绽放在小杜前胸,他被打得连声惨叫。刘风皱着眉头,从容不迫地向Danny开了一枪,彩弹从Danny的面具和防护服的连接处钻了进去,正中他的咽喉。Danny瞬间失去了呼吸能力,扔掉彩弹枪,用双手捂着自己的喉咙,大口喘息着跪到了地上。

刘风在更衣处脱下防护服的时候,Danny走了进来,把霰弹枪扔到他的怀里,不甘心地说道:“归你了。”刘风把玩了一下霰弹枪,又扔还给Danny,说道:“你自己留着吧,我不喜欢这枪的保险设计。”Danny愣了一下,说道:“这可是雷明顿,军警装备的,保险设计有啥毛病?”刘风说道:“没毛病,不过不适合我的左手。我习惯用Mossberg,保险在机匣上面,更方便一些。”Danny说道:“那好,你给我留个电话,回头我给你一把Mossberg。”刘风笑了笑,说道:“不用了。”Danny说道:“那不行,我输了就要认账。”刘风说道:“玩玩而已,不用这么认真。”说完,刘风走出更衣处。Danny冲着他的背影喊道:“哥们,你叫啥名儿?”刘风头也不回地说道:“刘风。”Danny又喊道:“我叫Danny,你记住我的名字,咱们后会有期。”刘风停下脚步,回头看了Danny一眼,又笑了笑,转身离去。

从那以后,Danny对彩弹枪游戏再也没有了兴趣,每当他的小兄弟们叫他组战队去玩的时候,他都会冷冷地说道:“没劲!小屁孩玩儿的东西,我不去。”了解他的小杜私下跟其他几个人讲了比赛时发生的一幕,众人才渐渐明白了Danny的真实想法,是刘风给了他一种巨大的挫败感。Danny被一败涂地的事实彻底摧毁了在彩弹枪游戏上的自信,他不想再在赛场里碰到刘风。然而,Danny越是躲避着刘风,命运却好像开玩笑一样刻意安排他又一次和刘风相遇了。

Danny转让了自己的所有彩弹枪装备,从此远离游戏场,但他很快就找到了新的玩法——打飞碟。在卡尔加里城西的猎区附近,有一片天然形成的靶场。每逢假日,总会有人到这里来打靶或者打飞碟,互不相识的射击运动爱好者们往往会在这里结交成为好友。来过几次之后,有着射击天赋的Danny就成了打飞碟的高手,他可以轻松地击中连续飞到半空中的飞碟而不会错失一个。就在他将要觉得乏味而转向新的玩法的时候,刘风出现了。

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Danny带着小杜开车来到野外靶场。当他俩从皮卡上搬下飞碟机时,才看到早已有人在靶场上打飞碟了。眼尖的小杜一眼就认出那人正是刘风,他指着刘风的背影对Danny低声说道:“老大,那个汉奸。”Danny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仔细瞧了瞧,自言自语道:“真他妈的是冤家路窄!”

Danny和小杜拎着霰弹枪走到刘风身旁,刘风也认出了他俩,微微点头,说道:“又见面了。”Danny炫耀式地把他的贝纳利霰弹枪扛到肩头,说道:“你也会打飞碟?”刘风听出了Danny话语中挑衅的意味,淡淡地说道:“怎么?想比一比吗?”Danny不屑地说道:“可以啊!咱们赌什么?”刘风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很好赌吗?”Danny说道:“没有赌注,不够刺激。”刘风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如果我输了,这辆车归你。”说着,他指了指停在不远处的一辆黑色皮卡。Danny的眉头扬了起来,和小杜对视了一眼,说道:“这次有点儿意思了。”随即,Danny对刘风说道:“如果我输了……”刘风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如果你输了,从此以后不要再碰枪。”

“结果怎样?”这是在Danny讲述过程中,Sherry唯一的一次插话。很明显,她终于被刘风和Danny的故事勾起了兴趣。Danny略带沮丧地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我中了他的圈套,和他比的是他已经练了很久的多向飞碟,就是同时把四个飞碟扔出去,在飞碟落地之前看谁打中的多。结果是我输得一塌糊涂,打得最好的一次也只打中了两个碟,刘风几乎是百发百中,每一轮都能打中至少三个碟。”Sherry微笑着说道:“那么你认输了吗?”Danny瞪了她一眼,说道:“我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人吗?”Sherry耸了一下肩,说道:“目前还看不出来。”Danny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输得心服口服,当场就认了刘风做大哥……”Sherry又一次打断了Danny说道:“你并不是真正的心服口服,在你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点不服气,总想着有朝一日,你会超过他,对吗?”Danny惊讶地看着Sherry, Sherry笑了笑,说道:“你刚刚讲到比赛打飞碟的时候,我注意到你不自觉地慢慢攥紧了拳头,这说明那段经历对你来说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痛,你并没有完全心悦诚服地接受刘风做你的大哥。在你看来,这个世界上没人有资格可以教你做什么,只有你自己才是自己的主宰。”

一个人内心深处不是特别阳光的部分被旁人轻轻松松地读懂的体验,并不令人愉快。就像一个躲在被窝里自慰的小男孩突然被人掀开了被子一样,Danny在那一瞬间先是感到一阵惊恐,随即而来的是羞耻和恼火。他目不转睛地盯着Sherry,紧闭双唇,嘴角轻微地抽动了一下。Sherry微微一笑,说道:“没错,无论你在想什么,我都能很轻松地看出来。”Danny的眉头一扬,说道:“是吗?那么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