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那一代的人

阅读量:4391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210801003455_那一代人.jpg

               那一代的人    (二)

      父亲在文革时期的日记和以前的日记相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父亲言必称毛主席教导如何如何,从不理解文革到没有思考后就表示紧跟。文革中,地方派系主要是保皇派和造反派的斗争乱成一团。以老爸的观点,造反派就是一帮制造混乱的坏分子,偏偏部队要他去“支左”(就是支持某一系统的造反派),老爸不愿意去。结果广州军区政治部的刘主任和阎领导(当时兼任广东省革委会副主任)找他谈话,要求服从命令,前去支左。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老爸只能硬着头皮去支左。没承想,那一革命造反派组织不是中央文革小组所中意的,责问广州军区为何支持该派别。阎领导此时快要跟随永胜司令到北京当副总参谋长了,没时间,没心情,没理由将责任揽在身上。领导没错误,总得找个替罪羊应付上峰。老爸这只 “虎”顺理成章地变成了那头 “羊”。得,这支持某造反派成了我老爸的主意,这反党,反军,反文革的大帽子就算戴上了。阎大领导,不带这么玩的,您上去了,担心影响闪亮的光辉前程,就不承认了自己当时说的话了?!真是坑爹,坑俺的老爹呀!老首长丁盛到广州军区当司令员,夫人孟文虹也曾和母亲在一个宣传队里共过事。老爸希望向老师长,老军长申诉,丁司令员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小耿,老同志了,政治上不能太幼稚了。潜台词就是;你太傻太天真。司令员当然向着政治部主任。老爸虽然走了霉运,心性依然倔强,从此再没有去拜访丁府,再也没有与当年他佩服和尊敬的老首长联络。他不知道的是,若干年后,在中国的政治漩涡中,老首长的结局更加悲凉。那始作俑者阎大叔受到林彪事件的冲击,也受到了迫害,经过若干年的审查,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审查结论,没查出他和林彪集团有瓜葛,但他在总部以及此前在广州的支左工作中犯有错误,有的错误还是严重的,最终这口支左的锅还是自己背上了。对阎领导而言,老爸的事不过是皮毛小事一桩,或许早就记不得了。可落在我家头上就成了家破人亡,刻骨铭心的惊雷。战争年代与和平年代的差别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彻底地改变了。

210808223304_那一代的人5 (2).jpg         

      (十年浩劫中的红头文件)

          一个从十三岁就当了八路,十四岁入了共产党的好孩子,从此将自己的一切,包括最宝贵的生命都交给了军队,一辈子听毛主席的话,跟共产党走的人居然成了反党,反军的人,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可笑和荒唐的事吗?老爸备受打击却想的开,他说;燕赵大地无孬种,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回家种地,我本来就是农民的儿子。我们村出来当八路的十几个人,现在活着的就剩下我一个。和死去的兄弟们相比,我已经是很幸运的了。

         母亲开始坚壁清野,为下放做准备工作,将家里的部分物件转放在外祖父家。屋破又遭连天雨,外祖父被单位的人诬陷贪污而自杀,妈妈是个感情细腻而脆弱的人,经不起双重打击,不久就弃世而去了天堂。父亲虽说又娶了继母,但此后的日子寡淡如水。林彪事件后,对老爸的审查不了了之,组织又开始让他支援三线建设,到军代处负责工作。他还是一如既往,不讲条件,除了努力工作,还是工作。不过他对弟弟们的关心似乎多了些。老爸的心境依旧不好,他将心爱的猎枪送了人,喜欢给人拍照的相机闲置在抽屉里,我们家从前的快乐日子如西飞的黄鹤——早已一去不返了。

          父亲中风病到,写了几十年的日记戛然而止。一个普通农家的孩子,因为日寇的入侵,成为一名军人。在部队里接受了教育,有了理想和抱负,愿意为建设一个人人平等和自由的新中国而贡献自己的一切。可惜在人与人之间的政治斗争展开后,很多人所付出的努力和精力都是无效的。他们为之奋斗的理想与他们渐行渐远,甚至与他们坚定的信念相悖。他们的心痛和失望是我们所不能理解的,只有他们把建设国家的事业真正当作了自己的事业。可当政治斗争不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就被无情地抛弃了,成了历次运动的牺牲品。“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和“今天是朋友,明天是敌人”的大戏在那一代人里不断地重演。今天的张嘎子应付不了貌似自己人的对手,更何况嘎子们已经习惯于听从和服从,与之取之皆由那只看不见的手。惨烈的内战和无休止的内斗让我们民族的元气大伤。

210808223608_那一代人2.jpg

(文革中几乎人人都写过大批判文章和检讨书)

          20068月,老爸平静地走完了他一生,彻底地从精神和肉体的痛苦中解脱了。我感谢他给了我生命,遗传了他的勇气和坚强。翻看过那几十本日记,仿佛就看见了父亲曾走过的路。我为父亲骄傲,他从一个一无所知的农家孩子,依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一个有文化和知识的人。我也替他惋惜,他许多的时间和精力都消耗在海量的检讨,申诉和检查之中,如果他能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没有一次次的运动,或许他会生活的更幸福。历史和命运是紧密相连的车轮,大部分人只能被时代裹挟着,随着不可逆转的车轮向前,而掌控不了自己的命运。历史没有如果和或许,我真心地希望那些愚昧人民的日子永远过去,让百姓能生活在幸福和快乐之中。感谢邓爷爷让我们走进了改革开放的年代,让我拥有了独立思考的空间,可以用自己的观点客观地评价父辈的过去。父亲那一代人用一生的纪录,让我们更清楚地看清了脚下的路,如果是这样,他们就没有了遗憾。

June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一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