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我宁愿儿子被欺凌!

阅读量:1638 评论数:5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我宁愿儿子被欺凌

Queenydou

        

      看到这个标题,很多父母会骂我这个爹实在“太二了!”,因为没谁乐见自己的儿子被人欺负。

      不过,任何事情都有两面,被人欺负固然不好,但是也不一定都是坏事儿,特别是在加拿大

      

      昨天是“粉红衬衫日”。在加拿大,这一天是用来教育学生反对校园霸凌的。

      提前一天,我和儿子Ryan讨论起校园霸凌。孩子委曲地哭了,原因是他遭受了校园霸凌。

      有一个小洋孩儿叫Bully(隐去真名)很是霸道。那天,轮到Bully当值“每日之星”。

      “每日之星”是学校用来培养孩子社会责任意识的一项举措。

     当值“每日之星”的学生要负责给来上课的小朋友们提供服务。其中一项服务就是进教室之前,帮助小朋友用消毒液洗手防新冠病毒。“每日之星”的具体任务是摁压出瓶子里的消毒液给同学们。

     有了一点点儿小权力,Bully便开始滥用权力。他对Ryan说:“除了你,其他同学都可以先进教室,你必须最后一个。”

      Ryan只好乖乖地等在门口,看着一个一个的小朋友从身边过去。原以为轮到最后一个该他进教室了。没想到Bully又开始刁难说:“你别想让我为你服务,我才不给你摁洗手液;你也别想在我之前进教室。”

      就这样,Ryan老老实实地等Bully先进去后,才自己给自己摁消毒液洗手进教室。

      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无端羞辱,可以想见Ryan的难堪,孤独和无助。

      孩子委屈地哭诉之后,说出一句扎心的话:“He is hitting my feeling.”(他打击我的情感。)

      听到这句话,我的眼睛湿了。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完全符合英文的表达方式,但是我充分理解儿子所要表达的内涵。我不敢相信一个五岁半的孩子对于霸凌的体验和理解会如此深刻以至于情感深处,真可谓痛彻心扉!

      刚好,就在几天前,在微信圈儿里,我曾回复过一个妈妈,帮助她辅导孩子对霸凌的理解。我解释说,霸凌不仅是用语言和行为对他人身体限制,也包括精神方面。当时,说这番话的时候完全是从逻辑分析的角度出发来界定霸凌的,而对于真正的精神伤害并没有深刻体会。

      真没想到精神的伤害是如此地刻骨铭心,连一个懵童都能够被伤得掏心扒肺。

      这时,我恍悟,儿子已经整整一个星期了,郁郁寡欢,像霜打的茄子。原来,他备受煎熬,持续一周没能从所受的心理挫伤中自我解脱。

      我立即行动,当晚就写了电子邮件给班主任,详述了Ryan所受到的羞辱和心理创伤。

      开宗明义,我第一句话就是:“明天是‘粉红衬衫日’,我多么希望这是一个没有霸凌,充满友谊的日子,但是我不得不投诉Bully的欺凌霸道!”。

      我也提醒老师,“每日之星,对于Bully是个灿烂的日子,可对于Ryan却是黑色的日子”。

      第二天一大早,当我们像往常一样最早来到校门口时,班主任已经等在了那里。她告诉我们她已经查过事情发生的具体时间,并安慰Ryan说,她一定会给孩子一个满意的处理结果。

      下午放学了,Ryan一脸阳光,恢复了往日的天真烂漫!

      班主任的电子邮件随后就到。

      从邮件中获知,老师做了四件事:第一,在班上不点名地剖析了此次霸凌事件;第二,把Bully和Ryan叫到一起,单独调查真相。布里承认错误,班主任批评教育;第三,将事件呈报校长,由校长再给Bully谈话,并提出严厉警告;第四,Bully再次当面承认错误,赔礼道歉。

      Ryan受伤的心得到了抚慰。

       

      之后的一天,和孩子一起吃晚饭时,Ryan突然问起奴隶制的问题。

      “爸爸,你记得你给我讲过美国有servant(仆人)的事情吗?”

      我不太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孩子进一步解释说,“就是那些servant(仆人)被绳子捆着手,脚上还戴着脚镣干活”。

      我恍然大悟,孩子指的是美国早期存在过的奴隶制。

      大半年前,他还不到五岁。为了教他阅读,给他买过一个“I can read”的系列读本。其中有一本书讲的是著名的黑人女奴哈莉特·塔布曼组织地下交通线历经艰险营救上万黑奴的故事。

      我很纳闷,这么小的孩子怎么突然会对政治感兴趣,这不是他这个年龄应该关心的话题。正是出于同样的考虑,当时我把买的这套书全退了,觉得政治不适合幼童。

      我纠正他说:“我记得那是讲黑人奴隶的故事。那些是奴隶,是slave,不是servant。”

      孩子又问:“奴隶和servant有什么不一样?”

      我解释说:“奴隶没有自由,必须干活,干活也不给工钱。如果不干,会被打或杀死;可是servant不一定,有些是有自由的,可以干也可以不干,干活可以得到报酬。不想干就可以自己辞职。”

      孩子接着问:“那么那些让slave干活的人叫什么?”

      “那些人是奴隶主。”

      孩子又问:“那他们怎么就能当上奴隶主?”

      我回答说:“白人先来到美洲大陆。那时,白人需要人来种地干活,可是没有人。于是,他们就跑去非洲抓黑人。然后,把他们绑到船上,运到美国。这些黑人不想离开自己的家,所以他们还想跑回非洲去。为了不让他们跑掉,白人奴隶主会把它们绑起来。”

      孩子又问:“那中国有奴隶主吗?”

      “有,那是夏、商、周、春秋、战国的时候,中国有奴隶制,很古老的时候。现在早就没有了。”我回答。

      “那现在加拿大和其他国家有奴隶主吗?”

      “奴隶制早被废除了。为了废除奴隶制,美国还死了一个总统叫林肯。他是一个伟大的总统,他把奴隶放了。奴隶主恨他,就把他杀了。”

      “那美国还有其他伟大的总统吗?”

      “有,一个是华盛顿,一个是杰弗逊。华盛顿领导建立了美国,杰弗逊起草制定了宪法。宪法就是人人必须遵守的规定。这个宪法最重要,它规定人人平等,谁也不能欺负谁!”。

      “爸爸,那么,Bully他也不是奴隶主,他就不能欺负我!对吗?”

      我的天呐!我被惊着了!Ryan想弄明白的原来是这么一个道理。绕了一个圈子,最后回到了他自己要求证的结论上。

      他这圈子绕得实在是真够大的:从仆人到美国黑奴,再到中国古代奴隶制,再到全世界奴隶制,再到废奴,再到美国宪法,再到人权理念,最后得出结论:“人人平等”,Bully不能欺负他。

      这个逻辑推演,似乎是他预设了结论,再一步一步引导我帮助他完成求证,最后得出他所要的结论。原来孩子是把自己的痛苦经历置身于世界和人类历史长河中去观察和理解的。好吧!我从中依稀看到了我这个五岁半儿子Ryan的胸怀和格局。

      经过这样一个复杂而扎实的逻辑推演,连我自己都变得心服口服。于是,我坚定地附和说,“儿子,你说得对,奴隶制早就废除了,现在世界上已经没有奴隶制,也没有奴隶主和奴隶,人人生而平等,谁也不能欺负谁!所以班主任说,你有权利捍卫你的尊严,对于侵犯你的权利和尊严的人和事情,你要敢于说No。如果说No没有用,就去找老师告状!”

      “爸爸,我记住了。我会说No!”平时内敛的儿子变得勇敢和坚强起来。

         

      我们经常说多难兴邦,其实,对于孩子的成长来说何尝不是如此!一次挫折使孩子经历了痛彻心扉的伤痛。他初尝人生之坎坷,引发触及灵魂的思考,同时让加拿大主流社会价值观在稚嫩的心灵深处扎下根。

      移民社会里,经常可以听见一些华裔抱怨种族歧视;不过,在学校和老师解决霸凌这件事情上,我没有看到哪怕是一星半点儿。我感受到的是当机立断,雷厉风行,绝不宽容。

      其实,Bully对我家孩子的欺凌并非第一次。早在上学的第一周就曾发生过。Bully遭受的投诉也不止我们一家。当时,学校采取的霹雳手段让我们赞叹不已,至今记忆犹新!

      过去,经常听人说加拿大国民教育很成功,一直不是很理解。现在有了一点切身的体会。这里的国民教育是从孩子抓起的。这个国家反对歧视,反对暴力之所以深入人心,一是立法完善,其次是执法坚定,另外就是学校教育扎实。你看,反对暴力,不仅是刚性十足的价值理念,还有严格的法律规章加以规范,更重要的是学校和教师毫不含糊,有不折不扣坚定的执行力。

      在这样一个欺凌霸道和暴力处处受到警惕和绝对孤立的环境里,从另一个方面也提示我们必须管好我们的孩子,以免与主流价值观和法律相冲突。可是,一些家长对此并不理解,反而更热衷于抱团儿。抱团儿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形成势力吗?那么形成了势力,又为哪般?

      几年前,孩子上幼儿园时,一个妈妈讲话理直气壮,犹言在耳:“人多势众,咱孩子才不会受欺负!”还记得另一个妈妈更猛,讲到孩子被同伴欺负时,火冒三丈,直接教孩子“给我打回去!”

      从小就教孩子“抱团和打回去”,久而久之,“抱团和打回去”就变成了孩子的价值准则,就变成处理纠纷与矛盾的行为范式,其结果可想而知。最终,在加拿大社会里生活,要么触犯法律,要么与主流价值观冲突,迫不得已,必须时时压抑自己“打回去”的冲动。

      遇到冲突和纠纷,我家孩子喜欢找老师投诉。很多华裔不习惯也不太接受这种方式,觉得这是“打小报告”,很卑鄙。其实,这样做一点也不卑鄙!而且很正常,值得鼓励。因为遇矛盾冲突,向上级反映,本身就是在寻求解决矛盾的方法和途径。动脑筋仔细想一想,谁最怕又最恨被告状?当然是欺凌霸道的人,执着于潜规则的人,怕见光的人,做坏事的人或行为不规范的人。

      真遇到欺凌霸道的主儿,傻瓜才不去告状投诉呢!

      所以,班主任这样教Ryan:“坚决维护自己的权利,大胆说No;解决不了,立即告老师,寻求大人的帮助”。

      我为Ryan从善如流,遵从恪守社会主流价值观的行为点赞!

      在一个反对欺凌霸道的社会环境中,我宁愿儿子被欺负,而不愿让儿子成为欺负人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我宁愿儿子被欺负的原因之一。当然,原因远不止于此:

      如果能从触及灵魂的伤痛中,学会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从而发自内心,真诚地尊重他人的平等、人格与情感,我宁愿孩子受到欺凌;

      如果能从触及灵魂的伤痛中,砥砺对挫折的抗力,让心灵变得坚强起来,我宁愿孩子受到欺凌;

      如果能从触及灵魂的伤痛中,学会对欺凌霸道和其它各种不平等以及歧视行为说不,学会捍卫自己的尊严和权利,我宁愿孩子受到欺凌;

      如果能从触及灵魂的伤痛中,催生孩子严谨的逻辑判断力,并对社会和制度产生理性的思考,那么这点伤痛又算得了什么?其所置换的成长的力量可以说不可估量!

      正如疫苗,注入一点点病毒,激发的是机体对病毒的识别能力,是机体整个免疫系统被唤醒。

      正是出于这一点,我给学校电子邮件的最后一句话是“Ryan所遭受的心灵的伤痛或许正是设立‘粉红衬衫日’的初衷”!

      谨以此文纪念“粉红衬衫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Avatar
游客   1个月前
谁说现在世界上已经没有奴隶制了?简直是胡说八道误导小孩嘛!
   0    1
Avatar
queenydou   1个月前
敢问现今哪个国家还声称它奉行奴隶制?哪一种奴隶制还可以合法地大行其道?最后一个废奴的国家不是毛里塔尼亚吗?你能因为世界上还有奴隶主一样欺压人的行为就告诉孩子奴隶制依然是一种合法的社会制度吗?
   0   
Avatar
游客   1个月前
您说得太好了!
   1    0
Avatar
讲得非常好 - 理性的家长。赞   1个月前
   2    0
Avatar
这样的思维有合情合理的一面, 在中国文革期间,黑五类的子女在 - 游客   1个月前
这样的思维有合情合理的一面, 在中国文革期间,黑五类的子女在学校也是被欺凌的,学校不管
   1    0
Avatar
沙漏   1个月前
好文,懂规矩才能用好规矩
   1    2
Avatar
我看诚信和规矩你一样也不懂 - 你就严重缺乏这两点   1个月前
   0   
Avatar
你懂规矩吗? - 你简单问题都无法思考   1个月前
   0   

一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