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重磅!美国最神秘的生物武器突然被外交部提到,加拿大科学家离奇死亡或与此相关

阅读量:1198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Hi,各位朋友,

 

泥萌好!

 

今天,让我们一起来吃一个关于神秘实验室的瓜!

 

1月1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称: 如果美方真的尊重事实,就请开放德克里克堡基地,请世卫组织专家去美国展开溯源调查。

 

210120132313_10.png

 

不知道外交部突然CUE到这个实验室意欲何为?

 

作为吃瓜小分队的一员,这条新闻迅速引起了小编的注意,所以,就把网上关于这个神秘的德克里克堡生物实验基地的资料和传闻找来大家一起分享。

 

重点:本文纯属私人吃瓜,没有任何指向,请勿对号入座!

 

美国最神秘的实验室

 

据新闻网站报道,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一度被视为美国政府“最黑暗的实验中心”。这里是美国军方唯一的P4生物实验室,拥有67种高危病原体(包括埃博拉病毒、炭疽、鼠疫等)。

 

210120132312_9.png

 

传闻称: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在上世纪中期不仅接手了侵华日军731部队沾满数千人鲜血的生物战资料,还曾研究并储存了五花八门的致命生物武器,甚至被曝试验进行精神控制的“洗脑术”。

 

时至今日,围绕这座臭名昭著的“暗黑实验室”,争议仍然不断。即便在美国,德特里克堡基地也是一个颇为神秘的地方。

 

德特里克堡基地的该研究所还曾继承臭名昭著的“731部队”遗产。二战后其接管了日本731部队的头目石井四郎。双方达成协议,石井同意提供人体试验数据换取免于被起诉战争罪。

 

日本战败后,主动将所有731部队资料交给美国,来交换对日本天皇和731部队的部长石井四郎等人的免责。

 

 

2019年7月,德特里克堡基地突然“神秘”关闭了,理由是“排水系统存在故障”。

 

当时虽然引起关注,却也不了了之。

 

 

多名工作人员离奇死亡

 

《纽约时报》曾经于1975年9月20日和21日连发两篇报道,揭露美国陆军曾掩盖3名德特里克堡平民雇员的死亡原因,三人均在20世纪50年代与60年代离奇死亡。

 

210120132312_8.png

 

美国媒体统计称,从1992年至2011年,德特里克堡地区共有2247例癌症病例。

 

畸高的癌症发病率,被认为与德特里克堡基地泄漏有关。

 

 

 

 

工作人员爆料:新冠病毒来源于美国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基地

 

2020年8月12日,一个曾经在美国德克里克堡工作的印度人爆料:新冠病毒来源于美国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基地。

 

210120132312_7.png
210120132311_6.png

篇幅有限,仅截取部分内容

 

文章大致是说:

 

这个叫Hill的印度裔美国人大学毕业后在德克里特堡工作,内容主要是和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相关。
2015年,Hill的上司Bsric教授,在中国发现的SHCO14基因片段上,合成了Covid-19新冠病毒。Covid-19新冠病毒并非故意传播,而是在2019年5月因德克里特堡实验室泄漏,附近居民首先被感染。为了避免恐慌,德克里特堡实验室、美国军方等达成一致,都不承认新冠病毒源于德克里特堡生物实验室,而一致默认中国云南的蝙蝠是病毒的来源。
2019年12月,一名海员感染病毒后继续工作,偶然将病毒密封在海鲜中非法运送到武汉海鲜市场。出乎美国人意料的是,中国防疫部门发现了这是个新型的冠状病毒。中国政府发现病毒后,作者的导师Plummer教授选择与中国合作,利用手中资料阻止疫情传播,结果在肯尼亚遭到暗杀。

210120132311_5.png

 

作者逃离实验室后,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决定说出真相,并向全世界道歉。
在看完这篇爆料后,小编去搜索了这个名叫Bsric的教授,发现确有其人,也曾经于2015年发表过关于他的研究小组利用在中国的马蹄蝠中发现的SHC014冠状病毒,对病毒表面的蛋白进行改造后可以引起小鼠的呼吸系统疾病。
210120132310_4.png
除此之外,2020年7月23日,也曾有人在Twitter上发帖称,特朗普下令销毁特克里克堡资料。

210120132310_3.png

德克里克堡所在的马里兰州感染率最高

 

时至今日,美国无疑是疫情的震中,感染人数高达2400万人,死亡人数超过40万。

 

可是透过美国各州的数据进一步按照人口密度和区域面积来分析的话,可以发现美国患病比率最高的区域并不是确诊病例数量最多的纽约,而是德克里克堡所在的马里兰州!

 

俄塔斯社3月25日报道,该州共对382名疑似患者进行了检测,阳性人数288人,阳性率75%。

 

此前,还有三名美国记者和一名加拿大记者表示,他们追踪到了全球新冠疫情的零号病人。种种证据都指向了德特里克堡美军生物实验基地的一名研究员的亲戚Maatje Benassi,她是一名自行车运动员,同时也是美军军官,曾经参加了2019年10月份的武汉军运会。而她的一个亲戚也是荷兰的首个确诊患者。同时Maatje Benassi的身份可能还比较特殊,因为她能够直接见到北约军队的总司令。

210120132310_2.png

 

中国还未公布序列,美国就开始研究疫苗

 

不知道是特朗普说漏了嘴,还是什么情况,5月11日,特朗普在发言时称,早在1月11日时,美国已经开始研发第一支疫苗。

210120132309_1.png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中国是在1月9号,把病原鉴定结果报告给世界卫生组织,1月10号诊断试剂派往武汉用于诊断。1月12号向世界卫生组织上传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1月20号新型冠状病毒列入法定报告传染病。

 

美国这么早就开始研发疫苗,究竟是亡羊补牢,还是未雨绸缪,那就不得而知啦!

 

言尽于此吧,毕竟你我都只是普通人,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我们无法得知真相的事情。

 

最后,希望不论何时,都能科技向善。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一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