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昔日观山集(一)

阅读量:2289 评论数:1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201103191616_泰山.jpg

 

                                   昔日观山笔记(一)

    登顶泰山

       孔子云;智者乐水,仁者乐山。不知道他老先生对智者和仁者的标准,反正我决定到处看山的时候还远未达到智者仁者的范围。我们一群分配在北京工作的外乡人,在北京的四方城里呆了些时日,总想出城看看不一样的风景。

       1982年起,我被从公司抽调到进修学院当两年老师,可以享受到很多朋友都可望而不可及,如黄金般珍贵的暑假。我早早地联络好朋友,和朋友讨论和协商的结果,我将登山作为外出的第一选择。我草拟出出行路线图,朋友们看了都笑话我,说我这玩家太贪心,恨不能将天下的山全打包。瞧瞧我的观山路线图:先登山东的泰山,而后山西五台山,继续转南安徽的黄山,之后东进江西的庐山。如时间充裕,就上湖南的衡山去拜访莫掌门,华山因出过游人过多而坠山的事故而落选。列位可能觉得就这几个山头,一个月时间逛完理应富富有余。可当年没有旅行社给安排吃住行,我们飞机坐不起,交通工具为火车和长途汽车。当时的绿皮火车每小时六十公里时速,汽车跑的还是沙土公路---还有各地住宿车票统统没得预订,全靠自己张罗和忙乎。要把计划中的大山看一圈,一旦在某地买不到车票,绊在谁都不认识的荒地野地,一个月的假期那是可绝对不够地。改革开放的精神是摸着石头过河,我们上了火车再说!

泰山

        我们先到了泰山的脚下,住在一个小小的招待所里,听招待所的人介绍附近的岱庙雄伟,就马不停蹄地连忙奔了过去,不巧的是当时岱庙正在维修,十分荒凉,游人稀少。只见庙里有几位工匠正忙着将遭到破坏的石碑重新粘好,将房顶上长了草的烂瓦片换上新的。我们帮不上忙,也不能添乱,只能在庙外伸长了脖子眺望,可就是变成了长颈鹿也只能见大殿外的整石雕成的盘龙柱子。石柱保存尚好,没有缺胳膊短腿,一条条五爪石头龙经历了多年的风雨,依然一成不变地缠绕在巨大的柱子上,拱卫着守不住的殿堂。我们没能进殿,细看当年秦始皇举行封禅大典的“会议大厅”,带着几分失望离开了岱庙。

    好朋友小武联络了一群同住在小招待所里,也为登泰山而来的青年男女学生一起上山,当时能有时间外出旅行的多为在校的学生和老师,大家的心思一样,在暑假总要四处看看,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嘛。人多胆子就大,大家决定凌晨时分开始登山,这样就可以登顶看到脍炙人口的景色——泰山日出。凌晨四点黑乎乎的,大家在招待所的大门口集合,打着手电开始登泰山。这临时凑起来的草台班子走了没多久就散了架,各自为战了。腿长身体好的男士跑的没了影,就剩下我们几位娘子军殿后。

天慢慢地亮了起来,路边的景致也越来越清晰。山道宽可走马队,估计当年来封禅的队伍为数不少,举旗扛幡的人马总要浩浩荡荡地才有皇家气派。一路上历朝历代的文人在沿路的石壁上留下的石刻很多,想当年他们来一趟泰山也不容易,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急急忙忙地将自己的提诗,题字刻在了石壁上,字体有的苍劲有力,有的清秀挺拔。我十分佩服那些没有留名的工匠,他们用钎和锤将文人的不同风格的墨迹放大十几倍而不走形地凿刻在泰山的石山,石壁和石头上,没有他们,再有名的文人骚客在石头上涂鸦,没两天就让雨水给洗没了。秦始皇亲封的五大夫松树还在,气宇轩昂,枝头依然郁郁葱葱。不知道是当年的老五大夫还是后代小五大夫松,果真是当年皇上亲封的大夫树,那就是松树爷爷的爷爷。拜过大夫树祖爷爷,我们到了十八盘,看见十八盘的路,我的腿肚子开始哆嗦,因十八盘的地形呈60-70度角,石阶高而陡,两边山势险峻。快到南天门的时候,我都要手脚并用才登上了最后的台阶,其实不能算登上,而是真是名副其实地爬上来的。爬山的出处盖来源于此吧。

201103191736_泰山1.jpg

(泰山十八盘)

         等我们气喘吁吁地爬上日观峰,太阳已升起在云海之上,我们没有看见红日在云海中喷薄而出的景色,委实是可惜。但当我们站在“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泰山顶端,望着远处隐隐的绿色苍山,近处流动的白色云海,天上艳若金轮的太阳,一群人还是忍不住大呼小叫,完全没有了淑女的风度。喊完了大家累得瘫坐在石头上,恨不能在玉皇顶上打个地铺——那是不可能的,泰山上没有住宿,连卖食物的都很稀罕,我们娘子军自备军粮才排除万难上了山,但军粮有限,当天不下山我们断粮了,此地风景再美,大家还是不能久留。

         在下山的路上,道边有庙,我等本着有庙就拜的原则,进庙拜祭,却看见供桌上的贡品很奇特,是许多双绣着花,鞋头极窄的小鞋子,约一个巴掌的长度。我仔细地观赏着这些漂亮的鞋子,鞋子有的用花缎,有的只用普通的蓝布做面,都是手工纳的鞋底,做工精致和特别,这不都是冯骥才描写的三寸金莲小鞋吗?!别的庙里供奉神佛的都是水果居多,从来没听说也没见过给神仙供奉小鞋!给谁穿小鞋也不能给神仙穿呀!

         疑惑中求教于庙旁歇脚的老太太,老人告诉我此庙供奉的不是一般的神仙,而是泰山奶奶,泰山老奶奶很忙,替百姓销灾去祸,送子保平安,东奔西跑很费鞋,很劳累,所以虔诚的信徒就常给老祖送鞋,答谢泰山奶奶的恩惠。香客中富裕的供缎子面鞋,困难些的供奉布鞋,泰山奶奶从不嫌贫爱富,统统都笑纳了。听罢,实在佩服泰山老祖奶奶为人民服务和平等待人的精神。

201103191843_泰山2.jpg

(土灶大火煮饺子)

         下了山,在泰安城里走了一遭,泰安城不太大,商店很少,我们信步一溜达就出了城,在一农家开的小馆子里吃饭,说是小馆子,实际上就是农家沿街的房子,颇有菜园子张青家的野店味道(店家后院就是自家的菜园子)。小武家里都是医生,曾告诫我们旅行时注意卫生安全。大家就自备饭盆勺子,店家在大锅里下饺子,我们在烧柴火的大灶旁候着,不一会,香喷喷的饺子就直接到了我们的饭盆子里——嗯山东的饺子就是好吃!这馅嘛——当然是猪肉的!

吃饱喝足了,我们开始对泰山进行评论,大家一致认为,泰山的景观是雄伟的,不愧是历代皇家的封禅之地,山之雄阔,景之宏大,给人以极目千里,怀纳万川的气概。好山!好景!好气派!

201103191930_泰山3.jpg

(泰山的日出和云海非常壮观)

图片来自网络

附;九十年代后,我又去过泰山两次。乘缆车而上,再无须费脚力,所以也不能称为爬山。张眼一望,只见庙宇辉煌,香烟缭绕,商铺多而乱,叫卖声不绝于耳,人群摩肩擦踵,不再是庄严的封禅之地,而是商贾交易物品的货栈。泰山的肃穆之气所剩无几,可惜!可叹!可奈何?!

(未完待续)                                                  

June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Avatar
jasonlu   1星期前
好文百读不厌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