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最爱我的人

阅读量:1635 评论数:3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200907200056_最爱我的人.jpg
                  

                    最爱我的人

世界上大多数最爱孩子的人应该是父母,可我算是例外,从小开始最关爱我的不是我的父母,而是带我长大的舅姥姥。长大些了,父母忙于工作,照顾我的还是舅姥姥。她把全部的爱心和关心都给了我。虽然她老人家已经离世多年,但至今我依然认定她是世界上最爱我的人,为我付出最多的人。

舅姥姥本姓刘,大名先华。湖北浠水县人氏,年轻时节嫁与邻近郭家湾的一户人家最小的儿子。郭家算是当地的富裕大户(富农),虽说上有公婆长辈,下有兄嫂大姑子,大户人家的活多,事多,有十几亩薄田,忙时雇个把短工,日子还是过的去的。当年,舅姥姥做得一手好女红,把自己收拾得干净利索,虽裹的三寸金莲,行动不便,但勤劳的舅姥姥忙里忙外,屋里井井有条,饭菜烧的有滋有味。当年的好媳妇,就是凭着一手好女红,一手好厨艺在大户门里立住了脚。况且舅姥姥生的眉清目秀,说话柔声细气,想必家里的上上下下,老老少少都喜欢。

200907195936_最爱我的人1.jpg

(舅姥姥婆家所在地湖北浠水郭家湾)

那一年,舅姥姥怀了孩子,对将来还没来的及憧憬和高兴,丈夫却因为在河里救人而去世了。孩子成了遗腹子,舅姥姥的心情从九重天上的云端跌落下来,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突如其来的横祸。为了没出生的孩子,舅姥姥咬牙撑着活了下来,一手带着幼小的儿子,还收养了个被人遗弃在路边的小女孩,取名为拾梅,意为捡回来的梅花。儿子踏实懂事,女儿聪明贴心,舅姥姥以为日子从此就这样过下去了。殊不知,老天不知是打瞌睡了,还是疏忽了。命运的天平突然倾斜,舅姥姥的的天顷刻间崩塌。二十年代的中国农村,缺医少药,舅姥姥的儿子九岁那年得了急病,乡下没有好医生,更没有医院,只有草药郎中,还没搞清楚得的什么病,孩子几天之后就去世了。俗话说;祸不单行,女儿十一岁时也同样得了急病而送了命。

至此,舅姥姥对生活了无生趣,多次自杀而无果,全因家里人看的紧。天无绝人之路,郭家大小姐嫁给外乡的陈家三公子,生了一位千金,郭家小姐在家里有老辈宠着,读过书受过教育,是乡里少见的教书女先生,嫁的夫家又是汉口银行的职员,住到了大城市,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但小姐变为少妇之后,对带孩子的琐碎之事却很生疏。自家的弟妹正寻死觅活,郭大小姐明白心病还需心药医的道理,毅然将孩子托付给弟妹照看。从此,舅姥姥将孩子捧在手心里,一心一意地养着,我也就和舅姥姥有了机缘。我特别感谢那位郭大小姐,她也不是外人,正是我的姥姥,她的千金也就是我的妈妈。

妈妈是独生女儿,舅姥姥太宠爱她了。姥姥是文化人,心高气傲,因为没有生养儿子而希望妈妈更有出息,对妈妈反而管教严格,让妈妈对姥姥心存敬意多,而亲近少,舅姥姥才是妈妈的最爱。妈妈成家之后,首先将舅姥姥接了出来,让姥姥心里老大地不高兴。姐姐随姥姥生活在武汉,而我在广州出生后就和舅姥姥焊上了,一直由她带着我。小时候的我体弱多病,经常住院,父母当年全心全意地投入社会主义的建设工作中,在家的时间都不多,看病住院都是舅姥姥陪着,别看我小时候病多,在舅姥姥的精心照顾下,我否极泰来,长大之后反而很少生病。那时的我,有空就粘着舅姥姥,她的身世和故事也都是和我谈天说地时,在我刨根问底地式的追问下而断断续续地告诉我的。舅姥姥是文盲,写信还要求人,当年街上总有人摆着桌子,上面竖着写着“代写书信”的字牌。舅姥姥不愿占用我父母的时间,也曾花钱请别人写过信,但她的湖北浠水口音,广东的代笔先生听不太懂。别看我年纪小,自打上了小学之后,我就开始帮舅姥姥写家信,她口述,我笔记,可惜当年人小,识字有限,遇到不会写的字,就和舅姥姥商量换句话写。也不知道舅姥姥对我写的信满不满意,但从每次我给她写完信后对我的犒劳(煮鸡蛋),我猜想舅姥姥多少还是高兴的。舅姥姥的家书大都是写给她的两位在湖北浠水盐港大队的娘家弟弟刘义元和刘义甫,那时,夫家除了郭大小姐已没有太亲近的人了。

幼儿园和小学,我每周只能回家一天,只记得每周回来,舅姥姥就给我做最喜欢的菜。那年月小孩子玩具少,我们在学校在家里总爱在外面疯玩,鞋子很快就出大大小小的窟窿。鞋子也成了奢侈品。舅姥姥有办法,她在门板上将收集的碎布用浆子一层层贴紧,压实,晒干,然后将厚厚浆好的碎布剪成鞋样,用麻绳一针针地纳成鞋底,给我做各式花布鞋,要是那时节有评选花布鞋冠军的活动,我要是第二,那别人就当不上第一。

 1966年文革之后,我上学的住宿小学停办,改上附近的小学,可以每日回家,是我和舅姥姥最亲近的时间,我和舅姥姥都很高兴,因为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在一起。不久,年纪不小的妈妈怀了孩子,本不想要,舅姥姥力主留下,还好妈妈听从了舅姥姥的劝告,我家的宝贝弟弟终于出生了。舅姥姥高兴地忙来忙去,给妈妈做好吃的,照顾刚出生的小弟弟,手脚就没有歇息的时候。那时,煤炉要日日生火,烟熏火燎;菜市要一日三趟,对小脚的舅姥姥来说走到大老远的菜市场买菜都不是轻松活。衣衫靠手洗晾干,更何况还添加了无数尿布要处理。在我的眼里,身材瘦小的舅姥姥都快成了大力金刚,无所不能。

200907200313_最爱我的人3.jpg

(当年的菜市场凭每人/每月半斤肉票购买,没有冰箱,广东人每天数次购买菜蔬)

 弟弟两岁了,胖乎乎的很可爱,我把他当成小玩意,给他扎小辫子,打扮成各式娃娃样,让妈妈和舅姥姥看得很开心。可惜不久,我又重新上寄宿学校了,只能一周回来和和小胖弟弟及舅姥姥团聚。小弟有时淘气,穿着刚换上的干净衣服就趴在地上画画,搞的身上地下一塌糊涂,舅姥姥虚张声势地举着扫把,吆喝小胖子停止涂鸦的活动,只见他人虽小却稳如泰山,不为所动,舅姥姥快到身边了,只见小东西一回头,一回眸,朝着舅姥姥甜甜地一笑,就只见舅姥姥将扫把一丢,将那胖小子抱将起来,不但弃械,而且倒戈,(我对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有了新的认识)。看来狡猾的胖小弟已将这套把戏演的烂熟。我批舅姥姥不坚持原则,舅姥姥还替胖小子辩解,说画画也是学习。在舅姥姥的眼里,只要是与学习有关都是好事。我在家里,只要捧着书本,舅姥姥也不管是课本还是小说,立刻就什么杂事都不让我动手。当然我的好成绩就是舅姥姥的安慰和骄傲,所以我的成绩从小学到大学都在班上名列前茅,总算没让疼爱我的舅姥姥失望。

1971年秋,仿佛离开舅姥姥多年的梦魇突然又重现,晴天霹雳,妈妈突然去世了。老天实在不公,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为何反复地在一个心地善良的舅姥姥身上一再重演。舅姥姥大病一场, 头发几乎全白了。可能看见年幼的小弟弟还需要人照顾,她奇迹般地又恢复了过来,一如既往地操持着全家的生活。可自打继母一进门,我每周回家发现,舅姥姥只是默默地做活,说话和笑容越来越少。继母人品长相均粗糙,实在没法和我妈妈相比。但现实是继母当家,说话都是横的,随意甩出几句恶言,能让舅姥姥半天回不过神来,我气愤难抑,时不时地就要与她发生争执。舅姥姥悄悄地和我商量想回老家, 湖北浠水老家除了两个有通信联系的娘家弟弟,谁能照顾她?我坚决不同意, 舅姥姥见我态度坚决,弟弟年幼,就忍下心里的闷气,勉强和继母对付着生活。

 我大学毕业从炎热的广州分配到寒冷的北京工作,别的分配到北京的同学家里纷纷给孩子赶置冬装,而我的继母除了将我的手表和半导体收音机索要回去,嚷嚷着要我自己挣工资买自用的物品,别的一概不管。舅姥姥买了棉花和布匹,连夜给我做了条厚厚的大棉裤,舅姥姥怕我冷,棉花絮的特别厚,我开玩笑地和她说,棉裤太厚,膝盖弯不下,我只能站着。我穿着一件旧棉袄和舅姥姥做的棉裤,带着简单的行李卷,在寒冷的一月底进了北京城。当我和同学们顶着刺骨的西北风,在小汤山干校刨坑挖渠的时候,才感觉到舅姥姥给我做的大厚棉裤的重要性。多年后,再读孟郊的那首著名的《游子吟》,想起舅姥姥戴着老花镜,在灯下一针一线给我做棉裤的情景,茫然四顾却没有舅姥姥的身影,不禁潸然泪下。

200907200413_最爱我的人4.jpg

(我们挖的水渠类似,两边都是小麦地,但渠边上没有树)

 我一离开家,舅姥姥的日子更难过了。继母对舅姥姥和小弟的态度从原来的恭顺到日益的蛮横,尤其对年幼无知的胖小弟更加恶劣。如果没有舅姥姥,小弟的光景就是王子变乞丐的真实写照。最对不住舅姥姥的是唐山地震的时候,我正在北京经贸部小汤山干校劳动,其他同学和同事都接到家里的电话和书信,询问地震的情况,了解在北京的家人是否受到影响。而我家,音信全无,我也不屑给家里报信,却忘了舅姥姥的担心和挂念。等我假期回家时,大院里认识的叔叔阿姨都告诉我,舅姥姥那段时间,不愿呆在家里,常常悄悄地到僻静的地方流泪,收不到我的信,舅姥姥一直担心我的安危。我太粗心大意了,和继母赌气,却让舅姥姥担惊受怕。不久,继母将自己的母亲接到家里,更容不下舅姥姥的存在。经常寻衅挑事,吵闹不休,舅姥姥忍无可忍,带着对我和弟弟的牵挂,最后还是回了湖北浠水老家。

200907200453_最爱我的人2.jpg

(舅姥姥娘家在盐港村,门前有菜园,远处小丘陵)

 钱不是万能的,可是没了钱那是万万不能的。这是现实生活中长存的铁律。老天保佑, 我已经有了工作。只有我的工资才能保证舅姥姥的以后的生活, 其他的都是空谈。除了每月寄生活费和买些物品邮寄给舅姥姥,我实在不愿想象她在乡下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我和弟弟才是她生命的全部,没有我们在身边,舅姥姥的生活那里还有快乐可言。1979年,我请假出差去了湖北浠水,终于见到了生活在她弟弟家的舅姥姥。舅姥姥住的村子在小山的山坳里,走下山坡,就看见舅姥姥在等候着我,她的头发全白了,背也驼了,行动很迟缓,但身体却还健旺。乡下的房子虽然简陋,但舅姥姥还是将屋里屋外收拾的那样干净整洁。村里人对舅姥姥极为友好,纷纷告诉我,每次邮递员递送我寄来的信和包裹,舅姥姥都高兴地像过节,给报信的孩子们发糖块,孩子们也格外开心。我心里却很惭愧,除了寄信和包裹,我还能做什么呢?舅姥姥的最大的愿望是和我生活在一起,而我却没有能力满足她的愿望。若干年后,等我有了这样的能力时,舅姥姥却不在了。子欲养而亲不在是人生的遗憾和遗恨,尤其是对我付出了全部关爱的慈祥老人。

 晚上,我和舅姥姥挤在一张大床上,说着说不完的话,白天,我和舅姥姥在院子里聊着过去和在北京的新鲜事,让她知道我已经能够独立和自立地生活和工作,让她感受到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有了出息,舅姥姥特别地高兴和自豪。舅姥姥还拄着拐杖,亲手给我做了湖北最有名的麻糖焦切,让我带回北京让同事和朋友们品尝。日子就这样像河水一样地轻松地流淌过去,终于到了离开舅姥姥的时候,我向她告别后,不敢回头,直到走上了山坡,翻过山就看不见村子了,我忍不住回头一望,只见舅姥姥瘦小的身子还在村口伫立着,满头的白发在阳光下那样刺眼,我满眶的泪水再也忍不住,转身快步离开了。

 后来我外派出国,当年我们与国内的联系都是每月一次定期将信交给外交部的信使队,过期不候。我一直瞒着舅姥姥我人已在国外的事实,否则她会更担心,更牵挂。我只能拜托我的朋友和同事,按时帮我给舅姥姥寄生活费并将我的信再转寄给她老人家。等我回国, 朋友才告诉我,舅姥姥已经过世,享年八十四岁。好朋友怕我分心,一直没有通知我。我姐领着小弟给舅姥姥上坟,以我们三姐弟的名义给舅姥姥立了新碑。而我却没能为这位为我操劳了一辈子,最疼爱我的人送她最后一程。

在人生路途的跋涉中,我不怕苦,因为和舅姥姥所经受的痛苦和苦难相比,我所遭遇的困难都不算什么。我也不太在乎死,如果死后能与至亲的人相见,那又何怕之有!和许多没有亲情和关爱的人相比,我是幸运的,我得到了舅姥姥对我全身心的关爱,让我理解了幸福的含义,让我更珍视人间的亲情和情谊。我愿有来生,再与舅姥姥结缘,能服侍她老人家一辈子,报答她今生对我的关爱和照顾。

亲爱的舅姥姥,我一直想念着您!

(图片均来自网络)

 

June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Avatar
游客   1星期前
感人泪下
   1    0
Avatar
游客   1星期前
好人 好文
   2    0
Avatar
游客   1星期前
真情好文 有真爱的人是幸运的
   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