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遗留下的疼爱

阅读量:1967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200328061552_523CE9D7-AC98-4CFA-9A56-1EC25E17CC3A.jpeg

 

林涵一个人住在火车站旁边的一个公寓里。他每天吃完晚饭后会下楼去车站,在最后一班南行的火车进站时,看站台上来往的乘客。他喜欢看他们的互动,尤其是亲人、恋人或朋友见面时的拥抱,或者临别时依依不舍的眼神,这些画面总能在他心里掀起温暖的涟漪。

这是一个小城市,很少有人乘最后一班火车,所以这样的机会其实也很少。

那是初冬里的一个夜晚,浓雾弥漫。林涵走到车站,黑暗中只能模糊看到鬼魅般路灯的光芒。寒风凛冽,他把外套领子翻起来,抵御寒冷。

他爬上楼梯,走进站台。月台上只有一个老人,坐在长椅上,双手捧着一个鞋盒。他们互相点点头。

雾像云一样飘过铁轨。“讨厌,这雾”,老人说。

“我很惊讶火车还照样运行” 林涵说。

“我很期待火车到来”,老人说,“我女儿和我的孙女要来看我,我差不多一年没见到她们了。”

“哦,是这样“ ,林涵回应道。

老人微笑着说:“我给孙女带了一件礼物”,老人打开鞋盒的盖子,“看见了吗?“

鞋盒里面有一只小猫躺在一条毛巾上,猫很小,浅蓝色的眼睛,很可爱。小猫抬起头看着他们,嘴巴做了一个动作,似乎是在喵喵叫,但是没有发出声音。老人把盖子盖上。他说:“我孙女很久以来一直想要一只小猫。她今年八岁了。”

“她肯定会喜欢的”,林涵说。

“嗯,会的”,老人说。

雾更浓了。车站屋檐上的灯光更加模糊不清,但林涵看得出来,老人稀疏的白发在寒风中飘动。

一会,火车的汽笛声随风吹来。

他们俩都朝月台边走去,老人有些蹒跚,盒子在他的手中不停颤动。突然,小猫的头把盖子顶开,从盒子里跳出来,跌落在铁轨上。老人立刻踉踉跄跄跳下月台,他跪在铁轨上,拼命在雾中寻找。

火车轰隆隆地驶进车站,车的头灯昏暗,在雾中显得更加苍白无力。老人虚弱地转过身来,看到了急驶而来的火车。他想站起来,但已经来不及了。老人绝望地伸出双手,做了个推挡的动作,眼里充满了恐惧。

林涵做了一个向前跳跃的姿势,但是已经太晚了。火车撞向老人,然后带着老人向前冲去。林涵的尖叫声和车轮刺耳的刹车声在车轮的嘶嘶声中渐渐平息。林涵朝售票窗口跑去,向站长大声呼救。

急救人员和警察一会的功夫就到了。林涵是唯一的见证人,他站在月台上吃力地回答一位警官的问题。

他看见另一名女警官拥抱着一位妇女和一个小女孩。她们都在哭。随后,女人用胳膊搂着女孩,女孩的头埋在女人的大衣里。女警官提着她们的手提箱,走出了车站。

林涵闭上眼睛,呼出一口长气,竭尽全力完成了他最后的叙述。

然后,他独自一人坐在老人曾坐过的那张长椅上。他垂下头,双手抱着后脑,很长一段时间,他什么也不愿看见。

救护车和警车都离开了,林涵费力的站起来,重新向月台边走去。

月台空荡荡的,一片死寂。雾还很浓,很潮湿。林涵沿着月台走着,走到老人跳下月台的地方,低头凝视着铁轨,然后跳下月台,沿着铁轨慢慢地走着,眼睛沿着铁轨使劲搜索。终于,在月台的尽头他看到小猫蜷缩在铁轨的混凝土座上。

小猫抬起头用惊恐的眼睛望着他,发出同样无声的喵喵叫。林涵慢慢地伸手抓住小猫,轻轻地把小猫举到胸前,然后把小猫藏在外套里,只露出小猫的一个头。

小猫颤抖着,林涵抚摸着小猫的头,小猫终于发出了微弱的呼噜声。

林涵慢慢地往回走,希望多一些时间来温暖小猫。他要把小猫带到警察局,希望警察能把小猫交给那个小女孩,传递她爷爷遗留下的疼爱。

—作者海潮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一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