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家谱会泄露谁是凶手?多年悬案将因此破获

阅读量:293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近日,温哥华警方对于十六年前年发生的一起凶杀案,开始利用当时在案发现场找到的DNA,结合当前家谱寻找技术进行破获,相信很快就会将凶手捉拿归案。

190610120420_李奥纳多.png温哥华警察局凶杀案侦查员麦克赫德警官拿着被害人埃德加李奥纳多的相片

      温哥华警察局已经聘请了美国Parabon Nanolabs实验室来寻找所有可用的家谱记录,希望借此寻找到凶手的亲戚,以便警方进一步调查。而现在握有的DNA样本是在2003年被害人埃德加李奥纳多被杀害的温哥华西端区公寓里找到的。利用家谱记录寻找凶手的方法已经帮助美国警方破获了数十桩悬案,其中包括作案多起、令大家闻风丧胆的加州杀手的抓捕。

李奥纳多的悬案

      “根据2003年该案侦查员搜集的信息,我在思考凶手到底会从哪边走?”温哥华警察局凶杀案侦查员麦克赫德近期就16年前的李奥纳多被害一案在案发的公寓楼前说道。该案件的侦查员几年前退休了,只留下赫德独自去继续追查凶手的踪迹。

190610120858_大楼.jpg麦克赫德警官站在16年前36岁的李奥纳多被害的大楼前

      2003年8月23日夜间,李奥纳多在温哥华同性恋村遇到了一个人,并将他带回家,这之后就惨遭杀害。十六年来,警方并没有公布有关李奥纳多被杀的详细信息,也没有公布他的尸体在他的公寓中的确切位置。

      赫德说,当时警方采集到了嫌犯的DNA证据样本,但它与加拿大执法数据库中的任何数据都不相符。因为加拿大执法数据库仅保存了已有犯罪分子的DNA记录。 但他乐观地认为,随着最近使用遗传谱系的突破,这起悬案的破获将指日可待。

加拿大夫妇在华盛顿州遇害

      同样的调查技术协助破获了一起一对年轻的加拿大夫妇1987年在华盛顿被杀的案件。

190610120740_夫妻.jpg
维多利亚州的Tanya Van Cuylenborg和Jay Cook在1987年11月的西雅图之旅中丧生

      当年18岁的Tanya Van Cuylenborg和20岁的丈夫Jay Cook去西雅图驾车旅行,但谁知这竟是一趟末路之旅,他们一去无回。

      Van Cuylenborg的尸体在贝灵厄姆附近的一条沟里被发现,而她丈夫Cook的遗体在约100公里外被发现。多年来警方一直握有凶手的DNA样本,无奈的是他们无法找到与之匹配的人。

 31年后的逮捕

     然而在事件发生31年后的2018年,一名叫威廉·厄尔·塔尔博特(William Earl Talbott)的卡车司机被抓捕,并被控两项谋杀罪。

190610121046_嫌犯.jpg
该案嫌疑人威廉·厄尔·塔尔博特(William Earl Talbott)

       华盛顿州警方表示,他们利用公共家谱网站的信息,将威廉·厄尔·塔尔博特(William Earl Talbott)定位为杀害加拿大夫妻的嫌疑人。在该案中,警方发现了一个具有相似遗传基因的亲属,最终帮助警方将塔尔博特确定为主要嫌疑人。警方正是通过Parabon Nanolabs实验室和GEDmatch网站完成了大部分工作。

申小雨遇害案

     去年备受华人关注的申小雨遇害案也是因为利用了DNA技术而迅速被破获。卑诗整合凶案调查组(IHIT)的侦查人员在搜查疑犯期间,曾对整个低陆平原的中东男子进行针对性的DNA检查。很多中东男子随机地被警方要求自愿提供DNA样本,协助警察侦破此案。警方利用犯罪现场DNA分析技术,一下子就确定涉案凶手是一名中东裔,而且是上中东(the upper Middle East)这一区域的人士。这样一来很快就缩小了嫌疑人范围,将其他族裔的“感兴趣人士”悉数排除,大大加快了破案进度,很快嫌犯阿里(Ibrahim Ali)就进入到了的警方的视线。190610121122_申小雨.png

申小雨案嫌犯阿里(Ibrahim Ali)

DNA测试符合传统的家谱

        在本拿比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理工学院,Steen Hartsen讲师向大家展示了如何从废弃的咖啡杯中提取DNA。

       “我要擦拭杯子的外侧,因为他的嘴唇碰到了杯子”,他一边说一边用白色棉签擦拭杯子边缘,然后将棉签的尖端放入小瓶中进行测试。

       新的DNA测试能够比较数以千计的遗传标本,而旧的技术只能检查少数几个。     Steen Hartsen讲师说:“你可以创建家谱,新技术将那些有共同的祖父的祖父的祖父的祖父的人联系在一起,而旧技术却无法做到这一点。DNA技术的进步可以帮助警方找到曾经他们可能永远无法找到的嫌疑人”。

190610220133_讲师.jpgSteen Hartsen讲师在向大家展示如何提取DNA

       由于DNA数据库的日益普及,遗传谱系有效地帮助了警方从采集到的样本中寻找蛛丝马迹。

      目前已有超过2600万人为AncestryDNA和23andMe等公司提供了DNA样本。根据麻省理工学院科技报刊预测,样本数量可能在2021年增加到1亿,这将大大增加警方破获案件的几率。

棘手的法律问题

      在温哥华刑事辩护律师托尼派桑纳看来,这种证据成为加拿大法庭审判的焦点只是时间问题。他认为关键问题是:这到底侵犯了谁的权利?是被告人的还是被告的亲属的?因为这些对DNA数据库的广泛搜索通常会将警方带到嫌疑犯的远房亲戚身上。

      对于警察来说,遗传谱系是一种潜在的意外收获,可以将嫌疑人的范围缩小到极少数,然后利用传统的调查技术可以最终追查到嫌疑人。

      目前加拿大唯一一项处理DNA证据的立法是1998年的DNA鉴定法案,该法案创建了一个国家数据库,并赋予法官有命令罪犯提交样本的权力,但它没有解决这种新的调查技术引起的社会问题。

      李奥纳多凶杀案侦查员迈克赫德警官认为遗传家谱是加拿大警方一直在等待的突破。 “如果需要一些立法修正或修订,那么去就做吧,”他说,“如果我们放弃这项侦查技术,那我会对这个国家倍感失望。”他确信遗传谱系在侦查上使用,将会大大解决各自疑难悬案。毕竟只需要找到一个远房亲戚就可以了。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一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