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八十四章

阅读量:463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温哥华市政厅位于快乐山区,是加拿大第一个建于市中心以外的市政厅。这是一座高98米的12层建筑,门前是西12街,陈浩在调离温哥华警局之前,每天上下班都会从这里经过。平常时间,即使是在高峰时段,西12街上的交通也一直都很通畅,而当唐警长载着陈浩从警局开车回家经过这里时,却发现他们陷入了交通堵塞中。

在市政厅大楼前的小广场上聚集了两百多人,他们以白人为主,都是温哥华本地土生土长的居民,其中有十几个人举着形形色色的标语牌,在广场四周和人行道上一边喊着口号一边来回走动着。

小广场中心搭了一个简易的讲台,一个中年白人男子站在话筒前,正在慷慨激昂地做着演讲:“(英)一百多年前,一群脑袋上拖着猪尾巴的劣等人来到我们这片纯洁神圣的土地上,他们像传播瘟疫的老鼠一样给我们带来了愚昧落后和肮脏的唐人街。而今天,这些人的后代,一群愚蠢贪婪的暴发户,带着他们的钞票又一次侵入了我们美丽的国家。这次,他们不仅像他们的祖先那样抢走我们的工作和女人,还抢走了我们世代居住的家园。你们每一个人,无论怎样努力工作,都再也无法承担被这群中国人炒高的房价。这片原本属于我们的领地被一点点黄化。看看列治文吧,那里已经被异化成了中国的飞地,这还是我们的加拿大吗?”

围观的人群中发出异口同声的咒骂声。

白人男子继续说道:“(英)你们怎么能对此坐视不管呢?”

人群中一个人喊道:“(英)不!绝不!”

另外一个人挥舞拳头高声大喊:“(英)让中国猪滚回去!”

这时,唐警长开车随着缓慢的车流来到了市政厅门前。

演讲的白人男子指着人群中的一个阿拉伯人说道:“(英)兄弟,中国人不仅污染了这片土地,还撕下你们女人的头巾,侮辱你们的信仰,你能就这么忍气吞声吗?”

阿拉伯人缓慢摇头。

人群中又一次爆发出怒吼声。

一个举着标语牌的白人女子正走过唐警长开的车,她看到坐在车里的陈浩和唐警长,把手里的标语牌凑到了副驾驶座窗前。标语牌上画着一个面目狰狞的中国人,梳着满族的发辫,穿着马褂,一只手举着一条破碎的头巾,另外一只手抓着一把尖刀。尖刀刀尖所指之处,有一个蜷缩成一团的阿拉伯小女孩,正在抱头痛哭。

白人女子冲陈浩和唐警长竖起中指,大声喊道:“(英)滚回中国去!”

唐警长看了一眼标语牌,对陈浩说道:“阿浩,不要理她。”

陈浩没有说话,猛地推开了车门。白人女子被撞倒在地,陈浩在一阵女人的惊叫声中跳下还在行驶的汽车,从倒地的白人女子手里夺过标语牌,在地上摔打着,标语牌很快就破成几块碎片。

陈浩用残留的木杆指着正在望着他的人群,大声吼道:“(英)你们这群垃圾!滚回欧洲去!”

唐警长连忙踩下刹车,把汽车停在路边,跳下车向陈浩跑去。

几个白人壮汉在演讲的白人男子的指挥下,已经围住了陈浩,对他拳打脚踢起来。陈浩的眼眶挨了一拳重击,眼角裂开了一道血口,喷涌而出的鲜血在瞬间糊满了他的半个脸颊。他丝毫不知躲闪,只是胡乱挥动着手里的木杆,同时发出嘶吼声。

唐警长跑到陈浩身旁,推开两个正在围攻陈浩的白人,大声喊道:“(英)住手!你们全都住手!”

突然,一个穿着连帽衫的年轻人凑到唐警长身后,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尖刀,狠狠地扎进了唐警长的后腰。唐警长闷哼一声,用一只手捂住后腰的伤口,费劲地转回身来。年轻人迅速挤进混乱的人群中,没了踪影。唐警长抬起手看了看沾在手掌上的鲜血,喉咙里发出一阵粗重的喘息声,骂了一句“干你娘!”,随后轰然倒地。

人群中又一次发出一阵惊呼,正和陈浩撕打的几个壮汉看到摔倒在地的唐警长,同时作鸟兽散。陈浩向他们追了几步,把已经断成两截的木杆扔了出去,随后转身跑到唐警长身旁,跪到地上,用手捂住他后腰上正在冒着鲜血的伤口,大声喊道:“唐叔叔……”

四名警员从远处跑了过来,其中两人控制住陈浩,另外两人一边查看着唐警长的伤势,一边用步话机呼叫救护车。

唐警长挨的那一刀刺破了他的肝脏,造成了严重的大出血,他没有撑到医院,在半路上就溘然长逝。临终前,他用颤抖的手抓住坐在身旁的陈浩的胳膊,断断续续地说了句“带上……小静,离……离开这里,回……中……国。”

也许是为了遮掩监狱安保系统的无能并减轻舆论对警方的压力,对刘风的通缉令只是在电视新闻里重播了几次就戛然而止。刘风越狱的方式着实令人匪夷所思,在加拿大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个重刑犯是乘坐现役的军方武装直升机离开牢房的,仅凭这一点就会令官方成为民众的笑柄。所以,对此事件进行冷处理是官方所能采取的最体面的办法,这也是斯坦利对他的女助理爱丽丝的解释。爱丽丝在此之前完全无法理解斯坦利对刘风事件的冷漠。在她看来,斯坦利曾经异乎寻常地关注着刘风,现在这个在监狱里逐渐被人遗忘的华人逃离了监管,这对斯坦利来说原本应该是件非常重要的事,可他居然还是在自己反复提醒下才下达了通缉令,这并不符合斯坦利的行为方式。爱丽丝虽然从斯坦利那里得到了问题的答案,但她却没有完全相信。斯坦利并没有给爱丽丝更多的思考时间,马上转移了她的注意力,让她替自己再一次约见总理。

爱丽丝在给总理办公室打过电话后,回复斯坦利说道:“(英)总理先生明天要接受杂志记者的专访,最早也只有后天晚上才有两小时的时间给你。”

斯坦利问道:“(英)什么专访?”

爱丽丝说道:“(英)是关于温哥华那个华裔小女孩被害事件的专访。温哥华警局的办事效率很高,他们已经抓获了杀害那个小女孩的凶手。据披露,凶手是从中东地区过来的难民,具体身份还没有核实清楚。”

斯坦利说道:“(英)你马上帮我联系温哥华警局局长,我要听他的汇报。”

爱丽丝说道:“(英)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多关心一下我们的总理先生,他现在做事越来越离谱了。你上次和他谈过之后,好像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斯坦利问道:“(英)为什么这么说?”

爱丽丝说道:“(英)我刚才和他的办公室主任聊了一会,听说总理先生决定要对那个曾经是塔利班成员的家伙赔偿一千万加币,还要以政府的名义对他进行公开道歉。”

斯坦利想了想,说道:“(英)这件事我知道。是最高法院判决政府败诉,而且这是前任政府留下的烂摊子,他只是在替别人背黑锅而已。”

爱丽丝说道:“(英)为什么前任总理一直坚持没有给赔偿,他却这么轻易地同意了?为什么不能把官司打下去呢?”

斯坦利看着爱丽丝说道:“(英)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关心政治了?”

爱丽丝耸了一下肩说道:“(英)我对政治不感兴趣,我只是更关心我交的税被用在了什么地方。”

斯坦利说道:“(英)你不懂政治,所以你的眼光只会局限在肤浅的表面上。”

爱丽丝说道:“(英)如果政治就是让我用我辛苦工作赚来的钱来养活一群混蛋的话,那么让政治见鬼去吧!”

斯坦利苦笑道:“(英)好吧,好吧!我们还是不要聊这个话题了。你的工作并没有那么辛苦,而且你的收入也不低了,即使是交完税,剩下的钱也足够你过上比普通人更舒适的生活。现在,请你帮我倒杯茶,好吗?”

爱丽丝“哼”了一声,走向办公室角落里的茶桌。

凯茜是看到刘风通缉令为数不多的人中的一个。凯茜原本没有看电视的习惯,尤其是在沈爵士在家的时候,她很少有自己独处的时间。除了照顾儿子以外,她还要为沈爵士准备一日三餐。这是沈爵士家族的一个传统,家里的正餐从来不会让佣人来做,一定是主妇亲自操持。凯茜从家族私人医生诊所回来后,沈爵士就带着简单的行装离开了家,他没有告诉凯茜具体去向,只是说要去外地拜访几位老朋友。这对凯茜来说是一种解脱,即使沈爵士大度地忘记了曾经发生过的不愉快,她还是无法在短时间内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坦然地面对自己的丈夫。现在沈爵士的短期出行给了凯茜一个缓冲的时间和空间,她可以比较轻松地在家里待下去。

通常情况下,凯茜会用弹钢琴或者画油画来打发无聊的时间。但是,曾经在斯坦利那里发生过的事始终萦绕在她的心头,令她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做任何事。虽然凯茜并不知道斯坦利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可是她也不敢去猜测。就在这种心神不宁的状态下,凯茜打开了电视,看到了刘风站在身高线前的照片。

在经过最初的惊愕之后,凯茜感到一阵恼火。她一直认为刘风就像一个还没长大的男孩一样,总是会做一些出格的事,即使是入狱也还在她能理解和接受的范围之内。但是,刘风这次的越狱却有点过分了。尤其是在凯茜为了能让刘风合法地离开监狱付出了那么多之后,刘风又一次违反常规的行为方式让她的努力和付出的代价完全失去了意义。

凯茜看着电视里的刘风,低声自语道:“你什么时候能让人省点心呢?”

这时,门铃声响起。凯茜走到门厅,拉开了房门。一个快递员站在门前,手里捧着一个硕大的纸箱,凯茜愣住了。

快递员说道:“(英)请问,沈先生在家吗?这里有一个他的包裹需要他本人签收一下。”

快递员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凯茜没有多想,说道:“(英)他不在,我可以替他签收吗?”

快递员笑了笑,换成中文说道:“那就不必麻烦了。”

说着,快递员径直走进了房门。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一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