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枫譚】小小香蕉人该有怎样的“家国情怀”

阅读量:2195 评论数:5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枫譚】小小香蕉人该有怎样的“家国情怀”

 

      香蕉人是个形象的比喻,特指皮肤黄而内心白的中国人。香蕉人出生在加拿大,成长在加拿大,将来很可能就业在加拿大,生活也在加拿大,结果他们的一生可能都在加拿大度过。如果是这样,我们还有必要培养这些华裔孩子的家国情怀吗?如果要培养,又该培养他们怎样的家国情怀?

      我家儿子Ryan出生在加拿大,现在三岁半。上个月,我觉得孩子已经开始有点懂事儿了,就开始引导他。我告诉他,他是Chinese,因为爸爸是,妈妈也是。没想到Ryan回答说:“No,Ryan是Canada,爸爸是Canada,妈妈不是”。我没有与孩子争辩,因为我觉得孩子还无法理解这么复杂的事情。不过我也纳闷了,这么小的孩子,他怎么拎得这么清楚,准确地知道一家三口的国籍身份。

      我检讨了一下,孩子之所以明白这些应该与平时我们家里大人的谈话有关。我们认为他听不懂,其实,他不仅听懂了,还记住了。

      前几天,我开车路过中央公园的体育场,孩子突然指着体育场不停地大声叫“O'Canada,O'Canada,O'Canada!”一边叫,还一边把右手横放在胸前。我突然明白了,他是在告诉我,他曾经在这里唱过加拿大国歌“O'Canada”。那是去年7月1日,我曾经带他在体育场参加国庆日庆祝活动。当时,全体起立,唱加拿大国歌。原来,这些点点滴滴都已经在不经意间给Ryan烙上了加拿大的“加国情怀”。

      因为未来孩子定然要成为加拿大人,所以,我认为培养他的加拿大的“加国情怀”无可厚非。可是,我也不希望他忘记自己的民族是中国人,他的父母祖先来自中国。于是,我好想给他解释清楚这一点。可是,这实在太复杂了,怎么可以给一个三岁半的孩子讲明白国籍和民族的区别呢?

      春节刚过,我获知他所在的BCIT幼儿园为他们组织了庆祝中国年的活动,特别是我获知洋人老师不仅让他和其他三个中国裔孩子表演了拜年仪式,还专门给全班小朋友介绍了中国的长江、黄河和长城。

      我就问孩子:老师是不是讲了China,Ryan回答Yeh;老师是不是讲了Great wall,Ryan回答,Yeh。口气显得温柔而自豪。我接着问,中国好不好,Ryan回答,好;想不想去中国,Ryan回答,想!突然孩子给我表演敬礼的姿势,并且说:“唱,唱”。我明白了,孩子叫我给他唱中国国歌。我之所以明白他的用意,是因为我曾经给他放过北京天安门国旗护卫队的升旗仪式视频。于是,我开始给他唱中国国歌。这下一发不可收拾,回家的路上,一遍又一遍地叫我不停地唱。自己还说“好听”。刚一停,他就说,One more,催我继续唱。结果,唱的我是口干舌燥。

      我意识到,Ryan小小脑袋里的观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个月前拒绝承认自己是中国人,现在则很骄傲自己是中国人。这巨大的转变都是源于幼儿园举办的庆祝中国年的活动,它为孩子建立起懵懂的对中华民族文化的自信。我心存感动,本来以为很复杂,难以给孩子说清楚的国籍和民族概念,被这样一次活动轻而易举地解决了。Ryan既承认自己是加拿大人,又不排斥自己是中国人。我真得感谢幼儿园的洋老师,感谢他们根深蒂固的多元文化观念,感谢他们对中国文化发自内心的尊重。惟其如此,才能在小小香蕉人幼小的心灵深处播下他对自己祖国的“家国情怀”的种子。

      我不知道其他来自华人国家和地区的父母是如何考虑这个问题的,但是,作为来自中国大陆的父母,我可能不会要求小小香蕉人像他们的父母那样拥有对祖国深厚的家国情怀,但是我希望我的孩子至少不排斥,不敌视他父母和祖先生活过的地方,尽管我们的祖国可能对我们大家来说并不是那么尽善尽美。

      也许,有人认为我言之过激:“再怎样,香蕉人也不会排斥和敌视自己的父母、祖先和祖国吧”!

      我并非危言耸听,事实上,我就亲身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阿尔伯塔北部的一个小镇上住着一家中国人,父母都来自广东,三个孩子都是本地出生,其中,大女儿15岁。这个孩子最让父母头疼,因为她根本不与父母正常交流,父母对她的成长产生不了影响。

      这位华人女孩的妈妈告诉我,他们的这个大女儿不喜欢自己是华人,甚至表现出对华人的反感。谁要是说她是华人,她马上反驳,声称自己是加拿大人,不是华人。开始,我没有太明显的感觉,但是很快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震惊。

      我和他们全家一起看电视剧《我的兄弟是顺溜》,这是一出中国人喜欢的抗日剧。大家看的津津有味,可是,这个女孩儿却很反感。她说这不是事实,日本人就没有侵略过中国。中国人这样演戏是给日本人抹黑!妈妈被气得翻白眼。

      有一天,她带来一个洋妞同学。洋妞被电视剧深深地吸引,可是这个华人女孩却劝洋妞不要看这种“颠倒黑白”的电视剧。结果,洋妞与她争执起来,洋妞说这是历史事实。二战时,日本确实对中国和世界发动了法西斯战争,中国做出顽强抵抗,最后胜利了。可是,中国女孩儿死活就是不接受。没办法,小洋妞专门跑到镇上的图书馆借来历史书给华人女孩儿看。

      这个华人女孩存在的问题实际上是身份冲突的问题。加拿大人是她的基本身份,这个身份被她自己接受,也被社会接受。对她来说,这个身份是惟一的,排他的。因此,如果你告诉她,她还有一个新的身份,即华人时,她感到自己的基本身份受到威胁,所以她试图抗拒,并竭力维护自己的基本身份。这种自我保护的心理使她国家和种族的两种身份被截然对立起来,不可调和。身份的冲突导致的认知混乱使这个华裔女孩儿陷于困境,难以自拔。

      事实上,人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个体,是各种社会关系的总和。一个人可能有多重身份,这要看他所处的环境和场合。就像你对学生可以是一名教师,同时你也是你父亲的儿子和你儿子的父亲。同理,香蕉人,他既可以是加拿大人,也可以是中国人。加拿大人是他的国籍身份,而中国人则是他的民族身份,这两者是可以并存的,而不必相互排斥。

      就像小Ryan一样,他既可以为自己是加拿大人而感到骄傲,也可以为自己是龙的传人而感到自豪。

      我想这就是一个小小香蕉人应该有的“加国情怀”和“家国情怀”吧!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我来说两句
发布者: 游客     
Avatar
不应该把原居国的仇恨带到加拿大来,更不应该把它传给你的加拿大 - 游客   3个月前
不应该把原居国的仇恨带到加拿大来,更不应该把它传给你的加拿大小孩。你的孩子不是你的私有财产,而是加拿大人,是加拿大未来的组成部分。
   0    0
Avatar
我们公司有一香蕉人,父母来自中国,他每次说话时极力撇清和中国 - 游客   3个月前
我们公司有一香蕉人,父母来自中国,他每次说话时极力撇清和中国的关系。
   1    0
Avatar
游客   3个月前
作家出品!非常棒的文章!
   3    0
Avatar
游客   3个月前
写的太好了
   1    0
Avatar
游客   3个月前
太棒了
   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