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月8日 90岁的罗凤坤 见到了他58年前被拐的儿子

- [74] ()

6月8日

90岁的罗凤坤

见到了他58年前被拐的儿子

罗凤坤终于喊出了这声

“我的儿啊”

 

付贵林哭着冲上台

跪在罗凤坤面前

大喊了一声“爸”

罗凤坤紧紧抱住他

老泪纵横

 

耄耋之年的父亲

年过花甲的儿子

跨越半个多世纪的寻找

历经千辛万苦

他们终得团圆……

 

视频来源:新华视点(ID:XHSXHSD)

 

(一)“我没有一天放弃找他”

 

图片

6月8日,在“认亲,我们在行动”济南主会场,被拐58年的儿子跪拥着90岁高龄的父亲罗凤坤

 

1963年1月,32岁的罗凤坤带着2岁的儿子罗亚军在薛城火车站候车,就在罗凤坤打盹儿的工夫,罗亚军被人抱走了。

 

“我沿着火车站到处喊‘亚军、亚军’,喊了一夜,走了一夜,可孩子那时太小,他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叫亚军。”

 

从那以后,罗凤坤以自己所在的山东省枣庄市峄城区阴平镇为中心,逢人就问“有没有见过一个小男孩,胖乎乎的”。

 

罗凤坤的小儿子罗涛说:“唯一一张亚军的照片是他一岁时拍的。这张照片被我放在驾驶证里,车开到哪儿,我就问到哪儿。”

 

遗憾的是,2000年前后,罗涛不小心弄丢了这张照片。

 

每年农忙后,罗家兄妹都会外出打工,他们在任何城市里都本能地观察陌生人,站在大街上、工地上、饭馆里,端详陌生人的五官。

 

“我想找到一个和我长得像的人。”罗涛说。几十年来,罗家兄妹去过山东各地,还去过海南、上海、北京、新疆,但始终没能找到罗亚军。

 

因为不完整,这个大家庭从没拍过全家福。2010年下半年,罗凤坤的老伴去世,临终前她叮嘱家人不要放弃寻找。2015年,罗凤坤再次来到派出所报案。

 

(二)“刚到枣庄,就觉得很亲切”

 

付贵林今年60岁,生活在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

 

图片

被拐58年的儿子(左)搀扶着90岁高龄的父亲罗凤坤

 

“17岁那年,我在家中无意间听到父母说悄悄话,才得知自己不是亲生的。”付贵林说,“养父母非常爱我,我不愿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付贵林从未在家中提起过这件事。2000年,付贵林受朋友之邀去枣庄喝喜酒,“很奇怪,我刚到枣庄,就觉得枣庄很亲切,这个感觉很深刻。”他说。

 

付贵林育有2个儿子。有了孩子后,他才第一次想要找自己的“根”。“但我还是没付出行动,我怕伤害养父母。”付贵林说。

 

2017年,养父母去世后,付贵林才第一次走进派出所采血,寻求警方帮助。

 

付贵林不知道的是,身份证上的名字是养父母给他起的新名字,而他多年前就觉得亲切的枣庄市,就是他的出生地。在地图上,两地仅隔约50公里。

 

(三)“没有遗憾了”

 

由于丢失时间长、丢失地点复杂、报案时间晚等难点,公安机关虽综合运用各种措施查找,但迟迟没有获得有价值的线索。

 

今年1月,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团圆”行动,全力侦破拐卖儿童积案、全力缉捕拐卖犯罪嫌疑人、全面查找失踪被拐的儿童。山东省枣庄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丛四新说:“我们再次拿出这个案件,并把希望寄托在DNA技术上。”

 

由于罗凤坤的老伴去世多年,无法获得相关DNA数据,刑警只能进行单亲比对,但单亲比对后得到了大量结果数据,不具备研判条件。

 

丛四新说:“根据遗传学规律,我们利用罗凤坤4名子女的数据做了反推,从而使单亲比对变成双亲比对,提高了对比效率,最后找到了老人失散多年的孩子。”

 

6月1日,经复核确定罗凤坤是付贵林的生物学父亲。

 

“我得到消息后哭了一整天,我高兴啊,已经找了58年,我现在没有遗憾了。”罗凤坤说。

 

(四)“为了今天的见面”

 

双方约定一周后在济南见面。为了这次见面,罗凤坤提前3天去商场给自己和孩子们买新衣服、新鞋。

 

罗凤坤不知道这个58年没见的儿子如今多高、多重,只能凭感觉买了一件短袖上衣,至于鞋号,他早就考虑好要买43码,因为他穿44码的鞋,小儿子穿42码的,他觉得也许43码正好。

 

6月8日下午,公安部部署山东、四川、江苏、河南四省公安机关同步开展“团圆”行动认亲活动,帮助11组失散家庭实现团圆,活动主会场设在山东济南。

这是付贵林有记忆后第一次见到亲生父亲。

 

图片

90岁高龄的父亲罗凤坤(中)紧搂着被拐58年的儿子哭泣

 

付贵林哭着冲上台,跪在罗凤坤面前,大喊了一声“爸”,罗凤坤紧紧抱住了他,哭着回应:“我的儿啊。”

 

公安部数据显示,“团圆”行动开展以来,已找回失踪被拐儿童1737名,侦破拐卖儿童积案91起,抓获拐卖犯罪嫌疑人236名,各地累计组织认亲近500场。

 

同时,公安机关不断创新工作模式和方法,建立完善了侦办拐卖儿童案件“一长三包”责任制、儿童失踪快速查找机制、全国“打拐DNA系统”等一系列系统、机制,并对外公布了方便群众就近采血的3000多个公安机关免费采血点信息,为“团圆”行动提供了有力科技支撑。

 

“就想一家人一起吃顿饭。”认亲活动前,罗凤坤对记者说。在另一个休息室里,付贵林说了相似的心愿,“想一家人拍张合照。”

 

90岁的父亲,60岁的儿子,再次见面竟已过去了58年。

 

半个多世纪骨肉分离的痛,日日夜夜撕心裂肺的想念,超越时间空间的人间至情,在这一刻,都化为了一个紧紧的拥抱。

 

为缘寻找,为爱坚守

愿天下无拐、万家团圆!

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