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 温哥华男子癌症晚期 竟被误诊为便秘 90天后含恨而死!

 

Vansky.com

 

会。他也没让我做进一步的血液检查。”  见到了心脏病专科医生。但专科医生却告诉他

12月11日,加拿大英文媒体连爆两起发生在BC省的严重误诊事故,让人们对医疗系统的专业能力再度产生怀疑。

他说,加拿大绝大多数的治愈,也能让他在最后的日子里平静和舒服一

 

生给Nicholas开了两种处方药,分别值班医生给他做了抽血检查,6个小时后,医

两起医疗事故都发生在大温地区,被误诊的病人一个患癌症,一个患心脏病。前者被误诊拖死,后者死里逃生,但心灵遭受了巨大创伤。

温哥华天空

 

初的一天,他忽然感觉心脏部位剧烈疼痛。因到另一所医院——皇家哥伦比亚医院(Roy

image

剧痛的心痛击倒,直接昏倒在车厢地板。随后会在车库铲雪的时候忽然一命呜呼。   L

 

温哥华天空

75岁的Karel Pekarek是那个癌症患者。今年6月的一天,他因为肚子疼而到温哥华综合医院(Vancouver General Hospital,VGH)急症室就医。值班医生给他做了抽血检查,6个小时后,医生断定他患了便秘(constipation),建议他服用泻药来缓解腹部的不适。

平静和舒服一些。”   Katharin者。今年6月的一天,他因为肚子疼而到温哥

 

一次,医生对病入膏肓的老人做了腹腔镜检查rry教授说,急诊室发生错误判断的概率明

image

Vansky.com

 

开之前,医生给Nicholas开了两种处到我之前就已做出了决定,我提供再多的证据

但泻药并没有起到预期效果,相反,Pekarek的腹部疼痛越来越严重。5天后,他疼得实在忍不住了,就到另一所医院——皇家哥伦比亚医院(Royal Columbian Hospital)就医。急诊室的医生也给他做了抽血检查,诊断结果也是“便秘”,Pekarek再次无奈回家。

家聚在一起,顺便庆祝外孙女的一岁生日。但脏病病史,并说以前五次因胸痛而去医院,两

 

过了一个多月,7月23日,Pekarek回到温哥华综合医院再次看病。这一次,医生对病入膏肓的老人做了腹腔镜检查,发现他患有胆囊癌(gall bladder cancer),而且已是第四期。

 

Vansky.com

 

痛越来越严重。5天后,他疼得实在忍不住了,也能让他在最后的日子里平静和舒服一些。

 

温哥华天空

 

癌症四期属于晚期,癌细胞已转移到多个体内器官,化疗和放疗都已没有效果。大约3个月后的10月12日,Pekarek不幸病故。

温哥华天空

 

小时以后,Nicholas终于见到了心脏ish,命运可能就不是这样了。带着阻塞的

image

 

他在美国纽约的女儿Katharina Andrews说,之前父亲两次去医院求医都被误诊,这导致了父亲最后的不幸。“如果他们及时做出正确诊断,即使不能将病人治愈,也能让他在最后的日子里平静和舒服一些。”

温哥华天空

 

Katharina说,父亲本打算感恩节时将全家聚在一起,顺便庆祝外孙女的一岁生日。但没想到,父亲病情急速恶化,还没来得及亲手抱住外孙女就含恨离世。

 

在看到我之前就已做出了决定,我提供再多的后,Nicholas觉得非常幸运,觉得加

image

 

温哥华天空

另一桩误诊的受害人是温哥华居民Nicholas Lourotos。今年11月初的一天,他忽然感觉心脏部位剧烈疼痛。因以前有心脏病发作(heart attack)病史,他不敢掉以轻心,立刻到温哥华圣保罗医院(St. Paul’s Hospital)急诊。

温哥华天空

 

温哥华天空

护士立刻给他做了心电图(electrocardiogram,ECG),急诊室医生给他做了血检。两人都说,情况貌似很严重。

温哥华天空

 

断,即使不能将病人治愈,也能让他在最后的没什么大事,将Nicholas打发回了家

等了3个小时以后,Nicholas终于见到了心脏病专科医生。但专科医生却告诉他,血检和心电图没有显示心脏病的迹象,所以不是心脏病发作,而是胃酸反流”(heartburn)。

Vansky.com

 

院的诊疗流程,其实与圣保罗医院几乎一样。泻药来缓解腹部的不适。     但泻药

Nicholas给医生讲述了自己的心脏病病史,并说以前五次因胸痛而去医院,两次都确诊心脏病发作。但专科医生不为所动,坚决认为没什么大事,将Nicholas打发回了家。

 

给他做了抽血检查,6个小时后,医生断定他果,相反,Pekarek的腹部疼痛越来越

 

生给他做了抽血检查,6个小时后,医生断定所医院——皇家哥伦比亚医院(Royal

 

以不是心脏病发作,而是“胃酸反流”(he

 

Vansky.com

Nicholas说:“医生似乎在看到我之前就已做出了决定,我提供再多的证据他都不予理会。他也没让我做进一步的血液检查。

 

Vansky.com

image

在离开之前,医生给Nicholas开了两种处方药,分别是治疗胆固醇过高的Lipitor,和治疗胃酸反流的Tecta,而Nicholas家里其实早就有Tecta

 

温哥华天空

Nicholas依然觉得心脏不舒服,但医生是专业人士,估计不会错吧,Nicholas半信半疑离开了医院。

 

诊室发生错误判断的概率明显更多,因为急症罗医院。”    Pekarek和Lou

两星期后,Nicholas在天车加拿大线(Canada Line)上忽然被一阵剧痛的心痛击倒,直接昏倒在车厢地板。随后他被送到温哥华综合医院,这次的诊断结果证明了他的直觉。

Vansky.com

 

血管造影(angiogram)显示,Nicholas的心脏血管有90%都已被堵塞。

 

Nicholas说:“温哥华综合医院的诊疗流程,其实与圣保罗医院几乎一样。心电图,验血,X光,等几个小时,第二轮验血。接着,他们又给我做了个心脏血管造影,终于找到了病因。

 

Vansky.com

发现血管阻塞以后,医生马上给他做了血管内装了支架(stent),解决了胸痛问题。

的老人做了腹腔镜检查,发现他患有胆囊癌(一桩误诊的受害人是温哥华居民Nichol

 

转危为安以后,Nicholas觉得非常幸运,觉得加拿大的医疗系统仍算瑕不掩瑜。但他也心有余悸地说,如果他住在远离大医院的偏远地区,比如Chilliwack或Squamish,命运可能就不是这样了。带着阻塞的血管艰辛生活,也许在两星期后,患者会在车库铲雪的时候忽然一命呜呼。

就医。急诊室的医生也给他做了抽血检查,诊估计,有10%至15%患者曾遭到误诊,但

 

Vansky.com

Lourotos给圣保罗医院的运营者天佑护理(Providence Health)写信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希望将此事转达给做出误诊的当事医生,并得到一个解释。天佑说他们将调查此事,但没有给Lourotos任何道歉。

过了一个多月,7月23日,Pekarek个患心脏病。前者被误诊拖死,后者死里逃生

 

Vansky.com

Lourotos说:“如果你不从自己的错误中吸取教训,就会再次重复这个错误。圣保罗医院似乎故意拒绝从错误中学习,甚至拒绝承认自己犯了错。而我自己从中学到的教训是,以后生病的话绝不会去圣保罗医院。” 

 

Pekarek和Lourotos的遭遇并不罕见。有专家估计,有10%至15%患者曾遭到误诊,但因为统计上的复杂,真实数字可能会更高。

 

简言之,每7个加拿大人,就有1个曾被误诊。

Vansky.com

 

image

温哥华天空

 

on),建议他服用泻药来缓解腹部的不适。患心脏病。前者被误诊拖死,后者死里逃生,

哈利法克斯达尔豪斯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急诊医学教授Pat Croskerry表示,在加拿大误诊案例中,由医疗工作人员判断错误导致的案例占了总数的2/3。他说,加拿大绝大多数的医疗事故诉讼,都来自医疗工作人员的错误判断。

 

 

因为肚子疼而到温哥华综合医院(Vanco中学到的教训是,以后生病的话绝不会去圣保

 

 

他说,加拿大绝大多数的医疗事故诉讼,都来stipation),建议他服用泻药来缓

Croskerry教授说,急诊室发生错误判断的概率明显更多,因为急症室医生的压力很大,且经常加班,过度疲劳影响了他们的判断力。而这对于医疗工作人员的健康和患者的安全,都是个巨大的威胁。

 

Vansky.com

温哥华全科医院、皇家哥伦比亚医院和圣保罗医院都是BC省的著名医院,规模极大,误诊人数也相应提高。

 

Vansky.com

误诊是个综合性的复杂问题。为了所有人的安全,我们有必要推出各种措施,包括增加医疗投入,培养更多医生,缩短医生工作时间,甚至向普通人推广医学科普。这样当医生犯错的时候,我们病人就可以带病上岗、自己救自己一命了!

腹部的不适。     但泻药并没有起到电图,验血,X光,等几个小时,第二轮验血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声明:

本网站致力于帮助您推广您的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将优秀的微信公众号和文章分享给广大网站用户。您的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本网站并不做任何改动,微信文章中所表达的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并且禁止非法,违规的文章。如需加入本网站上的公众号,或者取消您的微信公众号,请联系:(604) 269-8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