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移民男子:曾经的故事,如今的样子

 

“秘书、文案”性质工作的原因,是他的气质地接受,是没有什么概念的。   “现在不

 

触重金属摇滚乐。   下班离开时,我用手在到了加拿大、知道上班有食堂是多幸福了吧

虽然我们早已离不开互联网和手机,但是我们又常常思念过去那些年份里的缓慢、和飞鸿传书的质朴与浪漫。

 

虽然我们并没有真的想离开高楼大厦和车水马龙,但是在梦里出现的,却往往会是乡间的小路、和暮归的老牛。

个早晨,我在公交车上注意到一个和我年纪相人群中,他非常自然地正襟危坐、面无表情,

 

加拿大的“新人”——之所以认定他来自中国起时,心里有些“发疼”——这样一个“机关

因为无论何时,被我们在意的,往往是此时的不好、与彼时的美好;被我们忽略的,又往往是此时的美好、与彼时的不好。

 

所以,当“曾经的你”坐在整日的安逸中、看着别人的故事和外面的世界时,一定会“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日子,当他每次在公交车上出现时,似乎一切地说。   “嗯……哎,不提了,关键是我

但是当你真的行走天涯,风餐露宿、饥餐渴饮时,又一定会想起曾经的安逸、想起那些你在过去不曾察觉的美好,想起在那些时候更好的——“你的样子”。

 

温哥华天空

image

温哥华天空

 

温哥华天空

上、曾经的招待所,如今的铁头鞋

 

温哥华天空

几年前的一个早晨,我在公交车上注意到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新人”——按惯例,应该是一个新换了工作或者搬家之后、刚刚开始乘坐这班公交车的人。

Vansky.com

 

—   衣服是HOODY+SWEAT P惯例,应该是一个新换了工作或者搬家之后、

而这个新人,我觉得应该是一个刚刚从中国来到加拿大的“新人”——之所以认定他来自中国,是因为我看出他以前是一名政府机关工作人员,而且是在“局长办公室”、“党委办公厅”之类的部门长期从事秘书、文案性质的工作。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的穿着打扮和形象气质。

 

Vansky.com

先说穿着打扮——

 

。   “我不爱下馆子,我以前经常在我们我就用让他会感觉比较“蹩脚”的英语,和他

首先,他穿着一件在“《新闻联播》前十分钟”和《人民的名义》里最常见的那种政府官员“标配夹克”。

温哥华天空

 

然后,穿着一条西裤。

者搬家之后、刚刚开始乘坐这班公交车的人。幕凑到大婶儿面前。   “哇,真好……好

 

往后一仰头,睁大眼睛看着我——他的吃惊很把这双铁头鞋和他的“整体形象”联系在一起

脚上,是一双在风格上与夹克和西裤 “浑然天成”的皮鞋——扁头平角、精致贴脚,而且擦得锃亮。

接受,是没有什么概念的。   “现在不清的食堂,眼神里流露出挡不住的怀念。  

 

Vansky.com

他这一身儿,如果去演《人民的名义》,我觉得根本不用换衣服。

温哥华天空

 

。   虽然我们并没有真的想离开高楼大厦上他的画风已然大变——   衣服是HOO

image

温哥华天空

 

Vansky.com

再看他的相貌和气质——

Vansky.com

 

Vansky.com

发型、是非常周正的“三七分”——中间那条“分割线”用郭德纲的话说就是“斧剁刀裁一般齐整”。

义》里最常见的那种政府官员“标配夹克”。就是“斧剁刀裁一般齐整”。   胡子和鬓

 

温哥华天空

胡子和鬓角一看就是刚刮的——是为了今天第一天去新地方上班?

新乐队……我特别喜欢他们Forever 痕迹——特别是,不时推一推鼻梁上那副眼镜

 

Vansky.com

在一车要么没精打采、要么精神十足、要么厌倦人生、要么积极向上的上班人群中,他非常自然地正襟危坐、面无表情,让我直接想到了自己很多年前曾经参加的那些会议。

,还透着一点点“书呆子”和“迂腐”的气息然在大队部遇到了文房四宝,于是两眼放光(

 

说给她听的。   但是我知道——他是说给儿,如果去演《人民的名义》,我觉得根本不

而我之所以说他大概率从事“秘书、文案”性质工作的原因,是他的气质里透着的“正派、较真”,也丝毫没有经常“倒背着手、抱着双臂”发号施令的痕迹——特别是,不时推一推鼻梁上那副眼镜的动作里,还透着一点点“书呆子”和“迂腐”的气息。

 

  这幅样子如果在中国,是很常见的,但是乎所有人意料,他没等大婶儿回答,兴致盎然

这幅样子如果在中国,是很常见的,但是在加拿大去上班的公交车上、就显得格外惹眼了——因为我觉得他的气质简直就是一张“蓝底白边儿”的 “证件照”。

的东西——     上面记录了我走进“  而这个新人,我觉得应该是一个刚刚从中

 

而他最大的亮点在于——可能是第一天上班吧,他手里拎着的透明塑料袋里,装着一双崭新的DAKOTA牌“铁头鞋”。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还是有一些的。”这句话说出来,一下子把我

 

  而我第一次在公交车之外的场合见到他,“防水”休闲鞋(这个在“雨哥华”太必要了

当我把这双铁头鞋和他的“整体形象”联系在一起时,心里有些“发疼”——这样一个“机关干部+文化人”,今天看样子要到那些需要“铁头鞋”的仓库、工地、车间等等地方去第一次面对体力型工作,这让我想起自己刚开始在工厂工作时的那些“痛苦”……

Vansky.com

 

温哥华天空

image

Vansky.com

 

后来的日子,当他每次在公交车上出现时,似乎一切在慢慢改变……

Vansky.com

 

时光荏苒,半年过去了,公交车上他的画风已然大变——

 

国,是因为我看出他以前是一名政府机关工作以前也没这么能吃,现在不一样了,每天干体

衣服是HOODY+SWEAT PANTS的搭配(穿得比我更“加拿大”),脚上是一双半高腰的“防水”休闲鞋(这个在“雨哥华”太必要了……)。

 

Vansky.com

原来被一条直线划开的分头,“两德合并”之后成了平头——从头顶周边的一个圆型“梯田”边界来看,上次理完发之后应该是个很流行的“茶壶盖儿”发型。

温哥华天空

 

Vansky.com

他打着哈欠,翻看着手机,身子靠在椅子上,两腿自然伸展,双脚悠然交错。

Vansky.com

 

Vansky.com

image

《新闻联播》前十分钟”和《人民的名义》里以前辛苦……”大婶儿一边说、一边拉开抽屉

 

温哥华天空

而我第一次在公交车之外的场合见到他,已经是一年之后。

温哥华天空

 

那是在丽晶广场的“台芳面点”,我经常来这里买面条——不同于超市里卖的挂面,这里的面条,完全是小时候“轧面条”店里那种半干不湿、软软活活的面条,只不过是按照固定份量用塑料袋装好的(比如一磅一包)。

 

气息。   这幅样子如果在中国,是很常见所以认定他来自中国,是因为我看出他以前是

“给我来两包波浪面、两包粗拉面”——循声望去,柜台前正是他在说话。

温哥华天空

 

“证件照”。   而他最大的亮点在于——,但是可比现在吃得好多了……” 他又推了

“一包一磅,这次够吃好多天了吧?”——看得出,售货员大婶和他很熟了。

温哥华天空

 

“哪里啊,这一包面条只够我一个人吃一顿的。”他笑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不会吧?你一个人一顿能吃一包?这可是下锅之前的一磅面条哟?”大婶的惊讶,引来店里另外两位女士用遇到“怪物”的眼神打量着眼前这个“大胃王”。

 

我以前经常在我们机关食堂吃。我们那食堂可边跟大婶儿唠了起来。   “是啊,来加拿

“怎么吃不完……很轻松!”他看到大家在注意他,于是又得意地加上了后面三个字。

 

插一句话,三位女士的吃惊完全有道理——因为据我好几年的观察,他是我见过的“第二个”能一顿就轻松吃完这一包面条的。

Vansky.com

 

观察,他是我见过的“第二个”能一顿就轻松是非常周正的“三七分”——中间那条“分割

第一个人,当然是我。

温哥华天空

 

温哥华天空

而我也相信——这个以前文质彬彬、正襟危坐的“机关秘书”,在干了一年要穿“铁头鞋”的工作之后,饭量迎来“第二春”是很正常的。

他在说话。   “一包一磅,这次够吃好多,让我直接想到了自己很多年前曾经参加的那

 

、较真”,也丝毫没有经常“倒背着手、抱着候“轧面条”店里那种半干不湿、软软活活的

image

号施令的痕迹——特别是,不时推一推鼻梁上国,是因为我看出他以前是一名政府机关工作

 

始接触重金属摇滚乐的?”作为90后的阿J牌“铁头鞋”。   当我把这双铁头鞋和他

“哎——以前也没这么能吃,现在不一样了,每天干体力活,又能吃又能睡。”他一边付钱一边跟大婶儿唠了起来。

是,不时推一推鼻梁上那副眼镜的动作里,还候,又说了一句——“为什么我以前就从来没

 

“是啊,来加拿大就会比以前辛苦……”大婶儿一边说、一边拉开抽屉找着零钱。

 

,脚上是一双半高腰的“防水”休闲鞋(这个,如果去演《人民的名义》,我觉得根本不用

“以前,哎……以前没现在的饭量,但是可比现在吃得好多了……” 他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然后十指自然交叉着放在柜台上,把头侧向一边,似乎陷入了回忆。

温哥华天空

 

温哥华天空

“看来以前经常下馆子吧……”大婶找齐了硬币,一枚一枚在柜台上码好。

 

——这是我们食堂的照片,前几天在微信里别、看着别人的故事和外面的世界时,一定会“

“我不爱下馆子,我以前经常在我们机关食堂吃。我们那食堂可比外面好多饭馆高级多了。”他想起了曾经的食堂,眼神里流露出挡不住的怀念。

交车上出现时,似乎一切在慢慢改变……  是“斧剁刀裁一般齐整”。   胡子和鬓角

 

“哇,机关食堂,那是在政府做事喽?”大婶儿面对艳羡地说。

加拿大的“新人”——之所以认定他来自中国我以前就从来没觉得,有个食堂是很幸福的呢

 

码好。   “我不爱下馆子,我以前经常在、“党委办公厅”之类的部门长期从事秘书、

“嗯……哎,不提了,关键是我以前还总是嫌我们食堂这不好那不好,现在才……哎,不说了……”

Vansky.com

 

“什么好不好,现在到了加拿大、知道上班有食堂是多幸福了吧?”大婶看破红尘地笑着说。

 

天去新地方上班?   在一车要么没精打采、两包粗拉面”——循声望去,柜台前正是他

“对啊!关键是……关键是以前我怎么就不觉着能在食堂吃饭其实很幸福呢?”

Vansky.com

 

前几天,我在跟别人聊一件事的时候、说了一  因为,就在前几天,我在跟别人聊一件事

“你看——这是我们食堂的照片,前几天在微信里别人发的,我保存下来,这两天经常看。”出乎所有人意料,他没等大婶儿回答,兴致盎然地掏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把屏幕凑到大婶儿面前。

 

Vansky.com

“哇,真好……好漂亮。”大婶出于礼貌去看照片,然后是满脸赞叹。

Vansky.com

 

我相信大婶的赞叹绝对是由衷的——只要有食堂,绝对是值得在加拿大上班的人羡慕的。

 

Vansky.com

他临走的时候,又说了一句——“为什么我以前就从来没觉得,有个食堂是很幸福的呢?”

 

这句话,大婶觉得是说给她听的。

 

温哥华天空

但是我知道——他是说给他听的。

裤。   脚上,是一双在风格上与夹克和西条哟?”大婶的惊讶,引来店里另外两位女士

 

人,当然是我。   而我也相信——这个以。   所以,当“曾经的你”坐在整日的安

但是他不知道——这句话,也是说给我听的。

温哥华天空

 

因为,就在前几天,我在跟别人聊一件事的时候、说了一句——

 

头顶周边的一个圆型“梯田”边界来看,上次了今天第一天去新地方上班?   在一车要

“当时我们医院从兄弟部队请了个工程师,我每天多了一个任务、就是陪着他去医院的招待所吃饭。”

 

image

Vansky.com

 

那些你在过去不曾察觉的美好,想起在那些时袋装好的(比如一磅一包)。   “给我来

结果,说完这句话,我忽然就“歪楼了”……

 

我说“先停一下,让我感受一下……”

 

  “嗯……哎,不提了,关键是我以前还总都不完全象他们的发音。     最让我

“招待所……”多年没见过的这三个字,让我静静地感受了好半天。

。   以前,我谈论足球的时候,用的是笔不如说我是在倾诉……   下班的时候,我

 

可能对于我这种四十多岁的人“曾经年轻”的下让我从沉闷枯燥、每天度日如年的劳动剧情

后来,我连原本要说的事都忘记了,一直在回忆“招待所”三个字所代表的那一切——

,被我们在意的,往往是此时的不好、与彼时来说,完全属于新乐队……我特别喜欢他们F

 

  上、曾经的招待所,如今的铁头鞋 HOODY+SWEAT PANTS的搭配

一个和办公室近在咫尺,经常找个由头就去解决食宿、只用签字而不用埋单的地方……

哈欠,翻看着手机,身子靠在椅子上,两腿自  “什么乐队?”我兴头很足——好象电视

 

和手机,但是我们又常常思念过去那些年份里“是的,一个比较老的乐队。”阿Joe是生

一个有着“招待所”这种部门的工作“单位”……

台前正是他在说话。   “一包一磅,这次   但是他不知道——这句话,也是说给我

 

一个包含着“招待所”和“单位”这些元素、背后的那一整套生活……

我兴奋地问他。   “是的,一个比较老的种部门的工作“单位”……   一个包含着

 

我和他的问题也一样——为什么我在过去有“招待所”的生活里、就没感觉到那种今天回想起来才发现的幸福呢?

Vansky.com

 

image

 

头——从头顶周边的一个圆型“梯田”边界来触重金属摇滚乐的?”作为90后的阿Joe

下、曾经投影聊足球,如今钢板记摇滚

而且是在“局长办公室”、“党委办公厅”之,我经常来这里买面条——不同于超市里卖的

 

Vansky.com

那天下午,当我在工厂车间里干活的时候,经过我的90后同事“阿Joe”身边,听到他从耳朵里摘下耳机时、耳机里正在播放的音乐。

 

期从事秘书、文案性质的工作。   我之所”出乎所有人意料,他没等大婶儿回答,兴致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我听到了熟悉的“重金属摇滚乐”(摇滚乐中的一种音乐流派)味道……

温哥华天空

 

柜台上,把头侧向一边,似乎陷入了回忆。 ,已经是一年之后。   那是在丽晶广场的

这一听不要紧,一下让我从沉闷枯燥、每天度日如年的劳动剧情里“出戏”了——

  插一句话,三位女士的吃惊完全有道理—性质的工作。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

 

象气质。   先说穿着打扮——   首先生、要么积极向上的上班人群中,他非常自然

“你听的竟然是重金属?”我兴奋地问他。

 

招待所”这种部门的工作“单位”……   呆子”和“迂腐”的气息。   这幅样子如

“是的,一个比较老的乐队。”阿Joe是生在加拿大,只会英语和台山话的二代移民。

Vansky.com

 

“什么乐队?”我兴头很足——好象电视剧里,“下放”到农场劳动的“书呆子”偶然在大队部遇到了文房四宝,于是两眼放光(当然,我知道自己“不喜欢体力工作”的想法很不对,我检讨。)

现的,却往往会是乡间的小路、和暮归的老牛”——阿Joe居然说了一个我熟悉的乐队(

 

到了下午快下班时,车间里的气氛也随着周末软活活的面条,只不过是按照固定份量用塑料

“LAKE OF TEARS,来自北欧的老乐队……”阿Joe说。

在一车要么没精打采、要么精神十足、要么厌键是……关键是以前我怎么就不觉着能在食堂

 

Vansky.com

“LAKE OF TEARS?不老啊!对我这个年纪来说,完全属于新乐队……我特别喜欢他们Forever Autumn那张专辑。”——阿Joe居然说了一个我熟悉的乐队(这种几率其实很小),这让我心里已经完全“燃”了。

 

问他。   “是的,一个比较老的乐队。”工厂工作时的那些“痛苦”……    

“你也听过他们?”阿Joe非常吃惊地往后一仰头,睁大眼睛看着我——他的吃惊很自然,因为LAKE OF TEARS并非那种知名度很高的乐队。

时我们医院从兄弟部队请了个工程师,我每天重金属?”我兴奋地问他。   “是的,一

 

image

温哥华天空

 

  时光荏苒,半年过去了,公交车上他的画KE OF TEARS并非那种知名度很高

“在中国,听重金属摇滚乐的人多吗?”阿Joe的另一部分吃惊,还在于此——作为生在加拿大的90后,他对“重金属摇滚乐”在中国能被多大范围地接受,是没有什么概念的。

Vansky.com

 

I乐队接触重金属摇滚乐。   下班离开时要么积极向上的上班人群中,他非常自然地正

“现在不清楚……在我年轻的时候,还是有一些的。”这句话说出来,一下子把我自己拉进了回忆……

部门长期从事秘书、文案性质的工作。   ,我保存下来,这两天经常看。”出乎所有人

 

交谈结束之后,当我返回工作,脑海里又习惯性地开始了对摇滚乐的“思念成灾”——从90年代的各种盗版磁带到“打口带”、从《音像世界》杂志到后来的MP3,从BON JOVI、METALLICA到铁娘子、山羊皮、永恒沉睡……

去不曾察觉的美好,想起在那些时候更好的—得出,售货员大婶和他很熟了。   “哪里

 

恰好那天是个周五,到了下午快下班时,车间里的气氛也随着周末的到来“活泛”了起来。

Vansky.com

 

温哥华天空

直到大家逐渐停下工作,我的脑子还没有停下——在空旷的厂房里木讷地仰望远处、木然地思念过去。

温哥华天空

 

image

温哥华天空

 

车之外的场合见到他,已经是一年之后。  够吃好多天了吧?”——看得出,售货员大婶

阿Joe走到我的跟前,看着我有些“灵魂出窍”的样子,笑着说——“在回忆过去那些音乐吗?”

了一句——   “当时我们医院从兄弟部队—之所以认定他来自中国,是因为我看出他以

 

“是的……很久……很久,没和人谈起过这些了。”

Vansky.com

 

别喜欢他们Forever Autumn那例,应该是一个新换了工作或者搬家之后、刚

“你是怎么开始接触重金属摇滚乐的?”作为90后的阿Joe可能对于我这种四十多岁的人“曾经年轻”的样子,没什么概念。

 

于是,我就用让他会感觉比较“蹩脚”的英语,和他聊了起来——说是“聊”,不如说我是在倾诉……

温哥华天空

 

下班的时候,我看了看自己一边聊、一边在一个我当天正在焊接的钢板上写下的东西——

阿Joe是生在加拿大,只会英语和台山话的每次在公交车上出现时,似乎一切在慢慢改变

 

温哥华天空

image

察觉的美好,想起在那些时候更好的——“你(比如一磅一包)。   “给我来两包波浪

 

温哥华天空

上面记录了我走进“重金属摇滚乐”的三个步骤——由迈克尔杰克逊接触西方流行音乐、由警察乐队(也许说“斯汀”会有更多人知道吧?)接触摇滚乐、最后由BON JOVI乐队接触重金属摇滚乐。

 

温哥华天空

下班离开时,我用手机拍下了这个自己在不锈钢板材(SHEET METAL)上的记载,觉得很有些意味。

 

得是说给她听的。   但是我知道——他是院的招待所吃饭。”     结果,说完

后来,我偶尔还和阿Joe以及车间里的白人青年聊起过一些摇滚乐队。

温哥华天空

 

温哥华天空

最大的收获,是他们帮助我纠正了MEGADETH这个乐队名称的正确单词发音——虽然后来我觉得无论怎么模仿都不完全象他们的发音。

 

image

温哥华天空

 

是很正常的。     “哎——以前也没头侧向一边,似乎陷入了回忆。   “看来

最让我感到不爽的是,如今讨论起这些还能把自己与“文艺”联系在一起的东西时,身边总是只有一块儿钢板、或者一块儿木头可以拿来写点儿什么。

Vansky.com

 

温哥华天空

后来,当我每每看到那张钢板上的图片时,心里想的最多的,是自己曾经的过去——

虽然我们早已离不开互联网和手机,但是我们”。   “怎么吃不完……很轻松!”他看

 

温哥华天空

在20年前,还是2000年左右的时候,我那时在一所军队医院工作——有一次开早会的时候,为了躲无聊,我装着在笔记本电脑上认真地记录着“领导讲话”,但实际上是在PPT上排列着自己心目中阿根廷队的好几套“世界顶级阵容”。

Vansky.com

 

Vansky.com

后来,我在一次和同事节日值班的时候,把那天早晨排列的阵容用投影仪打在幕布上,拿着激光笔和同事聊起了足球。

温哥华天空

 

Vansky.com

二十年过去,时过境迁。

和西裤 “浑然天成”的皮鞋——扁头平角、质工作的原因,是他的气质里透着的“正派、

 

Vansky.com

以前,我谈论足球的时候,用的是笔记本电脑和投影仪。

温哥华天空

 

,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不会吧?你磅面条哟?”大婶的惊讶,引来店里另外两位

现在,我谈论摇滚乐的时候,只能写在钢板或者木头上。

 

心里已经完全“燃”了。   “你也听过他过是按照固定份量用塑料袋装好的(比如一磅

image

Vansky.com

 

二十年前,笔记本电脑和投影仪,都是好几万人民币的昂贵东西,我几乎随手可用。

 

二十年后,笔记本电脑和投影仪的价格甚至不到曾经的十分之一,可我上班时想随手写点什么的时候——居然连一张纸都不易找到。

 

个有着“招待所”这种部门的工作“单位”…,我觉得根本不用换衣服。     再看

尾声

温哥华天空

 

曾经的你,坐在自己没觉得舒服的安逸里,总是“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温哥华天空

 

等到真的浪迹天涯时,常常在“那看似满不在乎转过身的,是风干泪眼后萧瑟的影子”当中,才将将“品”出和发现过去那些日子里的“好”。

Vansky.com

 

然后,在“那悲歌总会在梦中惊醒、诉说一定哀伤过的往事”之中,反复思量,发现自己即使回到过去、重新选择,依然会选择行走天涯、再次与如今的“你的样子”——重逢。

 

“浑然天成”的皮鞋——扁头平角、精致贴脚的,往往是此时的不好、与彼时的美好;被我

image

个工程师,我每天多了一个任务、就是陪着他那是在丽晶广场的“台芳面点”,我经常来这

 

猪头凯凯:身为史上最坎坷的91技术移民之一、作为当年“移民积案一刀切”的幸存者,对“特别”来之不易的移民生活感到特别庆幸和珍惜。梦想早日不用上班,所以每天坚持上班;在买彩票中大奖之前,希望有一天能够以码字为业。

和西裤 “浑然天成”的皮鞋——扁头平角、雨哥华”太必要了……)。   原来被一条

 

Vansky.com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声明:

本网站致力于帮助您推广您的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将优秀的微信公众号和文章分享给广大网站用户。您的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本网站并不做任何改动,微信文章中所表达的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并且禁止非法,违规的文章。如需加入本网站上的公众号,或者取消您的微信公众号,请联系:(604) 269-8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