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意这个观点吗? - [101] ()

不論如何,杜林普在歷史舞台上的出現並非偶然,或許是天意,更重要的是歷史的大勢有如「三國演義」第一句: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有如月亮由初一到十五,盈久必虧,過山車上到最高必然是下滑的反高潮。中國的知識界,總算湧現大量「漢奸」,理性地看出了歷史大勢要轉變的真名堂。

要害不是在杜林普這個人,即使上台的不是這是狂人,世界運勢到了必須改變的時候,正如當瓦特發明的蒸汽機,火車的興起必然改寫人類的交通史。

杜林普為人粗魯,講話輕佻,具有一切惡人、壞人的表面特徵。但橫觀這個世界,強而有力的壞人四處崛起,如菲律賓的流氓總統、土耳其的獨裁者,西方的精英領袖由首相卡梅倫到總統奧巴馬,注定要退出歷史舞台。剩下的小鮮肉如加拿大杜魯多和法國的馬克龍,除非也因應全球運勢,迅速強硬變身,否則恐怕也難逃淘汰的命運。

你可以不喜歡杜林普這個人,但運勢、磁場、氣候如此,正如我們沒有一個人會喜歡當前暑假的酷熱、冰山的消融,但身為旅行者和北冰洋的白熊,此時就要適應新環境,為生存變通而再戰。

分享到微信

     a 我估计来这论坛闲逛的人中,没人有能力回答这个问题, - [29] ()
          b 这篇短文写的不错? - [31] ()
               c 什么是有现实意义的文章 - [26] ()
     a 谁比较险恶?杜林普是左冷禅,维尼熊不就是岳不群了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