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5wFF@\saR  
------吴哥之朝花夕拾 <<&0&{|&+\  
83h.Tf(1  
这是一个人的旅行,孤单但不寂寞。 x &< NWW  
当飞机徐徐在跑道上滑行,我的心就已经飞奔在前往吴哥的路上。 Dm1?nc'W  
到达金边,已经是晚上11:00了。坐在车上,看黑暗里一排排简易的木头房子,间或闪过的灯火昏黄,恍若时光倒流到六、七十年代的茶亭街。 & (sxu}  
旅馆接待小姐一看就知是当地姑娘,黄黑皮肤、卷曲秀发、眼神简单、身形丰满,面无表情地告诉我们原先预定好的房间只剩一间了,搞得我和朋友面面相觑。 Bn>DE)xZw,  
大厅里点着一盘蚊香,浓烈的味道很呛人,桌椅相叠,是那种不懂颜面的低低倦怠。 RXGls [e  
在一番交涉、等待过后,终于住进了两个房间,各自安生。 #C9i)%$  
一夜无梦。 C{BY=Bw  
清晨,站在旅馆门口等待旅行社接我去码头。大街上摩托车来回穿梭,坐在后座的人手不扶脚不撑,侧身而坐亦翘足二郎腿,神态之无所谓、姿态之无畏惧,,不由让我心惊:此地,命贱如斯! e;i$,*Zi  
从金边到暹粒坐船大约需要6个小时。 SfMz~:Yn@  
一艘白色小艇,静静地泊在码头。 D\>\&sGD  
没成想,一迈进船舱,我就差点落荒而逃:满船金发碧眼的洋人,满船各味香水也掩不住的狐臭。 {>]U'' @  
敏感的嗅觉又一次让我无从选择。 7"m/V'  
忍吧,为了吴哥。 uRAoc85)  
洞里萨湖的水拍打着船舷,惊起浪花无数。透过水雾,但见一簇簇、一丛丛绿色漂浮水上,随水浪高高低低起伏。10月正是洞里萨湖潮涨之时,充沛的水量淹没湖里高大的树木。偶而一只木船划过,男人女人或坐或立,待要细看,却在恍惚间逐浪远去。 =-F;b F  
放眼,正午的阳光照在湖面上,波光潋滟,水鸟飞翔,好一派风光! rPS"&M"cw5  
下午2:00,船驶进了暹粒码头。 BHkH\"2.V&  
在杂乱的人群中,我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导游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小伙子,名叫“李鸿”,华人第四代,完全本地化了,用华语打招呼时眼神充满羞涩。 }#@jMfd&\  
跟着李鸿来到车前,着实把我吓了一跳:一辆12座的奔驰旅行车只接待我一个游客。我迅速地在心里掂量了一下荷包。 =a nv72'  
李鸿不好意思地笑笑:“公司的小车都用完了,只有这部车了,因为您是一个人包的车,所以费用已经在团费里了,不要再另外加钱。” IzxuQe0 t  
于是,一个人、一部车、一个司机、一个导游,我正式开始了这场奢华的吴哥之行。 <)<$oaNc  
FnmB<"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