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工后,艺术家老王,向老板道:“嗷,今天,我就不随你的车回去了,这两天,在这家施工刚好离附近的那家旧货店比较近,现在,时间尚早,我想去那里转转,寻摸一下有没好书。 bhy? :8T  
告别老板后,老王便乘公交车来到目的地,下车后,连忙来到小旧货店,刚要往门里走去,却发现大门紧闭,已是打烊了,此时,他突然想道,今天是公众假日,这家小旧货店也厉行规则,闭门谢客,没辙,老王只好转过身来,拖着疲惫的双腿,慢慢的向车站走去,准备乘车回家休息,老王站在车站的候车亭下,注视着来往的车辆,等候着他将要乘坐的那趟车的到来,此刻,劳累了一天的他甚觉疲惫,饥饿也涌上心头,他望了一下马路对面道,刚好,对面就是safe way ,里面卖的那种FRENCH BREA,较同等的西人超市supper store 要便宜的多,一盒,才卖2,99刀,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何不进去买一盒来充饥。 L<ql8q];L  
打定主义,老王便穿过马路走进了那家超市,前厅的收银台前面站着一位身穿黄色的制服,尖瘦的脸颊,花白的头发,年纪在五十几岁,长像极似东欧人的保安员,见到老王走了进来,顿时警觉了起来,他那两只像苍鹰一样的眼睛,紧紧的落在了老王的身上,在也没有移开,老王侧头注视了此人一眼,心里道:”嗨!已经习惯了,可能我的长相和别人与众不同吧,所以,每次来SAFE WAY 总会受到保安员的“款待” tg 3eTV<f  
其实,好多搞艺术的人,平日里总喜欢留着比较特别的发式和胡须,或者穿着奇装异服,自觉很另类,其实在正常人的眼里,会觉的这人傻傻的,往差里说,可能会被误解为流浪汉,或者小偷之流吧,记得上大学时,同学们之间有一句笑谈,说美院的学生是:“远看是个捡破烂的,近看是个美院的。”“ 2,P* ? m  
嗨,看就看吧,反正我是遵纪守法的良民,多看两眼也不能把我怎样。”想到这,老王迈开步伐,朝那保安员走去,那人见老王迎面向他走来,忙向后退了一步,给老王让出了路来。进入购物区,老王径直来到糕点区,从货柜上拿起盒FRENCH BREAD,又回转了回来,几道收银台前,站满了等候缴费的顾客,老王的眼睛来回巡视着,寻找着顾客较少的收银台,准备前往,忽然间,他似乎觉得有只眼睛总在他的身上扫来扫去的,他抬起头来,朝着那眼睛射来的区域找去,“嗷,是那保安员。”老王移动步伐,来到离入口较近的收印台。因为,他发现这里的顾客相对其他的区域少一些。 =3a#vsQ  
收银台前已经站了有三、四个顾客了,老王站在队尾,双手抱着点心盒子,静静的等候着队伍的向前移动,此时,他抬头向前方看了一眼,发现,那白发保安正站在他所在的收银台出口前方,深凹的眼窝下,那两只像猎鹰一样的眼睛,似两道电光,射向站在队伍中的老王,仿佛怕,稍不留神,老王会从地面下,掘个洞溜走似的。 j02XHcf5B  
此时,老王也没有畏惧那两道落在他身上的电光,他像位站在拳击台上的拳击手一样,端着马步,正准备迎接对方的挑战,他屏住呼吸,尽量的瞪圆他那两双原本并不大的眼睛,把冰冷的目光,迎向对面射来的电光,四双眼睛撞在一起,对视着、对视着,就这样僵持了片刻,最后,那保安员退却了,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把他的脑袋转向了别处,但是,他并没有完全放弃警惕,时不时的,还会用他的余光瞄向老王,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K&% 48(c{  
“先生该轮到您付账了。”老王把自己的视点从那白发保安员身上摘了下来,转过头来随声音寻去,发现,发出声音的是紧排在他身后的一位西人姑娘,“不好意思,看我光顾想事去了。”身后那西人小姐,抿嘴笑了笑没有再讲话。 7k Xy<I ^  
“请问小姐,我手里的这卡,能够享受会员价格吗?”老王一手持着一张safe way 的会员卡,另一只手举着另一盒蛋糕,对站在收银台里面的那位有着印度裔长相的中年妇女说道。“没问题,这卡可以用。”那印度女人把卡接了过去,往手银机里滑了一下,随后说道。“是吗?那太好了。”老王一边接过那收银员递还给他的卡,一边高兴的说道。“先生请付账。”那印度女人说道。“刚才不是,我已经给过你master卡了吗?"老王疑惑的问道。“对不起,你给过我的仅仅是会员卡,并没有给过我您的银行卡。”那女人冷淡的说道。”是吗?难道我记错了,嗷,对不起。”说罢,老王迅速的又从挂在腰间的皮盒子里取出钱包来,打开,伸手抽出master卡来递给了那收银员。那女人接过master卡,往自动收银机里滑了一下,随即还给了老王,“先生,请签字。”那女人道,老王从收银台上抓起圆珠笔来,在那发票上迅即的划了一下,“对不起,先生,这张发票才是您的,请把那张带有您签字的发票给我。”那女人又道。“对不起,看我又搞错了,呵呵,,”老王咧着嘴显的很尴尬的说。 t~m= lc$x  
付完账,提着东西离开收银台,往商店的出口走去,刚好和刚才监视他的那位白发保安员,走了个照面,刚才那人监视着老王到他完成付账为止,见没什么大恙,便移动脚步去其它的方位巡视去了,刚好此时回转身来,凑巧和老王走了个迎面,老王举起手中的塑料袋向那保安员扬了扬,意图似是在向他示意,"HI !看见没有,这东西,我是付过账的。”对面的那白发保安员,被老王的此举将了一军,没有立刻反映过来,停止了脚步,呆呆的立在那里,老王则向个勇士一样,面中带有蔑视的目光,盯着那人,大步走出了超市。 ;<LLE,3  
走在马路上,老王回想着刚才付账的举动,不断的在心里谴责着自己,我刚才是怎么了,怎么表现时常了,我的行为,会不会被那印度女人误认我真是一名小偷,妄想蒙混过关呢?嗨!今后,我发誓不要再来这里购物了,在这样被人监督的情况下购物,人处于一种紧张的环境下,精神上真的会出现问题的,记得,以前的英语老师K在上课时就你心意的购物场所,让大家展开评议,班里的中国同学纷纷举手发言说他们平时最喜欢去的是大统华,而其他族裔的同学则说他们喜欢的是SUPPERSTORE,最后同学们反问K最心意的购物场所是那里时,K微笑的对大家说:"SAVE ON FOOD""IT'S SMALLER,WHY"同学们纷纷的问。“MOST FRIENDLY THAN OTHER.K答道。 _8i& 9f  
}^:Sc55cs